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15章 风水倒着转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你怎么来了,快出去,这不关你的事。”王一也怒吼道:“这是我和他的恩怨,你不要插手,否则……”

    “否则怎么样,有本事你来对付我。我说了,他是我的男朋友。”挡在我身前的不是白小柔,还会有谁。扶起我,她坚决说道:“王一也,我知道你是因为上次的事恼羞成怒,但那是我主动吻他,你要是心里不舒服,尽管找我麻烦。”

    这丫头还以为王一也是因为门口的事找我麻烦。拉着她的衣服,我说道:“这不关你的事,你快出去。”她看了我一眼,说道:“不行,你是我的男朋友。”

    这番话更是气得王一也上蹦下跳,他举刀对着我,恼羞成怒地喊道:“白小柔,立刻给我让开,否则我杀了他。叶萧,你是个男人,别躲在女人身后。”

    说实话,我不是贪生怕死之人,否则也不会为了兄弟砍伤黑道老大,躲在女人背后更不是我的风格。但我看到王一也气得七窍生烟,忍不住在他的怒火上又添了一把油,搂过白小柔,尽情吻了上去。

    美人在怀,香唇尽尝。我跌进了温柔乡,王一也却气得暴跳如雷。他想要扑过来,被陈龙斌和马东浩拉住。按着他的肩膀,马东浩劝道:“既然白小柔如此帮他,要不还是算了吧,何必把事情闹大,你也知道白家……”

    心神一震,难道白小柔和王一也一样是富家子女背景强硬?没道理呀,如果她是千金大小姐,又怎么会跑到巴黎1号这种鱼龙混杂的场所做一个收银员?可马东浩明显知道她的身份,话语言间表明了白家绝不是普通人家。

    甩掉二人的手,王一也踹翻了几张桌椅,怒吼道:“马东浩,我告诉你,这事情你不给我个交代,红枫阁和你们巴黎1号没完,到时事情闹大,我看你怎么和老板交代。”临走前,他看着我冷冷说道:“叶萧,我告诉你,你死定了。”

    既然已经结下不死不休的仇怨,那干脆得罪到底。我嬉皮笑脸地说道:“像你这种只会嚷嚷的人在电视剧里就是个配角,还是活不过三集的那种。”脸红扑扑的白小柔情不自禁笑出声来,轻轻拍打了我一下。

    没有比五彩缤纷更适合形容王一也脸色的成语。如果在二次元,估计他都气得头顶冒烟了。怒吼一声,他摔门离去。看了我一眼,陈龙斌摇头叹气,低声说道:“萧子,你怎么不听我的劝。”

    冷着脸,马东浩说道:“叶萧,立刻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还有,从今以后你和巴黎1号再也没有一分钱关系,也不许……”

    还没等我说话,白小柔再次喊道:“不行,他不能走,谁也不能辞退他。”皱着眉头,马东浩说道:“白小柔,我已经给足你面子,要不是看在你爸的份上,我根本不会拦着王一也,你不要太过分。”

    “这件事与我爸五官,我我我……”白小柔词穷了,接着像大多数女人一样耍赖说道:“反正不管怎么样,你不能辞退他,否则我也跟着离开。”

    “你……”马东浩气得结巴起来。此时,他裤兜里的手机铃声响起。听完电话,他看着我冷笑道:“白小柔,你非要保住他是吧,行,叶萧,从今天起,你不再是领班,去b区当少爷吧。你可别说我没给你机会。”

    “当然,如果你孬种,可以离开,我尊重你的选择。”马东浩意味深长地补了一句。

    哼,激将法么?陈龙斌看着我微微摇头。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去张之北的手下当少爷,无疑是自取其辱,倒不如离开巴黎1号一了百了。可是不管为了白小柔的力争,还是为了李山飞张小蝶,我都不能甩手离开。

    “好,我去当少爷。”我一口应道。即使山有虎,我也要看看是虎凶,还是我更凶。我还不真信张之北能拿我怎么样。

    嘴角一斜,马东浩笑了笑,没再说话。

    离开办公室,来到楼梯间。陈龙斌叹气说道:“萧子,你还不如离开更好。”摇了摇头,我说道:“斌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不能当甩手掌柜拍拍屁股就走掉。”

    看了扶着我白小柔一眼,陈龙斌递过一支烟说道:“你知不知道,为什么马东浩对你有成见?因为张之北是他的小舅子。”

    愣了一下,我恍然大悟。难怪马东浩第一次见我就没有好脸色,难怪张之北毫无顾忌地挖ac区的公主,难怪陈龙斌一直睁只眼闭只眼。

    叹了口气,陈龙斌劝道:“若是想留在会所,我劝你还是找个机会,和他们认个错,圆了往日的恩怨。否则你迟早要离开巴黎1号,不然还要受不少折磨。萧子,赚钱才是王道。”

    “可马东浩也不是老板,我不信他们能只手遮天,像螃蟹一样横行无忌。”我说道。

    摇了摇手指,陈龙斌晃着手里的烟说道:“小子,我告诉你吧。社会不想学校,没有明显的黑白界限,更多的是灰色地带。你若是像以前一样单纯,学不会借力打力,不懂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迟早会吃大苦头的。”

    “别说我。”他指着白小柔说道:“即使是她,也不一定能保得了你多少次。再说了,你还真想一直站在一个女人身后?”

