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46章 彻底打脸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咽了咽口水,李文军结巴说道:“你你你在开玩笑吧,那可是孟婆汤。”撞了撞他,贺宝宇说道:“胖子,你不会是怕了吧,我们可丢不起这个人。”

    侧过半边身子,贺宝宇指着我高声喊道:“他可是追求夏巧的人,你不是也想追她么?拿出行动,连孟婆汤都不敢喝,凭什么说喜欢夏巧呀。”

    红着脸,夏巧嗔怒道:“贺宝宇,你再胡说八道,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原来如此……笑了笑,我起身说道:“既然他不敢,那就当我开了个玩笑吧,回见。”可惜我想息事宁人,别人却不愿给我机会。

    站起身,贺宝宇冷笑道:“怎么,你要临阵脱逃么?不过是说了个酒名,以为这样能吓唬到我们?李文军,为了夏巧,你总该迎战吧,否则这面子往哪搁。”

    看了他一眼,我看着李文军笑道:“酒,可以斗,可人也要看清,别傻了吧唧地被人当枪使。”指着我,李文军怒吼道:“叶萧你什么意思,我和文军是多年的同事和好友,你算老几,想挑拨我们的关系,做梦去吧。”

    “李文军,你是个男人,为了夏巧也好,为了自己也好,你都应该应战,否则我们这群人的面子都被败光了。”在贺宝宇眼神的示意下,其他人纷纷出言附和。

    猛然一拍桌子,李文军喊道:“斗就斗,来呀,叶萧。”上前几步,夏巧打算阻止。拉住她的胳膊,我小声说道:“放心吧,看我表演。”

    既然对方不依不饶,我不给他点颜色看看,还真以为自己是太阳当空照。坐回卡座,我喊服务员拿来了伏特加、金酒、二锅头等基酒。

    “你这是干什么,不是要喝孟婆汤么?怎么,又改变主意了。”贺宝宇不屑说道。笑了笑,我摇头说道:“没什么,我只是打算同时和你们两个斗酒。孟婆汤我看你是不敢喝,那我和你斗深水炸弹。”

    深水炸弹也是一种混调酒。一小杯本地烧酒放入大杯啤酒中称“手榴弹”;小杯威士忌放入大杯啤酒中称“原子弹”;小杯啤酒放进大杯威士忌中称“中子弹”;小杯高浓度二锅头放入大杯威士忌中称“氢弹”。

    “可笑,你不会是在找借口,等下又拿以一低二来当借口,说什么输得光荣吧,我可不会吃你那套。”贺宝宇说道。

    点燃一根烟,我撇嘴说道:“你不敢应战,可以直说。反正我输了,不会找任何借口。你刚才说不敢应战的不是男人,现在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好好好,你真的不敢我也不会勉强你。”

    “真是可惜了,好端端的人连个男人的担当都没有,还说别人。”我摇头说道,旁边的夏巧捂嘴笑了起来。

    咬着牙,李文军喊道:“行,我和你斗,老子还不信了。”

    半分钟后,服务员端着孟婆汤、深水炸弹等酒过来,放在桌子上。每份孟婆汤共有三杯酒,依规格是小杯、中杯、大杯,基酒的数量分别是六种、十二种、十八种,特别是第三杯的混调酒,几乎比得上工业酒精。

    而每份深水炸弹共有六个大杯,每个大杯里又会有个小杯在不断冒泡。

    晃了晃脑袋,我说道:“客随主便,你们先来吧。”

    对看一眼,李文军和贺宝宇伸手拿起了面前的孟婆汤和深水炸弹,深吸一口气,两人同时灌了一杯。李文军放下杯子,立刻捂着嘴,不断呕吐,又强行咽了回去,旁人看了都觉得反胃。而李文军更是直接扶着桌子吐了起来。

    半分钟后,李文军软绵绵地靠在沙发上,贺宝宇擦干净嘴角的脏东西,指着桌面喊道:“我们喝完了,该轮到你了。老子倒要看看你多有本事。”

    “行不行,要不算了吧。”夏巧搭着我的肩膀说道,我看着她,爽快应道:“好呀,既然你这么说,我便勉为其难地答应你。”

    不仅夏巧,其他人也愣住,不知道该什么反应。按道理,在这种气氛下,别说我是个男人,只要是个人,都会硬着头皮上,哪里会一杯都没喝便找借口作罢。与此同时,我也看到夏巧充满关心的眼神底下泛着一丝失望。

    看着贺宝宇,我耸着肩膀说道:“反正你又没说过,不喝会怎么样。不过是认输而已,行,我输了,你咬我呀。”

    拿起啤酒瓶,贺宝宇怒吼道:“叶萧,你tm在耍我们是不是,信不信老子今天弄死你。”起身挡在我面前,夏巧喊道:“贺宝宇,你疯了,你还记不记得自己什么身份,再胡来别怪我铐你回去。”

