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13章 她强吻了我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喝着酒,我问起李山飞怎么会跑来sh市,还去了红枫阁当少爷。咬着肉串,李山飞说道:“萧哥,一切都怪你。”

    原来李山飞回到工地,知道我出事以后,便想着过来sh市找我。可我逃亡之时在汽车站被人偷了手机,再也无法联系上以前的工友,他也无法得到我的消息。不久后,李山飞和包工头吵了一架,干脆辞职跑来sh市。

    可sh市那么大,他根本找不到我,花光身上的钱,李山飞又去了工地。工友们带着他去了一次红枫阁,他倒也不算太笨,想着我若在sh市混得风生水起,必然经常到这种风月场所玩,便辞职去了红枫阁当少爷。

    虽然李山飞身体强壮,容貌也不丑,可性格太过耿直,哪里懂得伺候富婆,不久便从陪客的男公关沦落为打扫卫生斟茶递水的少爷。今晚,他本来是轮休,可鬼使神差帮别的少爷顶班,我们才有机会相遇。

    “小飞,你找我有事?”我疑惑问道。不然他为何要跑来sh市受这么大的苦。

    挠了挠头,李山飞说道:“有你奶奶个熊。只是我不想跟着其它人,只想跟着你。只有你不会坑我,害我,老子信你。”

    原来如此。李山飞有些憨,甚至憨得有点傻,以前在村里,不少同龄孩子都会用一颗糖骗走他手里的两颗糖。有一次,我实在看不下去,揍了其他孩子,把他们骗走的糖抢回来,还给了李山飞。

    那一次,李山飞把所有的糖给了我,他告诉我一句话,我还给他的糖,他会用命还给我。估计他是担心我的安全,才特意跑来sh市找我。

    抱着他,我感激说道:“小飞,谢谢你。以后我有一口饭吃,绝对不会饿着你,我有一块钱,你也会有一块钱。”

    又啜起一串牛肉,李山飞说道:“钱倒是小事,但饭你要管饱,你也知道我很能吃。”

    笑了笑,我转头看着张小蝶说道:“你呢?”

    看了我一眼,张小蝶装傻说道:“我吃的少,但我需要钱。你想包养我么?”

    愣了一下,我苦笑道:“我哪里有钱包养得起你。正式介绍一下,我是巴黎一号会所的领班,今晚去红枫阁是想挖几个公主,不知你愿不愿意到我那里去?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亏待你。”

    手指绕着酒杯画圈圈,张小蝶抬头问道:“你不怕我拆了你的招牌?你也知道很多客人投诉过我。”

    若是之前,我还真担心过这个问题,毕竟客人是上帝。但他们不像上帝一样宽容,一次体验不好,便会转向其它的领班。

    摇了摇手指,我肯定说道:“我不怕,因为我看得出,你也想改变,只是你一直没有接受命运,觉得不公平,所以在耍性子。如果我没猜错,你今晚愿意跟着我走,证明你想开始新的生活。”

    撇了撇嘴,张小蝶说道:“你说的是我么?你呀,做领班可惜了,还不如改行去做心理医生,或算命先生。”

    竖起大拇指,李山飞说道:“算命先生好。萧哥,你还记得村口的算半仙经常骗一些无知的妇女上床吗,这行适合你。”

    扔去一串烤肉,我笑骂道:“有那么多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掩嘴笑完,张小蝶说道:“可是我身上除了一张身份证,连租房的钱都没有了。”

    想了想,我说道:“如果你信得过我,可以暂时去我那里凑合。等你领了工资,我再陪你去租个合适的房间。小飞,你也搬来和我一起住吧。”好在我当时租的是两房一厅,即使李山飞和张小蝶同时搬进来,也不会显得太过拥挤。

    红着脸,张小蝶小声问道:“我和你睡一张床?”摇了摇头,我解释道:“当然不是,我和小飞一个房间,你一个房间,房门可以上锁。”

    想了一会,张小蝶答应下来。

    待李山飞吃得差不多,我又打包了二十几串羊肉,让他边拿边吃。回家的路上,经过一个商场,张小蝶拉着我的衣服,小声问道:“你能借我点钱,我想去买点东西。”

    “东西?你还没吃饱么,我分给你。”李山飞递过来一半羊肉串。推开她的手,张小蝶的脸像傍晚的云霞一般红。

    按着额头,我苦笑起来,掏出钱包拿了一千快给张小蝶。她只拿了两百,说道:“不用那么多,我只是想买些生活用品,这钱和房租我以后会还给你的。。”

