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56章 没良心的男人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下午三点,我再度来到308病房。正大快朵颐的吴江抬头看了我一眼,蔑笑道:“萧哥,你又来看我了?不会又是那一套说辞,省省吧。”

    把一份报告扔在床头柜前,我说道:“这是你的体检报告。里面清楚显示你身体已无大碍,随时可以出院,你赖在医院,不过是想讨庄佳佳的同情好继续利用她吧。”

    脸色一变,吴江拿起报告,瞄了两眼,震惊说道:“你怎么会有这份东西。”摇了摇头,我笑道:“你可以塞钱买通医生让你留下来,我要买一份体检报告又有多难。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笑了笑,吴江说道:“叶萧,你还真是上心,为了庄佳佳如此奔波忙碌。你要说不喜欢她,打死我也不信。不过……”沉下脸来,他咬牙切齿地说道:“越是这样,我也不能放过她,我要折磨她到死。”

    摊开手,我说道:“庄佳佳哪里对不起你?她对你、你妈都算仁至义尽吧,辛辛苦苦转回来的钱全部用给你妈看病,这样还不够?”

    “不够。要不是她,我也不会被你打伤住院……”吴江激动喊道。摆了摆手,我说道:“我对付你,纯属是你咎由自取,怎么能怪到她的身上。好,即便你要报仇,也可以亲自来找我,何必缠着一个女人不放。”

    摇了摇头,吴江说出他心里的想法。原来二人当初因为生活困难,决定要到会所上班,商定好庄佳佳只做陪酒小妹,他也只做斟茶递水的男公关。可会所鱼龙混杂,谁又能一直保证出淤泥而不染?

    见到几次客人和庄佳佳小声说话大声笑,吴江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屡次质问庄佳佳有没有背叛,她一口咬定没有。可吴江疑心生暗鬼,总是认为庄佳佳暗中和客人约好去酒店开房,给自己戴了好几顶绿帽子。

    后来,吴江提出,两人一同辞职,庄佳佳却不肯同意,理由是两人的生活费、学费还没还清,吴江妈妈也需要医药费。妒火中烧的吴江哪里听得进去,只认为是庄佳佳变了心,迷恋会所灯红酒绿的生活。

    两人愈吵愈裂,感情的缝隙也在一次次争吵中扩大。最终庄佳佳受不住吵闹,提出分手,吴江本不同意,见她态度坚决,于是借着以前的帮助,提出让她补偿,好让庄佳佳继续留在自己身边。

    可他没有料到,我会帮助庄佳佳成为出台公主,所以他认定是我拆散了他们。敌人的敌人即是朋友,所以他投靠了张之北,顺利爬上领班的位置,心里想着成为领班,庄佳佳必然再次对她投怀送抱。可惜还没开心多久,便被我陷害入院。

    美梦再次化为泡沫。入院后,吴江仍不死心,在某人的帮助下招来沈成海的几个小弟,去打了庄佳佳父亲一顿,又拍了照片威胁她,目的是让她乖乖回到身边,并补偿自己。在吴江的连哄带吓的手段下,庄佳佳只好妥协。

    和吴江好歹认识一段时间,我当然知道他没本事叫得动沈成海和他的小弟。我看着他问道:“是张之北帮你联系上的沈成海吧?”

    “是又怎么样,北哥对我才像兄弟,你呢?”吴江气愤喊道。

    事实证明,一个人的世界观人生观如果扭曲了,在他的眼里,所谓的黑白对错没有任何意义,有的只是主观的好与不好。

    对于吴江而言,张之北才是对他真心好的兄弟,而我不过是他的仇人。既然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也懒得再说,拍了拍手,朝着门外喊道:“小飞,扶着阿姨进来吧。”

    几秒后,李山飞扶着一个五十多岁面无血色的阿姨走了进来。她不是别人,正是吴江的妈妈田秀芬。

    愣了一下,吴江讶道:“妈妈你怎么来了,叶萧,你想干什么。你要是敢懂我妈妈,我和你拼了。”

    在李山飞的搀扶下,田秀芬颤颤巍巍地走到床边,抬手扇了一巴掌,怒骂道:“你个孽子,你怎么能这样对佳佳?她可是个好女孩,你你你……我今天要打死你。”

    格开田秀芬的手,吴江喊道:“妈,你身边不好,不要管这种事。那是我和佳佳之间的事。”

    拍打着他,田秀芬带着哭腔说道:“你知不知道佳佳多好,整天熬汤过来,还帮我擦背,你呢。你为什么要这样害人家,她可是你的女朋友。”

    “她不是,她只是个小姐,她她她给我戴了绿帽。妈你看,她的奸夫也在这里。”吴江指着我怒吼道。

    啪。又扇了一巴掌,田秀芬骂道:“畜生,小萧都和我说了,是你害成她这样的,现在还想冤枉别人。你究竟还有没有点良心。”

