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33章 笼中的小鸟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走到床边,我扑到了白小柔的身上,正要亲下去,却猛然停止。看着她的脸,我的**像被一盆冰水浇灭的火堆一般。

    既然不想和她在一起,又怎么能因一晌贪欢,取了她的初夜?摇着头,我苦笑道:“怕是当初柳下惠也是这么想的吧。”爬起来,我准备替她拉好被子便回家。

    不料白小柔搂住了我的脖子,哀求道:“叶萧,你不要走好不好,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拉了几下,始终无法拉住她的手,我只好任由她抱着坐在了床上。

    “你是不是在装睡呀?”我没好气地问道。低头一看,白小柔紧闭着双眼,呼吸平稳,倒也不像伪装。

    十几分钟后,我被白小柔压着的半边身体开始发麻,只好从床头微微往下挪,让白小柔靠在我的左手上。又尝试着拉了几下,还是不能挣脱。一不小心,我的手肘撞到了她的脑袋。

    轻呼一声,白小柔揉着眼睛,迷糊问道:“萧哥,这是哪里?”还没等我回答,白小柔意识到自己几经一丝不挂,尖叫几声,快速卷起被子抱在身前。我赶紧高举着手,解释道:“你千万别误会了,是你自己脱了衣服,我才是被占便宜的那个。”

    愣了一下,白小柔脸色舒缓下来,捂着嘴笑道:“萧哥,我又没说什么,你至于那么害怕么?”耸了耸肩膀,我说道:“难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男方必有所失。是非之地不能久留,我还是回家比较好。”

    起身走了两步,突然被人抓住手。回头一看,白小柔嘟嘴撒娇道:“萧哥,我一个人住宾馆会很害怕,你还是留下来陪我吧。”

    “别,万一被人看到,以为我拐卖良家少女,到时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为了避免又卷入无谓的桃色纷争,我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还没穿好衣服,我听到了白小柔的嘤嘤哭泣声。

    转身看着她,我冷着脸说道:“别又来这套,我真的不会再心软。”一分钟后,我坐到了白小柔的身边。她靠在我的身上,讲起了故事。

    五年级时,母亲意外出了车祸,父亲又当爹又当妈地照顾她,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因工作繁忙,他父亲请了司机、保姆还有保镖,对她进行全方位24小时的照顾。一开始,白小柔也知道父亲为了自己好,哪里有什么意见。

    可物极必反,随着白小柔长大,她越发觉得自己像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小鸟。没有父亲的批准,她不能吃街边的小吃,不能自己去商场买衣服,不能和任何同学或朋友有亲密来往,包括同性。

    在白小柔来会所超市工作以前,她还没试过一个人逛街,没吃过麻辣烫,没去过步行街买喜欢的衣服,宛如木偶一般活着。但她一直忍着,因为她明白父亲的心情。自从母亲死后,在父亲的眼中,这个世界到处充满着危险,他不能再让宝贝女儿受到任何伤害。

    直到父亲给自己安排有着明显政治目的的婚姻,白小柔再也受不了。她不希望这辈子都活在别人的掌控或照顾中,她希望能做主自己的生活,吃什么、穿什么、住什么都无所谓,最起码要活得自由。

    那天,两父女大吵一架,也是白小柔第一次对父亲吼道:“我希望你不要再管我了,我已经不是个小孩子,我希望能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活在别人的监控下。”在她摔门离去时,父亲对她吼出了电视剧中的台词:“你走,有本事走了,永远不要再回来。”

    离开了金窝,白小柔才知道自力更生并不容易。从小娇生惯养,她的动手能力、人际关系处理差得一塌糊涂,连工作都找不到。后来,她看到了超市收银服务员的工作,兴高采烈地去应聘,结果一举成功,而且工资高得离谱。

    后来,她当然知道了自己工资远比其它收银台服务员高的原因,是他爸在背后找人打了招呼。发了工资以后,白小柔直接拿着多余的钱退回给财务部,并找到暗中跟踪她的保镖,警告他们不许再跟着自己。

    从那时起,白小柔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自强自立,绝对不会让父亲看扁。

    从那天起,白小柔学着洗衣服、做饭,在超市里帮忙扛扛抬抬,从来没叫过一声苦,反倒是超市经理,总在她耳边念叨道少干点活。

    看着她手腕以上的白皙和手掌的粗糙,我便知她这段时间吃了不少苦。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笑道:“小柔,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让你父亲刮目相看的。”

    “我也相信。”白小柔点了点头,看着我说道:“萧哥,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么?”

