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40章 会所评比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两天后,张之北跑了回来。估计是知道没有人来会所抓他,便放下心来。

    晚上七点,陈龙斌召集所有少爷、公主,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路上,李山飞撞了撞我,小声问道:“萧哥,你说陈经理会不会是要当众开除我们?”

    笑了笑,我说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我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张小蝶的事我一直记着,只不过时机未到,等等吧。”

    来到会议室,陈龙斌和三个领班坐着,其它公主少爷站在一旁。本来庄佳佳离我不远,却又故意挪开几步,我看在眼里,自然明白她的心思。

    站到我身边,周倩茜小声问道:“张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都好久没开过这样的大会,不会又与你有关吗?”

    和张之北对视一眼,我转头说道:“你想多了。”

    咳嗽几声,陈龙斌站起身,压了压手说道:“都安静吧,我有事要宣布。这段时间,会所里的气氛很不好,很多公主工作态度消极,服务又不认真,很多客人投诉到我这里来。一来二去,不少客人都流向其它会所,再这样下去,别说你们会失业,会所也要倒闭。”

    “经过我的提议和公司上层的决定,会所内打算举行一次为期两周的评比。”

    “至于少爷,则全力配合公主。丑话说在前头,如果有谁捣乱、打架,立刻给我收拾包袱走人,而且要赔偿公司十万到五十万,我会一视同仁,谁也没有人情可讲。”陈龙斌环视一圈,敲着桌子说道。

    为了公平起见,陈龙斌还宣布自竞比之日起,所有公主不再按照牌子顺序依次进入房间,而是打乱牌子,随即安排,客人觉得不合适再换下一批。

    两周内,哪位公主接待的客人最多,得到的好评最多,那么她不仅可以加薪,还可以优先挂牌。评比结束,总评最靠前的十位公主每周休息一天,并且有一次机会调牌。如果是陪酒小妹,只要愿意,可以立即转为出台公主,并且得到会所的大力推荐。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不少公主更是兴奋地两两抱在一起。

    会所内,陪酒小妹想要转为公主,甚至成为红牌,不可谓不难。毕竟除了服务态度好,技巧纯熟多变,还要过得了陈龙斌那关。红牌更不用说,巴黎1号有八十多个公主,红牌只有寥寥可数的十几人。

    前面的奖励也颇为诱人。因为除了客人点钟(既点名要哪位公主接待),大部分公主都要按照牌子的顺序进入房间,排在越后面,当然机会越少。而牌子顺序又是按照公主上个月的出勤顺序,如此恶性循环,红牌的接待自然应接不暇,其它公主却只能常坐休息室叹气。

    这可是不少公主出人头地的机会,难怪会如此兴奋。即使周倩茜、蒋晓丽等红牌也是一脸激动,因为调牌也是她们期待已久的奖励。每个公主都会又不想接待的客人,比如喜欢玩sm的莫老板,还有一些衣冠不整看了便觉得恶心的客人。

    每次遇到这种客人,公主们都会叫苦不迭。可会所有规定,只有客人可以挑选公主,公主却不能挑剔客人。如此一来,很多公主都只能硬着头皮去接待。

    每周休息一天更不用说,公主不是办公室的白领,没有所谓的单休双休,除了生理期,几乎天天都要上班,即使没有机会接待客人,也要乖乖地坐在休息室里。加上昼伏夜出的生活,每个公主的脸上都有着化妆品也掩盖不了的憔悴和死气沉沉。

    若是可以休息一天,对她们来说,便是心灵和身体都可以自由的时光,哪怕不去逛街,不去商场,在家里休息也好。平时她们若是不想来上班,只能买钟请假。一个小时要五十块,对于不少公主来说,都无法承担得起。

    所以,评比的奖励不可谓不诱惑。

    “还有什么疑惑,现在尽管提出来。”陈龙斌问道。看着我,张之北挑眉问道:“陈经理,是不是所有的少爷都需要配合公主的工作?万一有些少爷心高气傲,不服从管理,那又该怎么办呢。”

    按着桌子,陈龙斌沉声说道:“不管是谁,只要捣乱,立刻给我滚,谁都一样。”拍了拍手掌,张之北笑道:“那就好,你们可都听清楚了,陈经理说的是谁都一样。某些人可不要自以为特殊。”

    拉了拉我的衣服,周倩茜看着我,默道:“你要小心一点。”

    离开会议室,李山飞叹气说道:“可惜小蝶休息了,不然以她的美貌,肯定会得到很多客人的青睐。要是得到奖励,她肯定会很开心。”

