夜色盛宴 第11章 被嫌弃的公主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不得不说,红枫阁的装修别有一番韵味。它贴着紫色的墙纸,配上淡红的灯光,有种淡淡的素雅,夹杂着一丝情欲的渲染。

    走进大堂,一位三十多岁的女经理迎了上来。她客气问道:“先生,你好,不知是想按摩,桑拿,还是ktv?”

    “什么价格,什么服务?”我本是会所的男公关,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但为了不露出破绽,只好装作初涉该行的雏子。

    “你放心,只要你想要的服务,我们这里都能提供。”女经理带着我进了电梯,上了四楼。

    路上,我从女经理口中得知,红枫阁整体的架构与巴黎1号相差无几。一二楼为专门唱歌的ktv,三楼为正规按摩,四楼才是风月场所。

    一出电梯,我已然感觉到熟悉。出乎我意外的是,十几个公主分成两排,站在电梯门口,齐齐鞠了一躬,恭敬喊道:“老板,晚上好。”

    不得不说红枫阁这一手玩的真是漂亮。高矮肥瘦各不同的公主们穿着粉红色旗袍,在灯光下尽显妩媚,弯腰之时更是春光乍泄,看得人心血澎湃,若是有高危心脏病,怕是要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最靠近电梯门口的两位公主分别挽住了我的胳膊,胸部如同海水一般挤压上来,让人意乱情迷。嘟着嘴,一位公主说道:“老板,你长得好帅,要不让我来陪你吧。”

    另一位也不甘示弱,伸手摸着我的大腿,装作不经意却好巧不巧地碰到那处神秘地带,在我耳边发出诱人的**声,低声说道:“老板,要我吧,我下面都快湿透了。”

    “老板,还满意吧。”女经理拍着手说道:“你来得真是巧,正值我们会所百花齐放。不过有些公主已经被挑了,否则足足有三十多个。你看喜欢哪一个,我立刻帮你安排。”

    还没等我回答,电梯门再次打开。一位男经理领着一个肚满肠肥的胖子走了进来。那胖子无疑是个熟客,一边搂着两个公主,一边捏着其它公主的屁股,淫笑道:“今晚我要点三个,我要吕布战三英。”

    在公主们违心的赞赏中,胖子很快挑了三个公主进去一间vip房。女经理再次问道:“老板,不合适吗?要不你说说要求,我给你安排一个。”

    摇了摇头,我指着一位站在左侧偏僻角落低着头的公主说道:“她吧。”

    愣了一下,女经理提醒道:“老板,她是新来的,可能技术什么的不太过关,你看需不需要换一个。要不我给你推荐856吧,她手法不错,保证让你欲生欲死精尽人亡。”

    虽然我也很想试试红枫阁所谓让人欲生欲死的技术,可我还保持着一丝理智,记得任务,哪里敢点红牌。因为任何一个红所的红牌都不好挖,第一她们不愿意离开熟悉的会所,不想去新的会所重新开始。第二红牌不缺客人,若是要挖,必然要开出高昂的条件,有些得不偿失。

    “小蝶,你记得要好好陪客人,不要再出什么麻烦,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女经理走到公主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虽然她的声音压得很低,好在我听力也不弱,听个一清二楚。

    看来她在红枫阁并不受待见,若是这样,便真的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进了房间,我坐在沙发上,公主站在电视机旁边。她仍旧低着头,默不作声。半晌后,我没说话,她也没有任何动静。

    看来是不能指望她像其它公主一样笑脸相迎斟茶递水,我只好开口说道:“你抬起头我看看。”

    玩弄着手指,她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悠悠抬起了头。

    有那么一瞬间,我的心里仿佛被石头扔进平静的湖面荡漾起一片涟漪。她的脸蛋不算很尖,但眼睛很大,鼻梁高,加上樱桃小嘴,越看越是觉得耐看,有种特殊的韵味。她的身材更是无可挑剔,三围几乎比周倩茜还要完美几分。

    不论身材,还是样貌,都应该是红牌,怎么会……

    红着脸,她侧过身子,继续玩弄着手指。既然她如此害羞,我只好再度主动。意料之外的是,我刚站起身,还没靠近,她已经退后两步,双手放在胸前,警惕地看着我。别说我没有“性”趣,即使有,也被她这番举动弄得毫无兴致。

    难怪她不受经理和客人待见。也难怪那熟客胖子经过她时,鼻子发出哼声。客人来会所是为了开心,而不是来看脸色,像她这样的公主得不到青睐再正常不过,即使换做在巴黎1号,怕是早被赶走。

