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18章 狗咬狗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边安抚着李老板,张之北边转身低声说道:“叶萧,这祸是你闯出来的,立刻给我摆平他,否则我要你好看。”

    若我是领班,他大可嫁祸于我,可惜我只是个少爷,俗话说,天塌下来高个顶着,即使他想祸水东引,也一样摆脱不了麻烦。因为一旦安排不周,李老板向上投诉,也只会投诉张之北,而不是我。

    跑到c区308房门口,正好碰上吴江带着周倩茜准备进房,真是天助我也。

    伸手一拦,我说道:“吴领班,我有话想和你说。”斜了一眼,吴江冷笑道:“怎么,收拾好盘子了?快去扫厕所,别tm来烦我,老子要接待重要客人。”

    摇了摇头,我说道:“不行,我真的有话要和你说。”抓着我的衣服,吴江喊道:“别给你脸不要脸,叶萧,老子没空和你废话,给我滚一边去。”

    “吴江,你竟然拒绝我?难道你不怕张领班发火吗?”我故意喊道。

    挑了挑眉,吴江说道:“你意思是我打狗要看主人吗?叶萧,你真是让我很失望,竟然想到用张之北的名义来吓唬我,你真是个废物。我告诉你,即便是张之北在,我要想揍你照样动手,老子还不至于要看别人的脸色。”

    等的就是这句话。我拍拍手说道:“吴领班教训的是,我不打扰你们了。”瞪了我一眼,吴江不屑骂道:“叶萧,你越来越孬种,倩倩,跟我进去。”

    临关上门,周倩茜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仿佛猜到我的心思,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跑回原来的包房,我故作着急地喊道:“北哥,吴领班不肯把周倩茜借给我们,还说他不需要看谁的面子。”

    “什么?”李老板一听,又要发火。张之北破口大骂道:“你个废物,让你去办一点小事都办不好。”

    “北哥,你别生气,是吴领班不愿意,要不你再去问问。”我委屈说道:“我看到周倩茜坐在休息室里,然后吴领班故意带着他去接待一个看似民工的客人,还故意说说说……”

    “说什么呀,你丫放屁倒是麻利点。”张之北气得浑身直发抖。

    “他说没空和你废话,让你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我喏声说道,活生生像一个被婆婆欺负的可怜媳妇。一拍桌子,张之北怒吼道:“m的,不过当了几天领班,竟然比你还嚣张,老子去找他。”

    “李老板,你再稍等片刻,我很快给你领个红牌过来。”张之北冲出房间。给李老板倒了茶,我叹气说道:“李老板,那吴领班也确实欺人太甚,宁愿安排红牌去接待民工,也不肯让来伺候你。要知道你可是会所的贵客,太过分了。”

    伸手扫掉桌子上的所有东西,茶杯、果盘通通摔落在地,李老板站起身,冒着青筋喊道:“欺人太甚,我倒要去看看这个吴领班什么厉害角色,竟然敢这样羞辱我。”

    “也不能全怪吴领班,可能北哥觉得你不如那个黄老板有实力。”我自言自语道:“上次黄老板说要红牌,北哥立刻去抢了公主过来陪他……”

    话音未落,李老板已冲出房间。

    308房门口,张之北正和吴江小声交涉。看到我,张之北沉声喊道:“叶萧,是你在耍花样……”

    还没等他说完,李老板黑着脸问道:“张之北,周倩茜呢。”愣了一下,张之北说道:“李老板,不好意思,出了一点误会,倩倩她正在陪客人,要不我再给你找其他的公主。”

    啪。

    扇了张之北一巴掌,李老板怒喝道:“你当我傻子是吧,老子有的是钱,你tm看不起谁!什么狗屁黄老板,难道我没钱吗,给老子滚开。”此时的李老板已完全失去理智,硬要冲进房间。

    若是惊扰到客人,出了事故,张之北二人定要吃不了兜着走,所以拼命阻拦着李老板。可李老板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所以他们也不能动手,只能委婉阻拦。李老板身高一米八几,身材不是很魁梧,可也健壮有力,加上暴怒,更是让张之北两人合力都拦不住。

    一边拉着李老板,张之北转头喊道:“叶萧,你tm愣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帮忙。”

    “好,我来帮你。”我点头应道,心里却快乐开了花。上前抱着李老板的腰,我假装用力往后拉,实则不断往前推,靠近门口时,右手偷偷伸到吴江身后,扭开了门锁。

    啪。

    门开了。里面的男人和周倩茜一脸茫然地看着门口搂搂抱抱的四人。指着里面的周倩茜,李老板怒吼道:“你给我出来,今晚你要陪老子。”

