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51章 官复原职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张之北固然要对付,但一天不扳倒马东浩,我始终奈何不了他,毕竟大石压死蟹。既然如此,我倒不如先把狼身边的狈给除掉。

    最好最省力的办法当然是借刀杀人借狼除狈,而侯浩博、何谷冰均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只要许以一点甜头和希望,他们自然不会错过往上爬的机会,可惜越是心急越是吃不了热豆腐,跌入自相残杀的陷阱也在所难免。

    为了计划顺利,我先是以斗不过张之北想求饶为名,诱骗何谷冰放下戒心和我合作。等她按照我的建议去和钱易天上床时,再来个捉奸在床,拿到证据后再次逼得没有退路的何谷冰去勾引张之北。

    可张之北的情人是会所的红牌蒋晓丽,要想靠近他,除非先找人使开蒋晓丽。最好的人选莫过于已经被当成弃子的侯浩博。在我的指点下,何谷冰提醒张之北去勾搭蒋晓丽,寻找机会拿到张之北的把柄以作威胁。

    与此同时,我利用手上的床照威胁钱易天去勾搭蒋晓丽。钱易天是迫不得已,蒋晓丽却是迫不及待,因为她发现自己的评分比何谷冰落后,以她的性格,好不容易打败周倩茜,当然不甘心屈居第二。

    郎有“情”妾有“意”,两人如同干柴烈火一般一点就着。三男两女五个人如同麻线一般缠成一团,最终侯浩博三人只能落得个作茧自缚的下场。

    “原来你一直在骗我,你只是在利用我。”何谷冰愤恨喊道:“为什么,我们明明可以合作……”

    摇了摇头,我说道:“算了吧,道不同不相为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和侯浩博半斤八两,他想着成为经理甩掉你,你想着傍上张之北甩掉我和侯浩博,我说的没错吧。”

    “一切都是你害的,你害得我一无所长,我要和你同归于尽。”侯浩博撑着墙爬起来,疯狂挥拳扑向我。

    一拳揍中他的肚子,扣住他的手腕,反手一摔,侯浩博重重跌坐在地。我冷冷说道:“成王败寇,要怪也只能怪你们自己太过贪心。”

    大笑几声,侯浩博喊道:“说得真好,不过你赢了我们有什么用,你迟早会被张之北狠狠地踩在脚底下,你永远都做不了领班,你个废物!”

    点燃一根烟,我笑道:“不好意思,如果不出意外,小蝶明天就能回来上班,我也会官复原职,只可惜你们两个怕是看不到了。”

    “什么,你做梦去吧,想做回领班?下辈子吧。”侯浩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大吼大叫起来。

    踹开他,我看了面无血色的蒋晓丽和咬牙切齿的何谷冰一眼,转身离开。

    下班后,我去找李山飞,可他还是见到我扭头就走。回到出租屋,他二话不说冲进房间。正看着电视的张小蝶问道:“萧哥,你们两个还没和好呀?”

    叹了口气,我摇了摇头。

    “我也劝过他,可他性子倔强得很。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你们两兄弟也不会反目成仇。”张小蝶内疚说道。

    还没等我说话,李山飞开门喊道:“小蝶,不关你的事。我生气的是萧哥他做事不择手段。”

    脑中灵光一闪,我故意摇头说道:“好吧,本来我可以帮忙,让小蝶明天回去上班。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只好再另外想想办法。”

    “什么?”张小蝶欣喜地抓住我的手问道:“萧哥,我真的明天可以回去上班?太好了,你不知道,我在家里都快闷死了,而且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

    站在房门口的李山飞犹豫着问道:“萧哥,你真的可以让小蝶回会所上班?”

    枕着手靠在沙发上,我说道:“本来没问题,现在难说了,省得你又生我的气。”看了我一眼,李山飞别过头,不再说话。

    过去拉着李山飞,张小蝶劝道:“飞哥,你也不要再生萧哥的气,两兄弟闹得那么生分干什么。”

    几秒后,李山飞走过来,撞了撞我的肩膀说道:“萧哥,是我错了,对不起,你帮帮小蝶吧。”见我没有反应,他喊道:“萧哥,你不会那么小气吧。要是你还怪我,大不了我让你暴打一顿,只要你肯帮小蝶,我做什么都愿意。”

    推了他一把,我没好气地骂道:“你个猪脑袋,是你生气,我可没有。”

    分别拉着我们的手放到一起,张小蝶笑道:“来来来,握握手,好朋友。”我和李山飞同时缩了回去。

    “握他奶奶个熊,两个大男人握手太恶心了。”李山飞喊道,我也点头应道:“对,而且李山飞经常上厕所不洗手,我才不握。”

    “你才不洗手,你从小到大都不洗手。”李山飞喊道。

    在张小蝶的笑声中,我们打闹成一团,兄弟间的隔膜也随之打破。

    第二天下午,三人一同回来会所,好巧不巧,在走廊里遇上了张之北。

    皱着眉头,张之北喝道:“叶萧,你这是什么意思。张小蝶已经被勒令回去休息,跑来会所干什么?别以为你还是领班……”

    摆了摆手,我说道:“省省吧,你又不是经理。”咬着牙,张之北说道:“真以为借我的手除去侯浩博,你就能咸鱼翻身?”

