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25章 反常的陈经理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第二天,因为李山飞恢复得差不多,我便带上他一起回到会所。走上三楼,李山飞捏着拳头说道:“m的,我要去找那个臭女人算账,她竟然敢找人……”

    抓住他的胳膊,我说道:“放心吧,我已经替我们报仇了。估计短时间内她都不会再兴风作浪。”李山飞讶道:“萧哥,你动手了?”

    耸了耸肩膀,我笑道:“我可没动手,只不过给她留下了一点这辈子都难以忘却的伤痕。”

    话音未落,陈龙斌从经理办公室探出身子,朝我们招了招手。拉着我,李山飞说道:“糟糕,经理肯定是知道了,萧哥,要不我替你顶吧。”看了一眼,我转头说道:“顶个屁,你以为是顶酒呀。没事的,你快去换衣服吧,我稍会就来。”

    “萧哥,有事大声叫我,不管是谁,我都不会让他欺负你的。”李山飞坚定说道。拍了拍他,我点头笑道:“知道了,去吧。”

    来到经理办公室,毫无意外地看到蒋晓丽。办公桌后的陈龙斌皱着眉头,敲了敲桌子说道:“坐吧。萧子,你这次做得也太过分了吧,竟然让蒋晓丽伤成这样,之后她还怎么接客呀,对公司也造成不小的损失。”

    转头看去,蒋晓丽的手臂、大腿、小腿上均有不少的淤青,白青相间,看起来颇为渗人。露出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蒋晓丽哭喊道:“陈经理,你一定要替我做主,伤成这样,我自己倒无所谓,可是影响了接待客人怎么办,你也知道,有那么几位非要点我不可……”

    拍了拍桌子,陈龙斌喝道:“萧子,我之前都和你说过了,不要耍那么多花样,努力干活,好好赚钱。你这样让我怎么提拔你升回领班呢?”

    坐在蒋晓丽的左边,我清楚看到蒋晓丽伸出右脚撩着陈龙斌的膝盖。难道陈龙斌陷入了蒋晓丽的美人计?可是陈龙斌摘过的花比我吃过的饭还多,升为经理后,更是无花不摧,会所里没被他上过的公主寥寥可数,竟然还会上蒋晓丽的套?

    不管如何,看来蒋晓丽是不肯罢休,想要借刀杀人?可我早已不是当初的叶萧,若想玩,若想斗,我奉陪到底。笑了笑,我说道:“陈经理,你可不能怪我,我只是个少爷,有什么资格命令公主去接待哪位客人?再说了,那可是a区的房间,要问你也应该问蔡领班。”

    “这件事与我毫无关系,纯粹是蒋晓丽血口喷人,想要诬蔑我。当时是她自己想要去抢客人,我被迫无奈帮她而已。”我若无其事地说道,脸皮厚得理所当然地说出事实一般。

    沉下脸,陈龙斌拨打了蔡霖的手机。几分钟后,蔡霖急冲冲地走了进来,疑惑问道:“陈经理,你找我什么事?”

    指着蒋晓丽,陈龙斌问道:“蔡霖,你知不知道蒋晓丽的事?她去接待了你们区的客人,然后被伤成这样,你有什么解释?”

    看了我一眼,蔡霖哪里还不明白里面的猫腻。他结巴说道:“陈经理,这件事,这件事……”

    “支支吾吾干什么,有话直说有屁快放。”陈龙斌喝道。蒋晓丽瞪了我一眼,看着蔡霖说道:“蔡领班,你可要想好再说,别让某些小人给利用了。”

    深吸一口气,蔡霖坚定说道:“这件事我并不知情,更不知道晓丽怎么跑进我们区的房间。本来我想安排其它人进去,后来听说晓丽抢了我的客人,我心想和气生财,也就算了。”

    “什么?”面对蔡霖的倒打一耙,蒋晓丽愣得瞠目结舌,指着蔡霖喊道:“你在说谎,明明是叶萧带我进去317房间,还说什么b区所有房间的电视坏了,肯定是你们两个合谋要害我。”

    皱着眉头,蔡霖说道:“蒋晓丽你不要胡说,我昨天根本没有见过叶萧,更没有什么合谋。晓丽,你可不要胡说,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见蔡霖矢口否认,蒋晓丽气得直哆嗦,却无法拿出更有力的证据。因为蔡霖当时呆在公主休息室,有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而蔡霖否认,她自然也拿我没有办法,因为那是a区的房间,只能证明是她去抢a区的客人。

    而蔡霖之所以帮我,与情义完全不管,而是昨天我所说的“双赢”。双赢固然是个好事,但反过来说,有共赢自然有共输,真正意义上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和他都是绑在同一条船上的蚂蚱,若是翻了船,我死了,他也活不了。

    看了蒋晓丽一眼,蔡霖说道:“陈经理,如果没事,我先出去工作了。”拍了拍屁股,我也起身说道:“那我也要出去干活了,不然我这个少爷不知何时又会被公主陷害。晓丽姐,你说对么?”

