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30章 形影不离的姐妹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扇我巴掌的不是别人,正是从房间里出来披头散发的张小蝶。她的脸上还有着清晰的巴掌印,红得触目惊心。

    眼看着张小蝶不停拍打着我,李山飞赶紧过来阻止。伸手拦住他,我沉声说道:“没关系,让她打吧。”

    捶着我的胸口,张小蝶哭喊道:“叶萧,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那么相信你,你怎么可以利用我……”拉开她,李山飞讶道:“小蝶你在说什么呀,说清楚一点。”

    指着我,张小蝶哭喊道:“叶萧利用我引开了马东浩。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我……”还没等说完,她已跌坐在地上,抱着双腿痛哭起来。

    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声让人听得心疼。

    转过身子,李山飞揪着我的衣领,不敢置信地问道:“萧哥,他说的是真的吗?你不是去找周倩茜帮忙,为什么会是张小蝶。”

    侧过头,我小声说道:“小蝶,对不起。因为事急从权,这是我打倒马东浩的好机会,我我我不能前功尽弃,我希望你能理解。”

    捂着脸,张小蝶哭得更加大声。猛烈晃着我,李山飞怒吼道:“理解你奶奶个熊。萧哥,你怎么能这么干。你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兄弟,c。”

    推了他一把,我喊道:“那你想我怎么样?放弃计划,让马东浩明天帮助张之北一起整死我们?如果我出了意外,你觉得张小蝶还能好好待在会所里吗?我为了谁,我只是为了自己吗?你能不能理解一下我。”

    “c,老子笨,怎么都理解不了。”李山飞歇斯底里地吼道,引出了不少躲在休息室里的少爷,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冲过来猛揍了我一拳。

    “叶萧,你这样做,跟马东浩他们有什么区别。”李山飞欲要继续动手,被张小蝶拉住。她看着我,摇头劝道:“飞哥,算了,我们走吧。”

    待电梯门打开,张小蝶和李山飞走了进去。从里面走出来的侯浩博背着一个行李袋,皱着眉头说道:“萧子,现在上班时间,你怎么还坐在地上。你的嘴怎么了,又和别人打架了。”

    “你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你要多学学我,一步步往上爬,不过看你的样子估计这辈子是学不会了。”侯浩博吹了一声口哨,得意地走进休息室。

    凌晨两点,几乎所有的公主和少爷都已经下班,除了背着行李袋鬼鬼祟祟走上四楼的侯浩博,以及躲在厕所里的我。通过监控画面,我清楚地看到侯浩博走进了马东浩的办公室,并递过去身上的行李袋。

    一开始,马东浩还装模作样地推脱两个来回,之后顺理成章地像侯浩博从我那里拿走软中华一样接过了行李袋。拍了拍他的肩膀,马东浩一口答应让他成为c区的领班,并警告他不要再接近我。

    搓着手,侯浩博笑得眼睛快眯成一条缝,迫不及待地答应下来,并再三保证和我没有关系。如果有需要,他甚至可以帮忙对付我。

    冷笑几声,我设置好录像时间的截取,关上了屏幕,走出厕所。不料正好遇上在洗手台洗脸的周倩茜。

    泼了一把冷水,周倩茜扶着洗手台,深呼吸了几口气,转头看到我,疑惑问道:“你怎么还没走?”

    递过去一根烟,我说道:“有点事要处理,你不也还没走么?”

    捋了捋散发,周倩茜接过烟,点燃后喷了一口烟雾,苦笑道:“我刚接待完客人,差点没把我累死。现在的人越是表面光鲜,内心越是黑暗变态,非逼我着**时叫他哥哥。演这么一场戏,差点没把我累坏。”

    看了我一眼,周倩茜说道:“你怎么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担心张之北回来会对你下毒手?要不我帮你吧。”

    “你怎么帮我?”我问道。

    “我可以去找马东浩,好好伺候他一番,他上次对我的服务可是满意的很。”周倩茜妩媚笑道:“要是我再好好伺候他,说不定他一开心,便会答应放过你也说不定。”

    想起马东浩的厌恶笑容,想起张小蝶的伤心眼泪,我的心如同被人揪着一般难受。抓住周倩茜的肩膀搂过来,双手按住她的下巴,我直接吻了上去。

    先是小力挣扎,周倩茜继而热烈回应起来,双手绕到我的身后,紧紧地抓着我的后背,舌头像蛇信子一般灵活地探进我的嘴里,肆意汲取着里面的空气。

    两人激烈拥吻着,一步步走进了厕所格间里。两人各自脱起身上的衣服,直至周倩茜身上只剩下一间黑色蕾丝胸罩时,她退开身子,疑惑说道:“叶萧,你怎么哭了。”

    伸手一摸,我的脸上竟湿了一片。我为什么要哭?真是好笑,男儿流血不流泪,何况我根本没有哭的理由。

    摇了摇头,我说道:“大概是眼睛进沙了吧。”坐在我的大腿上,周倩茜摸了摸我的脸,关心问道:“你是不是担心,还是为了什么事伤心,要不说给我听听?”

