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24章 双赢的计划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连续好几天,蒋晓丽都没来上班。我问过陈龙斌,据说蒋晓丽以大姨妈为理由请了假。可我明明记得蒋晓丽前不久才休了五天,她在想什么我很清楚。

    五天后,蒋晓丽来了会所。碰到站在走廊的我,蒋晓丽退后两步,惊恐说道:“萧哥,我我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不要为难我好不好,大不了我给你赔罪道前?”

    眼看着蒋晓丽又是鞠躬,又是道歉,我心里直嘀咕,这是干什么,缓兵之计么,还是笑里藏刀绵里藏针?

    听完蒋晓丽的话,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她以为凑巧经过的夏巧是我喊来的帮手,所以她才会那么害怕。难怪这几天沈成海也没来找我。

    挥了挥手,我笑道:“晓丽,其实我也想过了。冤冤相报何时了,和我们之间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犯不上这样一直针尖对麦芒,我们还是和解吧,你意下如何?”

    愣了一下,蒋晓丽犹豫问道:“萧哥,你说的是真心话?”点点头,我说道:“当然,斌哥也跟我说了,出来社会混,最主要的是赚钱,而不是结仇生怨,所以我也不想再斗下去。”

    “谢谢萧哥。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再和你做对。”蒋晓丽肯定说道,我笑了笑,转身离开。

    晚上十点,我来到b区公主休息室,走到蒋晓丽的身边。侧着身子,蒋晓丽僵硬笑道:“萧哥,你找我有事么?”

    “有个出手很阔绰的老板要来,我想介绍给你。”我说道:“当是我给你的补偿。要是赚到很多消费,记得给我一个红包。”

    “萧哥,你说真的?”蒋晓丽喜笑颜开地说道:“那当然没问题,红包而已,我到时封你一个大的。”

    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小声说道:“别惊动其它人,我可只是关照你而已。”点点头,蒋晓丽看了其他人一眼,小声说道:“你先出去,我随后就来。”

    几秒后,蒋晓丽提着小包走了出来,笑着挽上我的胳膊,开心说道:“萧哥,之前是我误会了你,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凑近我的耳边吹了口气,妩媚道:“今晚下班,我可以陪你去开心一下,什么姿势都可以哦。”

    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我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别反悔。”走了几步,蒋晓丽疑惑问道:“萧哥,我们走错了吧,这是a区的房间。”

    “没办法,b区所有的房间里的电视出了故障,技术部正在抢修,所以安排在a区。”我打开317的房门,说道:“快点进去吧,那位老板可等不得人。”眨了眨眼,蒋晓丽笑道:“谢谢萧哥,我……”

    话音未落,她看清楚里面的客人模样,表情瞬间大变,宛如见到鬼一样,转过身来低声说道:“萧哥,你弄错了,那可是莫老板,他喜欢玩那种东西,我不行的。”

    笑了笑,我说道:“没弄错,跟我进来吧。”强行抓住她的手,我走进房间,尊敬说道:“莫老板,你好,露露请假了,不过这位公主主动要求来陪你,希望你满意。”

    扫了一眼,莫老板说道:“行,就她吧。”说着话,莫老板从沙发上的皮包里拿出红蜡、绳索还有手铐,蒋晓丽却吓得脸都白了。

    紧紧拉着我的手,蒋晓丽低声说道:“萧哥,你不要耍我了,快带我走吧,我可受不了那种玩意。”转头看着她,我故意高声喊道:“晓丽,你怎么能担心莫老板给的小费会少,你放心吧,莫老板很大方的。”

    抽了抽手里的绳索,莫老板邪笑道:“那是当然,只要我玩的开心,多少钱都没问题。”上前一步,蒋晓丽强颜笑道:“莫老板,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今天有点不舒服,要不我下次再来陪你……”

    皱着眉头,我喝道:“晓丽,你不能这样,莫老板好不容易来一趟,你怎么能找借口。”猛然一拍桌子,莫老板喊道:“你什么意思,是担心老子给不起钱?看看这是什么。”

    从包里拿出一大沓钞票扔在桌子上,莫老板愤怒喊道:“今天你愿意也要陪我,不愿意也要陪我。马东浩见到我都要陪着笑脸,你竟然敢拒绝我?是不是不想再在这行混下去了。”

    抓着她的胳膊,我强行拖着蒋晓丽扔在沙发上,笑道:“莫老板,你玩得开心点,有什么需求再叫我。晓丽,你可要好好服务。”

    不顾蒋晓丽的哀求,我转身走出房间,顺手关上了房门。点燃一根烟,还没抽上两口,我依稀听到了房间里传来了痛苦声和哀嚎声。

    sm可不比普通的服务,喜欢的人自然是享受,不喜欢的人便是一种恐惧到骨子里的折磨。不管是滴蜡,还是鞭打,抑或虐待式的骑乘,都非普通人可以忍受,更有甚者,会因此患上心理疾病。

