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16章 小人得志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在张之北的招呼下,休息室里的所有公主都围了过来。挤开众人,蒋晓丽看着我,阴声怪气地说道:“北哥,你没有说错吧,这不是c区大名鼎鼎的叶领班吗?怎么堕落到来我们b区当少爷了。”

    撇了撇嘴,张之北故作埋怨道:“晓丽妹妹,说话不要那么难听嘛。人家叶领班是卧薪尝胆,特意来回味一下当少爷的滋味。我跟你们说,都不要客气,以后有什么活尽管吩咐。对么,叶萧。”

    点点头,我强颜笑道:“对,希望各位姐姐多多照顾。”哼了一声,蒋晓丽说道:“叶萧,你也会有今天,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老娘跟你说过,迟早会有报应。”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应道:“是,丽姐教训的是。”

    指着墙角的垃圾桶,蒋晓丽说道:“小萧,我有事拜托你。我今天弄丢了一个耳环,很可能掉在那里面,你去帮我找找,好不好。”

    见我没有动弹,张之北板着脸说道:“怎么,怕苦拍累呀,那你别做少爷呀,去当部长不是更好?”咬着牙,我说道:“没有,我现在就去。”

    垃圾桶里满是茶渣、剩饭等脏物,我忍住恶心去翻找。几秒后,蒋晓丽走过来,一脚踩在我的手上,埋进了垃圾桶里,怒骂道:“动作那么慢,你个废物。我警告你找快点,我还要等着去见客人呢。耽误了,你负责得起?”

    我忍,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徒手翻找起来。翻到底,还是找不到任何耳环。也是,能找到才奇怪,那不过是个借口。我转身说道:“报告丽姐,里面没有。”

    “没有呀?那可能是我记错了。你等一下。”众目睽睽之下,蒋晓丽从随身的小提包里拿出一条卫生斤,甩在了我的身上,冷笑道:“你看看里面有没有,可能我把它塞在了卫生巾里,你再仔细找找。愣着干什么,捡起来找呀。”

    握紧了拳头,我默不作声。走到我面前,蒋晓丽说道:“怎么,很生气呀,动手打我呀,你还以为自己是领班呀。我今天让你知道知道,什么人你得罪不起。”

    扬起手,蒋晓丽准备扇我。

    有人快步赶了过来,抓住了她的手,怒言道:“蒋晓丽,你不要太过分了。”抬头一看,是庄佳佳。

    “不管怎么说,叶领班以前也算对你们不薄,他现在落难了,你们就这样落井下石?还有没有点人性。”在庄佳佳的质问下,以前跟着我的几位公主侧过身子。蒋晓丽不屑说道:“你是c区的人,跑来管我们b区的事?才当了几天红牌,开始蹬鼻子上脸了?”

    “要是再当多几天,你是不是要统领整个巴黎1号。”蒋晓丽怒骂道:“放开我,你个小偷,别以为老娘不知道,就是你偷了我的钱。要不是叶萧替你出头挡下,老娘早送你去派出所,两个狼狈为奸的狗男女。”

    啪。庄佳佳狠狠扇了蒋晓丽一巴掌。

    捂着脸,蒋晓丽瞪大眼睛喊道:“你敢打我,北哥,给我弄死他。”眼看着张之北要动手,我一把抓着他的手腕,冷冷说道:“张之北,适可而止吧。”

    啪。蒋晓丽扇了我一巴掌,怒骂道:“你只是个少爷,敢这样和北哥说话。”

    啪。庄佳佳又扇了蒋晓丽一巴掌,怒吼道:“你不过是个小姐,敢打萧哥?”

    此时,c区的公主也赶了过来。除了周倩茜站在门口插着双手,其它公主反冲进来,和b区的公主扭打在一起。抓着我的衣领,张之北沉声说道:“叶萧,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要是敢反抗,老子大把招数整死你那个兄弟和张小蝶。”

    砰。趁着我愣神,张之北猛然揍了我一拳,又踹了几脚。

    走过来,周倩茜看了我一眼,拉开庄佳佳等人说道:“别闹了,我们回去吧。”看着周倩茜,庄佳佳喊道:“倩倩姐,我们不能丢下萧哥不管。他好歹……”

    “他对你好而已,与我无关。我们是c区的公主,这是人家b区的事。”周倩茜冷冷说道。

    哼了一声,披头散发的蒋晓丽讽笑道:“周倩茜,你终于说了句人话。看来你还不算太蠢,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

    砰砰砰。

    有人大力地拍着休息室的门,怒吼道:“怎么,不用干活呀,全部给我滚回去。”c区公主低下头,喏声喊道:“吴领班。”

    抬头一看,竟然是吴江。吴领班,难道接替我的位置的是他?

