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465章 见到白山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白小柔既然没有跟我解释,现在的我也没有选择,把疑问都吞进了肚子里,我不停的告诫我自己,我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近白山,没有其他的。

    面前的女人不是属于我,我不要在痴心妄想,她跟王一也才是一对儿,都说心理暗示有的时候很有用,也许就是现在这个场景。

    利用,只是利用。

    她也对不起我,我现在也只是报复回来,我没有什么不安的。

    但是我真的可以放下心么,我都不敢说我对白小柔现在没有别的心思。

    “叶萧,你的家呢,为什么不回家。”许久白小柔才开口问我,这家旅馆很破旧,就好像是家庭改装的,但是我很满足了,被周永泰放出来,我甚至觉得闻到地面上的空气都是好的。

    “别想了,刚刚你是不是还没有吃饭,我们出去吃饭。”我想起来白小柔是为了什么才会被我碰到,我连忙转移话题,她很聪明,如果我都解释清楚了,她一定会猜到我是为了什么。

    白山是我最后的希望了,赵草不在,除了白山没有别人,白山也只是损失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但是可以换回她的女儿。

    我开始带着白小柔明目张胆的出入一些高大上的场所,只是为了尽快的让白山发现,而且这也不是我要求的,白小柔肯在我身上花钱。

    被折磨了很久,我身形更加的消瘦,穿上衣服倒是能够显得出来,我觉得如果不看脸,我的身材足够是一个模特了。

    “小柔,会不会让你的父亲发现。”我知道我越是这么说,白小柔就越会觉得对不起我,她的举动在我看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补偿我。

    跟着我的日子,风餐露宿,有的时候还不能吃饱,但是现在刷卡,真有一种金钱就是粪土的感觉。

    像是没事人一样的,白小柔三天没回家,“你回家吧。”第三天,我对着刚睁开眼睛的她说着。

    果然反应有些着急,“萧,你为什么这么说?我们……”

    “我跟你还是不一个世界,三天的时间够了,我们还是不要联系了,我已经心满意足了。”说着一些都让我自己恶心的话,深情的样子我自己都快要相信,如果没有白山,没有郑海凯,我现在跟小柔或许早就结婚也说不定。

    “你最后还是要跟郑海凯在一起的。”白小柔没说话,我又补了一句,下了一记狠药,我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以前我最作呕的人!

    “叶萧,你说的是真的么,其实我跟王一也……”

    “不用了,最后陪在你身边的是他,而他也会好好的对你。”我只有这么说,才会让小柔觉得我还是喜欢她的。

    小柔还是犹豫不定,难道是我做的还不够?我定了定神,难道是光嘴上说还不够?既然如此,我作势要起身离开。

    门被敲响了……

    难道是我的房子时间到了?因为不知道我具体会住到什么时候,所以我都是三天一交,算了算时间,可能门外的就是催我交钱的了。

    我让白小柔盖好被子,我拿着钱,**着上身。

    打开门的一瞬间,我立马条件反射的关上门,一种心虚感,我看着白小柔,心里有点窃喜,也有一点的不知所措。

    “小柔,你爸来了。”没错,门口的人就是白山,我等的人这么快的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但是白山这一次没有带人,起码在门口我是没有看到。

    小柔赶快的穿好衣服,我重新打开门,估计白山也知道我在里面做了什么,我估计是第一个让他吃“闭门羹”的人。

    白山倒是没有发火,但是我感觉到了一种气压,眼神,没错就是眼神,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小柔也没有说话,白山抬脚往外走,小柔就跟着出去了。

    按照我现在跟小柔的关系,我怎么着也要做个样子,我跟着追了出去,我就说白山一定不会自己来的,原来保镖什么的都在门外面等着呢。

    我看着白山对保镖点点头,果然我被带走了,白小柔想要开口对我说情,我摇了摇头,我就是为了白山才这么做的,不能功亏一篑。

    “叶萧,你想要做什么。”白山看着我说,显然是不能理解我竟然反应这么平淡的在他的面前。

    按照我的性子,早就应该跟他一教高下了。

    跟往常一样,我被带进了白家,小柔在上面的卧室,门口守着两个人,没有白山的命令不能出去。

    “如你所见,我在跟白小柔在一起,我们重新在一起了。”我咧了咧嘴,想要看看白山的反应,要知道我这个样子的混混,可是没有资格接近白小柔的。

    果然,手上的青筋看的出现在很生气。

    “看来小柔跟王一也相处了这么久,一点用都没有啊,白山你可是真失败,怎么着,不知道恋爱的伟大了吧。”

