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27章 笑到最后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坐在沙发上的不是别人,正是蒋晓丽和马东浩。翘着腿,马东浩搂着蒋晓丽,笑道:“今天我是客人,而不是以部长的身份坐在这里,叶萧你没意见吧。”

    随后进来的张之北关上了门,并反锁起来。

    笑了笑,我说道:“马部长你何必耍我。我只是个小少爷,你贵人事忙,还是……”走到我面前,张之北揍了一拳,得意说道:“你tm还知道我姐夫是部长,之前升个领班就得意忘形,我还以为你是部长,顶替了我姐夫的位置。”

    擦了擦嘴角的血,我笑道:“张领班,开玩笑,我哪有那个本事呀。马部长,张领班,晓丽姐,我真的不想再和你们做对,求你们放过我吧。”

    捂着肚子大笑起来,张之北指着我说道:“姐夫,你听听,他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大人物,说不想和我们做对了。”上前揪着我的衣服,张之北咬牙说道:“那是不是该我们求你高抬贵手呀。”

    “别跟他废话了。”马东浩捏着蒋晓丽的屁股说道:“叶萧,你不是很会玩火烧连云、火烧赤壁吗?来来来,今天我让你玩个够。”

    嘴角一咧,张之北从墙角处拿来一桶汽油,扔在我身边说道:“不过今天我们不用酒,用油。动手呀,你tm愣着干什么,赶紧表演。”

    晃了晃手指,马东浩说道:“小北,我差点忘了。还有小费,对吧,总不能亏待了叶萧。”从提包里掏出十几张红色钞票,一把扔在我的脸上。

    钱,散落了一地。

    踹了我一脚,张之北吼道:“钱有了,你还等什么。赶紧给老子表演。”靠在马东浩身上的蒋晓丽也催促道:“萧哥,你快点动手嘛,那天你不是很喜欢玩火吗,快开始呀。”

    “你们三位别开玩笑了,用汽油表演会死人的。你们放过我好不好。”我苦苦哀求道。

    蹲下身子,张之北拍打着我的脸说道:“怕死呀?那你当初那么得意,就没想过会有今天么?叶萧,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要是你乖乖的,老子又怎么弄你,犯贱。告诉我,你是不是犯贱。”

    见我不说话,张之北点头说道:“行,叶萧,我给你面子。既然你不肯玩火,那就表演快如闪电吧。”

    快如闪电也是会所里表演的项目之一,不过会的少爷不多,因为危险系数太高。表演者需把一只手放在桌面上,伸开五只手指,另一只手持刀快速在指缝间戳来戳去。别说表演者提心吊胆,看得人也会胆颤心惊,所以没有几个少爷训练这项表演。

    “北哥,不要闹了,一不小心戳中,手指会废掉的。”我苦着脸说道。

    踹了我一脚,张之北喝道:“你tm给脸不要脸是吧,老子都给你换了一个项目,你还想怎样?要不我来表演,你坐沙发上看好不好。”指着我,张之北说道:“今天你是逃不掉了,要么表演火烧赤壁,要么表演快如闪电,自己选吧。”

    “你今天要是能平安无事地走出包房,老子tm跟你的姓。”张之北从腰间拔出一把小刀,插在了桌子上。

    咬了咬牙,我说道:“好,我表演快如闪电。”拔出桌面的小刀,我伸出左手放在了桌子上,右手持刀开始点在指缝间。

    “你快一点,没吃饭,速度这么慢有什么可看性。别忘了,我姐夫可是给过你小费的。”

    被张之北踹了一脚,我差点戳中了手指,连连叫苦道:“马部长,你放过我好不好?再这样下去,我的手真的会废掉的。”

    “别停,继续。”马东浩冷着脸说道:“若是表演的不好,我当场切掉你的五根手指,信不信。”

    在马东浩的威胁下,我只能再次加快速度。小刀如同雨点一般,滴在各个指缝之间,饶是这样,我的手始终没有受伤。估计是没有了耐心,张之北竟然伸手过来,想要推一把。

    小刀扔起,我抓住刀把反手一划,张之北惨叫一声,捂着鲜血淋漓的手倒退了数步,靠在墙上怒吼道:“我c你大爷,你竟然敢刺我,老子要杀了你。”

    “北哥,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换个姿势,没想到会伤了你。”我祈求道:“你千万不要生气呀。”

    咬着牙,马东浩说道:“叶萧,别演戏了,我知道你是故意的。好,当着我的面都敢以下犯上,看来会所是容不得你了,不过在赶你出去之前,老子有份大礼要送给你。小北,动手。”

    从电视后掏出一把西瓜刀,张之北恶狠狠地说道:“老子今天就要废了你的手脚,再把你丢到会所门口当乞丐。”

