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14章 麻烦找上门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本想推开她,可周倩茜接吻的技巧实在厉害,舌头像蛇信子一样柔软的钻进我的口腔中,抢走里面所有的空气。她问得我浑身发烫,正要热烈回应。

    突然间,嘴唇传来钻心的疼痛,还有一丝血腥味。毫无疑问,是周倩茜咬破了我的嘴唇。忍着痛,我没有出声,也没有反抗。血腥味越来越浓,在我想着会不会成为第一个嘴唇失血过多而死的人时,周倩茜退后了两步。

    擦干嘴上的血,她嗔怨道:“你怎么不反抗,真想我咬死你呀。”伸手一摸,果然流了不少的血,我淡淡说道:“只要你不再生我的气,别说咬我的嘴,咬下面我都不反抗。倩倩,你是不是原谅我了?”

    如果不原谅,她怎么会主动吻我?看来也不是每一个公主都忘恩负义,起码周倩茜还念着我的好,不枉往日的照顾。

    嘟着嘴,周倩倩说道:“算了,我猜你肯定有特殊原因,才会临时换了我。不过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会选庄佳佳,万一陪不好客人,不仅害了她,你也会丢了饭碗。”

    “我知道,但我确实有苦衷,只是暂时不好和你说个明白。以后有机会,我再告诉你好不好。”我靠近周倩茜,低声说道:“以后我会安排多一点好的客人给你,下次再有机会,我一定推荐你。”

    “这可是你说的。”周倩茜委屈说道:“你都不知道,我这几天有多难过,休息室里满是流言蜚语,说你玩腻了我,又勾搭上了庄佳佳,所以才会故意安排她去接待贵客。”

    搂着她的肩膀,我笑道:“怎么会,你技术那么好,每次都有新花样,我哪里舍得。”

    “你个坏蛋。其实我应该恨死你,不知为何恨着恨着,我也恨不起来。”周倩倩说道。

    笑了笑,我得意说道:“肯定是因为我的技术也不错。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包我出台,价格好商量。”

    伸手捏着我的下面,周倩茜恨恨说道:“得了便宜还卖乖是吧。”我赶紧伸手求饶,不敢再嘚瑟。果然乐极容易生悲。

    朝着休息室努了努嘴,周倩茜问道:“你哪里找回来的公主?”点燃一根烟,我说道:“我从别的会所挖回来的,没办法,部长下了命令,我必须尽快填补空缺。你不知道,为了她一人,我差点死掉。”

    听我说完来龙去脉,周倩茜皱着眉头问道:“她现在住在你家?”

    “对呀,有什么不妥吗?你不会也想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我揶揄道。本以为她会笑骂我耍流氓,不料她贴近我的耳边说道:“好呀,如果你包养我,我就答应你。”

    对天发誓,我真的不过是开个玩笑。暂且不说周倩茜包养的价格有多高,即使我承受得起,我也不太想包养一个公主,而想着好好谈一场恋爱。很早以前,陈龙斌和我说过,在会所里怎么疯怎么玩都没关系,切记不要和公主产生感情纠葛。

    很简单,**无情。当时陈龙斌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我自然也把他的劝告奉为金科玉律。

    “不用了,我可养不起你,开玩笑而已。”我笑道:“你也别逗我了。”

    如同六月的天气阴晴不定,周倩茜的脸一下垮了,抚着我的肩膀顶了一膝,怒骂道:“叶萧你个混蛋,去死吧。”

    看着她拂袖而去的背影,我捂着下面直跺脚,暗暗感叹真是女人心海底针。不对,她怎么会因为这种玩笑而生气,难不成……

    不不不,绝对不可能,一定是我想多了。不过她这一膝盖真心用力,顶得我都怕下面要报废了。我正揉着,李山飞托着盘子走过,停下来说道:“萧哥,你注意点形象,别在公共场合揉鸟呀。”

    “揉你奶奶个熊,快干活去。”我笑骂道。

    安排好了客人,我正想着要不要再去其它会所逛逛。陈龙斌敲了领班休息室的门,探身说道:“萧子,你跟我出来一下。”

    走出来,我疑惑问道:“斌哥,你表情这么凝重,什么事呀。”

    皱着眉头,陈龙斌沉声问道:“我问你,张小蝶是哪里找回来的?”心里一震,我暗道不好。

    奇怪,陈龙斌怎么会这么快知道此事,我还想着找得七七八八再告诉他。难道……扭过身子,我看到了幸灾乐祸的张之北,不由地握紧了拳头,他迅速缩回房间。

    “斌哥,我也是想着……”还没等我说完,陈龙斌接了个电话。

    接完电话,他看着我叹气说道:“萧子,你闯了大祸。我不是跟你说过嘛,那是行业大忌,你怎么不听。”

    想起公主们常用的招数,我也装可怜说道:“可是我不这样,哪里补得了公主空缺。不补的话,我丢了工作,又怎么养得起家里八十岁的老母,八个月的孩子。”

    挥了挥手,陈龙斌嗔骂道:“行了,都什么时候,还跟我贫嘴。走吧,部长要见你,记住,等下看我眼色行事,千万不要乱说话。”

    来到二楼一间办公室,我跟着陈龙斌走了进去。看到屋里的人,我已然知道不妙。还是找上门了么?

