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21章 自食其果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晚上七点,回到会所。经过领班休息室,看到只有蔡霖一人在,空荡了不少。我笑了笑,走向更衣室,正好在路上碰到了清洗茶杯的蒋晓丽。

    看到我,蒋晓丽愣了一下,退后两步,警惕说道:“你要干什么。”哼了一声,我凑过身子,低声问道:“这句话该我问你了吧,蒋晓丽,往日里纵使我对你不算太好,但也待你不薄,为什么你要如此对我。”

    笑了笑,蒋晓丽直视着我说道:“待我不薄?你还真有脸说。每次安排客人,你都是挑最好的给周倩茜,凭什么。即使是庄佳佳,你也对她比对我好。”

    难怪别人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有些人不在同一个频道,价值观也大不相同,谈的再多也只会变成对牛弹琴的悲哀。摇了摇头,我沉声说道:“以前的事,我不想再提。但我要警告你,如果你还在背后搞些小动作,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咬着牙,蒋晓丽挺胸说道:“来呀,我还真不怕你。别以为你耍手段伤了北哥和吴江,我就怕你。别忘了,你现在不过是个区区少爷,不再是领班,别那么得意。”

    “谢谢你的提醒,我变成少爷,也有你的一份功劳,这份恩情我迟早会报答回去。”我转身离开,背后传来了蒋晓丽像泼妇骂街一样的叫喊。

    “叶萧,尽管放马过来,老娘才不会怕你的。”蒋晓丽声嘶力竭地喊道。

    九点半,会所来了不少客人。我正收拾着一间包房,蒋晓丽走过来说道:“叶萧,302房有客人要酒,麻烦你去拿一打啤酒还有一瓶vsop过来。”

    头也不回,我冷冷说道:“对不起,我没有空。”不用想也知道,若是应了蒋晓丽的要求,必然会吃亏,这女人心思毒辣的很。

    翘着双手,蒋晓丽冷冷说道:“行,既然你不愿意干活,那我去问问陈经理,是不是少爷可以挑客人服务。如果是,那我……”

    用陈龙斌来压我么?确实张之北和马东浩都不在,即使她去找陈龙斌,也奈何不了我。只是难免会落下话柄,万一马东浩回来,又会连累到陈龙斌。丢下抹布,我起身笑道:“好,我现在去拿酒,麻烦晓丽姐通知客人稍等片刻。”

    去吧台取好酒,我来到302房。敲开门,我看到蒋晓丽正抚摸着一中年男人的大腿,妖媚说道:“许老板,今天不玩个痛快,你可不准走。”

    捏着她的大腿,许老板淫邪笑道:“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欲生欲死的。”我当然没兴趣看两人上演爱情动作片,正要走,听到蒋晓丽说道:“许老板,我跟你说,这位少爷可是我们会所的红人,懂得很多表演。你快让他耍一个。”

    皱着眉头,许老板说道:“他是男的,能有什么好看的表演,快出去。”我欣喜若狂,准备要走。蒋晓丽扒着许老板的大腿,在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喜笑颜开的许老板重重捏了捏她的细腰,挥手说道:“你,先别走,晓丽想要看你表演火烧连云,快,表演得好,我重重有赏。”

    火烧连云是会所的一项服务,把酒倒在桌面,点火燃烧,形成一片连火。可这服务并不特殊,几乎所有少爷都会,可蒋晓丽为什么非要指名道姓让我表演?难道里面另有陷阱……

    清理干净一大半桌面,我倒了几小杯二锅头和高浓度伏特加。看了蒋晓丽一眼,我伸手到桌底抹了抹,拿出打火机准备点燃。

    摆了摆手,蒋晓丽说道:“算了,还是表演火烧赤壁吧。”

    火烧赤壁与火烧连云差不多,却另有奥妙之处,需要戴上特定的放火手套,聚拢在桌面散开的酒液,形成小型火海。眯着眼,我起身说道:“好,老板和晓丽姐稍等,我先去……”

    “不不不,别那么麻烦,直接表演吧。”蒋晓丽说道。

    原来陷阱在这里,直接让我关着手表演火烧赤壁?那还不变成烧猪手,这女人真是疯了。见我一动不动,蒋晓丽冷着脸说道:“怎么,不想干是吧?耽误了许老板的时间,你赔得起么?我等下还要好好伺候许老板,别磨磨蹭蹭。”

    **熏心的许老板已经鬼迷心窍,跟着说道:“对,别磨蹭,快表演。”

    看着蒋晓丽,我笑道:“好,没问题。”咬了咬牙,我掏出打火机点燃桌面的酒,火“噌”的一下烧了起来,皱着眉头,一把隆起散开的正在燃烧的酒液。

    走过来,蒋晓丽得意说道:“表演得真不错,这是给你的消费,拿着吧。”蒋晓丽拿着一百块在我面前晃了晃,我嘴角一咧,笑道:“谢谢晓丽姐。”

