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20章 不识好歹的女人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好在我反应也不慢,一手抓住她的手腕,我喊道:“干什么,恩将仇报呀。”女孩瞪着大眼睛,怒骂道:“我要打死你这个卑鄙无耻又下流的大色狼,你还我清白……”

    真是不知好歹的女人,还骂我恩将仇报,果然世界上多的是咬吕洞宾的狗。抓着她的肩膀,我喊道:“你低头仔细看看,内衣不都穿着么?我还你什么清白,你别血口喷人,你又不是什么天姿国色。”

    女人的心情如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脸瞬间塌了下来,女孩低着头自怨自艾道:“对,我是长得不够漂亮,所以他才会抛弃我。你们男人说什么内在美最重要,实则还是看脸,一个个都是骗子。”

    摆了摆手,我说道:“确实内在美很重要,可外在美都不满意,我们哪里有什么兴趣了解内在美?”

    不料这番话如同点燃了一个大炮仗的引线,女孩扑到我身上,拍打着喊道:“你个混蛋,你欺负了我,还出言侮辱,我要打死你个禽兽……”

    所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不得不说她的身材着实不错,即使比不上周倩茜,也和蒋晓丽相差无几,算得上是极品。女孩也愣了,几秒后眼神冒出浓浓的杀气,再次扑向了我。

    大闹一番后,她双手不便,又是女孩,力气哪里抵得过我,被我押着双手死死按在床上。

    “我真不是坏人,否则你早就被我吃了。”我指着她,挑眉问道:“别告诉我,你感觉不出来?”哼了一声,女孩说道:“那你现在压着我又算怎么回事。好吧,我不动手,你快下来。”

    见她确实冷静下来,我松开手和她手上的毛巾,指着她说道:“你再动手,我可不客气。”瞪了我一眼,女孩气呼呼地说道:“你占了我那么多次便宜,我打你几下怎么了,不算过分吧。”

    挠了挠头,我说道:“还不是一时失手,我又不是故意的。”靠过来,女孩眯眼说道:“那昨晚你扶我呢,错手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捏两下,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没想到她当时没有完全醉,幸好我也不是新兵蛋子,厚着脸皮说道:“我当时不确定你是男是女,只好捏一下,完全没有恶意。”

    本以为她又会大吵大闹,可是没有。她坐在床边,叹气说道:“难怪,你们男人不都是看身材看脸蛋么?天下乌鸦一般黑。”

    “你叫什么名字?”我疑惑问道。

    看了我一眼,她警惕问道:“你想干什么。”

    “至于大惊小怪么,我只是觉得相逢即有缘,万一下次再在路上捡到你,万一被警察看到你,我也好报出你的名字,省得被人当成流氓。”我说道。

    “夏巧,夏天的夏,巧合的巧。”她闷闷不乐地说道。我笑道:“肯定是你爸和你妈凑巧在夏天认识,又凑巧在夏天生下了你,所以才取这样的怪名。”

    吐了吐舌头,夏巧说道:“一点也不好笑。还有,快点帮我把衣服取回来。”

    打了前台电话,不到十分钟,服务员送回来了衣服。可我不明白地是,她穿外衣还要跑到厕所。我没好气地说:“又不是没看过,昨晚我都看得七七八八了。”

    站在厕所边上,夏巧撇嘴说道:“即使这样,剩下的二二三三也不便宜你这个大色狼。”砰的一声,厕所的门重重关上。

    离开房间,进了电梯。一男人正抽着烟,夏巧厌恶地说道:“先生,请你考虑一下他人,不要在电梯这种封闭的空间里抽烟好吗,注意文明。”

    哼了一声,他侧头问道:“小子,你从哪里找的小姐,够辣,多少钱一晚,我也想尝尝。”

    “你……”夏巧欲要动手,我赶紧拉住她劝道:“算了,大早上了,别动了肝火,对身体不好。”

    “你个孬种。”夏巧骂道。

    离开电梯,等男人离开,夏巧气愤说道:“你为什么不让我好好教训他一顿,这种人太可气了。”

    “你看这是什么。”我突然掏出一个钱包,笑道:“有些时候,解决问题不只有一种办法,傻瓜。”

    捂着嘴,夏巧讶道:“你偷了他的钱包?”摇了摇手指,我说道:“你别说得那么难听,我只是想惩罚他一下,让他知道以后不要口无遮拦,否则会有报应。”

    哼哧一声,夏巧说道:“你这叫盗亦有道?我还真没看出你有这种本事,快老实交代,是不是惯偷?”