    “你不用怕,我……”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要说我是个好人?来会所玩公主,再标榜一句,这和做了**还要立牌坊有什么区别。

    “反正我不是坏人,你不用那么紧张。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情。”我说道。

    这句话起了作用。她也不再那么拘束,眨了眨眼,她竟主动走到我身边坐下,开始帮我揉捏肩膀。为了不吓到她,我保持着僵硬的坐姿问道:“你刚做这行?”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不管我问什么,她最多发出一句敷衍的“嗯、哦”,像打电话要收费一般言简意赅。忍无可忍之下,我转身握住她的手。

    发出一声惊叫,她惊恐喊道:“你要干什么。”

    看着她,我无奈说道:“我不这样做,你又怎么会说其它的话。美女,你是不是想要闷死我呀,我去拜神,主持都会和我聊几句,你就这么吝啬字词?如果真的沉默可以换成金子,你应该可以买下整个sh市。”

    “再说了,你这样很伤我自尊。虽然我丑,可请你不要伤害我。”我松开她的手,故作委屈的说道。

    “噗哧”一笑,她撇嘴说道:“有那么夸张么?”

    还好我的努力没有白费,经此一事,她终于不再像木头一样,任凭我一人自言自语。几分钟后,少爷送进来一瓶洋酒和一打啤酒。

    “你要喝什么?”我问道。

    摇了摇头,她又眨巴着嘴说道:“我不喜欢这些,我喜欢喝鸡尾酒。”拍着手掌,我笑道:“只要你不是提出要喝琼液玉浆,对我来说都没问题,等着瞧。”

    招呼少爷拿来一瓶伏特加、朗姆酒、金酒、龙舌兰,我又加入薄荷、柠檬汁等现场快速调制了一杯长岛冰茶,递给她。抿了一小口,她开心说道:“真好喝,没想到你还会调酒。”

    做少爷时,我负责斟茶递水、打扫卫生等杂务,因为我长得不帅,或者相对于其他皮嫩肉白的少爷来说,不够帅,所以没有机会陪一些富婆。但也多了时间,我便偷偷跑去吧台,看着调酒师配酒,所谓任何技巧不过手熟于尔。

    在我的主动申请帮忙下,调酒师为了偷懒,便站在一旁指导我来配酒。后来若不是陈龙斌提拔我当了领班,估计我也会转行做了调酒师。

    酒果然是打开话匣拉进距离的好东西。半杯下肚后,她明显不再惜字如金,而是主动靠着我的肩膀,讲诉起一些不知是真是假的伤心往事。

    她叫张小蝶,19岁,本应在大学里享受着美好的校园时光。可惜人不遂人愿,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不久,她爸出了车祸,对方又有权有势,最后一分钱赔偿也讨不到,她妈气得病倒床上。

    看着同村的姐妹拿起行李奔赴大学,她却只能收拾几件衣服跑来sh市打工。可惜只有高中文凭,根本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办公室助理,却老被经理占便宜。那老色狼时不时以指导工作的名义喊她进去办公室,左摸摸又蹭蹭。几天后,张小蝶扇了男经理一巴掌,换来了一张辞退通知书。

    走投无路的她在市区乱逛,正好看到红枫阁招收按摩技师,她应聘。这样的外貌自然顺利通过,可没做两天,经理把她安排到了四楼,还威胁她不好好工作,不仅没有工资,所交的押金也不能退换。

    想起家里的母亲,张小蝶咬牙答应下来。这几天,她陪了几个客人。可她哪里适应得了那些臭男人的嘴脸,总是下意识地推开他们。毫无疑问,她被投诉得很惨,今天也是经理第三次警告。

    拉着我的手,她红着脸说道:“你是个好人,能不能不要再投诉我。我真的不能失去这份工作,我妈还等着我寄钱回去买药呢。”

    换做平常人,说不定已同情得涕泪横流。可我没有,在会所那么久,我听了太多的惨事,见过太多虚伪的面具,明白不是所有的故事都真实。何况,我来的目的不是做慈善,而是要挖走公主回去填补空缺。

    正犹豫着如何试探她愿不愿意跟我走时,少爷敲门进来。他探头问道:“老板你好,包房时间已到,请问你需不需要点公主出台?”

    每个客人点公主进房,会有两个小时的相处时间。如果不满意,可以中途退换。规定时间内,客人可以和公主做任何事情,不管她是否愿意。时间到了,客人可以选择离开,可以选择换人,也可以带原来的公主出台,当然出台费另算。

    “你愿意么?”我转身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