    那时,白小柔刚到超市工作没多久,我也还没升为领班。某天下午,我提早来上班,觉得喉咙有些不舒服,便走进超市想买些润喉糖。

    在糖果货架前挑选时,我意外碰到了想要把货箱堆上柜架顶部的白小柔。她敲着脚尖,拼尽全身力气想要推上去,结果脚步一歪,连货带人摔在了地上。

    身为一个男人,我不可能视若无睹,走过去想要帮忙,却被白小柔冷着脸喝退。她说道:“不用你管,这是我自己的事。”

    当时我还奇怪,怎么会有这么不知好歹的女人。真是热脸贴了张冷屁股,我也不是喜欢自讨没趣的人,拿了一盒喉糖准备去结账。

    砰。我回头一看,白小柔再次摔在地上。靠着货架,我翘着双手戏虐问道:“还喜欢逞强不,要帮忙就出声,我大人不记小人过。”

    “不用你多管闲事,我自己能行。”白小柔瞪了我一眼,低声骂道:“年纪轻轻不干点正事,整天给别人当狗腿子。”

    当时我有种想抓着白小柔的肩膀,猛抽两大嘴巴的冲动,虽说我在巴黎1号当少爷,名声并不好听,可我好歹是自食其力,怎么就当狗腿子了。还没等我还嘴,白小柔再次摔倒在地,我没好气地说道:“下次再想教训别人,先别让自己出丑。”

    “我出丑怎么了,那也不用你管。”白小柔依旧不领情。

    现在我当然明白她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反应,多半是把我当做她爸安排去监视她的人。可当时我并不清楚,只觉得这个女生的公主病重的离谱,快无药可治的那种,偏偏她又倔强,一次次抬起货箱,一次次摔倒在地。

    直到膝盖摔破了血,我再也看不下去,上前抓住她的胳膊,推到一旁。单手举起货箱正要往上放,看到白小柔又扑了过来,我一手抓住她说道:“你有你的骄傲,我很理解,但你也要有自知之明,有些事你做不到,应该接受别人的帮助。”

    “而是靠着你那可笑的自尊摆脸,否则你只会让人看笑话。”我轻轻松松摆了上去。红着脸,白小柔撇嘴骂道:“狗腿子。”

    转身看着她,我冷冷说道:“我在会所工作,虽然辛苦,但我赚的每一分钱都清清白白。虽说行业不太正当,可我们也是用心服务客人,没有什么狗腿。如果服务业就算,那你一样是狗腿子。”

    “你……”白小柔瞪大双眼,又皱着眉头说道:“你在楼上的会所上班?你不是……”脸色一变,白小柔连忙鞠了几个躬,真诚说道:“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你千万不要生气。”

    “好阴晴不定的女人,说不定有精神病,还是早点离开比较好。”我暗暗想道,不敢和她多说,快速拿着润喉糖离开。

    后来见面次数多了,白小柔总是主动地笑着打招呼。我才发现她不是自己想的那种患有精神病的女人,便想着她可能那几天生理期不舒服,才会那么暴躁,所以后来再去超市买啤酒,偶尔和她聊聊天,渐渐地两人才熟络起来。

    回想起往事,我疑惑问道:“所以你是因为那次的事喜欢上我的?”紧紧地抱着我的腰,白小柔点头说道:“恩。其实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总觉得你的出现恰到好处,而且我每次不开心的时候都会见到你。”

    “那我对你来说,应该是不祥之人呀。”我揶揄道,白小柔迅速摇头说道:“才不是呢,每次见到你,你都会和我说笑话,心情慢慢就好了。萧哥,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心想着她不会又逼我和她在一起吧。我揉了揉眼睛,装傻说道:“不知不觉聊到这么晚了,你困了吧,我们快点睡吧。”

    抓住我的手,白小柔说道:“别装,你放心,我说的不是那件事。”尴尬笑了两声,我说道:“还好,我还以为你要睡我呢。”

    拍了拍我的胸口,白小柔温柔说道:“萧哥,我希望你答应我。即使你不喜欢我,不接受我,也不要远离我避开我,最起码像以前一样把我当朋友,好不好?因为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我不想失去你。”

    想到白小柔从小虽然得到万千宠爱,却从来没有自己的朋友。相比起她,我似乎更幸福些,没有住过别墅,没有吃过鱼翅,却有一大堆朋友死党从小玩到大。心里一软,我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

    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我说道:“时间真的不早了,我们快睡吧,明天还要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