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2章 无情无义的女表子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瞄到我走来,张之北眼珠一转,来了个恶人先告状:“萧子,你手下的公主怎么这么不懂事,惹得几位老板生气。以后生意还做不做了,还过来给老板们道歉。”

    草,还真有人贱成这样,抢了老子的客人,还倒泼我一身脏水。我心里暗骂道。

    戴着大金链的胖子指着庄佳佳,气愤骂道:“萧领班是吧,你tm会不会管人?你手下的公主既不让摸,也不肯出台,只不过摸了两下胸部,立刻赏了我一巴掌,你他妈必须给我个交代。”

    倒也不奇怪,庄佳佳是新人,又是大学生,有傲气。她还嘴道:“萧哥,他们喝多了,非要伸手摸我下面。而且我早说了不出台,然后他们就威胁我,要脱光我的衣服。”

    “闭嘴,不要再说了。”我瞪了庄佳佳一眼。此时最重要的是让客人消气,哪里是讲理的时候。否则他们投诉到老板那里,我和她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为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我上前笑道:“老板们,晚上好。小佳她刚来,还不懂得规矩,脾气也比较冲,不过她确实不出台。要不这样,我再给几位老板安排两个顶级的公主,包满意的那种,所有消费我也给你们打九折,不知老板们意下如何?”

    巴黎1号从不逼良为娼,只要公主不愿意,我们不会强迫出台。当然,如果她们喜欢自甘堕落,那就不关我们的事。

    “你让我换我就换,我的面子往哪搁?还有,这小妞打了我一巴掌,还敢拿酒瓶对着我,这笔账又怎么算!不管,老子今天非要上了她,m的,做了**还想立牌坊。”胖子不依不饶的说道。

    听得出胖子明显喝醉了。

    “对,一定让她出台陪我大哥。我告诉你,这么久还没有人敢打过我大哥呢!”光着膀子的纹身男高声喊道。

    强压着心中怒火,我吩咐吴江端盘拿过来几杯酒。拿起杯子,我微笑着说道:“几位老板都是江湖上有身份的人,又何必和一个不懂事的小姑娘斤斤计较。不如几位老板看在我面子,饶过她这一次?如果还是心理不舒服,我一定摆上一桌和头酒赔罪,好不好。”

    “你他妈算老几,想和我大哥喝酒,你还不够资格。”光头男面红耳赤地吼道。话音未落,他直接出手打翻吴江端着的铁盘,厉声骂道:“别废话,老子最后问一次。让不让那小妞出台,不让的话,我立刻砸了这里。”

    与客人为善是领班的工作标准,但老板也说过,有些事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冷下脸来,我寒声说道:“看来几位老板是不算善了。既然如此,我也不想废话,请你们离开吧。如果还要纠缠,我会让保安上来请你们出去。”

    “保你大爷,老子今天要了你的命。”光头男人震着脸上的肌肉,怒不可遏地一脚踹来。

    打架而已,我还真没怵过。、侧身躲过一脚,我上前左手抓住他的膝盖,直接一拳轰中光头的右眼。左脚一晃,直接把失去重心的光头压到在地。捂住右眼,光头不停的哀嚎着,我冷眼看向其它几人。

    见光头首站失利,纹身男人抢过庄佳佳手里的酒瓶冲我的脑袋砸来。即使他没喝醉,也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他脚步轻浮,手脚软麻,更没有一点威胁。轻松扣住他抓着酒瓶的手,顺势一扭,酒瓶直接砸向他的脑袋。

    “砰!”

    酒瓶炸开,纹身男人捂着脑袋,同样跪倒在地哀嚎起来。

    两人都被我轻松解决,胖子再也不敢那么嚣张,不自觉向后退了两步,震动着脸上的肥肉喊道:“你你你还敢动手。行,你给老子等着,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懒得再搭理胖子,我用对讲机角叫来保安。等保安来到,我指着几人说道:“拖出去,尽量扔的远一点,如果再吵闹,直接往死里揍。”

    尘埃落定,除我之外几人都面面相觑。几秒后,吴江上前想拉庄佳佳的手,安慰一番。但庄佳佳毫不留情地甩开他的手,直接走向公主休息室。想必她是对吴江之前的懦弱有所不满。

    见吴江站在原地挠头,我恨铁不成钢地骂道:“还像块木头一样站着干什么,去哄呀。”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的吴江边跑边喊道:“谢谢萧哥。”

    咽了咽口水,张之北偷摸着想溜走。我一脚踩在他面前的墙上,捏着拳头冷声说道:“张之北,别急着走呀。我们好好谈谈呗!”

