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28章 造反又怎么样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离开房间,我搂着李山飞的脖子走向了少爷休息室。好巧不巧,侯浩博也在。

    瞄了我一眼,侯浩博说道:“萧子,你怎么搞成这种鬼模样。有没有上次的中华烟,给我整一包。”笑了笑,我说道:“没有,爱抽你自己去买。”

    一些围着侯浩博溜须拍马屁的少爷指着我吼道:“叶萧,你要造反呀,敢这样和博哥说话,快滚下去买烟?”

    拦下准备还嘴的李山飞,我笑道:“我要造反又怎么样?”

    “c,给你脸不要脸是吧。博哥,我去帮你教训他。”其中一少爷李宾白估计想着在侯浩博面前好好表现一番,迅速冲了过来。

    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往下一压,李宾白顿时趴在地上。用膝盖顶着他的腰,李宾白惨叫起来,连连求饶。我冷眼看着其他人,问道:“还有没有要教训我的?尽管来呀。”

    站起来,侯浩博退后两步,咬牙说道:“叶萧,你已经不是领班了。我我我……”

    笑了笑,我踹开李宾白,淡淡说道:“我不是领班又怎样,不代表不可以任你欺负。”

    “哼,当初也不知是谁在我身边摇尾乞怜,现在敢反抗了?”侯浩博吼道:“叶萧,你给我等着,老子一定将你赶出巴黎1号。我现在就去找陈经理,你给我跪下也没有用。”

    往前走了两步,见我没有阻拦,侯浩博皱着眉头,疑惑问道:“你不害怕?”

    耸了耸肩膀,我笑道:“要告状,尽管去,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我要是你,现在乖乖收拾包袱离开会所,跑得越远越好,否则会大难临头。”

    “唬我呀?老子才不信你的鬼话。我可是b区的代领领班……”后薄荷得意喊道,走到门边,拉着门把手喊道:“我现在就去找陈经理和马部长,你等着滚蛋吧。”

    砰。门从外往里撞开,一头扎进来的满脸愤怒的不是别人,正是马东浩。

    如同见到救星一般,侯浩博抓着马东浩的手喊道:“马部长你来的正好,叶萧他以下犯上,竟然敢不听我的命令。”他还特意回头看了我一眼,脸上尽是得意之色。

    “马部长,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你是不是被谁打了?”没有听到马东浩的回应,侯浩博转身看着他,疑惑问道。

    “浩博,你别讽刺马部长了。他有今时今日,还不都拜你所赐,祝我们合作顺利。”我伸手喊道:“来,跟我击个掌。”

    正当侯浩博一头雾水时,马东浩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气,怒吼道:“侯浩博,是你连同叶萧陷害我,老子干死你!”

    “什么?”侯浩博脸色大变,想要往后退,可他离马东浩那么近,哪里还来得及。

    砰。马东浩一拳揍在侯浩博的鼻子上,顿时鲜血直流。不管后薄荷如何求饶解释,怒不可遏的马东浩一句也听不进去,抡起拳头砸了个痛快。

    半晌后,侯浩博如同一条被人打中七寸的蛇软绵绵地躺在地上,脸上满是血。站起来,马东浩双手发抖,转身看着我。

    按下录影停止键,我笑道:“马部长打得一手好拳,比动作电影还好看。我都录好了,你要看看么?”

    “你……”马东浩指着我,气得直发抖。我撇了撇嘴,说道:“不服气呀,那就来打我呀,还等什么,等黄道吉日吗?”

    可马东浩哪里还不明白,他远不是我的对手,若是冲过来,结局只有一个,他会和侯浩博一样躺在地上,被人看个笑话。踹了一脚墙面,马东浩喊道:“叶萧,你给我老子等着……”

    “马部长,换句话吧,说这种台词的在电视剧里都活不到第二集。”我冷笑。

    怒吼一声,马东浩又狠狠踹了动弹不得的侯浩博一脚,摔门离去。

    看了一眼缩在墙角的一群少爷,我走到侯浩博身边,小声说道:“看来要滚蛋的人不是我,侯浩博,我真心想和你说句谢谢。你不进被我利用,还替我挡了一顿揍,真是个好人呀。”

    俗话说,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且看周瑜被诸葛亮一句“赔了夫人又折兵”气得直吐血,侯浩博也不例外,瞪大双眼,抓着我的脚不甘心喊道:“原来你骗我,原来,原来……”

    吐出一大口血,侯浩博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转身看着李宾白,还没等我说话,他抱着头哀求道:“萧哥,我知道错了,你千万别再打我。萧哥,我我我以后都唯你马首是瞻……”

    懒得在搭理他,我招手说道:“小飞,走,我们出去抽根烟。”

