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32章 一杯就醉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什么事,你说吧。”我疑惑问道。看着我,李山飞认真说道:“去找张小蝶道歉,最好,最好让她搬回来。”

    说话时,李山飞的表情极度不自然。回想起他昨晚的异常,我试探着问道:“小飞,你是不是喜欢了张小蝶?”

    仿佛小孩子写的日记被大人偷看到一般,李山飞又是挠头傻笑,又是摇头否认,结巴说道:“萧哥,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喜欢张小蝶。她那么漂亮,那么温柔,那么可爱……”

    挥了挥手,我说道:“别解释了,你的额头上刻着我喜欢张小蝶六个字,还否认个屁。”愣了一下,李山飞红着脸说道:“没有,我我我不喜欢她。即使是,我也不是为了她,才让你去道歉的。”

    皱着眉头,我问道:“那是为了什么。”

    “萧哥,你不觉得自己变了很多吗?以前你都不是这样的。”李山飞说道,我却哑口无言,点点头答应下来。

    之后,我下楼躲在暗处,直到看着老板走进电梯,我才装作刚到会所。等张之北一脚踹我进房间以后,李山飞迅速把我截取好的视频发给了老板,又预计好时间提前拍门提醒我。

    ……

    打了个响指,李山飞问道:“萧哥,你发什么呆呢。你别忘了,答应过我的事情。”暂时解除了被开的危险,我心情大悦,挥手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去道歉,顺便帮你哄回来。不过你小子不会是打算偷窥张小蝶洗澡吧?”

    “她的身材确实不错,前凸后翘的。特别是那个屁股……”还没等我说完,李山飞过来猛烈晃着我说道:“萧哥,你别说了,快住嘴。”

    “好好好,我错了。”耐不住李山飞的猛烈晃动,我只好招手求饶。指着他,我笑道:“还说自己不喜欢张小蝶,怕是你的魂都飞到了她的身上。”

    “你还胡说八道。”李山飞作势要打,我赶紧逃开。

    凌晨两点半,我在电梯房门口堵住了正准备下班的张小蝶,和她同行的正是周倩茜。看了我一眼,周倩茜笑道:“怎么,你们两个是要去开房吗?”

    看着电梯,张小蝶冷冷说道:“我不认识他。”

    抓着她的手,我说道:“小蝶,我真的错了,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挣开我的手,张小蝶从周倩茜的右边走到了她的左边。

    无奈之下,我朝周倩茜使了个眼色,求她帮口。挽着张小蝶的脖子,周倩茜说道:“妹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和姐姐说说。如果真是叶萧做得不对,我也不会帮她,可万一他有什么苦衷,多少也该给个辩解的机会,不是么?”

    不料经周倩茜一说,张小蝶再次委屈地哭了起来,边抹着眼泪边说出昨晚的事。瞪着我,张小蝶喊道:“叶萧,我恨死你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你也不要来烦我,我们老死不相往来。”

    电梯门打开,张小蝶走了进去。周倩茜回头看了我一眼,耸着肩膀说道:“对不起,我帮不了你,叶萧,你实在做得太过分了。”

    等到电梯门关上,我忍不住心中的烦躁,狠狠地踹了一脚墙面。心烦意乱中,我也走入楼道,下到一楼。

    还没站稳,突然撞入一个女人的怀里。抬头一看,又是白小柔。烦躁的我根本没心思搭理她,点燃一根烟,边往外走边说道:“我不是说过了,让你别来烦我。一个女孩子家家这么不知廉耻?”

    不得不说,我语气重了一点。可我也是为了她好,白就是白,黑就是黑,不同的是,白能变成黑,黑却再也变不了白。

    走了几步,我没听到跟来的脚步声,回头一看,白小柔抱着膝盖,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指着她,我冷冷说道:“别以为流眼泪了不起,我不吃这一招。你要哭哭个够,我不会管你。”走了几步,我又回头喊道:“快走吧,晚上色狼很多。你再不走,我真的不会管你。”

    “c,烦死了,我才不会管你呢。”我径直走出大门,又朝着出租屋走去。

    几分钟后,我折返回来,白小柔依旧在那哭个不停。难怪说女人是水做的,眼泪竟然可以流个不停。走到她身边,我拉起她说道:“走吧,我请你吃宵夜,好不好。”

    抽搐着擦掉眼泪,白小柔破涕为笑道:“好,我要吃鸡翅膀。”看着她通红的双眼,我终究做不到铁石心肠,又觉得多少有些尴尬,只好戳了戳她的脑袋笑骂道:“你个吃货,走吧,再晚人家收摊了。”