    举起双头,我投降道:“美女,是你说要教训一下。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可有点说不过去吧,再说了,你动手打人,不是会惹出更大的麻烦。”

    被我一番话噎住的夏巧瞪眼说道:“就你有理,我懒得和你吵。”难怪有人说,不讲理是女人的专利,我心服口服。

    来到前台,我交出房卡和押金单。边用对讲机叫阿姨检查房间,前台小妹边神秘笑道:“萧哥,听说你们昨晚动静很大,弄得路过的清洁阿姨都面红耳赤。”

    肯定是我在给夏巧脱衣服时弄出的动静,让她们误会了。想着解释,又觉得麻烦,我摆手说道:“一般般,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能力多强。”

    “对不起,我不知道。”夏巧明显听到了对话,义正辞严地指着我说道:“美女,你误会了,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发生过关系。”

    嘴角一扯,前台小妹笑道:“萧哥,看来你服务得还不够,人家美女明显不满意。”

    “你也知道,有些女人的胃口比较大,跟我的能力没有关系。”见夏巧作势要打,我接过押金单,迅速拉着她离开酒店。

    “玩笑而已,你至于这么认真吗?”我说道。指着我,夏巧说道:“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人,肯定经常带女孩来开房,才会和前台那么熟。”

    “我外表风流,可是内心纯洁,再说了,我带女孩来开房,都是因为街上失恋的醉猫太多,我做好事而已。”

    可夏巧脸皮薄,哪里经得住我开玩笑,指着我说道:“你再胡说八道,等着洗干净八月十五蹲监狱吧,你刚才可是偷了别人东西,我可是目击证人。”话音未落,她迅速冲我后兜里掏走了钱包,得意说道:“这是物证。人证物证都在,你还能抵赖不成?”

    “是呀,我好怕呀,你快来抓我吧。”我得意笑道。冷哼一声,夏巧说道:“我真是警察,你等着坐牢吧。这个赃物我先没收,你等着瞧。”

    愣了一会,再反应过来,夏巧已走出数十米远。我招手喊道:“喂喂,你别闹,我真的是好人。”

    可夏巧头也不回地走了。

    回到出租屋,一打开门,我差点被李山飞扑倒。同样从沙发上挑起来的张小蝶抓着我的肩膀,着急问道:“萧哥,你没事吧,你跑哪里去了,担心死我了。”

    摆了摆手,我说道:“放心吧,我没死,你们两个一夜不睡在等我?”点点头,李山飞说道:“睡你奶奶个熊,打你电话又不接,我们还以为你被警察抓走了。”

    估计是昨晚忙着照顾夏巧,没注意到手机铃声,后来没电自动关机了。躺回沙发上,我笑道:“有什么好紧张的?我又没动手,警察抓谁也不会抓我。”

    摇着头,张小蝶说道:“萧哥,你还不知道吧,会所里都传开了,是你搞的鬼,所以两个老板才会打起来。”

    撞了撞我,李山飞问道:“萧哥,真是你耍的手段?好本事,我就说你不会任由他们欺负,我还以为你变怂了。”

    来不及和李山飞打诨,我僵硬着身子问道:“小蝶,你告诉我,这消息是谁传出来的。”见她支支吾吾的样子,我着急喊道:“说呀。”

    “好像是b区的晓丽姐说的,然后一传十十传百,我们都知道了。”张小蝶小声说道:“我还帮你解释了几句,可是没人肯听。”

    呵,原来是她。是怕张之北和吴江出事,我再次上位会对付她么?所以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个女人心思还真是毒辣。摆了摆手,我说道:“不用理,随便她们爱说什么说什么。”

    “小蝶,以后在会所里,尽量少和别人提醒我们的关系,更不要说我们住在一起。”我提醒道:“会所里,很多人都带着面具,你上一秒还认识的人,下一秒便会觉得形同陌路,所以小心一点总没错的。”

    点点头,张小蝶应道:“我明白了,谢谢萧哥。”

    叹了口气,李山飞说道:“真奶奶个熊烦,还不如在工地干活舒服,起码不用耍那么多心机,何况我脑袋又笨,烦死了。萧哥,要不我们回去搬砖吧。”

    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我说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怎么能遇到一点点挫折就退缩?反正我绝不会坐以待毙,既然对方要斗,我就陪她们斗到底。”

    不管有靠山的张之北,还是小人得志的吴江,抑或骨生反心的蒋晓丽,只要你们想害我,我绝对不会再心慈手软。你们做初一,我便要做十五。

    曾经,我因为天真,失去了一切。现在,我要亲手夺回来,挡我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