    干笑两声,张之北说道:“不用了吧,萧子,我们之间有有什么好谈的。”

    挑了挑眉,我冷声说道:“张之北,我想请教一个问题。那两个老板一开始是在我c区开的包厢,怎么一不留神跑来了b区。你多少该给我个解释吧。”

    “萧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要乱说。”或许张之北见识到我的身手,语气软了许多。摆着手,他装出一副冤枉的表情说道:“我认识另外三个人,谁知道聊着聊着,他们把那两位老板一起拉了过来,不信的话你可以问周倩茜。”

    “是么?”我转身看着周倩茜。面色挣扎几秒,她没有回答。

    “张之北,你真当我是三岁小孩,会相信这种鬼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叶萧是怎么混起来的。”我拿起一个啤酒瓶缓缓走去。

    脸上挂满黄豆般大的汗珠,张之北虽然阴险,但也是个怂人,还没等我靠近,他已然吓得浑身直哆嗦。

    “萧子你想干嘛,我警告你,老板说过会所内严禁私斗。难道你想违抗老板的命令?”张之北颤声说道。

    “张之北,你给我听清楚。虽然我刚当上领班不久,但别人若想占我便宜,怕是也要被我扯下几块肉来。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老子一定会让他笑得比哭还难看。”我冷冷说道。

    砰。

    酒瓶砸在张之北脑袋左侧三寸的地方,碎渣四处飞溅,划了他的脸几道血口。回头瞪了周倩茜一眼,我二话不说转身离开。

    其实刚才那番话不止是说给张之北听,还包括周倩茜。好让她和张之北明白,不要以为善人好欺负,我发起火来比恶魔还要可怕百倍。

    话说回来,庄佳佳新来不懂规矩也就罢了,周倩茜是老人,竟然不劝阻那两个老板,还跟着他们过来c区的包厢。看来要么两人关系不同寻常,要么张之北暗中给她许诺了什么好处。

    果然当领班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以后要想管理好这群公主,还得多动一些脑筋。若是一味靠武力来解决事情,只怕迟早会出事。难怪别人说职场如战场,想要活下去,还真免不了勾心斗角,只是我着实不喜欢。

    叹了口气,我走到一楼,打算抽支烟,顺便呼吸几口新鲜空气。此时,超市正人来人往热闹非常,白小柔也忙个不停。

    等几位客人结完帐,我走过去,扬手说道:“小柔,给我拿瓶冰冻的啤酒,越冰越好。”

    转身拿出一瓶啤酒,白小柔想了想,又拿过一盒纸装的凉茶。她轻声劝道:“萧哥,少喝点酒吧。要是心里烦躁,不如喝凉茶。”

    看着她清纯的笑容,我笑了笑。半晌后,我点头说道:“谢谢。”拿过啤酒走了几步,我又转身拿了那盒凉茶。

    几天下来,张之北收敛了不少,不敢再明目张胆的抢我的客人,但偶尔还是会搞些小动作。比如让手下的公主站在走廊处勾引走本该去我那区的客人。除此之外,我还发现他和周倩茜走得越来越近,时不时看到两人小声说话小声笑。

    虽然我装作没有看到,其实心里很是失望。毕竟三个领班之中,我是对公主最好的。因为我想着大家都是打一份工,能帮则帮,谁也不容易。上任以后,更是对她们呵护备至,从来不让她们在客人那里受一点委屈。现在周倩茜竟然要另投他人旗下,我很寒心,怪不得人说**无情戏子无义,还真是一点也没错。

    几天后,经理陈龙斌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他没上位前正是c区的领班,因为业绩好被提拔当了经理。因为我当少爷是跟着他,也替他办了不少实事,他也时不时关照我。两人感情自然不错

    办公室里,陈龙斌给我倒了杯茶。挠了挠头,我说道:“斌哥,你也知道我一向都是喝啤酒,茶这么高雅的东西还是不太适合我。”

    笑了笑,陈龙斌出言劝道:“正因为你老喝酒,我才特意给你倒的。喝茶总比喝酒对身体好吧,快喝,这可是好茶。”

    勉强尝了一口,感觉很苦,好在苦涩过后竟有一番淡淡的甘甜徘徊于齿颊之间。

    看到我一脸痛苦,陈龙斌微笑地摇了摇头。半晌后,他关心问道:“萧子,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事,如果有,不妨和我说说。”

    以前跟着陈龙斌,我便很少给他添麻烦,尽量自己解决,除非是能力以外。何况他是我的上级,如果我老是麻烦他,想必他可能也不会提拔我作为领班。所以我和以前一样,摇了摇头,故作轻松地说道:“没有,一切都很顺利。我的办事能力斌哥还信不过么?”

