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1章 领班间的恩怨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ktv的男公关,最为神秘的职业之一,也是我的职业,很多人眼熟,却多数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其实男公关分两种,一种是讳莫如深的,一种是和普通的上班族差不多。而我,属于后一种。因为我属于ktv里的管理层,而不是基层的服务人员—少爷。说白了,我是名打手,有一点点权利的打手罢了。

    初时,我是名少爷,负责杂碎的事务。半年后,某个偶然的经历得到经理赏识,成功晋升为高级男公关,俗称的领班,手底下管着十几个公主。

    公主也不是童话故意里的公主,而是能够让男人欲生欲死的美女统称。

    一个月后,我熟悉了所有流程。为了不辜负经理的期望,我下定决心要做出一番业绩。每到月底,大多数公司都会比较忙,所以我这天五点已到公司门口。当然,所谓的早是对于我们这种晚上营业,白天睡觉的地方来说的,正常上班是晚上七点。

    “萧哥你来了。”

    公司的一楼最外围是家超市,柜台的收银小妹叫白小柔,气质很清纯,脾气也好。每次看到我,都会热情的打招呼。

    差点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叶萧。以前他们都拿我名字开玩笑,叫我小萧。当上领班后,所有人默契地改口称呼萧哥。倒也正常,一朝得道鸡犬升天。没进入ktv前,我是在工地上混的,干着各种苦力活,包括听从包工头的指使去干些非法的勾当。比如讨薪要债,抢工程,强拆民屋。因为某次惹的祸太大,包工头让我顶了罪,随便给了几千块,便让我打包走人。

    虽然我长得不帅,但是我很讲义气,对任何人能帮则帮,从不会讲一套做一套,勤奋干活,多干事少说话,所以在巴黎1号ktv混的也还算可以。

    第一家巴黎1号ktv火了以后,很快开了多家分店,而且用了同一个名字,我所在的sh市有六家之多。不过每个老板的经营模式都不一样,有些是正规的ktv场所,唱歌,吃自助餐;有些,也是挂羊头卖狗肉,设备很烂,食物很难吃,但被见不得光的服务吸引而来的人流一点也不比正规的少。

    我的老板是个很有魄气和实力背景的家伙,我所在的巴黎一号不仅装修豪华,而是公主远比其它分店的漂亮和年轻。我们这家处于不夜城街,是黄金位置,整个ktv共有三层。一和二楼只提供量贩式ktv,门口还有个小超市,专门给白领、情侣或大学生提供酒水和正规的ktv服务。

    三楼,却是一处神秘地带,普通人根本进不来。以vip包厢的形式,提供陪酒、陪聊或陪睡等一系列特殊服务,和高级夜总会相差无几。

    因为公主年轻质量,服务质素高,我们不夜城分店在商海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算是名气最大的几个ktv之一。里面更是鱼龙混杂,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一掷千金的富豪公子,也有挂着粗金链戴着墨镜的黑道大哥。

    一二楼当然不会有男公关,所以我在三楼工作。当上领班才一个月,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我每天的任务就是应酬,不断应酬,几乎天天喝酒。昨晚陪几个老板喝到凌晨四点,至今还有点晕乎乎的,回家睡到今天下午三点多才醒。所以面对白小柔的招呼,我只是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

    看到我无精打采,白小柔挥了挥手,递过一瓶奶茶,关怀备置地问道:“昨天又喝多了吧?”

    她之所以这么关心我,真的不是因为我长得帅。而是有喝醉的客人调戏过她,被我赶跑了。说实话,我真的不想和白小柔走得太近,或许是怕她近墨者黑,她的清纯不应该被污染。

    “又不是小孩,喝什么奶茶。我走了,你忙吧。”我把奶茶放回桌面,转身上楼。

    与基层的服务人员不同,领班是有单独的休息室。公司目前总共有三个领班,我们共用一间休息室。领班的工作其实很轻松,除了安排公主进房,基本没有其他事,除非要处理一些突发状况。

    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原来已经下午六点多。一二楼的ktv是中午一点开门,凌晨两点关门。三楼是晚上七点到凌晨三四点,开太早既没有技师上班,也没有什么客人。