    指着庄佳佳,吴江怒骂道:“老子让你去陪客人,你跑来这里惹事?别以为当了红牌就了不起,信不信老子分分钟弄死你。还有你们,全部给我滚回去。”

    “你……”不等庄佳佳说完,周倩茜强行拉着她,带着其它公主走出了休息室。张之北上前伸出手说道:“吴领班,新官上任的感觉怎么样,爽吧。”

    笑了笑,吴江搓着手说道:“不错,当了领班,果然走路都快两步。难怪以前某人当领班时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可惜呀,有多久风流便有多久悲惨。哟,这不是萧哥么,怎么躺在地上,快起来。”

    话音未落,他上前踩住我的脚,装模作样地说道:“不好意思,萧哥,我突然抽筋了,挪不开脚,你不要怪我。你这样瞪着我,我好害怕。”

    凑过身子,吴江低声说道:“叶萧,你害得我和庄佳佳分手,这笔账老子会慢慢和你算。”使劲踩了几脚,吴江起身说道:“张领班,我还有事忙,不打扰你。有些人你可要好好管教,别让他好了伤疤忘了疼。”

    “吴领班,慢走不送。”待吴江走后,张之北蹲下身子说道:“叶萧,你给我听好了,好戏才刚刚开始,你做好准备慢慢享受吧,哈哈哈。”

    起身踹了我一脚,张之北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收拾房间,等我给你干活呀。”揉了揉手,我起身走向b区的vip包间。

    那一晚,张之北频繁领着我进去有客人的包间,当着他们的面呼呼喝喝,命令我斟茶递水打扫卫生。

    回到家已是凌晨两点,一进门,我累得直接躺在地上。今晚,张之北特意让其他的少爷休息,把所有的工作安排给了我。干完所有活,我能清楚感觉到身上的肌肉在一寸寸颤抖。

    先回来的张小蝶和林山飞从房间走了出来。扶起我,李山飞关心问道:“萧哥,你怎么累成这样,是不是那张之北又欺负你了,老子去找他算账。”

    拉住他,我摇了摇头。李山飞捶了一拳地面,喊道:“萧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忍受其辱,我我我……”

    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说道:“没事的,很快会过去。”

    看了我一眼,张小蝶跑进房间,手里拿着一大叠钱走出来,交给我说道:“萧哥,这是我欠你的钱,还有房租,谢谢你的帮助。”

    摸了摸,我察觉到足足有五六千块,疑惑问道:“你不是刚上班么?又还没发工资,你哪来这么多钱。”即使是客人给的小费,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难道她偷了客人的钱?

    想到这里,我塞了回去,劝道:“小蝶,你千万不要做糊涂的事。我的钱不用着急还,你快还回给客人吧。”

    愣了一下,张小蝶明白过来,笑道:“萧哥,你误会了,这是我预支的工资。我和会所签了协议。”

    协议?我心里一震。会所的协议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基本和古代的卖身契差不多。若不是迫不得已,没有哪个公主愿意签协议。

    签了以后,公主可以预支几千到几万不等的急用款,而且不需要偿还利息。但后果是,公主在约定时间内决不能离开巴黎1号,若是毁约,轻则支付多出借款数十倍金额的利息,重则被黑道追杀。

    抓着她的手腕,我着急说道:“你疯了,为什么要签那种协议。我说了,钱不用着急还,你为什么不先问问我,你知不知道……”

    低着头,张小蝶说道:“我妈的病情加重,我需要钱,可我又不想再麻烦你,所以……”

    摇着头,我叹气说道:“你呀,笨死了,我多少还有些存款,等熬过这段时间,你再慢慢还给我又有什么关系。慢着,我有件事想问你。”

    按道理,张小蝶刚进会所不久,应该不知道协议这种东西。

    撇了撇嘴,张小蝶说道:“是张经理介绍我签协议的,他说看在你的面子上,才会这么尽心尽力地帮我。”

    果然如此,我按着额头说道:“张小蝶,你笨死算了。你难道没听其他公主说起过我们两人的恩怨吗?”

    嘟着嘴,她委屈说道:“我哪里知道,我这几天陪完客人就忙着给我妈打电话,根本没时间和他们聊天。”抓着我的手,她紧张问道:“萧哥,那现在怎么办,我我我……”

    拍了拍她的手背,我冷静说道:“我来想办法,看能不能帮你撤消了那份协议。钱还是小事,但如果你绑在了会所,这辈子就毁定了。”

    协议的可怕之处在于,没有会所的允许,公主们可能这辈子都无法离开,除非死了。说不定就算死了,尸体也要留在会所。

    “萧哥,对不起,我又给你惹了麻烦,都是我不好。”张小蝶哭了起来。

    摇了摇头,我苦笑道:“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不该把你拉进这趟浑水。去睡吧,剩下的交给我。小飞,你也去睡,我一个人静静。”

    “睡你奶奶个熊。”

    当晚,李山飞陪我在客厅坐了一个通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