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23章 可爱的女人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叶萧,醒醒,醒醒。”有人不停拍打着我的脸。我感觉到浑身疼痛,几乎每一寸肌肉都快要被撕开,稍微动一下都会疼的厉害,睁开眼,讶道:“怎么是你,小飞呢,沈成海呢,蒋晓丽呢。”

    转过身子,我看到李山飞躺在另一张床上,还发出了熟悉的打鼾声,才松了口气。推了我一下,她说道:“喂,可是我救了你,多少应该和我说声谢谢呀,只顾着你兄弟,真没人性。”

    坐在我身边帮我擦着药酒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天的女醉猫——夏巧。

    原来,在沈成海即将持刀刺进李山飞的胸口时,我晕了过去,夏巧却正好经过。她掏出证件,拿着手枪喊道:“举手,不准动。”

    这句话和“站住,别跑。”是一样的废话,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在夏巧的“提醒”下,众人撒腿就跑。因为不知道我和李山飞是死是活,夏巧想着救人要紧,所以没有去追。经过一番检查,发现我们受了伤,夏巧迅速打了120。

    好在所受的都是皮肉伤,骨头也没有断,才不需要做手术。不过回想起之前一幕,我仍然心有余悸,万幸的是李山飞大难不死逃过一劫,否则即便我残废了,也会一步步爬着去杀了沈成海。

    在夏巧的搀扶下,我坐了起来,发现上半身**着,笑道:“这下我不用多谢你了,因为你也占了我的便宜。”

    举手作势要打,夏巧嗔骂道:“你这人不知好歹。”抓住她的手腕,我笑道:“当初我救了你,你可也是这样报答我,这叫来而不往非礼也。”

    “你胡说,快放开我。”夏巧挣扎起来,一不小心,她扑到了我的怀里。两人四目相对,气氛很是暧昧,四瓣嘴唇之间相隔不过两三里面,能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的鼻息。

    轻轻地推着我,夏巧说道:“快放开我,你个臭流氓,我……”嘘了一声,我说道:“别说话。”她乖乖闭上了嘴。

    不得不说,夏巧五官不算很标致,但很耐看,越看越有味道,特别是知道她是警察后,我心中不自觉有着一样的感觉,仿佛老鼠遇到猫一样。嘴巴越靠越近,夏巧却紧张地闭起眼睛,我越发觉得有趣。

    正要亲上去,隔壁床的李山飞咳嗽了起来,吓得夏巧如同被惊吓到的兔子一般,缩回身子。揉了揉眼睛,李山飞轻呼几声,疑惑问道:“这是哪里,地狱么?可老人人那么好,不是应该上天堂吗?”

    招了招手,我没好气地说道:“小飞,我们在医院呢。”转头看到我,李山飞激动喊道:“萧哥,你也没死,太好了。我还以为我们要到地狱里相聚一起去喝孟婆汤了,听说那玩意味道不错。”

    “算了吧,我可没有兴趣喝。”我说道:“是这位女警官救了我们,快谢谢人家。”

    坐起来,李山飞认真地鞠了一躬,说道:“谢谢警察同志,不过你的脸怎么那么红,被人扇了巴掌吗?”

    瞥了我一眼,夏巧偷偷掐了一下我的大腿。忍住痛,我说道:“小飞,你快再睡一会吧。”也不疑有它,李山飞笑道:“太好了,我正困着呢,疼死我了。”

    哼哧几声,李山飞像定了闹钟一般,再次打起鼻鼾。指着他,我笑道:“我朋友大大咧咧的,你不要见怪。”

    瞪着我,夏巧厉声问道:“说,为什么会有人要杀你们。你究竟是干什么的,不会是混黑道的吧,我可不会放过你。”说着话,她伸手到腰后,准备掏出手铐。

    再次抓住她的手,我解释道:“你误会了,我和小飞都是一等良民,怎么可能做那些违法犯罪的事。我们是不小心得罪了小人,才遭到别人报复。”

    眯着眼,夏巧像审问犯人一样问道:“真的?我可警告你,做假口供是犯法的。”不得不说,这女人的心思真难猜,表情也像四川变脸一般变化多端,几秒前我们还差点吻在一起,现在她却动了要抓我回派出所的心思。

    “向天保证,向社会主义起誓,我绝对是个好人。”在我的再三保证下,夏巧脸色舒缓许多,手也抽了回来。想起之前的事,我疑惑问道:“对了,你怎么会有枪,警察一般下班前不是都要交枪么?”

    “你知道的还不少。”夏巧得意说道:“一般的警察确实要交枪,不过我不用,因为我是刑警。”愣了一下,我好奇问道:“专办什么杀人案碎尸案那种?你也不怕吃不下饭。”

    敲了一下我的脑袋,夏巧说道:“你个傻瓜,看电视剧看多了吧。我们负责抓捕罪犯,但那种碎尸的变态很少的,基本没什么机会遇到。你问完了,该轮到我了,你是做什么的,怎么会得罪那群人?”