    换完衣服便向我工作的区域走去,三楼分为a、b、c三个区域,三人各负责一个区域,我负责c区。换好工作服,我走向c区,准备巡视一番。

    经过走廊和房间,少爷们纷纷笑着向我打招呼或问好。当领导果然高人一等,到处看的都是笑脸。想起当少爷的时光,我摇头笑了笑。检查完卫生和设备,我朝公主休息区走去。

    巴黎一号没有妈咪,公主全部由领班管理。每个人手下有大约二十个小姐,其中一部分小姐是其它地方的妈咪推荐过来的,也由我们统一管理。

    有些一开始不是小姐,也不愿意出台,可呆久了,慢慢转变了想法。虽然嘴里还是说着不要,可手却接过了客人给的厚厚一沓钞票。灯红酒绿中,很少有女孩可以出淤泥而不染。染不染,无外乎是价钱合不合适罢了。

    公主有三类,小姐、即将成为小姐的陪酒妹和新来的小妹。

    来到公主休息区,一眼扫过,我已然发现少了一人。周倩茜不在。之所以那么在乎她,是因为周倩茜是红牌之一,不仅模样漂亮,而且经验丰富。她入行早,摸爬滚打已经三年有多,很明白男人的心思,总能让来光顾的客人为她挥金如土。

    环顾一圈,确认她不在。我疑惑问道:“倩倩呢?”

    倩倩是周倩茜的艺名,干这行的,在ktv里互相称呼当然不会用真名。

    “萧哥,我知道。她被b区的领班张之北叫了出去,说是要商量事情。”一个刚来的叫庄佳佳的公主举手说道。

    “萧哥,其实我觉得张之北是想把倩倩姐挖走,你要小心呀。”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周倩茜的好姐妹蒋晓丽。她在我带的公主里也算数一数二,长相和受欢迎程度仅次于周倩茜。

    以为我刚上任好欺负?竟然来挖我的墙角,张之北你给老子等着。我捏着拳头,暗暗想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c你大爷。

    拉了拉我的衣服,蒋晓丽继续说道:“萧哥,还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心中烦躁的我不耐烦说道:“别废话,有什么话直接说。”

    “萧哥你毕竟上任不久,人脉资源肯定没有张之北多,万一倩倩姐认为跟着他更有钱途……”蒋晓丽欲言又止。

    这话明面上听着是个提醒,实际蒋晓丽想借着踩低周倩茜抬高自己。说自己好姐妹的坏话,无非是想在我面前争宠,这蒋晓丽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沉下脸,我冷声问道:“那我很想知道,究竟是你认为,还是周倩茜认为,还是所有公主都跟你的想法一样?”

    瞪大眼睛,蒋晓丽挥手喊道:“萧哥你别误会,我绝对不会这样想。”

    “是么?”我冷冷的瞥了蒋晓丽一眼,看向休息区里其它的公主。

    上任这么久,我对她们都是笑脸相迎,想着礼多人不怪。原来光有萝卜还不行,还是要有大棒,否则她们都忘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互相看了一眼,所有的公主噤若寒蝉面面相觑,蒋晓丽尴尬的笑了笑:“萧哥,你放心吧。你对我们这么好,我们肯定不会有这种想法呢!”

    “那再好不过。”我也不再说话,坐在周倩茜的座位上,等她回来再做打算。

    足足过了四十多分钟,周倩茜才摆着腰肢回来,且满面春风,甚是得意。进来休息区,见我坐在她的位置上,周倩茜毫不避讳地一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

    “萧哥今天这么有闲情逸致等我?”她妩媚笑道。

    身穿一袭红色连体短裙,高耸的山峰呼之欲出,短裙之下晃着两条白花花的美腿,看得人垂涎欲滴。即便我正生气,也是看得一阵脸红心跳。

    说实话,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抵抗这种天生尤物的诱惑。其实,我做少爷时,也上过几个公主,但都是普通货色。像周倩茜这种等级的公主我只能可望不可即,毕竟地位天差地别。若不是我当了领班,怕是她正眼都不会瞧我一下。

    往日自然不舍得给她脸色,但今天她做的事实在过分。是我的人,还敢和c区领班张之北见面?皱着眉头,我冷声问道:“去哪了?看没看到八点多了,还想不想上班。”

    揉着我的肩膀,周倩茜轻声回道:“萧哥,怎么火气那么大。我还能去哪呀,当然是见客人去了,刚才来了个熟客,点名道姓非要见我!”

    见她撒谎都不带眨眼,我心里的怒火烧得更旺。不用问也知道,必然和张之北谈了些不可告人的事,才不想让我知道二人见过面。张之北那老油子为人阴险,做事毒辣,挖墙角的事绝对干得轻车熟路,我早就听说他手上的头牌唐晓燕是从a区的领班吴桐那里挖来的。他又想故技重施?