    看着他,我疑惑问道:“小飞,难道你不担心小蝶变成出台公主?那样的话,她可是……”摇着头,李山飞坚定说道:“不会的,小蝶和我说过,她永远不会出台,也不会陪客人上床,只会做陪酒小妹。”

    还没等我说话,张之北走过来,音声怪气地说道:“不会吧,还有公主这么纯情,坚决不出台?你们说的是那张小蝶。小姐的话你们也信,真tm傻。”

    “你说什么?小蝶不是那样的人,我不允许你说她。”李山飞气得脸色涨红,挥拳要打。按住他的手,我说道:“小飞,这次张之北没有说错。**无情,戏子无义,你还是不要太傻了。”

    瞪大眼睛,李山飞不敢置信地看着我说道:“萧哥,你在说什么。我们和小蝶相处那么久,你还不知道她的为人么?”

    “知道归知道,可人是会变的,何况小蝶是公主,见识的男人多了,难免不会被其他男人诱惑上床。更何况她长得那么漂亮……”

    不等我说完,李山飞揍了我一拳,怒吼道:“叶萧,你个混蛋,老子都是认识错你了。”不管我如何叫喊,李山飞都头也不回地走了。

    擦了擦嘴角的血,我看着张之北说道:“张领班,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靠在墙边,张之北眯眼说道:“叶萧,你们两兄弟演这么一出戏,是又想耍什么阴谋诡计。”

    指着嘴边,我苦笑道:“张领班,你见过这样演戏的么?我有几斤几两,你还不清楚么。何况陈经理都说了,评比期间谁也不许惹事,否则立即滚蛋,我还需要这份工作呢。”

    指着我,张之北说道:“叶萧,你小子确实挺聪明的。你现在是向我示好么?”掏出一根烟递过去,我苦笑道:“我和斌哥谈过了,他不肯帮我,我一个少爷又怎么斗得过你,何况马部长还是你的姐夫。”

    “之前和你作对,不过是一时意气之争。”我真诚说道:“北哥,放过我吧,好不好。”接过我的烟,张之北吧唧着嘴说道:“要放过你不是不可以,但我要看你的表现。你先告诉我,那天究竟是怎么回事,那瓶子里装的不是硫酸吧。”

    “什么都瞒不过你,当然不是硫酸,只是普通的水。”知道张之北已看穿,我也如实交代。冷下脸来,张之北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愤怒喊道:“c你大爷,叶萧,你知不知道害得我这几天吃不好睡不着,我tm真以为自己毁了一个警察的容。”

    掰着他的手,我求饶道:“北哥,对不起,你原谅我好不好。当时我也是被迫无奈,我再也不敢和你做对了,你放过我吧。”

    加大手上的劲力,张之北咬牙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用缓兵之计,想我放过你,做梦去吧。今天要么你死在我的手里,要么你反抗呀。”

    心里很清楚,我一旦反抗,张之北必然会大做文章,以此为借口将我赶走。可不反抗,我感觉整个身体的空气都在一丝丝的流失,胸口像被人大力捶打一般难受。

    啊。从厕所出来的周倩茜尖叫一声,赶过来想要拉开张之北,反被一巴掌打倒在地。周倩茜再次扑上来,边拽着他的胳膊,边喊道:“你疯了,张之北。你真杀了他,你也逃不了。”

    “我不管,今天我必须杀了他。他害得我和我姐夫那么惨,我要让他十倍奉还。”张之北歇斯底里地喊道。即将昏迷之际,幸好听到喊声的陈龙斌走了出来,沉声喝道:“张之北,放了他。”

    “不行,我一定要杀了他。”张之北喊道。过来按住他的肩膀,陈龙斌说道:“马部长说了,不能让他死的那么便宜,我们可以慢慢折磨他。”

    松开手,张之北冷笑道:“叶萧,来日方长,我们走着瞧。我告诉你,不管你再怎么耍花样,你都斗不过我的。”踹了我一脚,张之北转身离去。

    在周倩茜的搀扶下,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陈龙斌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走进办公室。扶着我,周倩茜疑惑问道:“究竟怎么回事,叶萧,陈龙斌不是和你关系很好的么?怎么他会帮着张之北。”

    回过气来,我苦笑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陈龙斌是我的上司,马东浩又是他的上司。你说他会帮谁?”

    “可是这样下去,你始终会死在张之北的手里。”周倩茜担心说道。拍了拍她的手背,我说道:“放心吧,算命先生说过我的命比较硬,活到八十不是问题。”

    推了我一把,周倩茜小声说道:“你呀,都什么时候还贫嘴。”摸着她的屁股,我笑道:“我受伤了,你要不要帮我治疗一下。”

    “你个坏蛋。”周倩茜莞尔一笑,趁着周围没人,扶着我进了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