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43章 出尔反尔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来到608房门口,我转身问道:“小飞,准备好了么?”皱着眉头,李山飞说道:“萧哥,我们确定要这么做吗?”

    “行行行,既然你不想帮小蝶报仇,不想她回去上班,我们现在就走。”我拽着他要走,李山飞咬牙说道:“那还是干吧。”

    批了撇嘴,我敲响门了。

    “谁?”一个男人问道。

    “客房服务,你们是入住本酒店的第1000个幸运顾客,特送牛排套餐一份。”我捏着声音喊道。

    “不会吧,还有这么幸运的好事。”不顾女人的阻拦,男人围着条浴巾打开门。见到我,他讶道:“叶萧?”

    不等他关上门,我一脚踹开,男人摔倒在地,里面同样围着浴巾的女人尖叫一声,转而垮下脸来,愤怒喊道:“叶萧,你这是什么意思。”

    “何谷冰,钱易天,正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来,笑一个。”我侧过身子,李山飞上前一步,举起手里的相机,闪光灯随即亮起,照下了两人惊恐的面容。

    “叶萧,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样害我。”钱易天怒吼道。指着我,他喊道:“你给我等着,老子回去立刻开了你。”

    钱易天不是少爷,而是会所人事部的经理,更重要的是,他负责这次评比的公主轮次安排。虽然哪几位公主轮到一起进房,是由系统自动安排,可结果是由钱易天宣布,即是说,要想在里面动手脚,他是不二的人选。

    点燃一根烟,我悠悠说道:“钱经理,你还是不要那么激动,因为现在怕是轮不到你做主了。”

    “你什么意思,你要威胁我?没门。”钱易天一手揪着浴巾,一手挥拳冲来。伸脚一绊,我扣住他的一只手,直接压在了墙上,他剧烈反抗,还是挣脱不开,反而浴巾掉了下来。

    拿着相机,李山飞快速蹲下,又拍了一张,背景恰好是抓着浴巾又怒且惊的何谷冰。

    拍了拍钱易天的脸,我笑道:“何谷冰是侯浩博的女人,侯浩博又是张之北的小弟,张之北又是马东浩的小舅子,你猜一下,你得不得罪起马东浩?”

    喘着粗气,钱易天咬牙说道:“那你想怎么样,我知道,你肯定是想让张小蝶回来上班?对不对,做梦去吧,我根本办不到。”

    “什么,你敢不帮我们?”李山飞狠狠地踹了他一脚,我松开手,转身拦住李山飞说道:“小飞,别激动,钱易天没有说谎。”

    虽然钱易天是人事部经理,可他只能任免我们少爷和一些无关紧要的岗位,像公主这种对于会说来说举足轻重的人根本轮不到他做主。如果陈龙斌或者马东浩不开口,即便他同意,张小蝶也无法回到会所上班。

    瞪大眼睛,李山飞疑惑问道:“萧哥,你不是保证一定能让小蝶回去上班吗,那那那……”按着他的肩膀,我小声说道:“你急什么,等着看好戏吧。”

    蹲下身子,我靠近钱易天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做一些力所不能及的事。我只是希望你在抱公主班次的时候,尽量把蒋晓丽安排给我带。对你来说,应该不算什么难事吧,反正是系统排的,你不说,我们不说,没有人会知道。”

    “你想干什么?”钱易天警惕问道。

    “没什么,与你无关的事。当然你非要知道,我也可以告诉你,不过万一东窗事发,你可就成了我的同谋。”我笑道。

    咬了咬牙,钱易天回头看了何谷冰一眼,沉声说道:“好,我可以答应你,但那些照片你要还给我。”

    接过相机,我在他面前晃了晃,说道:“你放心,我这人最有诚信,只要你帮我,等评比一结束,我立刻把整个胶卷给你,现在当然不行。”

    伸手抓了个空,钱易天咬牙说道:“行,叶萧你好样的。”起身抓起地上的裤子、衬衣,他回头看着何谷冰破口大骂道:“你个贱人,我就不该相信你的话,c。”

    连衣服都来不及穿,钱易天急急忙忙地跑出房间。

    啪。走下床,何谷冰扇了我一巴掌,歇斯底里地喊道:“叶萧,你个混蛋,你骗我。是你让我去勾引钱易天,现在又玩这一出,你为什么要害我。”

    抓住他的手腕,我冷冷说道:“我没有害你,这不过是多了个保险。男人嘛,上完床容易翻脸不认人,倒不是信不过你的魅力。只是我喜欢保稳一点。”

