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29章 荆轲献图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愣了一下,侯浩博转过身子眯着眼,疑惑问道:“你会这么好帮我?你都快被人赶出会所了,还有空惦记着帮我?”

    糟糕,难道他看穿了我的心思?

    指着我,侯浩博冷笑道:“别以为我猜不出来你在想什么,叶萧,你打的好算盘。”咽了咽口水,我解释道:“博哥,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

    摆了摆手,侯浩博得意说道:“你只是想我到时帮你求情,让你留下来?算了吧,你得罪的不是别人,是马部长,我哪里敢帮你。”

    暗暗松了口气,我舔着脸说道:“博哥,我也想继续留在会所嘛。若是我真的帮你逃过一劫,能不能送个顺水人情,帮我和马部长求求情,一次就好。”

    斜眼看着我,侯浩博说道:“行,你先说是什么办法,我再看看值不值得帮你。”

    搓了搓食指和大拇指,我笑道:“这个办法肯定没问题。”

    “钱?”侯浩博哼了一声,不屑说道:“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好办法,不过是让我送钱而已。再说了,马部长那么有钱,会看得上我送的?”

    “话可不是这样说。”我说道:“没有猫会嫌鱼有腥味,也没有人会嫌钱多。何况有钱能使鬼推磨,鬼都死了,还贪着钱,何况人。只要你能给马部长一个心动的价钱,他绝对不会为难你,说不定还会保你转正,真正坐上领班位置。”

    皱了皱眉头,侯浩博又摆手说道:“还是说不通,张之北可是他的小舅子。”撇了撇嘴角,我笑道:“博哥,你忘了一点。会所内总共有abc三个区,c区的领班吴江可是也住了院,他可和马部长没什么关系。”

    猛然一拍大腿,侯浩博兴奋地站起来喊道:“没错呀。要是我哄得马部长高兴,他到时把我安排去c区当领班,这可是件美事。这样一来,说不定和马部长搞好关系,我甚至都有机会坐上经理的位置。”

    “哎呀,这么好的空缺,我怎么就想不到呢。要是当了c区领班,说不定还有机会来周倩茜来上一炮,听说她技术好得很,老子早想干她了。”侯浩博舔着舌头说道。

    拉了拉他的衣服,我故作可怜地问道:“博哥,你看我的主意还行吧,到时能不能帮我……”

    还没等我说完,侯浩博冷下脸来说道:“叶萧,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我也要为自己的前途考虑。你之前和北哥闹得那么僵,又得罪了马部长,我怕是想帮你有心无力。”

    拍了拍我的肩膀,侯浩博说道:“萧子,你也不用太失落。外面满地黄金,说不定你离开了会所,会有更好的发展。以后要是飞黄腾达了,千万别忘了我对你的照顾。这样吧,这几天我安排你少干点活,够意思了吧。”

    哼着小曲,侯浩博满意地走出了休息室。收起脸上的悲惨,我暗暗想道,侯浩博,别怪我心狠手辣,是你先翻脸不认人。否则你真要是念着我的好,说不定我也会拉你一把,只可惜你太过无情无义。

    晚上九点半,预料着马东浩即将下来巡视,我提前五分钟来到公主休息室。看了一圈,我暗道不好,周倩茜居然不在,估计是去接待客人了。

    她可是计划中重要的一环,要没有她,怕是后面的计划无法顺利进行。这可怎么办?我皱着眉头,踱来踱去。

    走过来,张小蝶疑惑问道:“萧哥,你怎么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有事吗?”

    今晚,张小蝶穿着粉红色的旗袍,缝几乎开到了腰骨处。随着她走路一摇一摆,旗袍荡起,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些神秘地带的景色,不由地让人心跳加速血脉喷张。

    来不及和她解释,也不敢询问她的意见,我抓着她的手,在耳边低声说道:“小蝶,我有件事想求你帮忙,这里不方便说,你跟我来。”

    拉着她来到楼道旁,我故意没有关紧门,留出一条缝隙。看着我,张小蝶疑惑问道:“萧哥,你有什么事?”

