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34章 钱和自由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红着脸,白小柔说道:“那我们怎么睡呀?”

    因为我们来得太晚,快捷酒店里没有了标双,只有标单。环顾一圈,我说道:“你睡床上吧,我在沙发上将就一晚。”

    拉着我,白小柔害羞说道:“要不你也睡床上吧,我信得过你。”摸了摸她的头,我笑道:“可是我信不过自己。”

    怎么说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和一个身材姣好只穿着内衣的女人躺在一张床上,还能不出任何事故,怕是孔圣人也做不到,何况我。给她拉好被子,我说道:“没事的,快睡吧。”

    嘟着嘴,白小柔说道:“萧哥,你不会趁我睡着,再偷偷跑了吧。”指着墙上的钟,我没好气说道:“大小姐,现在都快凌晨五点了,我哪里还有精力折腾,快睡吧。”

    关了灯,我躺在沙发上,想起白小柔今晚的话,不禁有些感概。人生在世,究竟什么样的生活才适合自己?恐怕钱真的不是万能,否则白小柔也不会有富家千金不做,跑去一个超市做收银员?

    而且我明显感觉得出,白小柔活得比以前开心许多,或许大多数小鸟都更喜欢自由自在地翱翔天际,而不是困在笼子里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话说回来,没有钱也很难活得潇洒自在,经济不自由,又何来精神自由。

    可为了钱,我不得不往上爬,不得不和张之北他们斗争到底,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不管我有意也好,无心也好,终究伤害了张小蝶,而且是这辈子都无法弥补的伤害。

    “萧哥,你在想什么呢?”白小柔开口问道。

    经过今晚的聊天,我也不再刻意疏远白小柔,或许是她的那一句“不想失去第一个认识的朋友”打动了我。摇了摇头,我说道:“没什么,感觉人生在世,活得真是不容易。”

    “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要不你也跟我说说吧。”白小柔说道。还没等我回答,她爬下了床,像一条泥鳅一样钻入我的怀里,戳着我的下巴说道:“你听我说了那么多心事,我也可以免费给你当一回垃圾桶。”

    叹了口气,我还是忍不住说了张小蝶一事。讲完前因后果,我问道:“小柔,你觉得我是不是错得很离谱,甚至不可以被原谅的那种?”

    “萧哥,我知道你肯定不是故意的。我相信你,你是个好人。”白小柔说道。听到这番话,我摇着头苦笑道:“我也想当个好人,可惜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我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算好人还是坏人。”

    “好人,好人……”白小柔越说越小声。低头一看,她已睡着,我笑了笑,枕着手胡思乱想起来,在晕晕沉沉中睡着了。

    再起床,已是中午十二点多。我挡住窗**进来的刺眼阳光,转头看了看,没有发现白小柔的身影,喊道:“小柔,小柔……”

    没有任何回应,想必是去上班了吧。我起身准备去厕所洗把脸时,看到电视旁边留有一张纸条,还有一份粥、一杯豆浆和两根油条。

    “萧哥,我先回去上班了,你个大笨猪,肯定很晚才起床,估计我买的早餐都凉透了。如果超过十二点,你千万不要吃了,快去吃饭吧,记得不要吃快餐。”后面还有一个可爱的笑脸。

    笑了笑,我咬了一口油条,把纸条卷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洗完脸,我下楼退房。从钱包拿出押金单时,一张皱乎乎的纸条落在台上。

    接过押金单,前台小妹笑道:“萧哥,不会是又喝醉了吧,超市小票也当包一样收着。”我笑了笑,重新把那张纸条放回钱包里。

    回到家,李山飞已煮好饭,摆在了茶几上,却一个人发愣坐着。直到我打了个响指,他才回过身来,紧张问道:“萧哥,你回来了?小蝶肯不肯原谅你,肯不肯搬回来。”

    我摇了摇头,李山飞一脸失落。按着他的肩膀,我说道:“小飞,你放心吧,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

    晚上,回到会所。一踏上三楼,我看到鼻青脸肿的张之北和陈龙斌在走廊里聊天。看了我一眼,他下意识地退后两步,快步离开。我笑了笑,正打算进更衣室换衣服,听到了陈龙斌的喊叫。

    来到他面前,四目相对,两人都沉默下来。

    半晌后,陈龙斌开口问道:“萧子,你是不是怪我没有帮你?”摇了摇头,我笑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我懂,你也要看马东浩的脸色行事,我不怪你,也没资格怪你。”