    走了几百米,找到一家夜宵摊位。我点了五个鸡翅膀,十几串烤肉,还有三瓶啤酒。坐在她对面,我越发觉得不自在,看她,觉得尴尬,闹着脖子看其他地方,还是觉得尴尬。

    半晌后,白小柔开口问道:“萧哥,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愣了一下,我说道:“没有这回事,你想多了。”她搬起凳子坐到我身边,我又挪开了一点,强颜笑道:“这里人太多,被人看到容易误会,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好。”

    话音未落,最后吃宵夜的两桌都起身结账走人,剩下我和白小柔四目相对。仿佛有几万只蚂蚁在身上爬来爬去,弄得我坐立不安,心想着怎么鸡翅膀烤的那么慢,恨不得亲自去帮老板烤。

    “萧哥,如果你不讨厌我,为什么要避开我?”白小柔嘟嘴说道:“即使你不喜欢我,我们也可以做朋友。除非我做了什么错事,惹你不开心。如果是,那你告诉我错在哪里,我改。”

    心里像被猫挠了一般,我捂着脸说道:“没有,我不是跟你说的很清楚么?我们不合适,所以不能在一起,更不能做什么朋友。还是相忘于江湖比较好。”

    哦了一声,白小柔安静下来。正当我松了一口气时,白小柔再次问道:“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不适合,你说呀。只要你说清楚,我绝不会再烦你。”

    好在我快要抓狂时,鸡翅膀终于及时送来。我抓起一个塞到她嘴里,说道:“快吃,不要说话。食不言,寝不语。”

    食物和吻果然是堵住女人嘴巴最好的办法。

    趁着白小柔安静地吃着鸡翅膀,我开了一瓶啤酒,倒进一次性被子里。还没喝,却被白小柔抢了过去,一饮而尽。呼了一口气,白小柔赞叹道:“鸡翅膀配凉啤酒,果然好吃。以前我都是别人说,这次终于吃到了。”

    喝了一口啤酒,我疑惑问道:“你以前从来没吃过?”咬了一口鸡翅膀,白小柔看着烧烤摊,一脸羡慕地说道:“我家里管的很严,在我读大学之前,一直有保姆、司机跟在身边,我哪里有机会吃这路边摊。”

    听到这里,我心里不禁咋舌,看来白小柔不是含着金汤匙,而是含着白金汤匙。

    又拿过杯子,白小柔兴致满满地说道:“今天有机会,我一定要喝个够。”我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说道:“你还是少喝点吧,万一醉了……”

    摆了摆手,白小柔说道:“萧哥,你放心吧,我酒量好得很,绝对不会醉的。”回想起她之前的话,我疑惑问道:“你不是第一次喝吗,怎么知道自己酒量好不好?”

    “我我我胡说的……”还没说完,白小柔已经拿着鸡翅倒在了桌上。我整个人都愣住了,这是传说中的一杯倒?

    上帝作证,我可没有在她的酒里下药。感受到夜宵摊老板异样的眼光,我叫苦不迭,忙解释道:“老板,见笑了,我朋友第一次喝,酒量比较差。”

    在我的连番解释下,老板才打消了报警的念头。看着沉睡的白小柔,我叹了口气,直接灌完一瓶啤酒,把她背在身上,朝着上次的快捷酒店走去。

    靠在我的背上,白小柔仍呢喃道:“萧哥,鸡翅好好吃,你下次一定要带我来吃。家里阿姨弄的鸡翅味道太淡了,还是路边摊好吃。我好羡慕你呀,可以天天吃这么多好吃的。”

    少了烟火味,少了各种配料,以健康营养为主的鸡翅当然不够路边烤的好吃。我暗暗想道,还真是讽刺,我倒是希望从小生活在富裕家庭里,衣食无忧,可含着白金汤匙的白小柔却羡慕我这个从小吃路边摊长大的人。

    难道真的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说起来,白小柔自小娇生惯养,却愿意到会所超市做一个收银员,想必也吃了不少苦,不知道是和家人闹翻,还是……

    开了房,我背着白小柔来到房间门口。还没插进房卡,白小柔突然吐了我一身。把她丢到床上,我只好进厕所洗了个澡。

    从厕所出来,我正拿毛巾擦着头,白小柔横七竖八地躺在了床上。那雪白的大腿,无时无刻不是在引人犯罪。

    不不不,我已经害了张小蝶,我不能再害了白小柔。

    可美色当前……

    白小柔明显是一座未曾开发的宝藏,等着盗墓者挖掘其中的秘密,那种刺激和诱惑怕是柳下惠复活也抵挡不住。看着雪白的肉体,我咽了咽口水,丢掉了毛巾,一步步地朝着床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