    不管是谁,被人当面抢走身边的女人,都是奇耻大辱。何况来会所玩的又有几人是省油的灯?一拍桌子,男人怒吼道:“你tm发什么神经,周倩茜今晚陪我,老子包夜了。”

    不顾张之北的阻拦,李老板掏出一大叠钱扔了进去,喊道:“老子包她一个月,你tm给我滚出去。”

    既然火苗已燃,我当然不能轻易让它熄灭。冲着周倩茜使了个眼色,我高声喊道:“李老板,人家比你更有钱,张领班也是有苦衷的,你委屈一下。”

    “叶萧,你tm在胡说什么。”张之北着急喊道。

    此时,周倩茜起身走到门口,捡着散落地上的钱,回头说道:“黄老板,真是不好意思,李老板出的钱更高,我只好……”

    还真是无巧不成书,我不过随口说的一个黄老板,竟遇上了同姓之人。可李老板明显误会,以为张之北有所偏倚,看不起自己,踹开他喊道:“张之北,你tm敢骗我,老子跟你没完。”

    当着张之北二人的面,李老板直接上前拉着周倩茜,准备离开。黄老板岂能容忍这么荒唐的事,抓起里面的酒瓶冲了出来,直接砸向李老板的后脑勺。

    这可吓得张之北二人快丢了魂!一个护在李老板的身后,一个顶在黄老板的身前。可啤酒瓶还是砸在了李老板的脑袋上。

    砰,酒液四射,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愣在原地。

    摸了摸后脑勺,李老板转过身来,看着手上的血,颤抖着喊道:“m的,老子今天弄死你。”他扑向了黄老板,两人扭打着滚进了包房。张之北二人叫苦不迭地跟了进去。

    我正要进去,却被周倩茜拉住。她皱眉问道:“里面一片混乱,你还跟着进去干什么。”

    嘴角一斜,我笑道:“补上最后一刀。”

    冲进包房,我冲到李黄二人身边,不断往外拖,靠近门口时,一脚踹上了门,又趁着几人不注意关了灯,高声喊道:“黄老板,你关灯干什么。”

    松开手,我一脚将二人踹向张之北的方向。只要有人靠近,我便毫不留情地一脚踹开他。

    “c,吴江你打我干什么,李老板,是我呀,你不要打我。”

    “老子打的就是你。”

    很久以前,我不记得在知音还是故事会上看到过一篇文章,它说愤怒是会传染的。果不其然,在狭窄黑暗的空间内,没有哪个血性男儿可以保持冷静,除了一直是旁观者的我。

    一分钟后,无端端挨了几拳的吴江、张之北二人也大喊大叫着加入战圈。酒瓶爆破声、惨叫声、翻箱倒柜声不绝于耳。

    几分钟过去,四人的喘气声越来越小。估摸着时机差不多,我快速缩到墙角,抱着腿坐在地上。

    门再次被打开。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陈龙斌,还有马东浩。他们目瞪口呆地站在门口,不敢置信地看着屋内。

    屋内一片狼藉,各种碎片撒了一地,不知道的还以为不共戴天的仇人在房间里一决雌雄。黄李老板头破血流,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而吴江和张之北也好不到哪里去,遍体鳞伤,气喘吁吁。

    扶起黄老板,马东浩愤怒喊道:“这tm到底怎么回事。小北,你没事吧,你别吓我。黄老板,李老板,你们快醒醒。”

    跑到我身边,陈龙斌关心问道:“萧子,你没事吧,要不我送你去医院。”

    “陈龙斌,你tm理那个废物干什么,快出去喊人送两位老板去医院,c,真是见鬼了。”马东浩抱起张之北,快速冲了出去。

    “斌哥,你去忙吧,我只是受了点小伤,没事的。”我说道。陈龙斌眯着眼看了几秒,点头说道:“好,那你休息一下。”

    边用对讲机叫来保安,陈龙斌边走出房间打电话叫救护车。拍了拍屁股,我站了起来,悠悠然地点燃了一根烟,准备离开房间。

    突然间,一股有气无力地声音传来:“叶萧,是是是你在捣鬼,我……”

    关上门,我走到吴江面前,笑着说道:“吴江,我记得以前教过你一句话,有风,别使得太尽,否则会翻船的。”

    “你给老子等着。我一定……”吴江瞪大眼睛,惊恐喊道:“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原谅我吧。”

    摇了摇头,我叹气说道:“太迟了。”高高举起的破瓶子直接朝吴江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