    伸手抓住陈龙斌,蒋晓丽委屈地哀求道:“斌哥,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呀。”甩开她的手,陈龙斌叹气说道:“你们两个出去吧。”

    走出房间,蔡霖指着我说道:“叶萧,你利用我?”握住他的手指,我说道:“蔡领班,饭可以乱吃,话却不可乱说。”

    愣了一下,蔡霖笑道:“好好好,我刚才话说八道,萧哥不要介意。不过我有件事要提醒你,听说张之北快要出院了。他又是蒋晓丽的靠山,你可得多加小心。”

    点点头,我说道:“谢谢蔡老板关心。放心吧,我应付得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蔡霖说道:“萧哥,我一直觉得你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我看好你,将来若是飞黄腾达了,千万别忘了小弟。”

    笑了笑,我摆手说道:“霖哥开玩笑了,我不过是个少爷,能不能恢复领班位置还是未知之数,又何来什么飞黄腾达之说。”撞了撞我,蔡霖眨着眼说道:“别装了,听说你和白小柔走得很近,她家的背景可不简单,你懂的。”

    这老狐狸,消息倒是满灵通,既知道张之北快要回来,通风报信给我卖个人情,又知道白小柔救我一事。难怪他虽然一直没有往上升,却一直坐稳领班的位置,果然不是简单的人。

    搂着他的肩膀,我说道:“霖哥,你既然这么说,我也不怕承认。我们两个确实是……你懂的,我不方便说太多。以后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还望多多伸出援手。”

    “一定,一定。”蔡霖握了我的手,听到房间里传出动静,快步离开。估计是担心蒋晓丽出来看到他和我这么亲密,到时张之北又找他麻烦,这真是只打着响算盘的老狐狸,集箱前进,又先找好退路。

    推开门,蒋晓丽走了出来。看着我,她红着眼说道:“叶萧,你别太得意。过几天北哥回来了,我看你还怎么能留在巴黎1号。”

    撇了撇嘴,我毫不在意地说道:“你忘了他是怎么进的医院?我告诉你,他能进一次,自然能进第二次,如果你还是死性不改,我担保下一次你也会陪他一起进去。”

    哼了一声,蒋晓丽冷笑着转身离开。看她的表情,似乎有十足的把握,难道她另有底牌?想起她在里面用脚勾陈龙斌,难道……

    “暂且不说斌哥的异常,即便斌哥真的帮她,她也应该没有把握把我赶走,除非她另有一张底牌?”再想想蔡霖临走前的话,我恍然大悟,难怪他特意提醒我,如此一来,确实有些棘手,毕竟他不是张之北那样的小角色。

    走到少爷休息室,还没靠近门口,我已然听到里面传来激烈的争吵声,其中一人正是李山飞。冲进去,我拉着李山飞,看着众人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指着候浩博,李山飞说道:“萧哥,他刚刚在说你坏话,还说你永远没有出头之日,我气愤不过,便和他吵了起来。”

    瞪了他一眼,侯浩博看着我说道:“难道我说错了么?叶萧,你得罪了北哥,当然不可能再升为领班。我要是你,趁早滚出会所,哪会还留在这里丢人现眼。”

    “你tm再说一句试试。”李山飞欲要动手,被我死死拉住。侯浩博得意喊道:“m的,我是代理领班,你尽管动手看看,今天保证你们两个滚出会所。”

    人非草木,孰能没有七情六欲。我听到侯浩博小人得志的话,当然也生气,可我更明白人走茶凉的道理,我落魄了,当然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水被虾戏。抓着李山飞,我低声说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人家是代理领班,何必和他置气,对我们没有好处。”

    翘着双手,侯浩博笑道:“叶萧,你还算个聪明人。李山飞,老子告诉你,以后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趴着,别再以为叶萧曾经是个领班,你就能耀武扬威。”

    “m的,萧哥,让我弄死丫的。”李山飞激动喊道,却被我拖着离开了休息室。来到楼道里,李山飞仍是气得不可开交,嚷着要进去揍他一顿。

    把一只烟塞到李山飞的嘴里,我说道:“小飞,你冷静点,在会所里动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要想安身立命,要动脑子。”

    踹了一脚墙面,李山飞懊恼喊道:“可是我哪有那东西,我有拳头。”按下他紧握的拳头,我笑道:“放心吧,我会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