    泯了口茶,陈龙斌淡淡说道:“萧子,在我面前说暗话就没意思了吧。还是你真的一点也不知道,手下的头牌快被人挖走的事?”看了我一眼,他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的性格,有什么事都喜欢一个人扛着,不愿麻烦别人。”

    心里一震,我尴尬说道:“斌哥你说什么,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估计又是那群公主乱传八卦胡说八道,你别信。”

    “萧子,你还嘴硬。”陈龙斌板着脸,嗔骂道:“今天周倩茜来找我了。”

    皱着眉头,我疑惑问道:“找你?斌哥,她和你说了什么。”

    敲了敲桌子,陈龙斌说道:“还能说什么,她提出想调到b区跟着张之北,不过被我拒绝了。我告诉她,你刚上任c区还不稳定,等过一段时间再说。”

    “萧子,你就长点心吧,人家挖墙角都快挖到你的祖坟底下了,还傻乎乎的。”

    “草,周倩茜这个臭女人,真是狼心狗肺。往常我对她不薄,她竟敢这么对我。”我冷声骂道。说实话,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若是我对她们不好,公主们要背叛,我可以理解。可掏出个良心,却换回个白眼,真让我寒心到极点!

    笑了笑,陈龙斌不屑说道:“她们是谁,整天躺在一群陌生男人底下赚钱的女人。风尘一过,初心无存。再好听的甜言蜜语她们都听过。萧子,我告诉你,公主们根本不会在乎你人好不好,她们在乎的是利益,是钱。”

    搓着手指,陈龙斌说道:“要想让她们死心塌地地跟着你,你必须让她们感觉到跟着你才能有更多的机会赚到钱,这才是最重要。也只有这样,你才能把c区的业绩做起来。”

    苦笑几声,我说道:“还真是世态炎凉,人情冷暖。”

    “萧子,你为人仗义,对兄弟对朋友更是两肋插刀。”陈龙斌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劝道:“但当领班和当少爷不同。她们做这一行本身就为了钱,没有几个不是被男人伤透了心,所以你真的没必要对她们太好,因为她们根本不会领情。”

    听到这里,我觉得胸口堵得慌,仿佛被人重击了心脏一拳。我一直都抱着个希望,以为周倩茜不过是假意靠近张之北,好让他多介绍几个客人给自己,绝对不会背叛我。如今想想,我还真是幼稚,像小孩子一样。

    “萧子,你也不着急,今晚我帮你一把。”陈龙斌笑道:“今晚正好有两个大老板要来会所消遣,到时我安排你去接待。你带上周倩茜,如此一来,她必然会觉得跟着你比张之北更有钱途,那便不会再有异心。行了,你也别想太多。”

    摇了摇头,我笑而不语。没想到当领班比当少爷还烦,世事果然没有十全十美,多了权力,也多了烦恼,远不如当少爷时轻松。

    补满一杯茶,陈龙斌苦口婆心地说道:“萧子,慢慢来。迟早你会接受这一切,像喝茶一样,苦涩过后尽是甘甜。”

    想想也对,我冲着陈龙斌感激一笑,拿过桌上的茶一饮而尽。

    晚上九点半左右,陈龙斌果然带着两个老板在c区开了一个豪华包厢。几分钟后,我带着周倩茜、庄佳佳和两个长相较为普通的公主进去。之所以带上长相普通的公主,就是为了衬托周倩茜和庄佳佳。要知道鲜花再艳,有了绿叶的衬托会更显得美艳绝伦。

    两个老板都是第一次来巴黎1号。从他们的着装和气质便能看出二人非富即贵,一个叫周永泰,一个叫赵伟,周永泰有些秃顶,还有着不小的啤酒肚,赵伟则留着淡淡胡渣,十分有男人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