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36章 夏巧被毁容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喝了一口啤酒,我没有说话。给我倒了一杯,张之北说道:“其实我们两个合力的话,完全可以赚更多的钱,又何必一直斗下去,冤冤相报何时了。”

    摊开手,张之北说道:“我姐夫是部长,你又聪明,我们真的可以通力合作。”

    哼了一声,李山飞表示不屑一顾。摇了摇头,我笑道:“张领班,我也不想斗下去,可是你不肯放过我呀。”

    “怎么会,只要你答应我,以后不再和我做对,乖乖替我办事,我一定不会再针对你,也不会待薄你。”张之北说道:“你的想法呢?”

    还没等我说话,李山飞吼道:“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想让萧哥给你当走狗,他同意,我都不会同意。”

    冷下脸来,张之北喝道:“李山飞,我现在问的是叶萧,不是你。”

    撇了撇嘴,我说道:“不好意思,我和我兄弟的想法一样,还真没有兴趣做别人的走狗,否则很容易落得侯浩博一样的下场。”

    “他从一个少爷升为领班,有什么不好?”张之北自信满满地说道:“叶萧,只要你肯跟着我,别说恢复领班的位置,经理都没问题。你别忘了,我的姐夫可是马东浩。难道你真的想要一辈子都当少爷?”

    画的好大一个饼!我看着张之北,淡淡说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我当然想当经理,但绝对不会靠攀炎附势爬上去,否则我拿工资都拿得不安心。”

    猛然一拍桌子,张之北喝道:“叶萧,我看你是个人才,所以才好声好气地说话,你别敬酒不喝喝罚酒。”

    自顾自倒了一杯酒,我说道:“罚酒,要喝还是喝,敬酒,不想喝,我还是不会喝。”

    咬着牙,张之北指着我喊道:“叶萧,你不识好歹也别怪我心狠手辣。出来,动手。”在他一声令下,附近的角落冲出八个人,手臂上都有纹身,手里拿着铁棍、砍刀,不用问也知道是黑道中人。

    其他客人尖叫几声,快速抛开。老板喊了几句“还没给钱呢”,看了我们一眼,连摊位也不要,躲到一边。

    挥着刀,一人喊道:“我们只是寻仇,与其他人无关。别多管闲事,否则我们砸了你的摊。”估计是害怕老板报警,所以先行恐吓,看来我猜的没错,果然是鸿门宴!

    抬起头,我看着张之北说道:“蒋晓丽没告诉过你我认识警察吗?信不信我把朋友叫来,把他们都抓回去,到时我看你怎么和他们的老大交代。”

    那八人脸色一变,互相看了几眼,明显心生退意。挥了挥手,张之北说道:“你们不用听他胡说,即使他认识警察又怎么样,山高皇帝远,等你朋友赶到,你已经是个死人了,动手。”

    本来还想着掏出手机,做做样子吓唬他们。可惜对方根本不给机会,抡起钢管砸了过来。推开李山飞,我翻起桌子朝张之北扔了过去。

    侧身躲开,张之北接过一根铁棍,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一个死人怎么和我做对。”

    咬了一口还拿着的烤肉,李山飞喊道:“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侧过身子,低声叮嘱道:“小飞,小心一点。”

    话音未落,对方快速攻了过来。虽然我和李山飞打过的架不少,可对方人数毕竟占了优势,加上武器,我们只能边躲边退。

    左手扣住一人的肩膀,我右手拿起地上的小板凳拍了上去,却被另一人踹退好几步。李山飞同样是挨了几拳揍翻一人。

    “小飞,你怕么?”我转头问道,李山飞拍着胸脯喊道:“怕他奶奶个熊,来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一时之间,对方也不敢上前。张之北着急喊道:“愣着干什么,上呀,谁杀了他们,我给一人一万。”

    钱尚且能使鬼推磨,又岂会使不动一群小混混?红着眼,六个人再次挥着武器攻来。在金钱的诱惑下,他们明显拼命了许多。

    几分钟后,我和李山飞血痕累累地靠在一起,可对方依旧站着四个人,还有站在一旁翘手看戏的张之北。

    “身手确实不错,难怪会救了陈龙斌一命,不过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张之北冷笑道。

    “小飞,掩护我。”我侧头喊道,李山飞点了点头,捡起地上一根砍刀,像疯子一般挥舞起来,其它四人只能分开两边,暂时退后。

    抓准时机,我快速冲向独自一人的张之北,所谓擒贼先擒王。张之北也不笨,哪里不明白我的意图,高声喊着救命,冲向左侧的两人。李山飞想过来支援,却被另外两人拦住。

    踢开两人,我左手抓住张之北的脖子,右手掏出藏在腰间的玻璃瓶,弹掉瓶盖,喊道:“都给我住手,再动手,我就把硫酸全部倒在他的脸上。”

