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53章 我不后悔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房间里的角落亮着橘红色的灯光。周倩茜光着身子,面无表情地抱着双腿坐在沙发上。关上门,我迅速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到她的身上。伸手一按,她在瑟瑟发抖。

    “倩倩,倩倩,你没事吧?”我叫了几声,周倩茜没有任何回应。我想伸手查看一下,她却侧头避开,压抑着哭腔说道:“叶萧,你先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下。”

    “给我看看。”我咬牙说道。

    “你出去吧,好不好。”周倩茜哀求道。

    掰过她的脸,我看到了清晰的五指掌印,心宛如被人一下揪住揉来捏去。再仔细一看,周倩茜不仅脸上有伤,脖子、小臂、小腿也是伤痕累累。深吸一口气,我起身往外走。

    抓住我的手,周倩茜摇头说道:“算了,我真的没事。”

    “放手。”我沉声说道。摇着头,周倩倩哭泣道:“叶萧,不要,你好不容易才恢复领班的位置,不要中了张之北的陷阱,我真的没事。”

    转过身来,我拍了拍她的手,强颜笑道:“好吧,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倒点水。”我再三保证后,周倩茜才肯撒开手。

    走出房间,我感觉每一步都走得那么艰难,胸口仿佛被人捶了一记重拳般难受。拳头越握越紧,指甲几乎要掐进肉里,眼睛干涩得像被人扔了一把沙子。

    小跑到吧台,我拿起一个空瓶转身冲进楼道,恰巧撞上在里面抽烟的李山飞。拉住我,他疑惑问道:“萧哥,你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

    看到我手里的啤酒瓶,李山飞喊道:“萧哥,究竟出了什么事,你说呀。”

    “要么帮我,要么呆一边去别烦我。”我沉声说道。李山飞二话不说,冲到吧台,同样拿了一个啤酒瓶,喊道:“萧哥,我跟你走。”

    冲到楼下,转头一看,电梯正从一楼升上二楼。快速朝着门口冲去,白小柔喊了一声,我充耳不闻。

    门口十几米处,沈成海正和他的小弟谈笑风生。

    砰。一个啤酒瓶砸在了沈成海的脑袋上,我抓住他的脖子,猛踹几脚,之后骑在他的身上,一顿乱揍。即使他的小弟不断踹脚,我依旧不肯离开,拼命揍着沈成海。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和你有仇的是我,为什么!”我怒吼道。

    双手护着头的沈成海翻身顶开我,和小弟联手反击回来,喊道:“m的,老子就是喜欢打她,她只是个小姐,出来做**还想着要立牌坊吗?你tm敢打我,老子灭了你。”

    吹了一声口哨,附近冲出八个青年,手里均拿着铁棍、钢管。接过小弟递来的铁棍,沈成海骂道:“m的,老子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tm要上天是吧。”

    即使李山飞赶了过来,我们依旧只有两个人,双拳尚且难敌四手,何况对方有二十只手。若是平时,我定然想着先撤退再说,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可怒火攻心的我哪里有心情顾及安危,只想着狠狠地揍上沈成海一顿。

    挨了几棍,我吐了一口铁血,忍着痛从一人手里抢过铁棍,怒吼道:“小飞,帮我。”李山飞逼退围攻他的三人,快速冲了过来。

    挥着棍,李山飞逼退两人,我咬着牙,顶住两侧打在身上的铁棍,直冲向躲在最后的沈成海。所谓擒贼先擒王,这也是我和李山飞打了那么多场架培养出来的默契。见我起了拼命的心思,沈成海吓得面无血色,直往后退。

    可他转身要跑时,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一棍打退想救他的二人,我竖起棍子,从上往下狠狠地插进了沈成海的肩膀。

    啊。一声惨叫吓得其他人纷纷退后,再也不敢冲来。血一滴滴地从脸上留下,我甚至没有去擦,只顾一拳接一拳地揍着沈成海。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你要报仇尽管来找我。你个混蛋,我要杀了你。”我拔出钢管,再次高高举起,插向了满脸是血的沈成海脑袋。

    “不要!”白小柔的尖叫声在耳边响起。可我看到周倩茜身上的伤以后,已决心要杀了沈成海,别说白小柔,即使是玉皇大帝也没有情面可讲。

    铁棍没有落下。因为李山飞冲过来抱住我,喊道:“萧哥,你别冲动,杀了他,你就成杀人犯了。”