    此时,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李山飞高声喊道:“萧哥,你在不在里面,快应一下我。张领班,你千万不要打萧哥,有什么事尽管冲着我来。”

    嘴角上扬,张之北不屑说道:“今天玉皇大帝都救不了你,更不要指望你那兄弟。不过你放心,等弄完你,我会好好陪他玩玩,好让他知道该跟什么样的人做兄弟。”

    说着话,张之北冷不丁地抽刀砍向我的手。

    砰。寒光一闪,两刀相碰。

    待张之北再次刺来,我用小刀挡开,眼疾手快地抓住他的手腕,一脚踹了出去。西瓜刀脱手而飞,张之北整个人砸到了墙上,软绵绵地瘫倒在地。

    “马东浩,你给我出来。”外面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厉喝声,却吓得马东浩脸色发白直哆嗦。我掐着嗓子高声喊道:“不要,不要打我,我真的不会向老板举报你的,马部长,你放过我吧。”

    喊完这句话,在马东浩和蒋晓丽的目瞪口呆中,我快速用遥控器升高了电视的声音,确保外面的人不会再听得清里面的对话,随后一脚踩碎了遥控器。

    扭了扭脖子,捏了捏拳头,我冲到张之北身边,一拳揍中他的肚子,张之北闷哼一声,彻底晕了过去。拿着小刀,我又走到了瑟瑟发抖的二人面前。

    指着我,马东浩说道:“叶萧,你可不要乱来,老板就在外面,我可是部长,你要是敢动我,我保证你吃不了兜着走。”

    摇了摇头,我笑道:“马东浩,我想你料错了两件事。首先,快如闪电是我的拿手好戏,玩刀子我更是行家。”

    若是其他少爷,多数会栽在这个表演上,除了我。不管是火烧赤壁、快如闪电还,还是其他特色表演,我都是会所里玩得数一数二的人。无他,练习这些表演,两个要素,耐心和胆量。我在工地吃了那么多苦头,干了那么多脏活累活,又经常帮包工头出去打架收账,胆量和耐心当然不会缺。

    在其他人勾心斗角讨好陈龙斌时,我都是默默在联系这些表演。正因为如此,陈龙斌升上经理之后,才会提拔我升为领班,而不单单是因为我救过他。

    “其次,你几分钟之前或许还是部长,不过现在难说了。”我冷笑道。瞪大双眼,马东浩问道:“你什么意思。”

    “萧哥,我错了,是他们提出要对付你的,与我无关,你千万不要杀我。”蒋晓丽何等心思玲珑,见势不妙立刻见风使舵,拉着我的手哀求起来。

    啪。一巴掌把蒋晓丽扇飞,我抓着马东浩的头发站了起来,一拳揍中他的肚子,说道:“m的,老子想打你很久了。仗着自己是部长,让张之北横行霸道,今天老子就让你知道花儿不应该那么红。”

    连续揍了好几拳,我掐着他的脖子说道:“今天我不会杀了你,不是因为不敢,而是来日方长。如果你想玩,老子随时奉陪,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

    扔下他,我走到桌子旁,抓起一瓶啤酒,咬开瓶盖,从头顶浇了下去,随后看了一眼屋内东倒西歪的三个人,趴在地上,抬起手打开了房门。

    房门一开,立刻冲进来好几个人。陈龙斌跟在一个中年男人身后走了进来,李山飞快速扶起了我,关心问道:“萧哥,你没事吧。”

    抬起手,我故作惊恐地喊道:“小飞,陈经理,快救我,别再让马部长打我了。我真的没有举报他。”

    皱着眉头,陈龙斌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走到马东浩身边,中年男人踹了他一脚,喝道:“马东浩你还没死就立刻给我滚出来。”

    指着我,马东浩有气无力地说道:“老板,是他,一切都是他搞的小动作。”哼了一声,中年老人掏出一部手机,举到马东浩面前播放了一段视频。

    还没等看完,脸色苍白的马东浩抓着中年男人的裤腿喊道:“老板,你听我解释,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别人陷害我的,不关我的事,你信我好不好。”

    踹开他,中年男人冷冷说道:“明天给我滚过来办公室说清楚,否则收拾东西滚出巴黎1号。还有,你tm这段时间给我安分点,再惹出会所打斗的事,老子直接弄死你。”

    拂了拂袖,中年男人走出房间,陈龙斌回头看了一眼,快速跟了出去。等二人走后,我抹掉头顶流下来的酒液,走到马东浩面前,笑道:“怎么样,马部长,这出戏我导的还算可以吧。”

    “如果你不满意,我还会有续集。”我拍了拍他的脸,冷言说道:“马东浩,别以为你在会所能只手遮天,拼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何况你。以后记得别笑太早,笑到最后才是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