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22章 生死一线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你们是谁。”李山飞喊道:“快放开我们,不然老子揍你奶奶个熊。”纹身青年踩着李山飞的腰,戏谑道:“还有力气说话,看来老子们的兄弟下手还不够狠,再给我狠狠的揍!”

    “蒋晓丽,有什么事冲我来,别为难我的兄弟,他是无辜的。”我硬挨了几拳,高声喊道。毕竟我和蒋晓丽的恩怨不应该牵扯到李山飞的身上,所谓祸不及家人。

    走到纹身青年身边,蒋晓丽笑道:“叶萧,你不会还那么天真么?真是无辜,你又何必带他来巴黎1号,你根本想拖着你兄弟下水。海哥,不如……”

    “你敢!”我怒吼道。毫无疑问,蒋晓丽出的骚主意必然是让纹身青年的兄弟痛打李山飞。

    伤人者,最好是伤人心。

    果不其然,纹身青年挥了挥手,两个人架着我,其他人围着李山飞一顿拳打脚踢。我拼命挣扎着,吼道:“蒋晓丽,有本事来打我,你个**,打我兄弟算什么本事!”

    冷下脸来,蒋晓丽走过来,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寒声说道:“叶萧,要么你给我跪下认错道歉,要么你等着给你兄弟收尸吧。”

    “**,你做梦!老子跪天跪地跪父母,就是不会跪你!”我吐了一口唾沫,恰好射在蒋晓丽的衣服上。跺着脚,蒋晓丽娇嗔道:“海哥,你快帮我狠狠地出这口恶气,到时你要我怎么服务你都可以。”

    “好,这可是你说的。”纹身青年挑着蒋晓丽的下巴笑道,转身喊道:“给我把那小子往死里打,谁打死了重重有奖。”

    眼看着李山飞叫喊声音越来越小,我心急如焚,急忙说道:“海哥,海哥,我认识北哥,你给个面子,放了我兄弟好不好。”

    其实我根本不认识什么北哥,来到sh市,进了巴黎1号,在会所呆了那么久,虽然见过不少老板和黑道人物,可我之前不过是个少爷,谁又会用正眼瞧我。“北哥”不过是我随便编造的名字。

    虽然后来当上领班,可我还没接触到黑道老大,又被打回了原形。

    “住手。”挑了挑眉,纹身青年说道:“北哥,混什么圈子的,你说来听听。”拉着他的手,蒋晓丽说道:“海哥,你别听他瞎说,他就是个小领班,哪里认识什么老大,快打死那小子。”

    “海哥,我真的认识,北哥他……”情急之下,我脑筋快速转动,拼命回想着在会所里听过的黑道老大名字。俗话说,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虽然不认识那些大人物,可我多少从陈龙斌嘴里听说过名字。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我终于回忆起来。

    那时,陈龙斌还是c区领班。某个晚上,他吩咐我把c区最好的公主全部留下来,等候某个位贵客。当时,我挠着头问道:“斌哥,今天可是周末,很多客人快要到场,若是留起来,必然会影响会所声誉和我们区的生意。”

    拍了一下我的脑袋,陈龙斌笑骂道:“你懂个屁,等下来的是sh市最厉害的三大势力之一老大,李家墨。没生意算什么,若是得罪了他,我们都等着被追杀吧。”

    当晚,很多客人投诉陈龙斌服务不周,马东浩大为生气。可当他跑来c区了解情况后,却再也没有责骂陈龙斌,反而夸他做得对。以巴黎1号的地位,若是面对一般的小混混或者包工头,当然不会忍让,因为老板在市内颇有名声和财力。

    可会所也不敢得罪厉害的黑道势力,毕竟若是惹出大麻烦,谁也吃不了兜着走,更不要说马东浩和陈龙斌这种角色。

    宛如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我喊道:“我刚才说错了,不是北哥,是墨哥,李家墨老大,我认识他,而且交情不浅。海哥,给个面子,不要再打我兄弟了。”

    不料蒋晓丽和纹身青年捂着肚子大笑起来,上气不接下气的那种,其他人也是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我解释道:“海哥,我真的没骗你,墨老大是sh市内最强的三大势力之一,你不看憎面看佛面……”

    哼了一声,纹身青年说道:“你呀,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我愣了一下,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

    走过来,蒋晓丽拍了拍我的脸说道:“叶萧,你这下是自己撞枪口上了。你不知道吧,海哥就是墨老大的得力头马,你竟然说自己认识墨老大,唬谁呢。”

    m的,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早知道我还不如坚持说“北哥”,说不定还能让纹身青年忌惮三分。

    不等我多想,纹身青年说道:“我叫沈成海,是墨老大的人。以后想报仇随时来找我,你不是说你认识墨老大么,还交情不浅,你尽管找他。如果墨老大开口,要杀要剐,我悉听尊便,不过你的兄弟今天死定了。”

