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39章 她的理解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不用陈龙斌多说,我也明白,侯浩博偏帮何谷冰,除了两人有不正当关系,还因为张小蝶是我带进会所。一人得道则鸡犬升天,反之一人落难则鸡犬不宁,侯浩博不敢对付我,便对张小蝶使阴招再也正常不过。

    “可是我和张小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何况她和公司签了协议,她也是会所的公主,斌哥,这样做真的不合适。”我极力劝道:“你不能这样对她。”

    摇了摇头,陈龙斌苦笑道:“我有什么办法?萧子,你有为我考虑过么?”

    “什么意思?”我皱眉问道。挑了挑眉,陈龙斌说道:“你真以为区区一段受贿的影片能绊倒马东浩,太天真了。”

    原来马东浩没有如我预料一般被辞退或者调离,而只是扣了半年的奖金,外加停职一个月,可老板并没有委派新的部长,即是说马东浩很快官复原职。而马东涛特意警告过陈龙斌,如果再帮我,到时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今晚事情闹得大,引得不少客人投诉,若是上面追究下来,辞退了张小蝶还是小事,若是让她赔偿数十万……”陈龙斌说道:“所以我让她休息几天,已经是仁至义尽。”

    协议规定公主不能自动离职,也不能犯错,否则不仅会被辞退,还需要赔偿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违约金,若是不赔,老板有大把的手段可以折磨得张小蝶死去活来。

    越想越是觉得心寒,我咬牙说道:“斌哥,我和张之北、马东浩有过节,他们要对付我无话可说,可你这样帮着他们对付张小蝶,实在是……”

    点燃一根烟,陈龙斌说道:“我早跟你说过,小孩子才分对错,大人才看利益,你非是不听。如果你一早认了错,去讨好张之北,又岂会生出那么多事端。”

    咬着牙,我激动喊道:“不可能,是他惹我在先,我已经一忍再忍。还想要我主动认错?这辈子都不可能。摇了摇头,陈龙斌起身说道:“你这么固执,我也无话可说。你出去吧,我还有事要忙。”

    抓着他的胳膊,我说道:“斌哥,我求求你念在我们两个这么久的情谊上,帮张小蝶一把,她还等着用钱,不能被雪藏起来。”

    虽然陈龙斌只是让她休息几天,可我很明白会所的运作模式。等她休息完再回来,必然会被侯浩博雪藏。不管哪个客人想点她的钟,侯浩博都会找借口换了其它公主作陪,那样一来张小蝶再也没有机会接待客人,只能坐在休息室里等死。

    抓着我的衣领,陈龙斌高声喊道:“叶萧,别以为你救过我很了不起?自从你和张之北作对以来,我已经帮了你不少,而且当初我还提拔你当了领班,我不欠你什么。我更不会为了你,赌上自己的前途。”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陈龙斌松开手,坐回了办公桌前,假意看起文件。张了张嘴,我欲言又止,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陈龙斌说得对,他不欠我什么,更没有理由赌上自己的前途和钱途来帮我。帮是人情,不帮是道理,既然如此,又何必再多说。

    回到公主休息室,我站在门口,听着张小蝶的嘤嘤哭泣声,心乱如麻。深吸几口气,我推门走了进去。

    坐到她的对面,两人相顾无言。见我没有说话,张小蝶哪里还不明白,捂着脸痛哭起来,断断续续地哭道:“萧哥,我怎么办,我妈最近病情加重,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要是断了药,我妈就危险了。萧哥,我我我……”

    “小蝶,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我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递给她说道:“里面的钱不多,几万块,你先拿着寄回家去。工作的事我会帮你想办法,你放心,当初是我带你来了巴黎1号,我绝不会让你因为我而受苦。”

    “这笔钱我不能要,萧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张小蝶拒绝道。一把塞在她的手里,我说道:“如果你还愿意当我是朋友,这笔钱不要拒绝,反正我暂时又不需要花钱。听话,乖乖拿着吧。”

    紧紧攥着卡,张小蝶扑过来,抱着我大哭起来。拍着她的背,我安慰道:“不哭了,哭花了妆变小丑猫怎么办。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的。”

    伸手抹掉脸上的泪水,张小蝶抬头说道:“萧哥,我不怪你了。我现在才知道想要在会所里生存有多不容易,平日里的交好不过都是不堪一击的窗户纸。我理解你,我明白你。”

    短短八个字让我心头一软,紧紧抱着她,我说道:“小蝶,之前确实是我做的不对,对不起……”

