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54章 两个傻女人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转头一看,捂着嘴的不是别人,正是拿着一杯白开水的白小柔。她脸上的表情很是古怪,变幻几秒,她转身跑开。

    本想去追,可是追到了,我该和她说什么?抬起的屁股很快落回沙发。撞了撞我,周倩茜笑道:“她喜欢你?”

    “估计是吧,这傻孩子。”我苦笑道。

    玩着手指,周倩倩说道:“虽然我和她没怎么聊过,但我感觉得出她是真心喜欢你的。不过……”

    “不过什么?”我疑惑问道。

    “不过我们这种人都没资格去谈一场纯净的恋爱。”周倩茜用少有的认真得语气说道。点了点头,我说道:“明白,所以我才说她傻。”

    “喜欢一个人不算傻,最傻的是,明知那个人不该喜欢,还是飞蛾扑火般迷了心,那才是无可救药。”周倩茜说道。

    几分钟后,我来到了一楼。白小柔正发呆看着超市门口,我打了个响指,她才回过神来。转头看到我,她语气古怪地说道:“你怎么下来了。”

    “有空聊聊么?”我问道。看了我一眼,白小柔转头喊道:“燕燕,帮我看一下柜台。”

    走出会所门口,白小柔靠在墙边,我站在她对面,两人相顾无言。感觉气氛有点尴尬,我点燃一根烟,直到快抽完,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撇了撇嘴,白小柔揶揄道:“你抽烟姿势也不帅,为什么叫我出来看?”

    “小柔,谢谢你今晚救了我。”我说道。

    若不是白小柔察觉到不妥,及时上楼喊来陈龙斌,怕是我杀了沈成海,他的小弟也会杀了我和李山飞。我当然不会后悔,可是也不想连累了李山飞。

    “哦,还有吗?”白小柔踮着脚问道。

    明明有千言万语,却又如鲠在喉。摇了摇头,我说道:“没事了,你回去上班吧。”

    眨了眨眼,白小柔问道:“不对吧,我救了你,怎么也没有一点报酬?虽说施恩不望报,可你总该给我点奖励吧。”

    “说吧,想要什么礼物我都可以送给你。”我说道。

    点着下巴,白小柔想了一会,凑过身子说道:“古人英雄救美,美女都会说以身相许。今天我救了你,要不你从了我吧。”

    皎洁的月光下,黑暗的角落里,白小柔站在我面前,伸手勾着我的下巴,我反而像个被调戏的少女。打掉她的手,我说道:“别闹,换一种。”

    “你刚刚还说,想要什么礼物都可以,这么快又反悔,你个说话不算话的混蛋。”白小柔委屈说道:“算了,我吃亏一点,我答应做你女朋友。”

    “你看,今晚月色真不错,要不等你下班,我带你去吃烧烤吧,任你点好不好。如果不满意,我也可以请你去吃西餐……”我只好顾左右而言他。可白小柔也不笨,岂会那么容易被转移注意力。

    跺了跺脚,白小柔嗔怒道:“叶萧,你够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别想拿吃的打发我。说吧,你答不答应我的表白?”

    “哇,天上有超人,有流星,还有哆啦a梦……”我指着天空说道。

    “叶萧!叶萧!”白小柔狠狠地掐了一下我。

    说实话,其实会所内也有公主和我表白过,特别是在我初升领班之时,无非是想着让我多照顾她。我也知道,白小柔是真心喜欢我,她对我确实很好。特别是上次睡在一起,听她说起以前的事,心里多少有些触动。

    可造化弄人,我和白小柔同在一个地方上班,却做着两份截然不同的工作,简单地说,她是白,我是黑,如同此刻她站在月光下,我立身于石柱的阴影中。

    办公室里,周倩茜提醒我,如果我真心想和白小柔在一起,那么我必须离开这一行,否则最终只会害了她。想想周倩茜,想想张小蝶,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个事实。

    转头看着今晚打斗的地方,我狠下心说道:“小柔,我们真的不合适。你也不该喜欢我,真的,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我害了不少人,不想再害了你。当我自私也好,当我胆小也好,反正我不会答应你,以后也不要再对我那么好……”

    话音未落,白小柔突然抱住我的脸吻了上来。

    月光下,微风中,我看到白小柔紧闭着双眼,睫毛微微跳动。推开她,我擦着嘴喊道:“你干什么,疯了!”

