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47章 喜欢就去追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坐下来,贺宝宇抽了几张纸巾,擦着脸上的鼻血。我走过去,搭着他的肩膀说道:“宇哥,你是不是还忘了什么事,比如我们的赌注。毕竟李文军没有答应赌约,他的份我可以不管,可你亲口应下了,这不会抵赖吧。”

    看了一眼人头济济的酒吧,贺宝宇苦着脸说道:“萧哥,我我我……”笑了笑,我说道:“怎么,不想滚可以裸体走一圈也没关系。不想自己脱衣服么?我来帮你吧。”

    拉了拉我的衣服,贺宝宇说道:“萧哥,酒吧人那么多,我又是个警察,万一传出去,你看能不能……”

    “能不能算了?”我扯着嗓子,学着他刚才的模样阴声怪气地喊道:“叶萧,老子要是你,就从这滚出去。”

    脸色像吃了死苍蝇那么难看,贺宝宇求饶道:“萧哥,我有眼不识泰山,你看看能不能饶我一次,这份人情我一定会记住的。”

    走过来,夏巧凑过身子,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叶萧,给我个面子,算了吧。”搂着贺宝宇的脖子,我低声说道:“事情可以算了,反正我本来也不当真。”

    松了一口气的贺宝宇喜形于色,感激说道:“萧哥,谢谢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找我。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笑道:“那就好,出来玩嘛,认识多一点朋友才是最重要的。”起身要走,我又探低身子说道:“还有,下次不要再耍那么多心机,喜欢就去追嘛。”

    “萧哥你说什么,我听不懂。”贺宝宇装傻充愣,我笑道:“你喜欢夏巧,大胆去追,反正她现在单身,不要再耍那么多阴谋诡计,小心适得其反。还有,我和她只是朋友。”

    尴尬笑了两声,贺宝宇点头说道:“我明白了,谢谢萧哥。”

    一开始我还以为贺宝宇找我麻烦,不过是以为我欺负夏巧想替她出气,后来才察觉没那么简单。来到卡座,再听他唆使李文军找我斗酒的话,我便明白他和李文军一样,都喜欢上夏巧,不过一个是明里,一个是暗里。

    估计贺宝宇早知道我没有欺负夏巧,不过是担心我追求她,所以想出一招借刀杀人,想要利用李文军和我斗酒一事,既让我落了面子,又让李文军在夏巧心里留下酒鬼、鲁莽行事等形象,好达到一箭双雕一石二鸟的效果。

    明白过来,我自然要给他点教训,否则还真以为别人都是傻瓜。斗酒前,我先是提醒了李文军一次,之后又装作要认怂,激起了贺宝宇的怒火,依照他的性格,必然会有风使尽,自信心也膨胀到极点。

    这时我再提出任何的彩头作为赌注,贺宝宇都会一口答应。可我注意到李文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也难怪如此,毕竟贺宝宇没征求他的意见,便答应这么荒唐的赌注。后来斗酒输了,李文军哪里还压抑得住心中的怒火,不和贺宝宇翻脸才怪。

    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夏巧竟然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她的脸蛋不过一般,除了身材还不错……后来我才想通,是因为我在会所呆了那么久,经常和周倩茜、庄佳佳等极品美女打交道,自然不觉得夏巧有多漂亮。

    实则在狼多肉少的警队中,尤其是刑警这么危险的岗位,夏巧已经称得上是警花。

    伸手在我鼻子前挥了挥,送我离开酒吧的夏巧喊道:“喝醉了,直愣愣地看着我干什么?”回过神来,我笑道:“没什么,你太漂亮了,看得我失魂落魄。”

    切了一声,夏巧脸上还是露出得意的神色。哪有女人不喜欢听甜言蜜语?圣人也难免会会喜欢戴高帽子,何况女人。

    走到酒吧门口,夏巧撞了撞我说道:“没想到你鬼心思那么多,不仅教训了贺宝宇,还让他对你感激涕零。”捂着嘴,夏巧笑道:“我刚刚还看到你踹了他几脚,不过他一点也不知情,你太坏了。”

    “小惩大诫而已,省得他以后吃再多的亏,我这也是为了他好。”我恬不知耻地说道,可夏巧哪里会信。

    正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贺宝宇也喜欢她时,夏巧却说道:“其实是我连累了你,要不是他们两个喜欢我,估计也不会那么针对你。不过好在你没吃亏,倒是帮我教训了他们。”

    瞪大眼睛,我讶道:“你知道贺宝宇喜欢你?”噘着嘴,夏巧说道:“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经常嘲笑李文军喜欢我,实则经常偷偷照顾我,还送我很多零食,我又不是那么后知后觉。不过我以前有男朋友,当然不可能喜欢他,所以故作不知罢了。。”

    “可你现在没有呀,为什么不考虑?”我疑惑问道。

    想了一下,夏巧摇头说道:“还是没有什么感觉,或许是当同事太久了。这样也好,万一真做了情侣,要是吵架,整个刑警队都知道,那不是更尴尬。”

    “你倒是挺有自己的想法,可惜差点连累到我,好在我福大命大。”我苦笑道:“到时记得请我吃饭。”

    正要走,再次被夏巧拉住。嘟着嘴,她问道:“等一下,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喝了三杯孟婆汤没有醉,难不成你又做了什么手脚?”