    话音未落,对方的人再次殴打起李山飞。

    知道对方铁了心,我也起了同归于尽的心思。不管如何,我都不能让自己的兄弟出事。拼了这条命,我也要护李山飞周全。趁着旁边的人松懈,我奋力挣开,左一拳,又一脚。打退左右两人后,我扑向了沈成海,蒋晓丽尖叫着躲开。

    猝不及防的沈成海揍了我一拳,我忍着痛,抓住他的手臂咬了一口,趁着他吃痛,快速绕到他的身后,掏出裤兜里的钥匙,顶着他的脖子喊道:“都给我住手!”

    “海哥,海哥……”其他人着急喊道,想要冲过来。手上再次使劲,血从钥匙尖端渗了出来,我高声喊道:“想要你们老大死的话,尽管过来呀。”

    “别管我,动手打死他。”沈成海怒吼道:“叶萧,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明天便有上百个人追杀你,我保证你不能活着离开sh市。”

    “我从来没想过要活着离开。”我沉声说道:“既然你不放我们一条生路,大不了同归于尽。”一手死死箍着他的脖子,我高高举起手中的钥匙,刺向他的眼睛。

    “退后,退后。”沈成海伸手乱挥,惊恐说道:“叶萧,叶兄弟,有话好好说,别冲动,都是小误会嘛,不至于闹出人命。再说了,我也是受了蒋晓丽的唆使,你千万不要乱来。”

    低下头,我冷声说道:“海哥,你懂得这样想最好不过。我只有一个要求,放了我的兄弟,否则你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好好好,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沈成海冲着小弟喊道:“都离那人远一点,c,快呀,你们想我死是不是。”

    等众人让出圈子,我冲着地上的李山飞喊道:“小飞,快起来,跑呀。”吼了几声,李山飞才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挥着拳头说道:“你奶奶个熊,萧哥,你别怕,我来救你。”

    可他没走几步,再次摔倒在地,可想而知受了多重的伤。我再次喊道:“别管我了,你快跑呀,小飞……”

    趴在地上,李山飞强撑着爬向我这边,嘴里呢喃道:“不行,做兄弟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跑你奶奶个熊,我绝不会丢下你的。”

    不管我怎么劝说,李山飞始终不肯离开,反而一点点的爬来。我也差点被李山飞的一根筋气得吐血。无奈之下,我冲着旁边的人喊道:“你们走,走得越远越好,不然我立刻杀了沈成海。”

    既然李山飞不肯走,那我只好调虎离山再救他出生天。

    众人面面相觑,犹豫着不肯离开。我再次举起手,沈成海白着脸喊道:“你们这群废物,赶紧给我滚,马不停蹄地滚。”

    看着众人一步三回头地离开,我终于松了口气。只要等他们走远,我再一掌劈晕沈成海,到时便能背着李山飞逃走……

    可事实证明,棋不下到最后一子,都不知谁输谁赢。路不走到最后一截,也不知道是走投无路,还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突然间,一个人扑倒我的背后,抓住我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一大口。我手一松,钥匙掉在了地上,沈成海抓住机会,一脚反踹过来。他这一脚力气极大,又正好踢中我的腹部,感觉整个五脏六腑都颠倒过来,我整个人趴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而李山飞也彻底晕了过去。

    偷袭我的蒋晓丽啐了一口唾沫,擦了擦嘴说道:“叶萧,我不会再给你机会对付我。我要让你知道,有些女人你得罪不起。”

    “当初你若是对我好一点,又岂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告诉我,你后悔了么?说话呀。”蒋晓丽踹了我一脚,我却紧咬牙关。

    终究是在劫难逃么?可是我不甘心,我还没夺回我失去的一切,我还没带小飞闯出属于我们的天下,我不甘心!

    踩着我的头,沈成海寒声说道:“叶萧,你说我是先杀了你,还是先杀了你的兄弟。”摸了摸脖子处的血哼,他咬牙说道:“为了回报你,我决定让你好好享受一下兄弟因你而惨死的快感,把他扔过来。”

    拉着沈成海的腿,我有气无力地说道:“我死,没有关系,但我希望你能放了他,我求求你。”又看着蒋晓丽哀求道:“晓丽,你恨我,我无话可说,可小飞没有对不起你,你能不能放了他。”

    也是我太天真,竟然妄想着小气的蒋晓丽会放李山飞一马。

    踢开我的手,沈成海怒吼道:“你们两个都要死!”接过小弟递来的西瓜刀,沈成海一把刺向了昏迷的李山飞胸口。

    “不要!”我撕心裂肺的喊道,眼前一黑,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