    “真没事。”我倔强说道。也许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周倩茜说出心中的难过和疲惫。

    “叶萧,你好像变了。”周倩茜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再次亲了过来。我却侧头避开,低声说道:“倩倩,对不起,我今晚没什么心情,下次吧。”

    “好。”周倩茜像蜻蜓点水一般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搂着我的脖子说道:“以前我不开心的时候,总会这样搂着我的外婆,跟她说心事。说完以后,我心情会好很多,你要不要试试?”

    张了张嘴,我却不知道该怎么从头说起。以前当少爷时,虽然干活比较杂,比较累,工资也不高,却过得很是开心。有空时练练表演,或者找一些公主谈谈情,开一些荤系玩笑,甚至可以揩油。

    偶尔还可以和公主出去开房,或者就近吃一顿快餐。虽然没有大喜,却也没有忧。

    自从当上领班之后,我和张之北互相竞争,枪公主,抢客人,卷进了攻心斗角的纷争,不仅连累李山飞差点惨死街头,还拖了张小蝶下水。

    紧紧抱着周倩茜的腰,我说道:“其实我只是想好好工作,赚多一点钱,等出人头地再回老家接父母过来,让她们过上好日子。为什么会所里非要尔虞我诈?”

    像母亲安慰考差的孩子一样,周倩茜搂着我细声说道:“叶萧,自古一将功成万骨枯。想成功,想出人头地,又哪有那么容易。想当初,我从普通的陪酒小妹晋升为公主中的红牌,不也经历了数十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甚至最好的姐妹也和我反目成仇。”周倩茜苦笑道:“可是人生没有退路。有些人,有些事,一旦做了便是做了,错了便是错了。最后感叹一句,造化弄人。”

    “你或许都不知道吧,我和蒋晓丽曾经是形影不离的好姐妹。”周倩茜怀念说道。

    很久之前,二人都刚进巴黎1号,从陪酒小妹做起。因为性格相近,年龄相仿,两人很快成为了无话不说的交心姐妹。你替我顶班,我帮你挡酒,曾几何时,会所内的其它公主都羡慕着她们,希望找到一位好姐妹。

    可惜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一位红牌公主离开了会所。为了填补空缺,需要从陪酒小妹中挑取一位。要知道,陪酒小妹再怎么受欢迎,所收的小费和公主比起来,都是小巫见大巫。在知道竞选消息的那刻起,两人的友谊已经走到了尽头。

    当时,不管样貌身材,还是精通服务等综合考量,名额必然是落在两姐妹其中一人的头上。为了公平起见,马部长决定让她们共同去服务一位客人,看谁的表现更好,便让谁转为公主。

    准备接待客户的那晚,蒋晓丽来找周倩茜谈心事,说自己很是需要这次机会。周倩茜心肠也软,一口答应下来,不会再和她枪。不料周倩茜怎么也没想到,蒋晓丽为了防止她反悔,竟然在茶杯里下了安眠药。

    待她一觉睡醒,蒋晓丽已然成为公主,接受其他陪酒小妹吹捧。那一刻起,两姐妹正式决裂。周倩茜凭借姣好的容颜和出色的服务,很快也转为了公主。

    之后两人竞争愈加激烈,经常明争暗斗,以前传说的“会所姐妹花”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无人提起。

    摇着头,周倩茜苦笑道:“其实我当时真的想着放弃,把机会让给她。可是她没有给我继续做好姐妹的机会。叶萧,职场有时比战场还要残忍,因为很多时候不是你想杀了对方,而是对方一定要置你于死地。”

    摸了摸眼角的泪,周倩茜又恢复平时的娇媚,搂着我的脖子说道:“这么正经的说话,我都有点不太习惯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下次我一定要好好的榨干你。”

    “倩倩,谢谢你。”我认真说道。推开厕所的门,周倩茜回头笑道:“谢我什么?”

    起身走到她身边,我重重捏了一下她的屁股,笑道:“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