    “是兄弟,你就放开我,我要杀了他。”我怒吼道。可惜我已筋疲力尽,再也无力推开李山飞。

    “杀了他们,救回海哥。”几人准备再次冲来。

    砰。最先冲来的一人被赶来的陈龙斌一脚踹翻,怒喝道:“怎么,想要在我们巴黎1号闹事?”身后的几个保安同时亮出了铁棍。

    “陈龙斌,这里可不是巴黎1号。再说了,是你的人先动手。如果海哥死了,我看你也别想再当什么经理。”跟着沈成海前来的小弟喊道。

    走过来,陈龙斌扇了我一巴掌,怒吼道:“叶萧,别闹了,快给我滚回会所。否则我再也不管你。”

    “不,我一定要杀了他。”我声嘶力竭地喊道。不等我挣开李山飞的怀抱,被人一记掌刀击中后颈,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醒来,我已呆在经理办公室的沙发上。对面的陈龙斌喷了一口烟雾,叹气问道:“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艰难坐起来,我才感觉体内的五脏六腑像挪了位般难受,摇了摇头,接过陈龙斌递过来的一杯酒一饮而尽。环顾一圈,我低声问道:“小飞呢?”

    “他去给你买药了。”陈龙斌看着我,不悦说道:“叶萧,你也是,为什么要去得罪沈成海?你知不知道,他可是李家墨的头马。要是李家墨知道这事,亲自来找你算账,十个我也保不住你。”

    “再说了,万一你真杀了沈成海,成为一个杀人犯,你这辈子就毁了。潜逃,还要被人追杀,这就是你要过的生活?你tm是不是疯了。”陈龙斌越说越是激动,指着门外喊道:“周倩茜只是个公主,是个小姐,不值得你这样做。”

    伸手抓着陈龙斌的衣服,我咬牙说道:“值得。因为她是我的朋友。”愣了一下,陈龙斌再也没有说话。

    半晌后,陈龙斌恨铁不成钢地骂道:“叶萧,你真的疯了,竟然把一个小姐当成朋友。tm知不知道,今晚你差点死了!”

    “就算死了,我也不会后悔。”我坚定说道。

    “你呀,真是疯了……”

    不等陈龙斌说完,一阵敲门声响起。几秒后,周倩茜推开门,走了进来。看了她一眼,陈龙斌起身说道:“你来照顾他吧,叶萧,我希望今晚的事是最后一次。再有下一次,我绝不会救你,好自为之吧。

    经过门口,陈龙斌皱着眉头,骂了一句:“真是红颜祸水。”

    待陈龙斌离开办公室,周倩茜坐到了我的身边。我们异口同声地问道:“你还疼不疼,我不疼,没事。”

    看了对方一眼,我们捂着肚子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周倩茜哭了,摸着我的脸说道:“叶萧,其实你真不必要为了我那么做,你怎么那么傻。”

    抓着她的手,我说道:“你呢,不是和我一样傻么?”巴黎1号和其它大部分的会所都有规定,不会强迫公主去做不愿意的事,特别是客人提出一些变态或不合常理的要求或服务时,公主完全可以拒绝,而客人也不能强迫,否则相当于向会所挑衅。

    而我在走廊呆了那么久,一直没有听到周倩茜的求救声,毫无疑问,是她忍了下来。怕的是惹得沈成海不高兴,去找陈龙斌投诉,到时张之北肯定又会以我没有能力做文章,强行要求撤了我领班的身份。

    侧过脸,周倩茜苦笑道:“那怎么能一样,我不过是个公主,任人玩弄,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你为了我去打得头破血流,真是个大傻瓜。”

    “我愿意。即使到现在,我也没有后悔过。”我坚定说道,周倩茜转过头来,眼里泛着泪花。

    刚升为领班之时,我和周倩茜确实只能算逢场作戏的上下级关系,若不是那次醉酒,怕是两人永远不会发生关系,毕竟她差点背叛了我。可在我被降低打压后,周倩茜没有像其它公主一样远离我,而是屡次冒着被辞退或得罪马东浩的风险义无反顾地帮我。

    “你是我的朋友。”我说道。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周倩茜对我的好,一直都记在心里。如今她因为我受了委屈,纵使拼了这条命,我也要替她讨回公道。

    咬着嘴唇,周倩茜哭中带笑地说道:“叶萧,谢谢你。”

    四目相对,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我和周倩茜抱在一起,激烈地吻了起来,似乎要把对方融进自己的身体里。

    这一次的吻,没有带着任何欲望。吮吸着周倩茜脸上的泪水,我心中的内疚又加重了几分。

    几秒后,门被打开,一声尖叫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