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26章 意料之外的客人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十点多,侯浩博拿着盘子走回休息室。路上,我拦下他。他了我一眼,退后两步,挑眉说道:“叶萧,你想干什么,我知道你身手好,打不过你。但你要是敢打我,我立刻去找陈经理把你赶出去。”

    摆了摆手,我说道:“博哥你也真是,小飞不懂事乱说话,我像是那么不明白进退的人?”抽出一根烟递过去,我说道:“这可是刚刚下楼买的软中华,九十多块一包,专门孝敬你的。你可是代理领班,我以后还要看你脸色吃饭呢。”

    愣了一下,侯浩博拍着我的肩膀,笑道:“不错,孺子可教。”

    “侯领班,给个面子,来一根呗。”我赔笑道,侯浩博指了指我,接过了烟,喜笑颜开地说道:“叶萧你真是,我不过是个代理领班,叫什么侯领班,哎呀,我都听得不好意思了。”

    话虽如此,他却笑得眼睛都看眯成一条缝了。说来也是,谁不喜欢带高帽被人拍马屁,尤其是从未听过马屁的更是乐在其中。之前不过是个少爷,突然间感觉高人一等,这种滋味可不比毒品带来的快感少。

    撞了撞他,我说道:“侯领班你谦虚了,b区中谁办事能力最强,谁最懂得讨好客人,非你莫属呀。你说你不升为领班,还有谁。我就问一句,还有谁。侯领班,你说对不对。”

    故作姿态地摇了摇手,侯浩博说道:“也不能这么说,我只不过勤奋一点,能力强一点,没什么大不了的。”话锋一转,他指着我说道:“没想到你还真挺有眼力劲儿,不错,我告诉你,你要是想恢复领班之位,多和我学习学习还是可以的。”

    点点头,我认真说道:“那是必须的,反正不管怎么说,以后我都要跟着侯领班好好学习。”侯浩博对我的表现大为满意,又一本正经地给我传授了一些为人处世的“经验”,临走前伸手顺走了我揣在裤兜里的中华烟,还美其名曰为我好,让我少抽一点。

    待他走后,李山飞走过来,皱眉说道:“萧哥,这就是你的计划?c,看得老子郁闷到都快憋出阑尾炎,还不如让我揍他一顿。”

    “放心吧,欲要一个人灭亡,最好的办法是先使他疯狂,膨胀是最好的催化剂。”我从少爷初当上领班之时,也膨胀过不少,否则也不会和张之北顶着干,如今想想,那时确实太傻,杀人应该要用软刀子。

    其实硬碰硬在职场斗争中为下下之策,因为即使杀敌一千,也会自损八百,得不偿失,最高明的战略应该是杀人不沾血。

    三天后,晚上七点,我如常回到了会所。刚要走进更衣室,抬头看到了和陈龙斌在走廊说话的马东浩。

    糟糕,我暗道不好,想要躲开,可惜迟了一步。招了招手,马东浩说道:“叶萧,别躲了,过来一下。”

    走到他身前,我笑道:“马部长好,陈经理好,我……”

    砰。

    一拳揍在我的脸上,马东浩怒吼道:“叶萧,你tm吃了熊心豹子胆是不是,竟然敢害得我小舅子住了院吗?你tm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部长。c,害得我无端端被老婆训了一顿。”

    之前抓着我的衣领,马东浩恶狠狠地说道:“你给老子等着,慢慢有你好果子吃。别以为有白小柔撑着你,老子就不敢动你。”

    “马部长,你真的误会了,那件事与我无关。”我哀求道:“我真的不知道两位老板会打起来,我也想去劝,结果没劝住。马部长,你放过我吧,好不好。”

    冷哼一声,马东浩咬牙说道:“叶萧,你少给我装模作样。你这套谎话骗骗陈龙斌还可以,想骗我?你还嫩了点。”指了指我,马东浩转身离开。

    看了我一眼,陈龙斌叹了口气,转身回了办公室。靠在墙边,擦了擦嘴角的血,我笑了起来。

    从厕所出来的李山飞飞奔过来,扶着我说道:“萧哥,你没事吧,谁动手打你,c,老子去跟他拼了。”

    拉住他,我起身对着玻璃墙看了看脸,咬牙说道:“你跟我过来。”

    拉着李山飞来到楼道里,我沉声说道:“小飞,揍我,往死里揍的那种。”

    愣了一下,李山飞说道:“萧哥,你说什么。”我咬牙说道:“我说,揍我,拼尽你所有力气的那种。”

