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57章 蓝精灵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本以为张之北会像沈成海一样对待庄佳佳,可仔细一看,她正躺在沙发上,紧闭着双眼,除了呼吸有些急促,脸上、身上并没有任何伤痕。

    拍了拍她的肩膀,我问道:“佳佳,醒醒……”她怎么困成这样?

    砰。转头一看,门被关了起来。张之北又在搞什么鬼?我走到门后,拉了拉门把,完全打不开,估计是被张之北用钢管一类的东西顶住。正想大声喊叫,听到后面有异响,转过身来,我顿时愣在原地。

    不知何时,庄佳佳坐了起来,一只手盘着散落的秀发,嘴唇轻咬,另一只手拉着吊带往下扯,香肩半露。紫红的灯光下,庄佳佳挤进妖媚之色,樱桃小嘴微张,粉舌像蛇信子一般伸出来,灵活跳动,挑逗着空气。

    几秒时间,庄佳佳已然脱掉了外面的吊带裙,穿着性感的黑色蕾丝内衣走到我面前,一手抚上我的脸,一只手伸进我的衬衣中。

    回过神来,我疑惑问道:“佳佳,你要干什么?”仔细一看,庄佳佳睁着黑溜溜的大眼珠,可双眼迷离,像梦游一般。拍了几下她的脸,我已然明白,张之北耍的是什么阴谋诡计。

    在会所混了这么久,我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庄佳佳会有这种状态无非是吃了“蓝精灵”。蓝精灵,俗称水药丸,和一般的k丸不同,它还带有催情的功效,而且药力强劲,别说正常人受不了,即便是性冷淡吃了,也会迷失在**中。

    “张之北这混蛋。”来不及想太多,我不断呼叫着庄佳佳,希望她能清醒过来。可庄佳佳没有半点反应,反而当着我的面**起来,一只手差劲内裤中,一只手揉着我的胸口,挤进魅惑之色。

    好在柳下惠没活在这个年代,否则柳圣人的名号怕是不保。不管我如何呼喊,庄佳佳始终没有半点反应。即使按住她的双手,也会剧烈挣扎起来。没过多久,庄佳佳已经近乎一丝不挂,洁白无瑕的美好的酮体近在眼前。

    犹豫再三,我咬牙说道:“佳佳,对不起了,别怪我手段粗暴。”抱起她,走到沙发前一把摔下,庄佳佳咬着嘴唇,娇声喊道:“宝贝,来,尽情地蹂躏我吧。”

    “好。”我边应道,边从抽屉里拿出绳子。每个包房的茶几抽屉里都会藏有各种各样的情趣用具,绳子自然少不了。

    困住她的双手,固定在沙发上,我又去房间的冰箱里拿出一个冰桶,塞了几个冰块在庄佳佳的嘴里,随后开了啤酒、红酒,一起灌进庄佳佳的嘴里。因为含着冰块,所以庄佳佳的嘴闭合不了,酒液不断流进她的喉咙。

    几秒后,庄佳佳猛烈咳嗽起来,甚至鼻腔也喷出少有的酒液,感觉时间差不多,我赶紧放下酒瓶,挖出她嘴里的冰块。

    “哇”的一声,庄佳佳俯身吐了一地的肮脏物,之后便平躺在沙发上不省人事。确认她不会再乱动,我赶紧松开了绳子。

    砰的一声,有人推开门,闯了进来。我当即脱下外套,盖在了庄佳佳的身上,回头正要一拳揍上去,却听到陈龙斌冷喝道:“萧子,你要打我?”

    “陈经理,我没有。我以为是……”

    不等我说完,陈龙斌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庄佳佳,厉声喝道:“你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走廊外,张之北翘着手,露出得意的笑容。叫一位少爷喊来周倩茜帮忙看住庄佳佳,我跟着陈龙斌离开。

    办公室里,陈龙斌皱着眉头说道:“萧子,你也不像那么不懂事的人,怎么能在会所里乱搞?还弄**,传了出去,不是坏了会所的名声?这样一来,哪还有其它公主赶来巴黎1号工作,就算你忍不住,完全可以带出去开房呀。”

    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张之北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把**庄佳佳的罪名安到我的身上栽赃嫁祸,好一招移花接木。此时我再怎么解释,怕是也无济于事,于是干脆闭嘴不言。

    按着我的肩膀,陈龙斌劝道:“萧子,当我拜托你,不要再搞那么多花样,安安稳稳地做你的领班吧。你和张之北斗来斗去,我真的很头疼,你也要谅解一下我。”

    看着他,我点头应道:“明白,斌哥,我不会再惹是生非。”指着我,陈龙斌叮嘱道:“这可是你答应的,否则到时别说我翻脸不认人不念旧情。”

