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35章 新官上任打一顿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有着其他少爷的帮忙,侯浩博倍有底气,捏着拳头说道:“叶萧,你现在知道怕了么?你不是很能打么,尽管动手呀。”

    “博哥,你是领班,我哪里敢动手呀,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我哀求道,可侯浩博岂肯放过我,伸手挥了挥,身后的两个少爷上前一左一右扣住我的肩膀。

    接过别人递来的棍子,侯浩博冷笑道:“老子今天让你知道什么样的人不该惹。”

    棍子即将砸向我的脑袋之际,我猛然发力,推开右边,又一脚踹开左边,左手扣住侯浩博的手腕,右手掏出夹在腰间的高浓度二锅头,一瓶砸在侯浩博的脑袋上。

    砰。瓶渣四射,酒液一点点从侯浩博脸上流了下来。惨叫一声,侯浩博跌坐在地上,其他少爷纷纷退开。看了众人一眼,我点燃一个烟,拿着打火机蹲下来说道:“侯浩博,你见识过烤鸡么?”

    “只要我手一松,保证你会变浑身**特技演员,只是不知你会变成一堆黑炭,还是凤凰涅槃。”我在侯浩博面前来回晃着打火机,他吓得浑身发抖,脸白的像纸人一样。

    “萧萧萧哥,我跟你开玩笑。我哪里有胆量对付你,你千万不要乱来,否则屋子这么小,万一着起火来,谁也逃不了,包括你在内。”侯浩博惊恐喊道。

    对峙,很多时候靠的不是底牌,不是手段,而是气势。所谓好人怕坏人,坏人怕泼妇,泼妇怕不要命的。

    冷下脸来,我寒声说道:“侯浩博,你是觉得我不敢么?拿着酒进来,我已经不想活着出去,同归于尽对我来说赚了。”环顾一圈,我看着其他人笑道:“何况还有这么多少爷陪我,好过秦始皇陪葬品兵马俑。”

    其他人吓得纷纷后退,开口求饶道:“萧哥,你千万不要乱来,我们和你无冤无仇,都是他,都是他教唆我们对付你的。萧哥,你饶了我们吧,我还不想死呀。”

    跪在地上,侯浩博直磕头道:“萧哥,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和你做对了。你千万不要杀我呀,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八岁孩子,你……”

    “闭嘴。”我熄灭了火,一脚踹开他,冷冷说道:“侯浩博,今天起最好河水不犯井水,你做你的领班,我做我的少爷,如果你还仗着张之北作威作福,下一次老子保证让你当场火化。”

    “是是是,我知道了。”侯浩博点头应道。

    打开门,正好遇到准备敲门的李山飞。看了一眼,他疑惑问道:“萧哥,这是怎么回事?”回头看了一眼,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没事,他们在排练新的表演节目而已。走吧,我们去抽根烟。”

    抽完烟,我准备回更衣室换衣服时,却在门口遇上了许久不见的庄佳佳。自从上次推荐她接待贵客以后,她一举晋升为红牌,每天一上班便被客人点走,几乎没在休息室里待过。

    看着她精神却有些憔悴的脸,我说道:“好久不见,最近很忙吧。”点点头,庄佳佳说道:“确实很忙,不过赚的钱也多了一些,说起来还要多谢萧哥你。”

    看了一眼李山飞,庄佳佳小声说道:“萧哥,我有事想和你单独谈谈。”见李山飞没有动静,我转头说道:“小飞,你是不是有事要忙?”

    看了看手机,李山飞说道:“没有呀,还没到上班时间。”按着额头,我没好气地说道:“小飞,佳佳有事要和我谈。”点点头,他说道:“行,你们谈,我绝不会插嘴。”

    无奈之下,我只好踹了他一脚,喊道:“快去上厕所。”踉跄了几步,李山飞喊道:“我又不急,好端端上什么厕所,又不像你。我真怀疑你肾不好,每天上那么多次厕所。”

    “快去!”在我的吼叫中,李山飞乖乖走向厕所。看着庄佳佳,我说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靠在我身边,庄佳佳小声问道:“萧哥,我听说你认识警察?”

    皱了皱眉头,我警惕问道:“你听谁说的。”

    “我那天经过厕所时,听到蒋晓丽在打电话,她和别人说,暂时不要找黑道的人对付你,因为你认识警察。”庄佳佳拉着我的胳膊说道:“萧哥,我有个姐妹惹了点麻烦,你能不能介绍我认识一下你的警察朋友?”