    “打你奶奶个熊。你疯了吧,你是不是被人打傻了,不行,我要去找侯浩博报仇。”李山飞误会了,以为侯浩博动手打我。

    抓住他,我说道:“小飞,我们是不是兄弟。”捶了我一拳,李山飞说道:“当然是。”

    “那你真想帮我报仇,就打我。”我坚定说道:“不然我的计划无法进行,帮我。”

    来回踱了几步,李山飞说道:“可是,可是,我怎么下得了手。萧哥,要不我们再另外想想办法吧。”

    摇了摇头,我说道:“不行,要想在会所活下去,必须置之死地而后生,要么你帮我,要么我找其他人动手。”

    咬着牙,李山飞说道:“行,老子帮你。真不明白你在想什么,要是你出去找揍,说不定会被别人打个半死。”踹了一脚墙面,李山飞猛然朝我出拳,将我打倒在地,随后一顿拳打脚踢。

    半晌后,我着急挥手喊道:“停停停,够了,够了。”待李山飞停手,我没好气地喊道:“你个呆子,你真的想打死我呀。”我的手臂、脸都红肿不少,像被火烧过一般。

    闹了挠头,李山飞说道:“我哪里知道,你自己说要往死里揍的那种。”看着他,我差点气得半死,看他的表情,若是我没及时喊停,怕是真要去停尸间躺着。

    起身扶着墙,我搂过李山飞的脖子说道:“小飞,我还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这是我们兄弟的机会,明天你……”

    听完我的话,李山飞说道:“萧哥,这种事我做不来。”晃着他,我激动说道:“你要是不答应,我们两个迟早玩完,你是不是想要被人赶出会所颜面扫地?”

    “可是。”李山飞皱着眉头说道:“萧哥,要不我们离开会所吧,随便找份工作都比这样整天耍心机强。我真的不习惯这样。”

    拉着他,我苦口婆心地说道:“小飞,我知道你心地善良,可那些不是好人,所以你千万不能心软,否则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好好好,我答应你,等我报了仇,我带你一起离开,好不好。”

    叹了口气,李山飞无奈答应下来。指着我,李山飞说道:“萧哥,你可要记得答应过我的事。等报了仇,一定要和我一起离开,我不想再看着你被人打。”

    第二天晚上。我还没回到会所,在路上已然收到了周倩茜的短信。

    “张之北回来了,叶萧,你切忌要小心。要不你还是请假休息几天吧。”

    放好手机,我嘴角扬了扬,继续走向会所。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避得了一时避不了一世,想姐夫小舅合力一起弄死我?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来到三楼,还没等我站稳,张之北扑了过来,抱住我说道:“叶萧,你终于来了。太好了,我还以为你吓得不敢来上班了呢。”

    “张领班,你没事太好了,还懂得开玩笑,我怎么会不敢来上班。”我拍了一下他的后背,分开说道:“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怕。张领班,你说对么?”

    眯着眼,张之北笑道:“说得真好,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受伤住了院。”

    “张领班,你千万不要误会,上次的事真的于我无关,还希望你不要……”我说道。不等我说完,张之北搂着我的肩膀说道:“我开玩笑而已,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们两个一笑泯恩仇,好不好。”

    “快去换衣服上班吧,放心吧,我真的不会再找你麻烦。”张之北凑过身子,低声说道:“我可不想再被你弄进一次医院。”

    “张领班你真是爱开玩笑。”我守口如瓶地说道:“那我先去换衣服了。”见我不漏一丝口风,张之北挥手说道:“去吧。”

    走到更衣室,我偷偷探出头一看。不出所料,马东浩和陈龙斌从附近的房间走出,和张之北说着话。刚才我已然注意到附近一间房的门没有关上,便料到有人躲在里面。想套我的话,让我主动承认谋害他一事,再拿来当证据?

    只要我不亲口承认,他们也赶不走我,即使蒋晓丽做认证也没用,因为我和她之间的恩怨会所里人尽皆知,她的口供做不了事实证据。

    等我换好衣服出来,马东浩和陈龙斌已然离开。张之北挥了挥手,喊道:“叶萧,过来。今晚有个客人需要你服务一下,你可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

    拉着我来到311房门口,张之北沉下脸来,冷笑道:“叶萧,我倒要看看你今晚会怎么样从这间房走出来。”

    被张之北一踹,我整个人跌进房间里。站起身,我看清楚坐在沙发上的二人,愣在原地,久久说不出话来。

    “怎么,见到我们很意外吗?”对方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