    “c,老子也是警察,你凭什么铐我。真tm倒霉,碰上个孬种。”贺宝宇被其他人硬拽着坐回座位,狠狠地踹了一脚桌子。

    看着气急败坏的贺宝宇和有气无力的李文军一眼,我拍了拍膝盖,起身说道:“我今天玩得很高兴,谢谢你们的表演,尤其是你,哇的那一下很精彩。下次有机会,一定会再领教。”

    怒吼几声,贺宝宇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再次操起瓶子想要扑过来,可惜被其他人死死抓住。指着我,贺宝宇厉声喊道:“叶萧,你个废物,你是个没有胆量的垃圾,凭你也想追到夏巧?呸,废物,你是个废物。”

    虽说拉着贺宝宇,可夏巧其它同事眼中也露出不屑的眼神。拉了拉我,夏巧说道:“叶萧,我送你出去吧。”又转头说道:“你们可要看好,别再让他们乱动。”

    还没等我们走出卡座,贺宝宇怒吼道:“叶萧,老子要是你,就从这滚出去,而不是走出去。”看了我一眼,夏巧说道:“别管他,我们走吧。”

    甩开夏巧的手,我转身说道:“既然你这么喜欢滚,我就成全你。刚才我不喝,是因为还没有彩头。不如我们拿这个做彩头,谁输了,谁围着酒吧在地上滚一圈,敢不敢。”

    “好,来呀,你有胆量吗,只会耍嘴皮子的废物。”贺宝宇毫不犹豫地应道。拉着我,夏巧沉声说道:“叶萧,你别再激怒他们好不好,跟我走吧。”

    “好,记得你答应的彩头,等下可别反悔。”我说道。

    指着我,贺宝宇嚣张喊道:“m的,只要你能喝赢我们两个,别说围着酒吧滚,我们两个脱了衣服滚一圈又怎样。”

    目的已经达到,不必再多废话。我坐回位置上,开了四瓶啤酒。挥了挥手,贺宝宇喊道:“慢着,你要耍赖呀,我们说的是斗深水炸弹和孟婆汤,不是啤酒。”

    “你急什么,这当是我的赔罪。”我一口气灌完四瓶啤酒,紧接着拿起六杯深水炸弹一口闷了。打了个酒嗝,我看着目瞪口呆的众人,淡淡说道:“我喝完了,到你了。”

    “你……”夏巧疑惑问道,我转过身子,冲着她眨了一下眼。恍然大悟的夏巧指着我,正要说话,我做了个噤声的姿势。

    “怎么还不喝,留着养金鱼呀。你的同事可都在呢。”我看着贺宝宇笑道:“别忘了你刚才的赌注,要是输了,可是要裸着身子滚一圈。”

    “我我我……”结巴了几句,贺宝宇指着那三杯孟婆汤喊道:“你这个还没喝呢。”撇了撇嘴,我应道:“好,我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直接喝下第一杯孟婆汤,我顶着气,拿起一瓶二锅头又倒了一些,抬头说道:“今天我让你看看什么叫来自鬼门关的孟婆汤。”掏出打火机,点燃了剩下两杯的酒,绿黄相间的火焰蹭的一下冒了起来,如同鬼火一般。

    伸手一抹,火随着酒液在桌子上流出一条火道,我抬头笑道:“贺宝宇,下次可不要再耍那么多心眼,斗酒靠的是胆量,而不是心计。”

    伸手一拍,盖灭了火焰,我抓起剩下两杯孟婆汤一饮而尽,笑道:“轮到你们了,开始吧。”端起桌上的酒杯,贺宝宇皱着眉头又喝了两杯,拿起第四杯时手开始颤抖,看了我一眼,再次递到嘴边。

    还没喝到一半,贺宝宇开始吐了起来,吐完后直摆手喊道:“我喝不下了,文军,干死他。”依旧靠在沙发上的李文军回道:“我不喝了,我认输,要喝你去喝。”

    擦了擦嘴,贺宝宇喊道:“李文军,你疯了,你不喝我们就输了。”哼了一声,李文军说道:“输了也是你的事,反正我没答应赌注,输了要裸体滚一圈的人是你,不是我。”

    “你什么意思,现在才和我划清界限了么,你个见风使舵的墙头草。”贺宝宇骂道,上前拽着李文军的衣服,两人扭打起来。边揍着贺宝宇,李文军边骂道:“c你大爷,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利用我,老子才没那么傻。”

    凑过来,夏巧说道:“叶萧,这是你早设计好的?”转身看着她,笑道:“你怎么能这样想我,我可什么都不知道,我是无辜的。”

    趁着其他人上去劝架时,我也围了过去,装作分开二人的样子,趁机踹了贺宝宇几脚,高声喊道:“别打了,大家都是朋友,即使对方连累自己陷害自己,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嘛。”

    挣开拉着自己的两人,李文军扑到贺宝宇身上猛揍了几拳,怒吼道:“老子没有他这样的朋友。”

    再次被众人拉开的李文军擦了擦嘴角的血,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不顾其他人的劝阻,摇摇晃晃地离开了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