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44章 酒吧的偶遇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咬着牙,我低声问道:“小飞,你心里认定我是这样的人,是吗?”转过身,李山飞说道:“难道我说的有错。你明明可以帮小蝶解除,却屡次找借口推脱。”

    抓着他的衣服,我气急败坏地喊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现在有办法帮她解除协议?如果可以,我为什么不肯帮她。即使你喜欢张小蝶,也不能冤枉我,她也是我的朋友。”

    揍了我一拳,李山飞怒吼道:“你当她是朋友,当初为什么要利用她,让她被马东浩玷污了,都怪你。”

    两人扭打在一起,碰得桌子都飞出几米远,砸在门上。你一拳,我一脚,二人毫不留情地揍着对方。

    砰。我被李山飞一拳打退几步,擦了擦嘴角的血,问道:“小飞,你玩真的?”脸上的肌肉抽搐几下,他没有回答。

    “我们是兄弟,你为了一个女人打我?”指着他,我愤怒吼道:“你tm就是见色忘义。”

    “你还说!”看了张小蝶一眼,李山飞再次扑了过来。

    “住手,不要再打了。”不管张小蝶如何喊叫,我们根本听不进去,只顾肆意释放着心中的怒火。

    装着糖水的锅倒了,绿豆汤流了一地,李山飞的头破了,我的胳膊流了血。

    拉扯之中,李山飞的手肘不小心撞到了张小蝶的脸,她顿时鼻血直流。踹开我,李山飞转过身子,拉着张小蝶的手紧张问道:“对不起,小蝶,我不是故意的。你疼不疼,我陪你去医院吧。”

    一手捂着鼻子,张小蝶一手抓着他的衣服问道:“不要再打了,好不好,你和萧哥那么好的兄弟……”

    “我没有那样只会利用人的兄弟。”李山飞咬牙说道。

    摇了摇头,我苦笑道:“我利用人?你以为我不想好好工作,不去勾心斗角,可是能行嘛。要是我不利用人,不耍心机,我们三个早被赶出会所,被人追杀呀,你个猪脑袋。”

    “反正我觉得你不应该那样做。”李山飞说道:“而且你现在连张小蝶都想利用,不肯放她走,我觉得你很自私。”

    啪。扇了李山飞一巴掌,张小蝶哭喊道:“我相信萧哥不是那样的人,他是为了我们好。”她跑过来扶起了我,李山飞则愣在原地。

    怒吼几声,李山飞踹了一脚墙面,冲进房间,关上了门。看着一片狼藉的房间,我摇头苦笑起来,侧身问道:“你的鼻子没什么事吧,给我看看。”

    好在只是流了一点鼻血,我叫她双手中指互勾,果然十几秒停了血。张小蝶讶道:“这么神奇,萧哥,你哪里学回来的?”

    “村里的老人教的,土办法罢了。”

    一阵沉默。

    半晌后,我开口说道:“小蝶,李山飞的心意你应该懂了吧,你觉得他怎么样?”没有听到任何回答,转过身去,看到她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看着绿豆汤蔓延了一地,又看向房门紧闭的房间,心情愈加烦躁,找来一件衣服盖在了张小蝶的身上,我转身离开了出租屋。

    来到一家人气颇高的本色酒吧,我坐在吧台,点了一杯鸡尾酒。说实话,初来sh市,我几乎每两三天都会来酒吧一趟,当时觉得这里真是人间的天堂。

    震耳欲聋的音乐,炫目的七彩灯光,各种觥筹交错,于疯狂的摆动尽情的呐喊中释放自我。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天下班都会和少爷们或跟着陈龙斌出入各间酒吧,有时一天会赶好几场,酒量也是在那时练了出来。

    正喝着酒,突然有人搭上了我的肩膀。以为是酒吧里找散活的小姐,我动着肩膀说道:“我今晚没有兴趣,你找别人吧。”

    探出头来,夏巧鬼灵精怪地问道:“什么没有兴趣。”几秒后,她明白过来,恍然大悟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是你呀。”我淡淡应了一句,自顾自喝着啤酒。撞了撞我,夏巧问道:“怎么一脸嫌弃的表情,很不想看到我么?还是干了什么坏事,做贼心虚,怕我抓你。”

    摇了摇头,我说道:“我今晚没心情和你开玩笑,自己一边玩去吧。”

    哦了一声,夏巧走开,不到一分钟,她又端着一大杯啤酒坐回吧台,举杯喊道:“来,让我们为你的烦心事干杯?”