    直接塞到她的手里,我说道:“你愿意帮我,多少让我帮一下你,反正又不多,你拿着吧。”在我的坚持下,张小蝶收下钱,走进商场。

    “呆子,人家不是买零食,是去买内衣和女人用品。”我解释道。李山飞一副恍然大悟,说道:“我又没碰过女人,哪知道她们这么麻烦,还是当男人好,萧哥你说呢。”

    “你不是去过红枫阁吗,还在那里当了少爷,怎么会没碰过女人呢。”我甚是疑惑。

    挠了挠头,李山飞说道:“我第一次去红枫阁,那个女孩说她很可怜,家里还有弟弟要读书,又说身体不太舒服,我便没有做,还把身上的钱给了她。后来我当少爷时,也没有公主看得起我,哪里有什么机会。”

    毫无疑问李山飞被骗了,这也是我为什么对张小蝶的话始终抱有怀疑的态度。虽然大部分公主都有不堪回首的往事和伤心难过的经历,但有一小部分公主却是自甘堕落,然后编着谎言博取客人的同情信,赚得更多的小费。

    “小飞,明天开始你跟我一起上班,我会找个公主给你破了处。”我说道:“男人可不像女人,女人像酒,越醇越好喝,男人像醋,越老味道越酸。”

    本以为李山飞会满心欢喜,结果他摇头说道:“还是不要了吧,我觉得做那种事很痛苦。有几次我去厕所,都听到那些女的在惨叫,而且女人好麻烦。”

    正要跟他解释所谓的惨叫时,张小蝶从商场出来,我也只好作罢。

    回到屋里,我找出两条备用钥匙给了二人,又收拾干净另一间房让张小蝶住了进去。我和李山飞在客厅里抽烟,张小蝶去洗了澡。

    撞了撞我,李山飞露出神秘的笑容,说道:“萧哥,你把张小蝶骗回来,是不是想着偷看她洗澡。我可记得你以前和张麻子他们一起偷看过王寡妇洗澡。”

    想起那次最是好笑,我们几个玩得好的兄弟约好一起去偷看王寡妇洗澡。因为她家穷,男人也死得早,墙上很多破洞。探清楚王寡妇洗澡的时间,我们便趴在墙上看得热血沸腾。好巧不巧,张麻子一脚踏空,发出响声,引起了王寡妇的注意。

    等王寡妇追出来,我们跑得比兔子还快,除了李山飞。他愣在原地,被王寡妇当场捉贼拿赃,可怜李山飞一眼没看,却硬是背了黑锅。不过他也够义气,始终没供出我们。

    当时年少气盛,又对性一知半解,自然好奇。可现在尝过那么多女人的酮体,我还真是没有当初去偷看女人洗澡的欲望,纵使张小蝶的身材确实不错。

    捂着他的嘴,我说道:“你别胡说八道。好不容易挖回一个公主,要是被吓跑,今晚可就白费力气了。”

    聊了几句,李山飞突然从茶几低抽出一个东西,好奇问道:“萧哥,这是什么。好好玩,还会动,它好像是奥特曼变身的那个玩具。”

    好巧不巧,张小蝶洗完澡出来,看到李山飞玩弄着振动棒,尖叫一声,捂着脸跑回了房间。撞了撞我,李山飞问道:“萧哥,你快说,这是什么玩意。”

    “对对对,这是超人的变身棒,你不要乱动,等下变成超人变不回来了。”我无奈说道,不料李山飞信以为真,吓得他直接丢掉。

    第二天醒来,我领二人去小饭馆对付了一顿,直奔巴黎1号。奇怪的是,今天没看到白小柔。上了三楼,我找人事部给二人做了登记,安排李山飞跟着一个少爷了解日常工作,便带着张小蝶走向c区的公主休息室。

    路上,正好碰到张之北。他搂着一个公主在说悄悄话,抬头看着我说道:“叶领班,你还敢回来呀。不过我真不明白,你的区少了那么多公主,怎么还不引咎辞职,真打算等着被辞退,那就大大落了面子。我劝你还是有些自知之明好。”

    靠近他,我冷笑道:“张之北,我绝对不会轻易离开,我当定了你的肉中刺眼中钉。”退后两步,张之北说道:“叶萧,怕是你没有这个机会,也不知从哪找回一个女人,你以为随便什么人都能当公主?”

    懒得搭理他,我带着张小蝶走进公主休息室,安排她跟着一人从陪酒小妹做起。正要离开,我瞥到周倩茜追了过来,心神一阵,加快脚下的速度。

    几秒后,我被周倩茜截住。与电视剧里的画面不同,不是我单手撑着墙,而是周倩茜壁咚了我。她瞪着我,我看着脚底。

    几分钟过去,二人均一言不发。实在受不了这尴尬的气氛,我转头说道:“要不你放了我,要不你杀了我,是我对不起你……”

    话音未落,周倩茜突然吻了上来,突然得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