    “混账!叶萧,你是不是想死。”猛地把茶盏仍在地上,清脆的声音让白小柔从卧室冲出来,“爸,你要做什么!萧你没事吧。”

    “小柔,你先进去,伯父没有对我怎么样。”我说道,看着白山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挑衅,这样的小柔简直就是我的助力,越能体现对我的助力,我就越有资本去跟白山谈判。

    小柔的眼神对我的担心显露无遗,这样最好,白山想要说话却说不出口的样子,难得的吃瘪,不过我说的也没有错,白山确实做了一个无用功。

    “你听没听过一句话,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我哈哈大笑,我曾经最唾弃的一句话,现在自己拿来用了。

    “叶萧,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白山看出来了,不愧是跟我打过这么多的交道,知道我的目的,但是我有一点比较怀疑。

    郑海凯难道没有告诉白山我的情况,郑海凯不是一直从白山这里借的人么,难不成郑海凯还有其他的靠山?

    这我倒是看不出来了。

    “我要跟你做一个交易。”我说道,但是心里也没有底,白山是一个商人,我这个条件的筹码虽然够了,但是他不一定会答应我,杀了我,一样可以让白小柔离开我。

    面上还是要装出一个波澜不惊的样子。

    “交易?叶萧,你真是有胆量,你说一说,你要跟我做什么交易。”白山笑了,显然是当成了一个笑话,但是没有拒绝就是好事情。

    “我要用白小柔跟你做一个交易,我要你帮我杀一个人,动手我自己来,你要帮我。”以前我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我还有跟白山“心平气和”的一天。

    看样子白山是真的不知道郑海凯做的事情,我说完之后,白山脸上的笑容,怎么说,看我就好像是小丑,“谁给你勇气?这么不自量力的跟我提要求,叶萧,你也太看的起自己了。”

    “如果说你帮我我就离开白小柔呢。”我一字一句地说出来,我相信这个条件对于白山来说应该很诱人,而且这对白山来说根本就是无关紧要。

    “你在威胁我?”

    “我只是跟你做一个交易,白小柔的样子你也看到了,你帮我,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在对小柔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这是我最大的一个限度的承诺,我看着白山,内心很紧张,白山的眼睛盯着我,像是要看透我的心里。

    “你觉得凭借着我的能力,还会让小柔接近你么。”白山来到我的面前说着。

    “确实可以暂时的克制,但是现在,白小柔不也是在我的身边,你可以保证一辈子不让小柔出门还是一辈子保证她会乖乖的在你的羽翼之下,你应该知道,得不到才是最好的道理。”

    天知道我说出这句话来有多么的难受,我清晰的知道我在利用一个喜欢我的女人,看样子白小柔以前确实是为了我,才会选择跟王一也在一起,我赌对了。

    白山开始考虑我说的话,“我杀了你,不是更一了百了。”

    “那你就要做好失去你最爱的女儿的准备!”

    我压低了声音,白山已经松懈了,看样子,最后的胜利者一定会是我,“白山,这个交易你到底做不做!”

    白山答应了,郑海凯的死期一定不远,而且他没有问我,想要杀的人是谁,就证明他也一点都不在乎。

    这是权利,这是金钱,我也要做到!人善被人欺,我不要在这么窝囊的活着!

    “你真的可以保证不在接近我的女儿,叶萧,你说的话我从来不相信,你要是骗我……”白山已有所指,显而易见,他一定认为所有的混混都是一样的,说话出尔反尔。

    “你没有选择,难道你想要小柔再一次的跟我在一起么。”

    “叶萧,你是不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白山反应过来了,这大概是我跟白山最心平气和的谈话,没有硝烟,我也没有受到什么挨打。

    白山看到的我的反应。“叶萧,你是不是被逼无奈了,所以你才会来跟我,交易?在我看来这根本不是交易,你单方面的恳求。”

    生意人很麻烦,现在我是看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