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37章 被人利用的傻瓜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走到满地打滚的夏巧身边,我说道:“滚够了没,我们要走了。”

    捂着脸,夏巧痛哭喊道:“叶萧,你个没人性的家伙。我都毁容了,快帮我叫救护车呀。你还笑,叶萧你个混蛋,我恨死你了。”

    “萧哥,你怎么能这样,她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李山飞又要打电话,我推了他一把,说道:“傻瓜,你见过水也能毁容的吗?”

    “水?”两人同时讶道。清醒过来的夏巧小心翼翼地张开手,脸蛋完好无损,她摸着自己的脸兴奋喊道:“太好了,我没有毁容,吓死我了。”

    回过神来,夏巧冲过来,抓着我的胳膊不断拍打,骂道:“叶萧,你竟敢骗我。都怪你,我都差点被吓死了。”

    被她打到伤口,我轻呼出声。扶着我,夏巧关心问道:“叶萧,你没事吧。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谁让你那样吓我,我还真以为是硫酸。”

    叹了口气,我说道:“我要吓的不是你,是张之北。如果不骗他是硫酸,我和小飞早死这里了,还能从中年男人手中救你?”

    当时,张之北招呼我们兄弟一起去吃夜宵。我已然猜到他不怀好意,可是不去的话,又不知道他会耍什么花样。为了避免上次被围攻的悲剧,我便去前台要了个空的玻璃瓶和一瓶矿泉水,之后把矿泉水倒了进去,假装是硫酸,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还真的用上。不然我和李山飞早被那几人抓走。

    看了一眼昏迷的中年男人,夏巧哼哧着说道:“那是你救的吗?行了,我送你们两个去医院吧。”

    “你个没良心的女人,我可是救了你两次……”话音未落,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醒来,我已躺在了出租屋里。头疼得厉害,摸了摸,才知道头顶肿起了一大块,想必是撞中年男人时太过用力所致。

    正打算下床喝杯水,听到房间外传来了敲门声。几秒后,李山飞推门进来,关心问道:“萧哥,你醒了,没事吧?我去给你拿水。”

    待李山飞离开,我才看到紧随其后进来的夏巧,疑惑问道:“你怎么也来了?”

    坐到我身边,夏巧掰着我的身体查看道:“要不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摆了摆手,我说道:“算了,不用了。。”

    喝完水,我才知道二人送我回来,又押着中年男人去了派出所录了口供。我疑惑问道:“你不是有枪吗,怎么会反过来被他追赶?”

    原来那中年男人是抢劫犯,当晚在中山街一带作案,恰好被跑步路过的夏巧碰到。夏巧追了上去,夺回了包,中年男人恼羞成怒,对她动了杀心,所以掏出藏好的刀一路追杀她。若不是碰到我,她怕是真对付不了。

    笑了笑,我说道:“现在承认是我救了你吧。”翻了个白眼,夏巧说道:“是是是,你是见义勇为的英雄,我到时会给你申请一面好市民锦旗,等着吧。”

    “你看起来伤的很严重,要不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夏巧劝道:“而且你还撞了头,说不定会有什么后遗症。”

    捂着胸口,我故作痛苦地喊道:“不知为什么,这里很疼,你快帮我看看,估计是被你诅咒了。”脸色大变的夏巧解开我的衬衣,边检查边问道:“叶萧,你不用吓我,可能是心脏出了问题,不行,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不等她喊来在厨房忙活的李山飞,我抓着她的手揶揄道:“不用去医院,这是心病,需要一些特殊的药引才能治。”

    “心病?什么药引,你说呀。”夏巧那傻瓜信以为真,着急说道。我看着她笑道:“需要感恩的心补偿,我就能不药而愈,否则什么灵丹妙药都不管用。”

    明白过来的夏巧拍着我的胸口喊道:“你个混蛋,又在耍我,看我怎么收拾……”两人打闹着,我使劲一拉,夏巧坐立不稳,整个人倒在我的身上,她的手恰巧按着我的敏感地带,顿时尖叫一声,退了回去。

    推开门,李山飞着急问道:“出什么事了?夏警官,你的脸怎么那么红,不会是被烫伤了,我记得萧哥这里有烫伤膏,我给你找找。”

    摆了摆手,夏巧瞪着我说道:“算了,我没死,你好好照顾你的萧哥吧,我有事先走了。”挠了挠头,李山飞说道:“你刚刚不还说下午没事么?要不吃完饭再走吧。”

    哪里还不明白夏巧是想逃走,我捂着嘴笑了起来。又瞪了我一眼,夏巧借口说道:“不用了,忙活了一晚,我要回去补觉,你们吃吧。”

