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17章 老子不是纸老虎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第二天。

    晚上十一点半,张之北再次领着我进入一间vip房。看清楚沙发上两人的容貌,我暗道不好。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因为庄佳佳一事被我揍了一顿的胖子和光头。

    “李老板,黄老板,你们看,我把谁带来了。”张之北得意笑道。摆了摆手,胖子不悦说道:“张之北,你tm有毛病是吧。老子来寻欢,你带个少爷进来,爆菊花呀。等一下,这个少爷好熟悉呀。”

    指着我,光头激动喊道:“这这这不是c区的领班叶萧吗?你要干什么。张之北,你什么意思。”两人害怕地站起来,退后两步。

    挥了挥手,张之北说道:“两位老板不用紧张,他现在不是领班,是我的一个少爷而已。知道你们要来,我特意准备了一份大礼,还满意么?”

    “你在逗我们?他明明还穿着领班的制服。”光头喊道。张之北拍着手掌笑道:“我这不是照顾他嘛。你们放心,他现在乖得很,不信你们看。”

    啪。扇了我一巴掌,张之北笑道:“你们看,我没说错吧。”凑过头,他低声说道:“想帮张小蝶,你就给我乖乖站好,或许我会大发慈悲答应你。”

    ……

    今晚七点半,我来到领班休息室。抬头瞥了一眼,张之北冷笑道:“怎么,对这个休息室恋恋不舍呀。吴江,叶萧看起来很舍不得领班的位置。”

    抽着烟,吴江冷冷说道:“叶萧,滚开,老子tm不想看到你。”

    “北哥,我有件事想求你。”我低声说道。

    挑了挑眉,张之北玩着手指说道:“说来听听。”

    “我希望你撤回协议,还张小蝶自由之身。”我说道。协议是领班和公主签订,若想取消,必须征得负责领班的同意。

    笑了笑,张之北说道:“不错嘛,这么快收到消息了。我猜你一定去找过陈龙斌,可他说帮补了你,没错吧。”

    我确实找过陈龙斌,可他说没有领班的同意,经理也做不了主,除非马东浩开口。可马东浩站在张之北那边,去找他一样无济于事。为了张小蝶的自由,我只好硬着头皮来找张之北。

    “她好歹也是你的本家,何必这样陷害他。”我说道:“北哥,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冷下脸来,张之北说道:“你是在教训我么?”起身踹了我一脚,张之北怒吼道:“你tm是不是又忘了自己的身份,我做事要你教,你算老几?”

    握着拳头,我看着他。拍着自己的脸,张之北说道:“想打我呀,动手呀。只要你一动手,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张小蝶这辈子都别想离开巴黎1号,死了,我也会拿她的尸体去接待客人。”

    人生的无奈,很多时候不在于遇到困境,而是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更没有退路。

    “你想我撤回协议,可以,但要看你的表现。”张之北嘴角一咧,邪笑道:“叶萧,我今晚给你准备一个聚会,如果你表现的好,或许我会考虑考虑,明白了么?”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他口中的“聚会”是什么意思。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何况还是当日被我赶出会所的两人。走到我面前,胖子阴声怪气地说道:“叶领班,你那天好威风呀,今天怎么沉默寡言了?”

    “说话呀,老子让你说话,你tm聋了。”胖子抓起一个玻璃瓶砸在我的脑袋上。

    砰。伴随着啤酒,一滴滴红色的液体顺着头发从眼前滴落,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挽起袖子,光头说道:“这么能撑,老子看你能硬气到什么时候。”

    两人一阵拳打脚踢,我再也支撑不住,倒在地上,拼命抱着头。

    打了好一阵,两人气喘吁吁地停下手来。胖子仰头吼道:“真tm爽,张之北,老子喜欢你。”

    朝我身上吐了口唾沫,光头不屑说道:“废物,我tm还以为多有本事。”从钱包掏出几百块钱甩在我的脸上,光头得意笑道:“以后没钱了,尽管来找我,只要老子揍得开心,小费不是问题。张领班,帮我们换个包房。”

    待两人先走,我强撑着问道:“我已经按你的吩咐做了,北哥,那份协议……”转身看了我一眼,张之北说道:“你是不是缺心眼,老子说的是考虑。叶萧,我真是高看你了,你不过是个废物,哈哈哈。”

    胸口一闷,眼前一黑,我晕了过去。

    再醒来,我已在c区的公主休息室里。一对丰满雪白的胸部不断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要不是受了伤,我真想抓着它狠狠咬上一口。

    推着我的头,周倩茜说道:“都什么时候,还乱看,别动,等我帮你处理好伤口。”看了我一眼,她又说道:“你放心地在这里休息,吴江被陈龙斌喊去聊天,一时半会应该不会回来。”

    消了毒,周倩茜又用纱布简单帮我包扎了一下,包的不偏不倚恰到好处。以前我打架脑袋受伤,李山飞也帮我包过,结果包得我的头像七龙珠里的娜美克星人一样。我疑惑问道:“你专业学过?”

