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12章 异乡重逢的故人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其实我真是多此一问,依她的性格,又怎么会愿意跟一个陌生男人出台?若是她肯,也不会被人投诉这么多次。当然,我要是强硬要带她走,确实没问题。可那样的话,她肯定不愿意跟我巴黎1号。

    出乎我和少爷的预料,她竟然点头应道:“我愿意。”

    回过神来,我喜出望外地确认多一遍,她依旧点头。我转头问道:“多少钱?”

    虽然我是会所的领班,但也只熟知巴黎1号内公主的价格。公主又大致分为abc三个等级,a级为红牌,b级为蓝牌,c级为普通。包房2小时价格700-1000不等,包夜则翻倍。比如公主包房2小时为700,包夜为1400。

    除此之外,还会根据服务来定额外的收费。不同公主会的技能不同,收费也不同,不过这是后话。

    “等一下。”少爷愣了一下,跑出房间去请教经理。半分钟后,经理跑进来,欣喜若狂地说道:“小蝶,你这样才乖,记得好好服侍老板。”

    挥了挥手,我说道:“别废话了,多少钱。”

    想了想,女经理说道:“500。”

    “这么低?”我下意识地说道,想想倒也合理,她什么也不会,服务态度又不积极,若是经理开高价,难免会吓跑客人,还不如赚了第一笔再说。交了五张红色,我拉着张小蝶离开包房。

    “老板,玩得开心点,下次再来光顾,我给你打个八折。”女经理喊道。

    拉着张小蝶,我满心想着待会怎么劝她转到巴黎1号,完全没留意对面走来的人。一不小心撞到一起,我说了声抱歉,继续走向电梯。

    眼看着电梯快要到来,女经理突然小跑过来,拉着张小蝶的手说道:“老板,不好意思,今晚小蝶怕是不能陪你了。这是你的500,请收好。”

    转身看着她,我冷冷问道:“经理,这不太合规矩吧。常言道货物出门,概不退还,到你这里怎么变成单方面买卖,会所出人我出钱,有什么问题?”

    “老板,小蝶她有点不舒服,所以不能陪你。”女经理摆出赶客的姿态,指着电梯说道:“欢迎你下次再来玩。”

    “经理,我没有不舒服。”张小蝶小声说道。话音未落,女经理反手扇了一巴掌,喝道:“要造反呀你,老娘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给我回去。”

    “不,我要跟他走。”小蝶性格也是倔强。可女经理哪里会让她反抗,不然以后还怎么管理其它的公主,扬起手欲要再打,小蝶也毫不畏惧地扬着脸,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表情。

    上前几步,我抓住女经理的手腕,冷冷说道:“经理,你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说不过去吧。”

    挣脱了几下,女经理喊道:“来人,有人要在红枫阁捣乱。”

    右侧的一间房跑出五个精壮的中年男人,手上均有纹身,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捏着拳头,领头的男人咬牙说道:“小子,识相的话立刻给我滚出去,否则老子将你撕成两半。”

    看样子,我的身份是被识破了。可女经理是怎么知道,我的表现天衣无缝,和一个正常客人无异,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眼角扫到一个幸灾乐祸的身影,扭头看去,我顿时明白。靠着墙抽着烟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在巴黎1号门口被我揍了一拳的王一也。

    指着我,王一也说道:“你小子是巴黎1号的人吧,竟敢跑来红枫阁挖人?我看你tm是活腻了。”

    看了一眼五个壮汉,我赔笑道:“你们别听他瞎说,我真的不是什么会所的人,我是来消遣的。”

    喷了一口烟雾,王一也说道:“别废话了,揍他。给老子往死里揍,打残了我奖励十万,打死了我奖励一百万。”

    “干死他。”听到奖励一百万而双眼冒出精光的五个中年男人同时扑来。

    奋力踹开一人,我同时挨了一脚,撞在了电梯旁的吧台上。拳头再次袭来,我只好转身避开,手忙脚乱中握到了吧台桌面的一个啤酒瓶。

    砰。

    砸中一人,我再次抓起其它啤酒瓶砸向其它壮汉。可惜双拳难敌四手,对方的打斗经验也不差,让其中一人抱头顶住我的玻璃瓶,其他人伸脚一踹,我直接倒飞一米多远,再次撞在台壁上。

    围上来,五个男人对我一阵拳打脚踢,我只能紧紧地抱着头,蜷缩成一团,尽量护住要害。擦了擦头上的血,领头男人敲碎一个玻璃瓶,怒吼道:“赶在红枫阁撒野,老子要了你的命。”

    天杀的,难道真像老人说的处男不容易死,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破了处。我还答应过工地上的兄弟们,终有一天我会衣锦还乡,这下怕是只能托梦陈龙斌,让他给我买个漂亮点的骨灰盒送我回去。