    砸向李山飞脑袋的铁棍停在了半空。

    “赶紧给我滚一边去,否则我立刻倒下去。”我高声喊道。

    瓶口停在张之北的脸上,他顿时吓得面无血色,连连挥手道:“快让开,快让开,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想我死呀。”

    在张之北歇斯底里的叫喊声中,对方退到了一旁,却迟迟没有走。我皱着眉头说道:“我说的是滚,立刻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挥着手,张之北喝道:“听到没,萧哥让你们滚,快滚。”

    捂着左臂,其中一人冷冷说道:“海哥让我们带他回去,我们不能走。”愣了一下,张之北吼道:“c你们大爷,老子要是毁了容,一定杀了你们。”

    可不管张之北如何叫骂,几人始终不肯离开。而他们不敢过来,也是顾忌着我手里的硫酸,而不是张之北的性命。

    这可怎么办,本来还想着擒王能脱身,没想到擒到的是没用的小卒。要是夏巧在该有多好,她有枪,应该能吓退这群人……正心烦意乱之际,一人撞到了我的后背。

    回头一看,还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叶萧?你怎么在这里,快救我。”

    “夏巧?你怎么在这里,快救我。”

    穿着运动服的夏巧满头大汗,一脸紧张,我心里直叫苦,夏巧小妞,你怎么能说了我的台词。

    还没等我问个明白,一个中年男人持刀跑了过来。看着夏巧的表情,我已然知道对方是敌非友。

    场上的气氛顿时变得很奇妙,我看着夏巧,夏巧看着中年男人,中年男人看着沈成海的小弟,沈成海的小弟又看着我。

    本来还想着夏巧能像天兵天将一般来救我,没想到她来是来了,可不仅没帮上忙,还带来一个大麻烦。万一他们联手……

    既然如此,倒不如再来一出浑水摸鱼,反正死马当做活马医。

    指着中年男人和沈成海小弟中间的位置,我喊道:“杀了他。”两方果然大打出手,不得不说,中年男人的身手实在厉害,以一敌三尚且不落下风,即使李山飞也加入战圈,还是不能制服他。

    撞了撞夏巧,我说道:“你拿着硫酸,千万别让他乱动,我去帮忙。”我让夏巧抓着张之北的衣服,把玻璃瓶塞到她的手里,抓起地上一根铁棍冲了过去。

    不过几秒时间,中年男人砍伤了几人,一脚踹开李山飞,又是一刀劈了下去。心急如焚的我抓起铁棍扔了过去,逼得中年男人推开半步。

    “叶萧,小心!”夏巧尖叫一声。

    转过身子,中年男人持刀砍在我的肩膀上,我双手握住他的手腕奋力往上抬,可中年男人的力气实在太大,刀还是压着我一点点往下跪。沈成海的几个小弟互看一眼,连昏迷的同伴也不管,快速抛开。

    正当我快要被中年男人劈成两半时,李山飞及时赶到,一把箍住中年男人的脖子。抬起刀,中年男人想要砍向李山飞。我顾不了许多,抓着中年男人的脸,一头撞了上去。

    眼前飘出好多黄灿灿的星星,我忍住晕眩和疼痛,再次撞了一次。

    一次,两次,三次……

    不知撞了多少下,我的脚步虚浮得像踩在空中一样,再也站不稳,松开抓着中年男人的手,倒在了地上。

    好在我几次用头撞中的地方正是中年男人的鼻子,他满脸是血,也重重地压在李山飞身上倒下。

    “叶萧,你千万别死呀!”夏巧着急喊道。

    推开中年男人,李山飞走过来扶起我,着急喊道:“萧哥,萧哥,你千万别死呀。萧哥,你还没娶媳妇呢,你还没回老家建房子,你不能死呀。”

    睁开眼,我没好气地说道:“你不要再晃我了。再这么晃下去,我真的要死了。”抱着我,李山飞激动说道:“太好了,萧哥,你没死就好。”

    还没等我松一口气,再次听到夏巧的尖叫。转头看去,原来是张之北趁着夏巧不注意,挣开她的手,并一举抢过了玻璃瓶。

    两人不断拉扯,还没等我们赶过去,张之北着急逃跑,扬手推开了夏巧。玻璃瓶也飞到了半空中,一大团液体流了出来,溅到了夏巧的脸上,而张之北趁机逃走。

    捂着脸,夏巧痛苦地喊叫起来。抓着我,李山飞喊道:“糟了,糟了,我们的救命恩人要毁容了,我要打电话,对,我要打110。”

    按着额头,我没好气地说道:“大哥,救护车是120。”按住李山飞的手,我说道:“不用打了,她已经没救了。”

    看着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夏巧,李山飞气愤喊道:“萧哥,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