    哀嚎声越来越惨,我听得出蒋晓丽备受折磨,踩灭了烟头转身离开。倒不是我不肯放过她,而是她竟然想杀了我的兄弟。龙有逆鳞,触之便死。况且蒋晓丽也没想过要和解,那天答应我,不过是害怕我找夏巧对付她。

    毕竟公主要是被抓,有了案底,便没有多少会所敢收留。因为他们不知道公主是不是得罪了某些大人物,犯不上为了一个公主去冒险。

    那天下午,我转身离开时,通过旁边的玻璃看到了身后的蒋晓丽对着我比出一个中指,便知她依旧憎恨着我。既然对方不肯罢休,那我也只好以牙还牙。

    对某些人,下一番狠手,好过说几百句好话。毕竟农夫少,蛇多,不想被蛇咬,要么不救它,要么杀了它泡酒,好让它知道农夫不好惹。

    所以,我在半个小时前来到a区,找到蔡霖。他正靠在走廊尽头的栏杆上抽着闷烟,我递过一根烟,笑道:“霖哥,是不是有什么烦恼,脸都快扭成苦瓜了。”

    算是和我一样,蔡霖没有依靠任何关系,一步步从少爷当上了领班,之后便原地踏步,虽没立过功,却也没犯过错,因此一直停留在领班的位置。本来我和他关系不错,毕竟两人没有利益纠纷,相同的是,他也怨恨张之北。

    因为张之北同样挖走过a区的技师和抢走客人,只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偶尔抽烟时和我埋怨几句罢了。之后我和张之北彻底闹翻,他也选择了明哲保身,毕竟张之北有马东浩这个靠山,而我不过是名少爷。

    瞥了一眼,蔡霖接过我手里的烟,夹在耳朵根上,淡淡说道:“没事,有心了。”挑了挑眉,我说道:“霖哥,你在烦莫老板吧。”

    瞪大眼睛,蔡霖震惊说道:“你怎么知道?”

    ……

    这几天我一直没有闲着,不断地找a区的公主聊天。昨天,我和一位叫小莉莉的公主聊天,她说a区有个客人特别难伺候,几乎让所有的公主闻风丧胆,不仅因为他脾气暴躁,更主要是他有着特殊的癖好,喜欢和公主们玩各种sm,还自带工具。

    虽然他给的小费并不少,几乎是其它客人的三倍,却还是没有几个公主愿意接待他。要不是a区有位喜欢受虐的公主露露,怕是没人哄得住莫老板。

    而周老板均是周四那天来会所,好巧不巧,这几天露露来了例假。一想到明天有可能要接待莫老板,小莉莉吓得直哆嗦。搂着她的肩膀,我笑道:“不用怕,明天我会帮你们搞定那个难缠的客人。”

    ……

    “无意中打听到的。”我一带而过,转口说道:“霖哥,其实我来是想找你帮个忙。b区有个公主,喜欢玩sm,而且是喜欢被虐,可是又找不到合适的客人,不知道你可不可以……”

    拉着我的胳膊,蔡霖兴奋喊道:“叶萧你没有骗我吧,这可不是我帮你,而是你帮了我大忙。你是不知道,露露不在,根本没人应付得了莫老板。眼看着他快要到,可要愁死我了。”

    “那正巧,双赢。”我笑道,蔡霖搂着我的肩膀,激动说道:“对,双赢。叶萧,这次你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以后如果你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找我。”

    笑了笑,我倒也没把这话放在心上。会所里,很多话听听就好,谁当真谁是傻瓜。经过一番安排,便有了送羊入户口的一幕。

    2个小时后,我来到317房门口,正好碰上莫老板从房间里出来。掏出几百块递给我,莫老板喜笑颜开地说道:“不错,我玩的很尽兴。你小子办事得力,合我胃口,不像那蔡霖叽叽哇哇。”

    当然不是蔡霖墨迹,而是巴黎1号冲来不强迫公主做不愿意做的事。鞠了一躬,我笑道:“莫老板玩的开心就好,希望下次再来光临。”

    “好,没问题。”莫老板又递给我一支雪茄,转身离开。推门进去,我走到躺在沙发上瑟瑟发抖浑身伤痕的蒋晓丽身前,蹲了下来。点燃雪茄,我喷出一口烟雾,笑道:“晓丽姐,我安排的还不错吧。”

    依旧**着身体的蒋晓丽眼神恶毒地瞪着我,咬牙说道:“叶萧,你故意害我的是不是。我警告你……”

    摆了摆手,我说道:“蒋晓丽,如果你还是死心不改,我敢保证,这不会是最后一次。你好自为之吧。”把莫老板留在桌上的一大沓钞票扔到蒋晓丽的脸上,我笑了笑,离开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