    办公室里除了黑着脸的马东浩,还有一人——鼻青脸肿的王一也。看了我一眼,他不屑说道:“我还以为你是经理,原来不过是个小领班。马东浩,这事你必须给我个交代,否则我把这事扬了出去,你们巴黎1号再也别想在sh市开下去。”

    指着他,我怒吼道:“王一也,你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别针对公司。去红枫阁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与巴黎1号无关。”

    “闭嘴。”马东浩厉喝道,从办公桌后走到我面前。

    啪。

    猛扇了我一巴掌,马东浩拽着我的肩膀踹了好几脚。我感觉整个五脏六腑都在翻江倒海,几乎连昨晚吃的肉串都要吐出来。陈龙斌跑过来拉开仍在踹个不停的马东浩,帮口劝道:“马部长,萧子他还年轻,不太懂得我们这行的规矩,你千万不要生气。”

    啪,又是一巴掌。马东浩指着陈龙斌的鼻子骂道:“我看你也是不想再做下去了吧,竟然提拔这样的人做领班,是不是要让他毁了会所才安心。”

    眼看着他还要扇陈龙斌,我爬起来,捏住他的手腕。陈龙斌朝我使着眼色,拼命示意我不要乱来。咬着牙,我最终松开了右手紧握的拳头。

    “怎么,你还不服气?”马东浩再次踹了我一脚,怒骂道:“老子告诉你,要是这件事你不处理好,老子马上派人埋了你。”

    若不是担心陈龙斌因为我受牵连,我真想暴打马东浩和王一也一顿,再摔门离去,反正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可我做不到这么潇洒,一来不能连累陈龙斌,二来我不能害得跟我来到巴黎1号的张小蝶没有依靠。我答应过她,会好好照顾她。

    要想解决此事,我当然明白关键人物不是马东浩,而是一旁冷笑的王一也。咬着牙,我低头说道:“也哥,是我不知天高地厚,是我有眼无珠得罪了你,还望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次。”

    “什么?我听不清楚,你再大点声。”王一也装模作样地说道:“还有,我听说古代人赔礼道歉是要跪下来的,站着的好像不够诚意,马部长你说呢。”

    “叶萧,跪下。”马东浩冷喝道。身旁的陈龙斌低声说道:“萧子,你千万别乱来,乖乖照做吧。”

    仿佛吞了数十只死苍蝇,我忍着气跪了下来,高声吼道:“也哥,是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这种态度还差不多。”王一也猛然一拍桌子,指着脸上的伤痕吼道:“那打我这笔账又怎么算,老子早说过,一定会弄死你。”抓起桌上的花瓶猛然砸在我的脑袋上,王一也踩着我的脸怒吼道:“你tm昨晚不是很嚣张,再嚣张一个给老子看看。”

    “还有你那个兄弟,把他一起喊来,老子要扒了他的皮,竟然想杀我?”王一也拼命揣着我的腰,逼问道:“你说不说,说不说,他人在哪。”

    不管他如何殴打,我始终紧闭嘴巴。

    “也少,够了吧,再打他会死的。”陈龙斌过来劝道。转身揍了他一拳,王一也喊道:“你算老几,赶来管我?再tm多嘴,老子连你一起打。”

    蹲下来,王一也拍着我的脸,得意笑道:“叶萧是吧,别说我不塞钱给你。教你一个道理,以后再想装b,看准人再装,有些人你得罪不起。”

    啐了一口唾沫,我大笑道:“我再tm装逼也好过你傻逼,你不是喜欢白小柔吗,可她爱的是我。你是天底下最可怜的傻b。”

    “好好好,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王一也从腰间掏出一把刀,顶在我的脖子上,喊道:“叶萧,下辈子投胎做人,记得见到我绕路走。”

    死念已生,我还有什么好怕。看着他,我尽情笑道:“我怕是你要看到我绕路走吧,因为我还会抢走你心爱的女人。”

    看着王一也手中高高举起的刀子,我闭上了眼睛。对不起,小飞,我不能再照顾你。对不起,小蝶,我没来得及兑现承诺。对不起,倩倩,我下辈子再补偿你。

    砰。一人开门闯了进来,推开王一也,大声吼道:“谁也不准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