    走到经理办公室门口,张之北敲门喊道:“陈经理,麻烦出来一下。”

    打开门,陈龙斌探头说道:“怎么了,小北。”指着我们,张之北说道:“你看,叶萧带着张小蝶回来会所,她明明应该在家休息。”

    按着他的肩膀,陈龙斌说道:“小北,去忙你的事吧,c区的事由叶萧负责,你不用管。”愣了一下,张之北讶道:“陈经理,你这话什么意思,叶萧只是个少爷。”

    “从今天起,叶萧提升为代理领班。”陈龙斌说道。

    “不行,我不同意,任何人都可以做c区领班,唯独他不可以。”张之北急声喊道:“之前他给会所惹了那么大的麻烦,马部长说过……”

    “小北,你听我说,c区现在没有合适的人选。国不可一日无君,区不可一日无领班,你也要考虑我的难处。”陈龙斌劝道。

    摇着头,张之北坚决说道:“不行,马部长说过决不能再让张霖做领班。难道你想违抗他的意思?”

    “我当然不敢违抗,可也不能废了c区,影响会所的生意。好吧,既然你不同意,那我们采取最没有争议的方法,投票。”陈龙斌招来一个少爷,说道:“你去把c区的公主少爷都喊来会议室。”

    “可是……”不等张之北说完,陈龙斌打断说道:“没什么可是,来来来,一起去看看。”

    几分钟后,所有人到齐。陈龙斌让人拿来一叠便纸贴,起身说道:“昨天的事应该大家都听说了,侯领班和何谷冰已引咎辞职。为了c区的管理,我们重新选择一位新的领班,下面我们进行不记名投票,谁得票最多,便成为c区的代理领班,开始。”

    不一会功夫,统计名单出来,我以30票位居第一。

    拍着手掌,陈龙斌喊道:“既然是众望所归,那暂时由叶萧担任代理领班一职。张领班,你觉得怎么样?”

    “不错,我觉得萧哥当领班比那侯浩博靠谱多了。”

    “是呀,最起码萧哥对我们挺好,也不会乱发脾气,也不会要我们送礼。”

    “以前萧哥介绍的成功率多高,换成侯浩博以后,我一晚才接一个客人,亏死了。”

    少爷、公主们的声援硬生生把张之北要说的话噎了回去,在会所混了那么久,他当然明白什么叫众怒难犯。别说他,即使是马东浩前来,怕是也不敢有意见。

    挥了挥手,张之北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没有,一切由陈经理做主。”按着他的肩膀,陈龙斌说道:“张领班没有意见最好,万一到时马部长问起,你可要说清楚,我有没有征询过你的意见。”

    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张之北点了点头。

    “叶萧,从今天起,你就是c区的代理领班。好好干,别再让我失望。”陈龙斌喝道。点点头,我看着张之北说道:“陈经理,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的,也会虚心向张领班学习,看看如何快速提升c区的营业额。”

    “好呀,无任欢迎。”张之北探过身子,沉声说道:“叶萧,你好样的,给我玩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是么?好好好,老子倒要看看你这代理领班能做多久。”

    “张领班,我真心希望能回到从前跟你学习的日子,阴谋诡计耍心机这些还是你在行,我甘拜下风。”我握住了张之北的手,他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叶萧,别太得意,好戏还在后头呢。”甩开我的手,张之北恨恨地看了陈龙斌一眼,说道:“陈龙斌,你最好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待他走后,陈龙斌黑着脸说道:“老是拿马东浩来压我,那就尽管走着瞧。萧子,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剩下的靠你了。还有,别忘了我们的协议。”

    点点头,我看着兴奋庆祝的张小蝶和李山飞,小声说道:“当然不会忘,为了还你人情也好,为了生存也好,我都不会放过他们二人。”

    走出会议室,我看到周倩茜靠在墙边等我。搭上我的肩膀,周倩茜笑道:“恭喜你呀,叶领班,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