    没有回答,她转口问道:“你还是走吧,否则迟早会没命的。”摇了摇头,我坚决说道:“我不走。”

    半晌后,她点燃两根烟,问道:“叶萧,你为什么不干脆离开?闹成这样,何必还留在巴黎1号,又不是没有其它的会所。为了你的兄弟和张小蝶?”

    接过她递来的烟,我摇头说道:“我不喜欢做事半途而废,答应别人的我一定要负责到底。而且,我不甘心。”即使现在不关李山飞和张小蝶的事,我也不愿就此离开,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

    “你个傻瓜。”周倩倩说道:“张之北阴险狡猾,你又怎么斗得过。叶萧,其实你不适合混职场,更不要说会所这种牛鬼蛇神都有的地方。如果你想赢,必须变得比张之北还要狡猾阴险,这样才有机会反败为胜。不过我劝你,还是想清楚吧,别丢了小命。”

    按灭烟头,周倩茜准备离开。经过身边时,我拉住了她的手,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要去见客了,你好好休息。”推掉我的手,周倩茜头也不回地离开休息室。

    烟烧到了尽头,我却丝毫没有觉察,因为我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墙角。一只壁虎稳稳地趴在墙上,直盯着不远处的苍蝇,几秒后,它猛然伸出舌头,一把吞了苍蝇,速度快得让人嗔目结舌。

    可捕猎还没结束。壁虎正悠然消化时,一只蜘蛛蹑手蹑脚地爬到它的身后,继而像猛虎扑兔一样登到壁虎身上,嘴脚齐动。四肢紧紧地抓住壁虎,嘴巴的尖牙刺入壁虎的体内,注射了毒液,壁虎哆嗦了一阵,再也一动不动。

    动物界为了存活下去,尚且如此勾心斗角,人类更是优胜劣汰。周倩倩说的没错,我不甘心,我要赢,那我必须比张之北还要阴险三倍、十倍。没有实力,所谓的公义没有任何意义。

    踩了一脚地上的烟头,我转身走出休息室。

    接下来的几天,张之北依旧想着各种办法折磨、羞辱,我依旧忍气吞声。直到……

    那天晚上,张之北又领着我来到一间包房。进去前,张之北拍着我的脸,得意说道:“看看你现在的死样,叶萧,我还以为你多能抗,不过是个废物,一点也不好玩。”

    “北哥教训的是。”我低头说道。

    哼了一声,张之北走进房间,我紧随其后。房间里,一个中年男人正烦躁着走来走去,看到我们大声喊道:“c,你们会所服务真tm差,公主呢,老子都喝三杯茶了。”

    这个客人很是难伺候,不仅挑剔,而且脾气暴躁,偏偏他又出手大方,因此张之北对着他也要小心翼翼地哄着,生怕失去了这个财神爷。

    “钱,在这里,随便拿,但老子要漂亮的女人,赶紧给我送来。”男人拍着一叠钱在桌子上,冲着张之北怒吼道。可蒋晓丽等红牌正陪着其他客人,只有几个新来的小妹有空,若是派他们过来,只怕会惹得这男人火气更大。

    “李老板,稍安勿躁,晓丽他们正在上钟,要不我送你一瓶好酒,待会再给你打个折。”张之北赔笑道。可李老板哪里领情,摔了酒杯喊道:“m的,老子很稀罕你那点折扣?我不管,赶紧给老子弄个公主过来。”

    上前几步,我故意用恰好让李老板听得一清二楚地声音说道:“要不我们安排c区的周倩茜过来陪李老板,她可是红牌。”

    “闭嘴,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张之北冷喝道。对面的李老板皱着眉头,拍着桌子喊道:“张之北,你tm有公主不安排给我,是不是看不起我?行,那我去经理投诉你。”

    伸手拦住他,张之北好生劝道:“周倩茜不是我们区的,而且她也在上钟,要不……”我再次说道:“她应该没有上钟,我刚刚还看到她在上厕所。”

    “你……”张之北气得骂道。还没等他说完,李老板起身扇了张之北一巴掌,怒吼道:“m的,老子让你立刻安排周倩茜过来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