    没想到这小妞那么聪明,我本想着绕开那话题,没想到她又兜了回来。也是,她经常和罪犯打交道,又怎么会被我轻易忽悠过去?可我怎么说。

    男公关?那她点我怎么办。打手?可我今晚被人打趴在地,若不是她出手相救,我已经和李山飞去喝孟婆汤了。脑中灵光一闪,我说道:“普通小白领而已,那个同事和我在工作上有分歧,她又恰巧认识一些黑道人物,才会惹出这种麻烦。”

    “真的,你没撒谎?”夏巧紧盯着我。摆了摆手,我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骗谁我也不敢骗警察同志。”凑过身子,夏巧说道:“可我感觉得到你现在很紧张,瞳孔放大,表情极度不自然。”

    所谓恶向胆边生,为了阻止夏巧继续追问,我贸然亲了她的侧脸,笑道:“这样可以解释的通了吧。”擦了擦脸,夏巧怒吼道:“你个混蛋,又对我耍流氓,我可不是随便的女孩子。”

    耸了耸肩吧,我不要脸地说道:“没关系,反正我挺随便的。”所谓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在会所混了那么久,脸皮厚当然不在话下。

    眼看着夏巧又要生气,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抓住她的脖子,吻上了嘴巴。经常喝酒的人都知道,喝醉以后,恢复神智的最好办法是再喝一杯回魂酒,所以为了不让夏秋发怒,我只好再吻一次。

    嘴唇一对上,我感觉到夏巧的身体先是僵硬,又很快软了下来,拍打我胸口的手也渐渐无力,最后变成抓着我的衣服。两人看起来像正在热恋的情侣一般。

    不料隔壁床再次传来异响,李山飞猛然坐了起来,讶道:“对了,我忘了一件重要的事。”迅速从我怀里挣脱的夏巧瞪了我一眼,恶狠狠地低声说道:“叶萧,你给我记住,这笔账迟点再算。”

    看着她惊慌失措逃跑的样子,我心里一阵暗笑。这女人看似强硬,实则柔软得很,像面粉一样。

    等夏巧离开病房,我问道:“小飞,你忘了什么?”一拍手掌,李山飞喊道:“我忘了问救命恩人的名字,萧哥,你知道刚刚的女警官叫什么吗?她救了我们,可得好好谢谢她。”

    按了按额头,我没好气地说道:“我已经感谢过了,你快睡吧。”点点头,李山飞说道:“那我就放心了。”

    躺在病床上,我转头看了一眼熟睡的李山飞,在胡思乱想中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在医生的安排下做了检查,幸好李山飞和我都只是轻微脑震荡,其它并无大碍,于是申请出院。

    走出医院,我说道:“小飞,你回家休息吧,这几天不要上班,我帮你请假。”

    “好呀。”李山飞走了几步,回头问道:“萧哥,你不跟我一起回去么?”摇了摇头,我说道:“我回会所一趟,你先回家吧,顺便煮些汤。”

    来到会所,我再次避开前门,从后门坐电梯上到三楼。来到经理办公室,陈龙斌关心问道:“萧子,你怎么受伤,昨晚不是还好端端的么?”

    摆了摆手,我说道:“没事,磕碰一下。”见我不愿多说,陈龙斌也没再追问,叹气说道:“萧子,我劝你还是不要和那些人做对,会吃亏的。依我说,你应该想着怎么赚钱,而不是……”

    知道他也是为了我好,我点头应道:“斌哥,你放心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忍让三分。”竖起大拇指,陈龙斌说道:“你懂得这样想就好,等马部长消了气,我再想办法提升你为领班。这段时间你可千万不要再惹事了。”

    离开办公室,我来到了更衣室,换上工作服。下午六点,许多少爷纷纷到来。其中和我关系不错的陈方辉撞了撞我,问道:“萧哥,你的脸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碰到。”我问道:“蒋晓丽来上班了么?”想了想,他摇头说道:“刚才经过公主休息室,没有看到她。对了,萧哥,小侯要提升为代理领班了。”

    正在换衣服的候浩博摆手说道:“代理而已,等北哥回来,我立刻被打回原形了。”其它几人笑道:“别那么灰心,说不定风水轮流转,你会转正成为正式领班呢。”

    “对呀,运气这东西可说不准,倒霉起来部长都会变成少爷,幸运起来,少爷当然可以升为领班。”陈方辉说道。回头看了我一眼,他抱歉说道:“萧哥,我不是在说你,对不起……”

    “没关系。”摆了摆手,我离开了更衣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