    楼道里,李山飞喷出一口烟雾,皱眉说道:“萧哥,我们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一些。听说侯浩博家里经济条件很差,全家老小又等着他养。若是他没了这份工作,又受了伤,肯定会雪上加霜。”

    若是以前,我必然也会同情他。可经过这段日子,看透会所内人情冷暖的我心里已然泛不起一丝涟漪。像鲁迅先生说的一样,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若不是侯浩博膨胀、狂妄以及目中无人,我又怎么会利用他对付他。

    说白了,想要在会所内生存下去,必须要狠。像大自然一样,优胜劣汰,物竞天择。若是我心软放过了他,难免他不会像蒋晓丽一样,在我背后插上一刀。或许曹操说得对,宁可我负天下人,不愿天下人负我。

    当初,我也曾想过和蒋晓丽、张之北他们和解,可是我愿意,他们又何尝肯放过我?但我从玻璃镜面看到蒋晓丽对我比出中指,便明白这是个不死不休的局,再也没有和解的可能,要么她死,要么我亡。

    既然如此,我绝不能坐以待毙。为了不再陷入被动的局面,我决定先发制人。从蒋晓丽的话中,我听出她有十足的把握对付我。当时张之北还没回来,即便他回来,按道理来说,不一定能把我赶走或陷害我。

    但马部长可以。以他的地位,加上手中的权力,足以让陈龙斌不敢帮我。所以在办公室里,陈龙斌才会替蒋晓丽出面。所以,如果我没猜错,蒋晓丽所倚仗的底牌必然是马东浩。

    凭我一个少爷,想和堂堂的部长对抗,确实有些不自量力,或者说九死一生。但我一直相信,即使是绝境也一样会有绝处逢生的机会,不外乎是能不能找到那个死局的生门。

    既然马部长为了他的小舅子不顾正义道理对付我,那我也无须客气。反正拼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何况会所虽然是个勾心斗角之地,却也有着一套管理制度,若是没有犯错,即便是部长,也不能任意开除一位少爷。原因很简单,会所里拥有绝对生杀予夺大权的不是马部长,而是老板。

    所以我才会对侯浩博虚与委蛇,哄得他对我放下戒心后,又给了他戴了好几顶高帽,让他的自信心膨胀到了极点。

    时光倒流,回到马东浩打完我的那一天,我看到伤势并不重,便找到李山飞在楼道里又狠狠揍了我一顿。之后,我回到了少爷休息室,找到侯浩博。

    “博哥,来,抽根烟。”我又拿出一包新买的软中华,不出意外,侯浩博又是整包抢走,装入自己的裤兜里。

    瞥了我一眼,侯浩博问道:“萧子,你怎么伤成这样?不会是又惹祸了吧,我告诉你,虽然你近期表现不错,可真要惹了事,我可不会保你。”

    摆了摆手,我苦笑道:“估计你想保也保不住我。”

    “什么?还有我保不住的人,我告诉你,只要我想保,没人敢对付你,这是我说的。”侯浩博拍着胸脯应道,一副领班在手天下我有的表情。

    叹了口气,我说道:“是马部长对付我。”

    如同吃了死苍蝇一般,之前还自信满满的侯浩博顿时缩回脖子,喏声说道:“你呀,不纯粹自己找死么?马部长是什么人,几乎算是会所的一把手,你丫等死吧。”

    “我倒是无所谓,反正孤家寡人,又没老婆孩子,此处不留我,自有留爷处。”我叹气说道:“博哥,我当你是兄弟,才告诉你一些内部消息。”

    “什么消息,快说来听听。”侯浩博双眼放光,迫不及待地问道。

    张了张嘴,我欲言又止。几次后,不耐烦的侯浩博揍了我一拳,喝道:“磨磨蹭蹭干什么,快说呀。再吊我胃口,小心老子揍你。”

    “博哥,我得罪了张之北,所以马部长要对付我,这无话可说。”我抓着他的胳膊,摆出一副心忧君兮的表情说道:“但我估计马部长同样不会放过你。”

    “为什么?”侯浩博摆手说道:“叶萧,你尽胡说,我又没得罪马部长,我还是代理领班,他怎么可能找我麻烦。”

    “正因为你是b区代理领班。”我凑过身子,在侯浩博的耳边故作神秘地低声说道:“你还不知道吧,马东浩是张之北的姐夫,张之北又是b区的领班,结果他住院了,你当了领班,你猜猜以马部长眼睛揉不得沙子的性格,会不会放你一马。”

    整个人愣在原地,侯浩博咽了咽口水,结巴说道:“那那那怎么办,我……”顿了顿脚,侯浩博懊恼万分地喊道:“早知道我当初就不当什么代理领班了。”

    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说道:“侯领班,我有一个办法,或许能帮你逃过这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