    “其实我酒量还真不一定比李文军好,不过好在我聪明。”我笑道。

    孟婆汤之所以厉害,一来是因为它由十八种基酒混调而成,二来是浓度很高,可浓度高,自然点火燃烧后挥发也快。所以我在喝孟婆汤之前,先是喝了啤酒压肚子,继而先喝了深水炸弹,又趁着和贺宝宇说话的时机点燃了孟婆汤,威力自然小了许多。

    戳了戳我,夏巧笑道:“你个小滑头,要是贺宝宇他知道真相,估计会气得半死。真的不需要我送你回家?”

    摆了摆手,我说道:“真的不用,你快回去玩吧,我一个人能行。”待夏巧进了酒吧,我扶着树吐了个五颜六色。毕竟今晚喝的酒可不少,又有啤酒、深水炸弹,又又孟婆汤,之前一直强撑着,吐完后我感觉到了天旋地转。

    走了两步,我实在支撑不住,扶着墙坐了下来,掏出手机打通李山飞的电话,却听到了关机的声音,才想起他应该还在生着我的气,摇头苦笑几声,又拨通了张小蝶的号码。

    响了很久,对方才接听电话。

    “小蝶,我喝醉了,你能不能来本色一趟?”挂断电话,我靠着墙睡着了。

    朦胧之间,我感觉到有人扶着我艰难地站起来,晃晃悠悠地走了几步。她转头问道:“萧哥,你家住在哪?”

    “你个小傻瓜,你又不是不知道,还问我,我家住在……”我再次晕了过去。

    再醒来,我躺在了酒店的房间里,厕所传出了洗浴的声音。按了按额头,我喝了一口放在床头柜的水,疑惑问道:“小蝶,为什么不送我回家,跑来酒店花这冤枉钱干什么?”

    还没听到对方的回答,我已然感觉到有些不妥,下半身凉飕飕的,掀开被子一看,光溜溜的。此时,厕所的门打开,走出一个围着浴巾皮肤雪白身材曼妙的女人。

    指着她,我讶道:“白小柔,怎么是你。张小蝶呢?”

    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白小柔说道:“萧哥,你按错了号码,打给了我。”一拍额头,我恍然大悟,手机里存的是小柔和小蝶,估计是一时迷糊点错了。

    “那我的衣服呢?”我疑惑问道。

    撇了撇嘴,白小柔说出后来发生的事。因为我没有及时说出出租屋的地址,她只好带我来了酒店。半路上,我吐了她一身,弄脏了两人的衣服。所以进了房间,她只能先替我脱去衣服,又进去洗澡。

    挠了挠头,我说道:“对不起,这么晚还麻烦到你。小柔,谢谢你。”

    擦着头发,白小柔坐到了床边。黑发像瀑布一般垂了下来,香肩尽露,隐约还闻到一股清香,胸部高耸的曲线若隐若现,配上雪白的肌肤,更是看得我小鹿乱撞。

    放好毛巾,白小柔转过身子问道:“萧哥,你怎么不去洗澡?”愣了一下,我借口说道:“我身体还有些不舒服,暂时不方便起来。”

    走过来探着我的额头,白小柔关心问道:“是不是酒还没醒,要不我去给你冲杯热茶吧。”

    “不用,我休息一下就好。”我摆手说道。拉扯之中,白小柔跌坐床上,她尖叫一声,像弹簧一样跳了起来,脸红的像被热水壶烫过一般。

    “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不方便了吧,我先去洗澡,你休息一下。”趁着白小柔背对着我,快速冲进厕所。

    洗完澡出来,我和白小柔互看一眼,沉默下来,感觉越来越尴尬,想说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要不你先说吧。”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又同时闭上了嘴。

    “要不我们睡觉吧?”我意识到不妥,又赶紧解释道:“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睡床上,我睡沙发就可以了。”

    钻进被子里,白小柔小声说道:“我一个人睡不惯陌生的床,你上来陪我,好不好。”看着她那红扑扑的脸蛋,我咽下了拒绝的话,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