    还没等我说完,一人撞了进来,看到我们抱在一起,又快速退了出去。可我清楚看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山飞。

    待她哭完,我说道:“好了,快回家休息,明天就寄钱回去给你妈治病。剩下的事交给我。”拉着我,张小蝶问道:“萧哥,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他们肯定会不择手段的对付你。”

    点点头,我应道:“好,我会的。既然他们想玩,我一定奉陪到底。不管是谁,都别想欺负我的朋友。”

    送她来到电梯口,我看了一眼楼道,问道:“小蝶,要不你还是搬回来吧。反正你的房间还留着,什么都没动,回来还能喝口热汤。也当给我机会补偿你,好不好。”

    “萧哥,我都说了,我不再生你的了气。我也想明白了,这都是我的命。”张小蝶低头说道。抓着她的手,我劝道:“那就回来住。我们两个大男人不太注意卫生,老是弄得屋子跟狗窝一样,有个女人会好很多。”

    破涕为笑的张小蝶捂着嘴说道:“你才知道,乱死了。萧哥,你是想着让我回去给你当清洁阿姨吧?”接过我递去的钥匙,她点头说道:“好吧,我勉为其难地答应你了。”

    “笑起来多漂亮,别再愁眉苦脸了。”我见她心情好了许多,犹豫着问道:“小蝶,其实你应该找个人照顾你,这样肩上的担子也不会那么重,比如……”

    还没等我说出李山飞的名字,张小蝶苦笑道:“谁会喜欢我这样堕落风尘的女人。原本我还想着好好干活,赚钱治好妈妈的病以后脱离这行,回家做点小生意,再找个老实人嫁了,可我现在……”

    “你那么孝顺,一定可以找到真心爱你的人。”我说道。本打算劝她放下心结,想着给李山飞创造个机会,不料她突然抬头问道:“萧哥,那你愿意爱我么?”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我如鲠在喉,吐不出,咽不下,难受到了极点。不愿意么?那我之前说的那番用心良苦的话简直是在打自己的脸。说愿意么?我怎么和李山飞交代,还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小蝶,你误会了,我我我说的不是我,我意思是……”我结巴说道。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张小蝶踮起脚,倏忽亲了一下我的左脸,走进电梯说道:“萧哥,我先回去收拾东西,你记得小心。”

    看着关上的电梯,我只好收回了停在半空的手。走进楼道,我看着站在角落的人影说道:“小飞,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和张小蝶真的没有什么。”

    摆了摆手,李山飞说道:“萧哥,我没事。你有本事,张小蝶长得漂亮。你们才算是郎才女貌。我这人又没钱,又没本事,嘴又笨,她又怎么会喜欢上我呢。只要她能搬回去,我能看到她,给她煮汤喝,便心满意足了。”

    点燃一根烟,我走到他身边,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小飞,你别这样说,因为你除了没有钱,人还长得丑,确实配不上张小蝶。”

    瞪了我一眼,李山飞佯怒喊道:“萧哥,你还有没有点同情心,我还以为你过来安慰我的,丑你奶奶个熊,老子一表人才,我才是最适合张小蝶的男人。”

    指着他,我笑道:“这样才对嘛。如果你自己都没有信心,谁能帮你。小飞,我相信你一定会对张小蝶好的,我也看好你们。”

    如同充满气不久又被扎破的气球一般,李山飞泄气说道:“可是张小蝶明显喜欢的是你,我哪里有什么机会。”

    撞了撞他,我说道:“你个傻瓜,她现在正是伤心时候,你要趁热打铁。女人很容易心软的,只要你乘人之危,绝对可以一举攻破她的心防。还愣着干什么,快下楼去追呀。”

    “萧哥,乘人之危好像不是什么好词吧。”李山飞皱眉说道。踹了他一脚,我喊道:“不管白猫黑猫,能抓到老鼠的都是好猫,别废话了,不然我揍你。”

    走到电梯口,李山飞挠着头说道:“可是你怎么办。万一侯浩博他们又找麻烦,我又不在你身边……”

    “我又不是小孩子,你操什么心。放心吧,有事我会打电话给你。”我一脚踹李山飞进了电梯,说道:“一个大男人磨磨蹭蹭的,快去找小蝶。”

    待电梯门关上,我转身走向陈龙斌的办公室。其实他说的没错,会所里不分对错,只看利益,而且每个人都会有一个价,无非是价高价低罢了。

    既然他们不打算放过我和我的朋友,那也休怪我心狠手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