    不等白小柔说话,我点头说道:“斌哥,谢谢你。我会想清楚的。”

    丢了烟头,陈龙斌说道:“今天我放你假,回去好好想清楚吧。你,好自为之。”

    待陈龙斌离开,白小柔小声说道:“叶萧,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要不是那天你帮我,王一也也不会……”

    摆了摆手,我解释道:“不关你的事。”说出那晚去了红枫阁惹出的事,我说道:“所以,你不要再放在心上。”

    低着头,白小柔内疚说道:“要不是我提议,你也不会那样做。说到底,还是我害了你。”

    还真是人如其名,白小柔跟一张白纸一样,单纯得有点傻,还喜欢把别人的错揽到自己的头上。戳着她的脑袋,我笑道:“你不欠我什么,今天还要谢谢你救了我。好了,快回去工作吧,不要再胡思乱想。”

    “可是,我不放心你。”白小柔轻声念道:“要不你还是辞职吧,我可以帮你另外找份工作。”

    “算了,我不喜欢受人太多恩惠。还有,你以后离我远一点,否则不知还要给我惹多少麻烦。”我挣开她的手,走下楼梯。

    倒不是我狼心狗肺,才对白小柔说这番狠心的假话。她越是单纯,越是对我好,我越发恐惧。我们根本不是同一类人,如同平行线一般,若是扭曲了轨迹,只怕会毁了两条线。人,还是群分比较好。

    到一楼超市买了一打啤酒和一瓶跌打酒,我直接回了出租屋。

    凌晨两点多,张小蝶和李山飞回来。举了举手里的啤酒,我说道:“小飞,来喝酒。”

    “喝你奶奶个熊,萧哥,你太不讲义气了,偷偷跑回来喝酒也不叫上我。咦,你怎么受伤了。”李山飞掰过我的背部看了一眼,吼道:“谁打伤了你,告诉我,m的,敢打我兄弟,老子扒了他的皮。”

    按下他,我和二人说了我被免职去当少爷一事。当然,我免去了一些事,省得二人担心。李山飞毫不在意地说道:“那有什么关系,大不了重头再来。”

    “小蝶,我暂时照顾不了你,但你放心,陈经理人不错,我会让他多给你安排一些好的客人。”我说道。点点头,张小蝶说道:“萧哥,谢谢你。我很好,你也照顾好自己。”

    第二天,我和李山飞一起来到会所。来到三楼,我下意识地走向领班休息室。

    拉住我,李山飞问道:“萧哥,你干什么去,更衣间在这边。”少爷有另外的更衣间,统一穿黑色棉质衣服,和领班的西装制服大为不同。

    原来我已经不是领班,差点忘了,看着熟悉的休息室,我不由感叹,人生还真是无常。俗话说风流轮流转,可为什么我的风水tm才转了一半就倒了回去。我在巴黎1号过了三十年河东,才过了一年河西,又被打回原形。

    也罢,终有一日我会再回来这间休息室。

    突然间,房门打开,张之北拍着手掌说道:“呀,我们叶领班来了,快请坐。我真是有失远迎,坐呀,别客气。”

    咬着牙,我勉强笑道:“不用了,我要去换衣服。”

    “慢着。”张之北走到我面前,笑道:“你现在是我的人,应该听话。我让你继续穿回领班的衣服,我对你不错吧。”

    “你不要欺人太甚,敢欺负萧哥,你先问过我的拳头。”李山飞挥着拳头。冷笑几声,张之北看着我说道:“叶萧,你不想做尽管辞职,没人逼你留下来。但你要留,我提醒你一下,你是少爷,我才是领班。”

    “小飞,你先去换衣服吧,没事的。”在我的极力劝说下,李山飞走向更衣间。而我走进休息室,换上了领班的西装制服。

    “走走走,我带你去认识一下我们区的公主。”搂着我的肩膀,张之北笑道:“叶萧,你放心,我不是小气的人。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来到b区公主休息室门口,张之北大声喊道:“来来来,我们区来了位新的少爷,都过来好好认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