    咽了咽口水,我抓着她的手腕,顶在了墙上,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在“恩恩”的**声中,张小蝶不断推着我,可她的力气根本不够我大。

    听到电梯门打开的声音,我才松开嘴和手。对面的张小蝶喘着粗气说道:“萧哥,你要干什么,如果你真的想要,我可以给你,但你不能强迫我。”

    还没等我说话,楼道的铁门被人推开。探身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马东浩。借助走廊的灯光,马东浩紧盯着张小蝶,皱眉说道:“你是……”

    低着头,我说道:“马部长,她是我从红枫阁挖来的公主。”

    “原来就是你。”马东浩瞪了我一眼,冷笑道:“叶萧,你还真会吃。我都还没试过服务,你区区一个少爷竟然敢对公主下手,你tm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走,我要看看你的本事。”马东浩淫笑道,伸手去抓张小蝶。没有哪个女人愿意伺候一个野蛮的男人,除了有受虐情结的公主,所以张小蝶下意识地反抗。

    “我是马东浩,你竟然敢反抗,tm是不是不想在会所待下去了?”马东浩喝道。以她的身份和地位,在会所里只要开口,哪个技师不是扑向了他的怀里?竟然有人这么不识好歹,他顿时火冒三丈,扬起了手。

    挺直身子,张小蝶喊道:“你动手呀,反正我不愿意。大不了我给你当一回尸体,你愿意上吗?”

    一般人听到这样的话,自然**大减。出来玩图的是服务,没有人愿意奸尸,语气赶着一具没有任何反应的肉体,还不如看着电脑的爱情动作片撸一管。

    可马东浩身为会所的高层,占有欲极强,又极其自信,见到张小蝶越是不愿意,越是感兴趣。他大笑道:“m的,别说你是尸体,你性冷淡老子都能干到你喊得全会所都听得见。”

    上前几步,我挡在张小蝶和马东浩的中间,伸手阻拦道:“马部长,要不还是算了吧。张小蝶来会所以后一直都是做陪酒小妹,她还没出过台,要不我另外给你安排一个公主,好不好。”

    “那再好不过,老子正要尝鲜。”指着我,马东浩喝道:“叶萧,你别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老子要弄死你是分分钟的事,快滚开。”

    上前抱着马部长的腰,我哀求道:“马部长,你放过她吧,好不好。”一脚踹开我,马东浩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地说道:“c你大爷,老子需要给你脸?什么玩意,走,别逼我动手。”

    抓着张小蝶的手,马东浩狠狠地扇了她几巴掌,强行拖着她离开。离开楼道前,张小蝶回头冲着我招手,可怜喊道:“萧哥,救我,救我……”

    握了握手里的钥匙,我侧过头去。几分钟后,李山飞走了进来,看着我疑惑问道:“萧哥,钥匙拿到手了么?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差。”

    咬着牙,我摇头说道:“没事,我们走吧。你买好东西了吗?”点点头,李山飞说道:“放心吧,我都是按你的吩咐去买的,还测试过了,绝对没问题。”

    马东浩的办公室在四楼。

    走去办公室的路上,李山飞疑惑问道:“萧哥,你找谁陪的马东浩?我刚刚看到周倩茜去接待别的客人了。”

    “别问了,办事要紧。”确认过没有其他人,我让李山飞躲在外面,用从马东浩腰部偷来的钥匙开了门,潜进办公室,再把李山飞下午去买来的针孔摄像头安装在了办公桌的右上方。调整好角度后,我快速冲了出来,拉着李山飞走回三楼。

    等到马东浩提着裤子一脸满足地从某包房里走出来时,我和李山飞装作争吵的样子,继而大打出手。发泄完的马东浩站在一边,点燃一根烟,冷言看着我们二人。

    找准时间,我特意挨了李山飞一拳,扑向了马东浩。趁着他推开我之前,我快速把钥匙圈挂回了他的腰间。站起来,我指着李山飞吼道:“要不是我,你会有今天?”

    “有你奶奶个熊,我一点也不想当少爷,我只想回工地搬砖。”李山飞喊道,我同样怒吼道:“m的,你和其他人一样,见我落难了所以想明哲保身而已。行,以后老子和你再也不是兄弟,你给我滚。”

    待李山飞走进少爷休息室,马东浩拍着手掌说道:“叶萧,怎么和兄弟闹翻了?这下可真是树倒猢狲散。看着你演了一出又一出的好戏,我还真舍不得对付你。可惜我还是不能放过你,不过你放心,我会把动手的机会留给小北,他可是想死你了,哈哈哈。”

    大笑几声,马东浩进了电梯。待他离开,李山飞再次走了出来,疑惑问道:“萧哥,你为什么非要让我打你,疼不疼呀。”

    揉了揉脸,我说道:“没事。这也是为你准备的后路,万一计划不行,起码他们不会再对你动手。”

    “动他奶奶个熊,你都不在,我还留在会所干什么。”李山飞喊道。

    “不是,就怕离开了会所,他们也不肯放过我们。”我解释道:“走吧,陪我去抽一根烟。”

    正要走进楼道,突然间有人板过我的身子,狠狠地扇了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