    “是,我疯了。你能和周倩茜接吻,为什么不能接受我?”白小柔激动喊道。我咬牙说道:“按你的逻辑,我还和周倩茜上床了,你是不是也要和我去酒店开房。”

    拉着我,白小柔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固执,喊道:“好呀,走,我们现在去酒店。我不像你,我说话算话。”

    不管我如何劝说,白小柔铁了心要拉我走去附近的快捷酒店。走了几步,我甩掉她的手,不耐烦喊道:“够了,究竟要我怎么说你才明白,我们真的不适合。你应该是找一个公司白领,或者接受你父亲的安排嫁入豪门,过上好日子,而不是喜欢一个男公关。”

    愣了一下,白小柔说道:“你心里真是这样想?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你知道我根本不想要那样的生活。”

    “那是因为你身在福中不知福。我不是,我是穷孩子长大,吃够了苦,所以我不想失去现在的一切。要不是你,王一也不会找我麻烦,我也不会摊上那么多事,懂了么?”我声嘶力竭地吼道。

    捂着嘴,白小柔眼眶迅速红了起来,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项链一般,一颗颗往下掉。

    “所以你怪我,所以你不敢和我在一起?”白小柔伤心问道。本着送佛送到西绝情绝到底的心态,我咬牙说道:“对。你对我来说,和扫把星差不多。所以我请求你离我远一点,让我过回安稳的日子好不好。”

    她的表情完美的演绎了什么叫心如槁木。踉跄几步,白小柔强颜笑道:“好,我以后都不会再烦你。对于以前带给你的麻烦,我和你郑重地说声,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带着哭腔和未说完的话,白小柔转身跑进了会所。

    有那么一瞬间,我想喊住白小柔,跟她说声对不起,告诉她所有的话都是假的,我怎么可能会怪她,只不过找不到其它的理由。可一旦那么做,便前功尽弃,还是让她离我远一点吧,她对我的好只能下辈子再报。

    抹掉眼角的湿润,我打算绕到后门,上去三楼。走到附近,我听到了一股熟悉的女声。

    “今晚客人总共给了我1900小费。你让阿姨安心养病,不用担心医药费的问题,我会努力赚钱的。不说了,你也早点休息,我明早再过去看你。好,老公晚安。”

    不等她走进电梯,我及时抓住她的手,寒声问道:“你叫谁老公。”

    转过身来,一脸诧异的庄佳佳讶道:“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我我……”

    沉下脸,我咬牙问道:“说,你叫谁老公。”

    挣开我的手,庄佳佳强颜笑道:“客人而已,他给了我比较多的小费,我满足一下。”紧盯着她的眼睛,我冷言说道:“你说的话我听得一清二楚,你还想骗我?你是不是和吴江复合了。”

    “没有。”庄佳佳摆了摆手,底气不足地说道:“我怎么可能和他复合,萧哥,你肯定想多了。”

    指着她手里紧紧攥着的手机,我说道:“行,你不承认是吧,把手机给我。”手缩回身后,庄佳佳说道:“萧哥,女孩子的手机怎么能随便给陌生人看。”

    不顾她的哀求,我直接抢了过来,翻到通讯记录一看,气急败坏地喊道:“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和吴江那种人复合,你忘了以前的教训?”

    眼眶一红,庄佳佳哭道:“萧哥,我知道自己犯贱,可我始终狠不下心,毕竟我们两个在一起那么久,我不能丢下他不管。他现在没有了工作,妈妈又病的那么重,他不能没有我。”

    “庄佳佳,我告诉你,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钱,你可以给他,但你不欠他任何情,明白了么?”我苦口婆心地劝道。

    擦了擦眼泪,庄佳佳说道:“萧哥,你也不用劝我了。我知道自己傻,你让我傻下去吧,好不好。”

    不等我再劝,庄佳佳冲进了电梯,痛哭起来。反正此时和她说什么,庄佳佳连标点符号都听不进去,我也没有再追。

    如果吴江真心对庄佳佳好,我自然不会阻拦,毕竟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可经过上次一事,我哪里还不知道吴江只是受了张之北的指使,一心想着要利用庄佳佳。

    是女人恋爱了智商情商降低,还是爱情真的可以使一个人弱智。富家千金白小柔喜欢上了在会所当男公关的我,纯情善良庄佳佳不舍得抛弃一心只想利用她的吴江,明知扑火必死,还要不顾一切地撞过去?

    “张之北,你始终还是不肯放过我和我的朋友么?好,你不仁,也休怪我不义。”我暗暗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