    看来是时候敲打敲打周倩茜了,否则她要把我这个领班当成透明的。

    “熟客?可我怎么听说你去见张之北了,难道张之北就是你口中的熟客?”我挑起周倩茜的下巴,用冰冷的眼神直瞪着她。

    娇媚一笑,周倩茜淡定笑道:“萧哥,你误会了。那个客人刚好认识张之北,把他拉了过来,三个人一起聊聊天而已。”

    “说来听听,你们都聊什么了,聊到这么晚?”我继续问道。

    “两男一女你说还能聊什么,还不都是男女之间那些事。”周倩茜眼神迷离地看着我,坐在我大腿上的屁股也不停的扭动,弄得我浑身发热。

    坐拥美女在怀,试问哪个男的能没有反应?尽量克制身体的躁动,我戏谑的说道:“张之北没提起让你跟他的事?不太可能吧,还是你没说实话。”

    温柔笑了笑,她毫不在意地说道:“随便提了一下,可我跟他说了,我的心在萧哥这里,只能说声抱歉。”

    难怪周倩茜可以迷得男人昏昏迷迷,情商实在高,几句话说得滴水不漏,又给足我面子,让我气都生不起来。但我也不傻,自然不会完全相信她的话。。

    但说到这个份上,我也不好再继续纠缠,除非我真想把事情闹大。但她犯了忌讳,若是不给点颜色看看,只怕以后还会得寸进尺。看着她,我转口说道:“你那么听话,我真的好感动。既然这样,我安排最近新来的庄佳佳跟着你,让年轻人见识下你的魅力。好了,准备开工。”

    “哦,知道了。”周倩茜哪里听不出我的用意,有些不悦走到庄佳佳身边,给她讲一些工作中要注意的事项。

    因为每个公主最烦的就是带新人。因为她们什么都不懂,手把手教起来即浪费时间,又耗费精力。往日里,我从来没给周倩茜这种头牌公主安排过带新人的任务,庄佳佳又是个大学生,更加费心费力。

    不久后,陆续有客人上门。我领着一批批公主走入各个房间,逐一介绍推荐,如果客人不满意,再换下一批。如此一来,第一批被选中的机会当然最大。之前我都是安排周倩茜在第一批,但今晚我特意把她放到最后一批。如此一来,几乎到了九点多,她和庄佳佳才被两个西装革履的老板选中。

    安排完所有的公主,感觉头有点晕,我又回到休息室躺下。本想眯一会,结果不知不觉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新来的少爷吴江把我摇醒。晃着我的肩膀,他神情焦急的说道:“萧哥,b区出事了。”

    b区正是张之北的区域,敌人有愁事相当于我方有喜事。我幸灾乐祸地喊道:“b区又不是我们的区域,你那么着急干什么。真是皇帝不敌太监急,快去干你的活。”

    “可是……”吴江没有离开,而是欲言又止地看着我。

    我这人最讨厌别人说话、做事磨磨唧唧,不悦问道:“别摆出便秘一样的脸,有话快说。”

    拉着我的衣服,吴江吞吞吐吐的说道:“出事的是庄佳佳,还有倩倩姐。萧哥,佳佳是我女朋友,我求你去救救她。”

    皱着眉头,我疑惑问道:“她们两个不是在c区陪着两个大老板吗?”

    “本来是,后来那两个大老板的朋友来到,张之北靠近他们,不知说了什么,两个大老板带着朋友一起去了b区。倩倩姐和佳佳也只好跟着去。”

    m的,挖完公主还来挖我的客人?而且我记得,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只不过我之前上任不久,想着息事宁人,如今看来,还真是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

    拍着桌子,我大骂道:“草,张之北,老子倒要看看你有多不要脸。”

    来到b区的304号房门口,我看到庄佳佳正拿着酒瓶和其中一名客人对峙,周倩茜挡在她的右侧。而张之北正帮着客人在大骂特骂二女。

    除了之前见过的两个老板,还有三个皮肤黝黑且打扮很土的中年男子,其中一胖子脖子上带着大金链子,另外两人一个光头,一个手臂上有纹身。

    好熟悉的装扮?脑中灵光一闪,我突然想到,这三人的打扮不正是以前在工地上常看到的暴发户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