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45章 青梅还在竹马不见了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愣了一下,我讶道:“怎么,你不会是要点我钟吧。”哼了一声,夏巧说道:“怎么可能,你长得又不帅,我不过是好奇问问而已。”

    懒得搭理她,我继续喝酒,她撞了撞我说道:“你说的是真话?”

    “是呀,好奇宝宝。”我没好气地说道。

    “可是我觉得你不像那种人。”夏巧低声说道:“你卖艺不卖身我就行,反正我觉得你在骗我。”

    笑了笑,我说道:“你这女人真好笑,假话你信得十足,真话却不愿意相信。难怪你前男友会甩了你。”

    掐着我的手臂,夏巧嗔怒道:“你又在我伤口上撒盐是不是。那是因为她喜欢上别人,我有什么办法。朋友之间当然要有百分百的信任,和我前男友甩我是两回事。”说着说着,她眼眶红了起来。

    递过一张纸巾,我说道:“你前男友移情别恋?”

    两人本是青梅出马,一起从小学同校到了高中,又相约读了同一间大学,还没毕业,先约定婚事,见了对方父母。可好景不长,即使没有结婚,七年之痒还是来了,不过来的晚一些。

    男人说,他腻了,受够了,夏巧当了警察以后,更是聚少离多,他感觉到了孤独,感觉自己不够好,感觉她应该找个更适合自己的人。总而言之,他因为种种原因喜欢了别人,所以要分手。

    猛灌了一口酒,夏巧苦笑道:“我知道,他说的都是借口,无非是移情别恋了,贪图那个女人长得漂亮,可我们在一起多久了,十几年了,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光比父母都多,他怎么能这么狠心对我。”

    “哇”的一声,夏巧趴在吧台上痛哭起来,引得不少客人纷纷看来。感受旁人异样的眼神,包括服务员也是用一种看待渣男的眼神扫过来时,我忙挥手说道:“你们别误会,我我我……”

    好吧,解释等于掩饰。环顾一圈,我凑过去低声说道:“别哭了,等下人家以为是我抛弃了你。”

    一边哭着,夏巧一边含糊不清地喊道:“我失恋了,连哭的权利都没有吗?天底下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们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混蛋。”

    指着她,我说道:“你可别一竿子打死一船人,我是用下半身思考,但我不会那么混蛋,想要分手,还找那么多借口。”

    “真的?”夏巧抬起头,泪眼婆娑地说道:“那你会用什么借口。”想了想,我义正辞严地说道:“我会对那个女孩说,你的姿势太单调了,我要找个技巧更好的女人。”

    明白过来,夏巧拍打着我喊道:“你个混蛋,又当着我的面耍流氓。”抓住她的手,我说道:“你看,不哭了吧,这叫声东击西。”

    脸一红,夏巧挣脱开来,揉着眼睛说道:“你还挺聪明的,可惜也不是什么好人,否则……”不等夏巧说完,一个男人撞了进来,挡在我和夏巧的中间,拽着我的衣服喊道:“你敢欺负夏巧哭了,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那你又是谁,凭什么多管闲事?”我轻而易举地打掉他的手,二人瞪着眼撞在一起。嘴角上扬,男人不屑说道:“你挺嚣张的,小子。”

    “那要看谁,对某些人我没必要给好脸色。”我冷冷说道,本来心情就不好,又跑出来一个横眉竖眼的人龇牙咧嘴,真恨不得给他来上一拳,不过料着他和夏巧关系匪浅,才没有动手。

    拉着他的胳膊,夏巧着急喊道:“贺宝宇,你快回去,这里没有你的事。误会了,他没有欺负我。”

    经过夏巧的介绍,我才知道这男人是她的同事。今晚,她部门破获了一场大案,所以集体出来庆祝。

    伸出手,贺宝宇高傲说道:“我还真不知道夏巧有你这样的朋友。看你穿的衣服也高档不到哪里去,不知道干什么行业的,不会是做少爷吧?”

    和他握在一起,我笑道:“倒是想做,不过没有你这么风骚的模样,怕是混不起来。你的气质也蛮符合,不会是想介绍我过去吧,不过这份好意敬谢不敏了。”

    “你干什么,快放手。”不管夏巧如何劝阻,贺宝宇都不肯撒手。他看着我冷笑道:“夏巧,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只不过想和你的朋友打打招呼,增进感情。另外,我想教他一个道理,做人还是不要太嚣张。”

    “好呀,没问题。”我笑道:“只要你有这个本事。”

    咬着牙,贺宝宇再次加大了手力,想着给我难看。他和夏巧一样是刑警,又是男的,手上力气当然不笑,若是普通人必然受不住两下,可惜我以前在工地上干着各种苦活累活。搬砖、抗钢筋水泥、挑沙等无一不是力气活,和我比力气,还真不一定是谁在厕所里点灯。