    离开办公室,我转头看到张之北正在走廊尽头抽着烟。走过去,我笑道:“张领班,这一手玩得真是漂亮呀。”

    笑了笑,张之北说道:“叶萧班过奖了,这些手段我可是跟你学的。”

    撇了撇嘴,我盯着他说道:“不过我没被降职你应该很失望吧。”耸了耸肩膀,张之北笑道:“无所谓,陪你玩玩而已,何况好戏在后头。我还有事,先走了。”

    看着张之北的背影,我心中满是疑惑。难道张之北煞费苦心安排这么一场戏,就此罢休?如果想害我被降职,他不应该通知陈龙斌,而是找来马东浩才对。难道……

    赶回336房,我心里猛然一震,庄佳佳和周倩茜二人不见踪影。正要去找少爷问个明白,突然间有人板过我的身子,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回头一看,扇我的不是别人,正是庄佳佳,周倩茜则靠在墙边,满面愁容。

    愣了一下,我疑惑问道:“佳佳,你打我干什么?”

    眼中含着泪,庄佳佳捶着我的胸口哭喊道:“叶萧,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为什么不能放过我,让我好好生活。”

    疑惑的我朝周倩茜使了个眼色,她却露出爱莫能助的表情。抓住庄佳佳的手,我问道:“要打我可以,但你先说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掏出手机,扔到我身上,庄佳佳怒喊道:“叶萧,你还装。”

    点开视频一看,里面播放着庄佳佳围绕着我边跳辣舞边脱衣服的景象。抽着鼻子,庄佳佳喊道:“我知道,你想拆散我和吴江,但你也不能用这样的手段。我们曾经是朋友,你竟然对我下**,我恨死你了!”

    夺回手机,庄佳佳快速跑开,连解释一句的机会都没给我。摇了摇头,周倩倩说道:“叶萧,我知道你是为了庄佳佳好,可这次真的错得有些离谱。”

    “不是,那根本……”我急忙说道。

    眨了眨眼,周倩倩说道:“她毕竟年纪还小,不明白你的苦心,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即使你要帮她,也不能用这种手段。”

    “我明白你说的道理,可真不是我干的。”我叹气说道。刹那间,我明白了六月下雪的冤屈有多无奈,明白了窦娥的心里有多苦。

    摇了摇手机,周倩茜说道:“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抵赖?影片里你明明一副很享受的样子,而且我陪佳佳去厕所检查过,确实有那痕迹,不是你还有谁。”

    享受?我当时是手足无措,正想着如何帮庄佳佳清醒过来,怎么在他们眼里变成了享受的表情。至于痕迹,肯定是张之北弄的。

    “倩倩,你听我说的,事情真相……”回过神来,周倩茜已经走进公主休息室。知道再怎么解释也没用,我也懒得追去。按着额头,我长叹一声,忍不住踹了墙面一脚。

    怪不得张之北一脸得意地说好戏在后头,原来还留着一手在这里等我。我正奇怪,他怎么不找马东浩,而是找陈龙斌。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原本是想让我抵受不住诱惑和庄佳佳发生关系,再用此事来威胁我和帮助吴江利用庄佳佳,可没料到我急中生智,想出帮她清醒的办法,所以又改成录下影片发给所有人,来栽赃诬陷我,特别是要让庄佳佳看到。

    而且吴江在休息室是故意露出那包蓝精灵药丸,好引起我的主意,实则他早料到我会跟过去。又或者我不上当,他也可以利用手中的片段来威胁庄佳佳,进退均有步,好一招恶毒的计谋。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庄佳佳解释清楚,不然时间拖久了,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可惜拨打了几次庄佳佳的手机,除了第一次被挂断,之后均是听到“对方已关机”的提醒,必然是不想接我电话。

    咬了咬牙,我冲下楼,截了辆计程车去往博和医院。来到吴江病房门口,我果然听到二人在争吵。确切的说,是吴江在骂,庄佳佳在哭。

    “你个贱女人,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我在医院养病,你却给我戴了绿帽,你个贱女人,老子弄死你。”吴江伸手要扇,我上前抓住他的手腕,冷言说道:“你试试打她。”

    “我打她又怎么样,你们两个奸夫**。”吴江怒不可遏的骂道。可是他装的再像,我还是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狡黠。不用问也知道,他这么快知道此事,必然是吴江通知,又或者根本是两人合谋策划了这场戏的剧本。

    推着我,庄佳佳哭喊道:“叶萧,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抓着她,我咬牙说道:“你跟我出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即使要断绝关系,也要说个清楚明白吧。”不顾吴江的阻拦,我强行拉着庄佳佳离开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