    “你哪里看出我有心事?”我没好气地说道。喝了一大口,夏巧指着我的脑门说道:“你看,眉头都快变成倒写的八字,还逞强。说吧,本小姐今晚心情好,可以做你的垃圾桶。”

    “我没什么好说的。”回头看了一圈,我疑惑问道:“你身为警察,怎么跑来酒吧玩了,不会是执行任务吧,是的话,我先走一步,省得麻烦。”

    按下我,夏巧戳着我的脑袋说道:“你是不是看电视剧多了,哪来那么多任务,我是和朋友一起出来玩的。再说了,真有任务,我也不可能穿成这样。”

    她不说,我还真没注意。今晚,夏秋上身穿着一件稀松的t恤,下半身却是黑色的皮质短裙,雪白的大腿晃得人眼睛生疼。

    打了个响指,夏巧嗔骂道:“别看了,再看就流口水了,本小姐的身材不错吧。”

    “你是哪里来的自信?”我皱眉问道:“怎么,你的情伤愈合了,不再痛哭流涕?”吹打着我,夏巧骂道:“你个混蛋,非要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好不容易忘记那些事,你又来挖我的伤口。我不管,你要补偿,要请我喝酒。”

    “别,我可不想照顾一个醉猫,省得又被人当成流氓。”我赶紧说道。撇了撇嘴,夏巧说道:“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多少男人想照顾我都没机会,你还不珍惜。”

    不等我回答,突然有人冷笑道:“哟,真是巧,这不是我们会所的叶领班,不对,是前叶领班。”

    不用回头,单听这厌恶的声音,我已然知道是谁。抓着夏巧的胳膊,我说道:“我们换个地方。”

    “别走呀。”张之北搂着蒋晓丽挡在了我们身前,指着夏巧讶道:“原来是你,警官你好,好在你没有毁容,可吓死我了。不过你毁了跟没毁应该没什么区别。”

    相比起浓妆艳抹的蒋晓丽,化着淡妆五官又不够精致的夏巧确实差了一个等级。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试试。”夏巧气愤喊道,欲要动手,张之北搂着蒋晓丽,阴声怪气地说道:“怎么,要打我呀,动手呀,我真的好害怕呀,警察要动手打人。”

    上前几步拉回夏巧,我招手求饶道:“北哥,不要玩我和我的朋友了,好不好,给点面子。”戳着我的胸膛,张之北不屑说道:“你tm算老几,老子需要给你面子,你再说一次。”

    “北哥,不要这样,你今晚玩得开心点,账单我来买好不好。”我低声下气地说道。拉着我,夏巧疑惑问道:“叶萧,你怎么回事,怎么能对这种人客气。”

    转头瞪着她,我低声喝道:“闭嘴。”

    拍着我的脸,张之北得意说道:“不错,表现得很好,叶萧,如果你当初也是这幅狗模样,或许我不会为难你,可惜你那时太不识好歹。”

    “你给我滚开,不然我抓你回派出所。”夏巧厉喝道。伸手扬了扬,张之北故作惊恐地说道:“要对我滥用私刑么?我真的好害怕,可惜我没犯法,你能奈我何。”

    面对张之北的挑衅,夏巧整个人都要气炸了,几次想冲过去,都被我死死拽住。瞥了一眼,张之北猖狂笑道:“走咯,我们不打扰人家玩一些高端小姐。叶萧,记得要给小费,不要那么没职业道德。”

    待张之北离开,夏巧转身怒吼道:“叶萧!”

    推过她的杯子,我说道:“是我害得你落了面子,但我欠你一个人情,喝酒吧。”

    “不。”夏巧皱着眉头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忍让着他,他不是你的同事吗?你们究竟有什么矛盾。”

    叹了口气,我没耐烦地说道:“别问了好不好,我又不是淘气蓝猫三千问,也不是十万个为什么百科全书,会打不了你这么多问题。要么你呆在这里喝酒,要么你去找朋友玩,别烦我。”

    或许是我的语气重了些,夏巧再也没有说话,坐在我身边,也不说话,只是时不时盯着我。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我说道:“夏巧,对不起,我今晚心情确实有点差,不是有意要和你发火的。”

    “没事,但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夏巧认真说道。我点了点头,说道:“你问吧。”

    “你是做什么的?别再告诉我,你是什么办公室白脸,我没见过哪个公司的白领会这么嚣张,即使同事之间有恩怨,也不会招来黑道人物。你快老实交代。”夏巧像审问犯人一样地质问道。

    推了推我,夏巧说道:“你快说呀,别装哑巴。”

    “你真想知道?”我问道。她点了点头,我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是会所的男公关,俗称少爷,懂了么。”

    “而且还是卖身不卖艺的那种,这下满意了吧。”看到夏巧目瞪口呆,我转身继续喝酒。

    半分钟后,夏巧试探着问道:“你大概一个小时要收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