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50章 六国大封相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啪。所有人都愣在原地,包括被侯浩博扇了一巴掌的何谷冰。捂着脸,她不敢置信地问道:“侯浩博,你竟然打我?”

    翘着双手,蒋晓丽冷笑道:“他打你很奇怪吗,你个贱货。”

    “你给我闭嘴。”转向侯浩博,何谷冰拍打着他骂道:“你个没良心,你竟然为了她打我,我才是你的女人。”

    推开她,侯浩博吼道:“是我的女人你就乖乖闭嘴,还嫌丢脸丢得不够呀?”

    退后两步,何谷冰苦笑道:“我丢脸,你说我丢脸。”像个疯女人仰天笑了几声,何谷冰喊道:“老娘再怎么丢脸也不如你这个废物,勾搭贱货的废物。”

    “你说什么,给我闭嘴。”侯浩博气得脸上的肌肉直发抖,再次狠狠地扇了何谷冰一巴掌,响声大的旁人都觉得痛。

    指着二人,何谷冰喊道:“难道我说错了,你去和蒋晓丽上床,勾引她不就是为了上位吗?侯浩博,你别忘了,这个主意还是我给你出的。”

    众人哗然。侯浩博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像坏掉的电脑屏幕。蒋晓丽咬着牙,寒声说道:“何谷冰,你最好想清楚再说,否则……”

    “否则什么,你们两个狗男女。”张之北带着b区的少爷走了过来。脸色大变的蒋晓丽赶紧挽着张之北的胳膊说道:“北哥,我没有,一切都是何谷冰在胡言乱语,她想冤枉我。北哥,你知道的,我那么爱你,对你忠心耿耿,又怎么会背叛你呢。”

    啪。扇了蒋晓丽一巴掌,张之北掏出一叠照片甩在她的脸上,厌恶说道:“你个贱女人,还有脸说爱我?”

    散落一地的不是风景照,而是侯浩博和蒋晓丽**的床照。众人窃窃私语,对着蒋晓丽和侯浩博指指点点。

    扒拉着回收照片,蒋晓丽疯狂喊道:“北哥,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不是,这些照片是假的,都是假的。”

    “是么?那这段录音你又怎么解释。”张之北掏出手机,播放了一段录音。

    录音里,侯浩博和蒋晓丽极尽浪荡,说着各种不堪入耳的淫秽之词,还伴随着一阵阵的娇喘声。

    ……

    “晓丽,我的技术怎么样,爽吧。”侯浩博问道。

    笑了笑,蒋晓丽说道:“确实不错,比张之北那虚身子强多了。不过你厉害归厉害,答应我的一千多块可不能少。”

    “你放心吧,钱我一分也不会少给你。不过……”侯浩博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蒋晓丽疑惑问道:“有话直说,吞吞吐吐像什么男人。”

    “你有没有想过彻底脱离做公主的生活?”侯浩博问道。

    “怎么,你想包养我呀?可以呀,拿个几百万给我再说吧。”蒋晓丽嬉笑道,她又怎么会当真,不过是当侯浩博在说傻话罢了。

    “我现在没有钱。不过我可以答应你,捧你做会所第一红牌,等你赚够钱,就退出吧,专心做我的情人。”侯浩博说道。

    “你捧我做第一红牌?侯浩博,你今天怎么说话怪怪的,不会是喝醉了吧。”蒋晓丽蔑笑道。

    “当然不是。”侯浩博一本正经地说道:“只要我当上了经理,绝对有能力捧你。”

    “做梦吧,有马东浩这么厉害的靠山,张之北也不过是个小领班,何况你。”蒋晓丽说道。

    “所以我问你要不要合作。只要你帮我找到张之北在会所里贪污受贿的证据,我便可以威胁他,到时让他和马东浩把我推上经理的位置,我自然有能力捧你。”好厚薄自信说道。

    哼了一声,蒋晓丽说道:“与其这么麻烦,我倒不如直接劝北哥去当经理。”

    “暂且不说他有没有这个胆量,即使有,他当了经理,绝对不会再宠幸你,你也知道他喜欢周倩茜。”侯浩博说道:“可我不同,若我能当上经理,你是第一功臣,我又怎么会舍得抛弃你。”

    “可你不是有情人了么,何谷冰。而且她最近气焰很是嚣张,老是抢我的客人。”蒋晓丽说道。

    “好,我回去会好好训她。反正她不过是我的玩物,玩腻了自然扔开,可是你不同,你是我的合作伙伴。”侯浩博笑道。

    “还是让我再考虑考虑吧。”蒋晓丽说道,之后再次传出了娇喘声。

    ……

    听完录音,蒋晓丽和侯浩博脸都白了,互看一眼,异口同声的喊道:“是你陷害我!”