    拍着我的肩膀,陈龙斌说道:“小子,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

    其实我心里真的有些不爽,毕竟我跟着陈龙斌那么久,他应该知道我不是喜欢滋事惹祸的人。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人不犯我不犯人。可陈龙斌在近段时间的表现明显是帮着张之北,我也明白他有很大的压力,可心里还是觉得别扭。

    点燃一根烟递给我,陈龙斌说道:“你不会连烟都不肯接我的了吧。”犹豫几秒,我还是伸手接了过来。靠着墙,他说道:“萧子,我知道你受了委屈,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如果可以,我当然会站在你的那边。”

    “可是马东浩是部长,我不过是个经理,胳膊拗得过大腿。”陈龙斌说道:“我真的想帮你,可是无能为力。你能不能理解我一次?”

    心里一软,我捶了他胸口一拳,笑道:“斌哥,我们永远是好兄弟。”搂着我的脖子,陈龙斌说道:“这才对嘛,我还以为你再也不把我当兄弟。不过你小子够有胆量,连马部长都敢陷害。”

    愣了一下,我装傻说道:“陷害?我可没有陷害他,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不知道。”撇了撇嘴,陈龙斌说道:“你面对我也要守口如瓶,太过谨慎了吧。”

    笑了笑,我环顾一圈,低声说道:“常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这是你以前教过我的,忘了?做什么事还是谨慎一些比较好。”

    看了我一眼,陈龙斌没好气地笑骂道:“你个小子,还拿我的话教训起我来。也罢,我不问你了。和你说件事,我和张之北商量过了,把你调回c区,不过我暂时还不能恢复你领班的身份,委屈一下。”

    指着我,陈龙斌说道:“可别再怪我没有帮你了。”

    虽然说继续留在b区,张之北短时间也不敢再搞小动作,不过始终觉得有些不自在,还是回到c区舒服一些。点点头,我说道:“谢谢斌哥。”

    “不过……”陈龙斌皱着眉头说道:“张之北提了个条件,我只好答应他,否则他不一定能放人,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条件?”我疑惑问道。

    “c区的新领班是侯浩博。”陈龙斌说道。

    竟然是他?我大为震惊。本想着利用他来陷害马东浩,既除了他,又能拖着马东浩下水,没想到阴差阳错真给他转正成为领班。难怪张之北愿意放我走,多数是想着利用侯浩博来对付我。

    想着借刀杀人么?我倒要看看你使的这把刀有多利。笑了笑,我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斌哥提醒。”

    待陈龙斌进了办公室,我走向c区的更衣室。路过公主休息室,我探头看了一眼,张小蝶在化妆,看到我立刻转过身去。

    恰好周倩茜拿着水杯走出来,回头看了一眼,凑近我身边说道:“叶萧,我昨晚帮你劝了几句,不过她一时半会是消不了气,等等吧,别操之过急。我觉得她肯定会原谅你的。”

    “倩倩,谢谢你。”我感激说道。正要走,周倩茜喊住我问道:“叶萧,我昨晚和她聊天,怎么觉得她好像有些喜欢你?”

    不会吧?女人的直觉这么可怕,张小蝶明明在生我的气,她还能听出这层意思。挠了挠脖子,我强颜笑道:“你感觉错了吧,她恨不得杀了我,怎么可能还喜欢我。”

    点点头,周倩茜自顾自说道:“也对,你害她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即便再喜欢你,也会恨死你。对了,侯浩博调来了我们区当领班,你知道了么?”

    见我点头,周倩倩说道:“来上班时,我看到他召集了其他少爷开会,你切忌要小心。我听说你还打了他一顿,他必然会想办法报复你。”

    “好,我会小心提防。”我离开休息室门口,走向更衣室的路上又转身去了吧台一趟。

    更衣室内,几个少爷正围着侯浩博说话,看到我进来,像脑中被按停一般闭了嘴。摸了摸下巴,侯浩博得意说道:“叶萧,真是冤家路窄。不过托你的福,我终于当上了c区的领班,不得不说我还真要多谢你。”

    还没等我说话,两个少爷偷偷摸摸地关上了门。捏着拳头,侯浩博咬牙说道:“你说你对我那么好,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退后两步,我紧张问道:“侯浩博,你要干什么,千万别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