    捂着脸,吴江没有再说话,只是一脸怨恨地看着我。

    拉着吴江的手,田秀芬劝道:“儿子,听妈妈的话,不要再连累佳佳了,她是个好女孩,妈的病不治也没有关系,做人要有良心,要懂得知恩图报。”

    “不行,我绝对不能看着她和叶萧逍遥快活,我一定不会放过她。”吴江喊道。指着他,田秀芬哆嗦着喊道:“你要是不肯放过佳佳,我死给你看。”

    说时迟那时快,田秀芬欲要撞向床头柜,幸好李山飞及时拉住,才没有酿出惨祸。虽然没有撞到脑袋,不过田秀芬还是因情绪激动昏了过去。摆了摆手,我让李山飞送她回了原来的病房。

    走到床边,我沉声说道:“吴江,放过她吧。你们好歹相爱过,何必最后弄得惨淡收场。我和你保证,我和庄佳佳之间绝对是清白,而且她也没有爱上过别人。”

    哼了一声,吴江说道:“叶萧,休想用这些花言巧语来骗我。”看了看手机,我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三天内和佳佳说清一切,否则……”

    靠近他的耳边,我低声说道:“我会让你享受佳佳所受痛苦十倍以上的折磨,如果你不信,我们尽管走着瞧。”

    离开医院,我找到李山飞一起回家。路上,李山飞疑惑问道:“萧哥,为什么不直接再揍他一顿,还给什么时间考虑,那小子绝对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听你说完,也觉得庄佳佳真是太傻了。”

    要是打一顿可以解决问题,我倒不会吝啬拳头。只怕庄佳佳那傻瓜到时因为心软,做出更傻的事,而且吴江始终跟过我,他的母亲也有重病在身,多少该给他个机会。

    晚上七点半,我走进会所一楼,抬头看到白小柔。看了我一眼,她立刻转身背对。来到三楼,我在走廊撞见去厕所清洗杯子的庄佳佳,她同样扭头就走。

    来到楼道,我点燃一根烟,苦笑起来,感叹道还真是好人不易做。难怪好人那么少,坏人那么多,因为好人要做一辈子好事,而坏人只要回头是岸放下屠刀,便可立地成佛,比好人轻松多了。

    抽完烟,回到领班休息室,我看到张之北正鬼鬼祟祟地藏着什么。不过我也懒得理会。

    几分钟后,他走过来说道:“叶萧,陈龙斌找你有事,让你去一趟办公室。”抬头看着他,我暗暗想道,这小子会这么好心提醒我?

    不等我说话,张之北转身离开休息室。我带着疑惑,走向办公室,敲了几下门,没有任何回应。正要拨打陈龙斌电话,抬头看到他走来。

    “斌哥,你找我?”我疑惑问道。

    愣了一下,陈龙斌反问道:“我找你干什么?”

    心里咯噔一声,我暗道不好,张之北是故意调我来到这里?那他使这般调虎离山之计,是为了什么。糟糕,他要对付庄佳佳。

    不顾陈龙斌的疑问,我快速冲向公主休息室。看了一圈,没有找到庄佳佳的身影。抓住走进来的周倩茜胳膊,我着急问道:“倩倩,佳佳有没有来上班,她人呢。”

    想了一下,周倩倩说道:“她来了,没在吗?”

    坐在附近的一个化着妆的公主漫不经心地说道:“她好像跟着b区的张领班出去了。”跑过去,抓住她的肩膀,我紧张问道:“去哪了,快告诉我呀。”

    “萧哥,好疼呀。”带我松开手,公主皱着眉头说道:“我没听到,不过他们朝b区的包房走去了。”

    来不及和周倩茜解释,我再次转头冲向b区的包房。开了一间又一间,还是没找到二人的踪影,直到最后一间336房。

    扭了一下门把手,没动静,肯定是被反锁了。三楼包房的门和门锁都是特制的,若是从里面反锁,没有钥匙绝对打不开,这也是为了保护客人的隐私安全。

    大力拍打着门,我怒喊道:“张之北,我知道你在里面,给我滚出来。你有本事来对付我,出来!”

    心慌意乱中,我明知撞不开,还是侧身撞了好几下,肩膀疼得厉害,门却一丝不动。对了,我应该去找陈龙斌,他肯定有钥匙。

    正要转身,我听到嘎吱一声。转头一看,张之北扯着腰带喊道:“叶萧,你tm有病吧,老子在里面睡觉,吵什么鬼。”

    抓住他的衣领,我沉声问道:“把庄佳佳交出来,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撇了撇嘴,张之北笑道:“一个公主而已,至于那么紧张。好好好,我还给你,她在房间里。”

    收回拳头,我急步冲进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