    那段录音只有当事人才会有,如今落在了张之北的手里,不用问也知道,必定是其中一人捣鬼。想了想,侯浩博瞪大眼睛,摸了摸裤兜,转身看着何谷冰,讶道:“是你。”

    “没错,是我偷了你的手机,拿到了录音。”何谷冰恨恨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想着扳倒陈龙斌当上经理后立刻甩了我对不对。既然你不仁,也休怪我不义。”

    跑过来,掐着何谷冰的脖子,侯浩博气急败坏地喊道:“你个贱人,还敢倒打一耙,明明是你勾引了张之北,想耍手段除去我和蒋晓丽,我杀了你。”

    “你们在干什么,侯浩博,放手!”不知何时赶来的陈龙斌怒喝一声,见侯浩博决心要杀了何谷冰,只好上前一脚踹开她。

    喘着粗气,何谷冰喊道:“陈经理,他想取代你的位置,快把他赶走。”

    爬过来抱住陈龙斌的腿,侯浩博求饶道:“陈经理,你不要赶我走,我真的不能没有那份工作,我说的那些话都是无心之言,你千万不要当真。”

    踹开他,陈龙斌冷冷说道:“侯浩博,你真的把我当白痴呀?你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还妄图欺骗我?我警告你,今晚之后不要再出现在巴黎1号,否则我找人打断你的腿。”

    苦笑几声,侯浩博瘫坐在地,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陈经理,谢谢你的明察秋毫,他这种人早该赶出会所……”

    啪。还没等何谷冰说完,脸上挨了陈龙斌一巴掌,捂着脸讶道:“陈经理,你为什么打我?”瞪着她,陈龙斌蔑笑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正奇怪你最近的积分怎么突飞猛进,原来是耍了手段。”

    “评比是为了提升会所的服务态度和工作气氛,而不是给你们耍计谋斗心眼。从今天起,你也给我滚出会所,再也不要回来。”

    愣了一下,何谷冰急忙喊道:“陈经理,你是不是听了什么风言风语,冤枉呀,我都是靠自己的努力……”

    人群后再次钻出一人,不是别人,正是人事部的钱易天。

    拉着钱易天,何谷冰着急说道:“你快帮我作证,钱经理,告诉陈经理我根本没有耍手段。”冷冷看着她,钱易天说道:“何谷冰,你太贪心了,虽然我和你上过床,但我也不能一直昧着良心帮你,所以不好意思,我已经把你的所作所为全部告诉了陈经理。”

    “是你勾引了我,骗我去开房,然后拍了床照威胁我,以此来逼我更改排位。”

    愣在原地,何谷冰宛如被晴天霹雳劈中一般,疯狂喊道:“你撒谎,我根本没有那么做,是你自愿帮我的,你现在……”

    环顾一圈,何谷冰跑到张之北身边,拉着他的胳膊哀求道:“北哥,你帮帮我,我真的不想离开会所。北哥,我求求你了。”

    “对不起,我爱莫能助。”张之北甩开她,转身要走。蒋晓丽冷笑几声,准备跟着离开,却被张之北伸手拦下,寒声说道:“从今以后,我和你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北哥,你不要这么说,我也是一时糊涂,才听了侯浩博的花言巧语,我是真心喜欢你的。”蒋晓丽哀求道。

    上前几步,钱易天说道:“晓丽,你之前可是说过真心爱我的,难道你是在骗我?”瞪大眼睛,蒋晓丽喊道:“钱易天,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那样的话,你不要血口喷人。”

    点开手机一张照片,里面是钱易天和一个女人的床照,虽然女人背对着镜头,不过侧脸确实和蒋晓丽有几分相似。

    “这是假的,假的,我根本没有和钱易天上过床,北哥,你信我。”蒋晓丽哭喊道,可张之北只是冷淡地回了一句“人尽可夫的贱货”,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开。

    “侯浩博、何谷冰,赶紧给我收拾东西滚蛋,其他人别围着了,快回到自己的岗位。”陈龙斌挥手喊道,众人作鸟兽散。

    经过我的身边,钱易天低声说道:“叶萧,你要我办的事,我都办到了。”点点头,我应道:“谢谢。”

    点燃一根烟,我看着愁眉苦脸的三人一眼,准备离开,侯浩博瞪着我喊道:“叶萧,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吧。”

    二女抬起头,一脸震惊地看向我。

    耸了耸肩膀,我笑道:“也不能算是我搞的鬼,只不过是略施小计,让你们自食恶果罢了。”

    “真的是你?”何谷冰颤抖着喊道:“为什么你要害我,你答应过我会帮我成为会所第一红牌的,你说过要一起对付张之北的,为什么!”

    摇了摇手指,我笑道:“怎么说呢,其实我从一开始就不是想着要对付张之北,而是你们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