    胡思乱想之际,一人震惊喊道:“萧哥。”

    还没等我睁眼细看,那人冲了过来,一脚踹飞拿着碎瓶的领头男人,又用手中的托盘砸倒一人。见他势不可挡,其它三人也不敢轻举妄动,纷纷退后几步。

    指着他,女经理喊道:“李山飞,你疯了,不想要工资了是吧。你信不信我立刻辞退了你。”

    啐了一口唾沫,李山飞喊道:“要你奶奶个熊。”

    听到这句,我越发肯定挡在我身前的不是别人,正是跟我同村的兄弟——李山飞。因为他的口头禅来来去去就一句。

    别人问他,吃饭了没,他回答,吃你奶奶个熊。

    别人问他,还读书么,他回答,读你奶奶个熊。

    和我一样,他读到初中毕业就辍了学。在村里浪荡几天后,他去县里工地找我,两人又从同学变成了工友。后来出事,他恰巧回了老家,我来不及和他告别便逃亡来了sh市。好巧不巧,竟然在红枫阁再次碰上。

    伸出手,李山飞说道:“萧哥,没事吧,还能站起来不。”握着他的手,我站起来,忍着痛说道:“放心,我还能打上一天。”

    “今天,你们两个谁也别想离开红枫阁,干死他们!”王一也怒吼道。

    他究竟是什么身份,竟然能直接命令会所里的打手?经理么,可女经理看起来也怕他。来不及多想,我避开一人的拳头,回了一拳。

    算了,还是逃出这里再说。我和李山飞从小认识,配合起来自然默契,他又长得五大三粗,几乎多我半个,打起架来更是虎虎生风。

    砰砰。

    一分钟后,我们成功打趴另外三人。女经理捂着嘴,大叫一声,跑进了房间。王一也也想跑,被我飞过去的托盘绊倒在地。踩着他的脸,我冷冷说道:“王一也,你tm不是要弄死我吗?”

    “你有本事留下姓名,我一定找人弄死你。”王一也吼道:“我是红枫阁的太子爷,你要是敢打我,一定吃不了兜着走。”

    原来王一也是红枫阁老板的儿子,难怪会开限量版的轿跑。

    “怕了吧,赶紧放开我,老子饶你不死。”王一也嚣张喊道。还没等我说话,李山飞跑过来,冲着王一也的脑袋踹了一脚,喊道:“饶你奶奶个熊。”

    “萧哥,他这么嚣张,我们弄死他吧。”王一也不知天高地厚地说道,又要继续动手。与此同时,楼道里传来了一阵阵急促的跑步声,毫无疑问是女经理搬来的救兵。

    幸好之前打倒的一人正好挡住电梯,我推着李山飞进去,喊道:“别打了,先跑再说。”进了电梯,我看到张小蝶还傻傻地站在墙边,着急喊道:“快进来,留在红枫阁等死呀。”

    不用我多说她应该也明白其中的厉害。即使她没有动手,可事情多少因她而起,如今太子爷都被打趴,若是她继续留下来,别说她本来就不受待见,即使是红牌,怕是也逃脱不了折磨。

    犹豫了半秒,她也冲进电梯。

    在对方冲出楼道,叫喊着扑向我们时,电梯门及时关上。靠在电梯里,我和李山飞相视而笑。抱了抱他,我激动说道:“小飞,见到你真好。”

    离开电梯,李山飞冲在最前,我和张小蝶在后。打倒门口两个保安,我们马不停蹄地沿着街边狂跑,身后不断有人叫嚣着。

    穿过一个夜宵档,张小蝶突然抓起桌上的食物、配料往后一洒,不少客人叫骂起来,正好追兵赶到,祸水东引计划成功,我们才得以顺利逃脱。

    二十几分钟后,我们跑到一个公园里。躺在草地上,我们三人大口喘着气。回过气来,三人又一阵大笑。

    “小飞,爽不爽?”我问道。

    舞着拳头,李山飞说道:“爽,老子早看不惯他们一个个耀武扬威的样子,特别是那个王一也,老子想揍他很久了。”

    休息一阵,我领着二人来到附近一家夜宵档,点了肉串、烤茄子还有一打啤酒。各倒了一杯,我举起杯子,看着张小蝶说道:“我忘了,你只喝鸡尾酒。”

    端起杯子一饮而尽,张小蝶说道:“你下次补回给我就好,不过你害我没有了工作,也没有押金,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要不我钱债肉偿?”我看出张小蝶没有生气,笑道:“如果还不够,我兄弟的肉体也可以补偿给你。”

    咬了一口肉串,李山飞喊道:“补你奶奶个熊。好吃,真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