    可我伸出的正是还烧着“呲呲”火焰的手,吓得蒋晓丽花容失色。她边缩手边往后退,可速度哪里比得上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抖了一抖,火立刻顺着漫流到她手臂的酒液烧了起来。蒋晓丽面色苍白地哭喊起来:“快救我,快救我……”

    起身往后退,许老板急声喊道:“晓丽,你千万别过来,我我我……”

    夫妻都本是同林鸟,何况逢场作戏的客人和公主。许老板没有一脚踹开靠过来的蒋晓丽,已然算人品不错。说时迟那时快,我抓起桌上的冰桶一晃,冰水浇向了蒋晓丽的手。

    火灭了,蒋晓丽却披头散发地坐在地上,惊魂未定地喘着粗气。她的手红了一大截,若不是我及时浇水,怕是会烧得要脱皮,也幸好酒精挥发了不少,才不会太过严重。

    回过神来,蒋晓丽怒吼道:“叶萧,你是故意的,我要杀了你。”她不顾手上的伤扑向了我,一把扭住她的手,我冷冷说道:“晓丽姐,你这样有点冤枉人了吧。会所培训时早说过,表演这类节目时,其他人最好远离,防止发生意外,是你忘了规矩,可不能怪我。”

    “你你你……”蒋晓丽怒吼道:“你别解释,我知道你是故意的,不然为什么你的手没事。”

    松开她,我退后两步,举起手笑道:“不好意思,我事先做了一点准备。”自从蒋晓丽叫我表演火烧连云,我已然想到她有下一招,最大可能是想看我烧着自己的手,所以我提前伸到桌子底下,在冰桶里浸湿了手。

    有了水,再做火烧赤壁,虽然做不到有防火手套那么安全,只要小心一点,却也不会被烫伤。不过蒋晓丽没有水覆盖在皮肤上,自然被烧得疼痛难忍。

    猛然一拍桌子,许老板怒喊道:“别吵了,我来这里是寻欢的,不是来听你们吵架的,都给我滚出去。”

    愣了一下,蒋晓丽没空再找我麻烦,捂着受伤的手跑到许老板身边,哀求道:“许老板,不关我的事。而且我的手现在也没什么大碍,可以继续给你服务。”

    毕竟出手阔绰性格温和的老板并不多,若是留下坏印象,便再也没有机会服务。更糟糕的是,坏名声会一传十十传百,蒋晓丽害怕也是正常。

    哼了一声,许老板说道:“不用了,你还是回去休息吧。都着火了,那么晦气,我哪里还敢要你服务,快走吧。少爷,帮我找经理重新安排一名公主过来。”

    鞠了一躬,我笑道:“好的,没问题,请许老板稍候片刻。”还没走出两步,蒋晓丽从后面追了出来,抓着我的肩膀愤怒喊道:“叶萧,你一定是故意的,你要害我,对不对。”

    看了一眼关上房门的302房,我收起脸上的笑容,沉声说道:“蒋晓丽,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是你先要害我,现在不过是自食恶果。我警告过你,不要再来惹我,可你非要自寻死路,我有什么办法。”

    “你……”蒋晓丽扬起手要打我,被我一把抓住。我冷冷说道:“别再自取其辱,好说不说第二遍。”看了一眼她手上的伤,我笑道:“再有下一次,我不担保不会烧到你的脸。”

    “松手,你快放开我。”蒋晓丽挣脱开来,指着我说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去找陈经理投诉你。叶萧,你不要太得意,我……”

    摇了摇手指,我说道:“还是那句话,一切都是意外,许老板是目击证人,你投诉补了我的,省省吧。我要是你,赶紧去敷一下,免得下一位客人也提出换公主,到时你只能坐冷板凳了。”

    看着吃了哑巴亏憋得脸色通红的蒋晓丽,我大笑着离开走廊。

    本以为受了教训的蒋晓丽会消停几天,可我没想到这女人的心眼比针孔还要小,报复也来得比想象中快。

    凌晨两点半,我和李山飞走出会所。走了几步,我抬头看到不远处站着一排穿着奇装异服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青年。暗道一声不好,我拉着李山飞喊道:“小飞,快跑。”

    砰。还没反应过来,我和李山飞同时被人一脚踹倒,一个敞开半拉胸膛手臂纹着残龙的青年踩着我的脸,冷笑道:“你就是叶萧吧,也没什么三头六臂,难怪就会欺负一个女人。”

    艰难地转过头,我果然看到了蒋晓丽站在右方得意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