    “她惹了什么事?”我疑惑问道。

    叹了口气,庄佳佳说道:“我朋友也傻。她喜欢上了一个有妇之夫,两人奸情被那男的的老婆发现。他老婆派人来打她,拉扯之时,我朋友爆了那女人的头。现在那女人说是要找人去抓我朋友,想看看能不能托关系私下解决了。”

    放下心来,我皱着眉头说道:“我倒是想帮你,只是……实话和你说吧,我和那女警并不是很熟,顶多算萍水相逢的朋友。只不过蒋晓丽她们误会了,所以我也不确定能不能帮你。”

    低着头,庄佳佳说道:“萧哥,你是不是信不过我?那个朋友帮过我很多,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看到她坐牢。”抬起头,庄佳佳盯着我的眼睛说道:“萧哥,只要你愿意帮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说着话,庄佳佳伸手要探进我的裤子中。一把抓住她的手,我摇头说道:“佳佳,你误会了,我真的和她交情不深。好吧,我尽量帮你问问,但我先说明,不保证一定可以。”

    毕竟夏巧是刑警,而庄佳佳朋友的事属于民事纠纷,也不确定她能不能帮的忙。即使帮得上,也不确定夏巧肯不肯,因为错的一方在庄佳佳朋友身上。

    虽说爱情是盲目的,跨越各种条件限制,可婚姻是受法律保护的。而夏巧明显又是嫉恶如仇三观通正的人,想要她帮忙,还真是不太容易。

    “知道了,谢谢萧哥。”庄佳佳摸着我的胸口说道:“到时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

    不知为何,我觉得庄佳佳变了许多,样子、身材和以前一样,但说话、动作却让我有些不舒服。换作以前,庄佳佳即使要求我帮忙,也不会理所当然地伸手摸进我的裤子。仍记得我给她培训时,她几乎全程都红着脸,像只鹌鹑一样。

    想想也是,她以前不过是陪酒小妹,即使身处会所的大染缸,多少还能保持一些单纯。做了红牌,免不了要出台,见多了男人,还有什么放不开的。

    “萧哥,你现在要打电话么?”庄佳佳问道:“那我先走了。”想了想,我苦笑道:“糟糕,我还真是没有她的电话。你朋友的事很急么?”

    皱着眉头,庄佳佳说道:“倒也不太很急。要不还是算了吧,我再问问其他人。”喊住她,我说道:“要是我这几天联系上,到时再告诉你一声吧。不过还是劝劝你的朋友,早点抽身离开,毕竟那男的能喜欢她抛弃结发之妻,迟早也会抛弃她。”

    点点头,庄佳佳说道:“好,我会和她说的。”

    几天过去,侯浩博再也没有找过我任何麻烦,张之北也没有动静。可我知道,越是看似风平浪静,越是蕴藏着更大的风暴。

    四天后的凌晨一点,客人走得比较早,我们也提前下班。换好衣服,我看了紧盯着我的侯浩博一眼,和李山飞走出了更衣室,不料在门口遇上了张之北。

    “叶萧,有空吗?我们去喝一杯吧。”张之北笑道,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冷哼一声,李山飞说道:“你的酒有毒,我们喝不起,萧哥,我们走。”

    伸手拦住我,张之北说道:“叶萧,你真的一点面子也不给我么?”

    看着他,我笑道:“张之北,你又想耍什么花样?”连连摆手,张之北说道:“叶萧,你真的误会了,我这次可是诚心诚意请你喝酒。说实话,我厌倦了斗来斗去,没意义。我们还是和解吧。”

    “所以我特意请你去喝酒,希望一酒泯恩仇。”张之北说道:“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意思。”拉了拉我的衣服,李山飞小声说道:“萧哥,千万别去,这人贼眉鼠眼,肯定不怀好意。”

    看着张之北的眼睛,我笑道:“好呀,我去。”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虽然说有千金难买浪子回头,可对于张之北,我更相信狗改不了吃屎。可如果不去赴这场鸿门宴,说不定张之北还会使其他的阴招,明枪易挡暗箭难防,既然如此,我还不如看看他要耍什么花样。

    拍了拍手掌,张之北笑道:“好,像个男人。叶萧,十分钟后我们在楼下等,不见不散。”

    待他离开,李山飞着急说道:“萧哥,你怎么能答应他,万一他找人埋伏,我们不就落入陷阱里?反正他说的话,我一句也不信。”

    “他说的话,我连标点符号都不信。可如果我们不去,他必然还有其他招数。”我摇头笑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见招拆招吧。”

    想了想,我到吧台要了个空的啤酒瓶和一瓶矿泉水。

    几分钟后,张之北下楼和我们会合,招手说道:“我知道一个很好吃的烧烤摊,在那边。叶萧,不知道你有没有胆量跟我去呢?”

    撇了撇嘴,我说道:“当然,我信得过张领班的为人。”

    拐了好几个弯,走出四五百米,来到一家人不算很多的夜宵摊。张之北点了菜和啤酒,坐回位置上说道:“叶萧,其实我们不必斗得这么厉害,你说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