    几秒后,贺宝宇脸色大变,想要撤回手。趁着他手劲一松,我趁机捏住他的手指骨大力一握,贺宝宇惨叫出声。

    见他对夏巧还有几分关心,我也见好就收,松开了手。捂着手掌,贺宝宇咬牙说道:“不错,手劲挺大,以前搬砖的吧。像你这样的人,估计来酒吧玩一次,不见几个月的工资吧,还是赶紧回家洗洗睡吧。”

    摇了摇头,我叹气说道:“你有力气说废话,还不如快点去看跌打。下次,没那么大的头别带那么大的帽子,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还比手力,贻笑大方。”

    “你有本事我们来比其他的,看老子怎么干死你……”贺宝宇怒吼道。

    拉开他,夏巧低声对我说道:“他脾气不太好,你还是别惹他。今天的事对不起了,我下次请你吃饭赔罪。”

    看在夏巧的面子上,我倒也不想和这种人过多计较,毕竟话不投机半句多。我说道:“那你好好照顾自己,别喝那么多,早点回去吧。”

    “知道了,你也注意安全。”夏巧叮嘱道。点点头,我转身离开。走出没两步,我听到贺宝宇高声说道:“缩头乌龟不敢继续玩了,要走了?真是个孬种,你tm白长下面的玩意了。”

    拍打着他,夏巧喊道:“贺宝宇,你是不是喝醉了,赶紧给我滚回去,他是我的朋友。”

    “夏巧,这个世界上很多知人知面不知心的混蛋,这种朋友你还是不要交比较好,说不定你什么时候被他卖了还要帮着他数钱呢。”贺宝宇得意喊道:“快点滚蛋,你个废物。”

    俗话说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何况他的话让我再次想起张小蝶的痛苦。停下脚步,我转身笑道:“好,既然你这么想玩,我奉陪到底。”

    挡着我,夏巧说道:“叶萧,你不要放在心上,他喝醉了胡说的,你快回家吧。”推开她,贺宝宇说道:“我没喝醉,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有几斤几两。”

    跟着贺宝宇来到一张卡座,里面坐着七个人,五男两女。夏巧一一和我介绍了他们。指着我,贺宝宇阴声怪气地说道:“这可是夏巧的朋友叶萧,人家说要来比试比试,兄弟们,我们能认输么?”

    一阵倒喝彩声响起,名为李文军的胖子喊道:“来来来,我们欢迎新朋友。不过新来新猪肉,你得按我们的规矩办,先自罚十杯。”

    来酒吧玩了那么多次,我当然知道所谓的规矩,不过是三杯,不过嘴巴长在别人身上,规矩自然不是死的。

    笑了笑,我拿起酒杯说道:“十杯是吧,没问题。不过按杯数太麻烦了,一瓶三杯有多,我直接吹四瓶吧,省得数数。”

    按着我的手,夏巧说道:“你酒量行不行,不行别喝。他们一个个都是酒鬼,喝不过的,听我的话,回家吧。”

    拍了拍她的手背,我低声说道:“放心吧,看我的。”在众人的起哄声中,我一瓶接一瓶地吹了起来。四瓶过后,我捂着嘴扶着沙发。

    “嘘,我还以为多有本事,四瓶就受不了,你还是回家吧。”李文军撇嘴说道。扶着我,夏巧提醒道:“你没事吧,要不我送你回去吧,李文军酒量很好,平时每天都喝一斤白酒。”

    摇了摇头,我打了个酒嗝,指着李文军说道:“听说你很能喝,敢不敢和我比酒量?”捂着肚子,李文军和其他人笑得前仰后合,得意喊道:“你是不是喝傻了,敢和我比?这孩子真是不知死活。”

    抓起桌上的洋酒一震,李文军仰着头说道:“来呀,看老子不喝死你。”不顾夏巧的阻拦,我坐了下来,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酒,摇头说道:“这些酒不行。”

    “太烈是吧,行,老子跟你比啤酒,保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李文军嚣张喊道。摇了摇手指,我说道:“我是说,这些酒太弱了,我们来斗孟婆汤吧。”

    对面的几人同时愣住。也难怪,既然他们常来酒吧玩,当然听过孟婆汤的名字。这可是本色最有名的酒。顾名思义,这是一种混调酒,三杯下肚,别说不能走直线,吐得稀里哗啦,甚至连三魂七魄都丢了一大半,酒量差的甚至要睡上好几天,才能缓过神来。

    很多自诩酒量不错的人也不敢轻易尝试。据说有个能喝一斤半白酒的东北大汉不信邪,跑来本色点名要尝,夸下海口说喝完能走直线离开本色,不料喝完三杯,直接被人抬着去了医院,之后再也没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