    “放开我。”何谷冰瞪着我喊道。

    耸了耸肩膀,我松开手。退后两步,何谷冰抓着胸口的浴巾,冷言说道:“叶萧,你今晚的话都是假的,你根本不是想投靠张之北,而是要利用我对付她。”

    点燃一根烟,我说道:“没错,我确实要对付张之北,但是我一个人做不到,所以要借助你的力量。”

    “我的力量?”何谷冰冷笑道:“我都蠢成这样,被你利用还懵然不知,我能帮你什么,别逗了。”

    “其实我们依旧合作,只不过内容有点小小的改变。”我说道。

    “我会尽全力,帮你赢得评比第一名。等你成为会所最热的红牌后,张之北必然会成为你的裙下之臣,到时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何谷冰先是皱眉,转而恍然大悟道:“你要我……”

    “没错,帮我收集张之北在会所里贪污受贿以及和其它公主上床的证据。有了这份证据,我才能绊倒张之北,重新做回领班的位置。”我摊手说道:“这是我真正的目的。”

    冷笑几声,何谷冰说道:“叶萧,你太天真了吧。你是不是忘了他的姐夫是马部长,你还真是自寻死路。”

    “路是死的,人是活的,看怎么走罢了。”我挑眉说道:“这个合作对你来说一点也不吃亏,你可以不答应,那你继续做侯浩博的玩物,等到他玩腻的一天,你又会回到休息室坐冷板凳,而我迟早会想其它的办法打败张之北。”

    沉默几秒,抬头看着我,何谷冰咬牙说道:“可你已经利用过我一次,我还怎么信你。”

    晃了晃手里的相机,我说道:“如果我要害你,何必再和你谈合作,直接把照片发给老板,你和钱易天绝对立刻滚蛋。还是那句话,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看你怎么选。”

    咬着牙,何谷冰说道:“好,我再信你一次,如果你还是害我,我必然不会放过你,到时大不了同归于尽。”

    点点头,我说道:“没问题。”

    下到一楼,前台小妹还拉着我劝了几句,说什么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吊死一棵树上,还让我不要对人生和爱情失去信心,一定要抱着希望好好活下去。

    再三保证我会坚强活下去,最终得以脱身。走出酒店,我侧头问道:“小飞,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在担心小蝶的事,放心吧,我一定可以让她回去上班。”

    看着我,李山飞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我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回到出租屋,一打开门,我闻到了熟悉的绿豆汤的香味。端着锅,张小蝶笑道:“萧哥,飞哥,你们回来了,快来喝糖水吧。”

    喝着糖水,我说道:“小蝶,你妈的病怎么样了?”点点头,张小蝶笑道:“好了很多,谢谢萧哥的关心。不过那笔钱……”

    摆了摆手,我说道:“不用着急还,我又不急着用,等你回去上班,什么时候手头宽裕了,再还也没问题。”

    叹了口气,张小蝶郁闷说道:“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去上班,要不我去尝试找其它工作吧。”

    “好呀。”

    “不行。”

    我和李山飞异口同声地说道,答案却截然不同。拉着我,李山飞疑惑问道:“为什么,小蝶去找其它工作不是更好么?”

    “其它工资能维持阿姨的医药费,再说了,协议不解除,她都不能离开会所,即使不能回去上班。”我叹气说道:“否则张之北要是拿这事做文章,小蝶会有很大的麻烦。”

    见张小蝶垂头叹气,我招手说道:“放心吧,再给我三天时间,一定会让你回去上班。”

    “萧哥,要不还是帮小蝶搞定那份协议,让她去找其他工作吧。”李山飞再次说道,我看了她一眼,转头问道:“小蝶,你自己的意思呢。”

    “能解除么?”张小蝶期盼问道,我摇了摇头,说道:“暂时可能不行。”

    放下碗,李山飞不悦说道:“萧哥,你是不是还想绑着小蝶在会所?你都决定要对付张之北,为什么不能帮小蝶解除协议。”

    “小飞,你别激动。我是要打败张之北,但不是现在,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而且打败张之北和解除协议是两回事。”我解释道。

    暂且不说能不能顺利打倒张之北,即使可以,他也不会答应签字解除,而陈龙斌因为马东浩的缘故也不敢帮我。

    猛然一拍桌子,李山飞喊道:“萧哥,你出尔反尔,是不是又想利用张小蝶,所以才不肯帮她解除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