    想起庄佳佳的请求,我伸手喊道:“夏巧,先别走,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听我说完,夏巧拿出一张名片,皱着眉头说道:“这是我的号码,你到时可以找我。可我是刑警,插手不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再说了,是你的朋友有错在先,破坏了别人的家庭,我插手不太好吧。”

    看到我发呆,夏巧勉为其难地说道:“好吧,看在你帮我抓住犯人的份上,我帮你一次。不过我先声明,只能找同事帮忙不让那女的再打你朋友,其他的事我可不管。”

    挣扎着爬下了床,我朝着屋外走去。拉着我,夏巧问道:“你生气了?我都答应了会帮你,可我真的不能……”

    摆了摆手,我说道:“不不不,我没有生气,是有事要赶回……公司一趟,迟点我再联系你吧。”

    端着菜从厨房走出来,李山飞喊道:“萧哥,你干什么去,你也不吃饭吗?”

    匆匆忙忙赶到半路,我才想起来现在还没到上班时间,又掏出手机拨打了某人的电话。来到三楼,我在楼道抽着烟。

    半小时后,电梯门打开,庄佳佳从里面走了出来。转身看到我,她疑惑问道:“萧哥,你这么着急叫我回来,是什么事。”

    笑了笑,我招呼她走过来,说道:“我已经联系了朋友,她说可以帮忙,说一下你朋友的名字吧。”愣了一下,庄佳佳说道:“原来是这件事。不用了,我朋友已经自己解决了,谢谢萧哥。如果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抓着她的手,我冷言说道:“佳佳,你还想骗我么?”使劲挣脱着,庄佳佳表情极度不自然地说道:“萧哥,你在说什么呢,我完全听不懂。”

    放开手,我堵住了楼道的出口,咬牙说道:“你根本没有朋友要找我帮忙,对不对。你昨天来问我,不过是刺探消息,然后和张之北通风报信。”

    之前我和夏巧聊起此事,突然意识到其中的不妥。昨晚,张之北招来沈成海的小弟帮忙,想要抓走我和李山飞,即使我说出认识警察朋友,张之北也丝毫不放在心上。当时我已觉得奇怪,好像他已经知道我无法联系上夏巧一样。

    那天以后,沈成海没有再来找我麻烦,无非是害怕我认识警察。而他今晚敢派人过来,肯定是知道了真相。而我没有夏巧电话号码一事只告诉了一个人,庄佳佳。更巧的是,我刚和她说完,张之北就找了我们去吃宵夜。

    刚才经过试探,我更加确认了是庄佳佳暴露了我的底细。难道真是欢场无真情?当初庄佳佳偷了蒋晓丽的钱,是我帮她摆平了此事,彻底得罪蒋晓丽,后来又把本应属于周倩茜的机会给了她,让她一举成为公主中的红牌。

    “连你也要背叛我吗?”我红着眼问道。顿了一下,庄佳佳哭了起来,低着头说道:“萧哥,对不起,是我出卖了你,真的对不起。”

    “为什么?我想知道原因,钱,还是张之北给你许诺了其它好处?”我叹气说道。

    摇了摇头,庄佳佳哭道:“吴江住院,需要很大一笔费用,还有她妈的病。张之北威胁如果我不帮他,他便会赶我离开会所。如果没有了这份工作,我根本维持不了高昂的医疗费用。”

    “可你和吴江不是分手么?他住院完全是咎由自取,你又何必揽上身。”我说道。

    捂着脸,庄佳佳哭喊道:“吴江不同意分手,他说我要是不管他,他就自杀。我我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我做不到。吴江告诉我,只有靠着张之北,我才能继续在会所生存下去,我一时糊涂信了他的话。萧哥,我知道你对我好,是我对不起你,你打我骂我吧。”

    原来爱情不止可以使一个人盲目,使一个人智商降低,还可以使一个女人彻底瞎了眼昏了头脑。若是以前,我还觉得吴江不想庄佳佳离开身边,是因为爱她。如今看来,他只是想着利用庄佳佳,否则也不会让她投靠张之北。

    抓着庄佳佳的肩膀,我喝道:“别哭了,你听我说,吴江根本不爱你,你不用再管他,这件事我自会处理。”

    摇着头,庄佳佳抓着我的手哀求道:“萧哥,你千万不要对付吴江,都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我。你心里要是不舒服,可以报复在我的身上,或者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甚至陪你上床也可以。”

    还没等我说话,一个人冲到庄佳佳面前,气愤喊道:“叶萧,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一个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