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58章 悲剧重演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来到走廊尽头,庄佳佳拼命甩开我的手,喊道:“叶萧,你不要管我好不好。”

    按着她,我好心劝道:“佳佳你醒醒吧,吴江根本不是真心爱你,他只是再利用你。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担心他报复你的家人对不对,我一定会帮你的。”

    推开我,庄佳佳喊道:“叶萧,你错了,你太过自以为是了。我根本不担心这个,而是我真的爱他,吴江他是我的男朋友。为什么你非要拆散我们?算了,我和你之间没什么好说,我也不想再见到你。”

    “佳佳,今晚的事是一场误会,是阴谋。”我极力解释道。

    摆了摆手,庄佳佳转身说道:“叶萧,我对你真的很失望,以前我以为你是个当做敢当的男人,现在看来你和张之北没什么两样。我最后再说一次,我爱吴江,希望你不要再做一些愚蠢的事情,也不要再来找我男朋友的麻烦,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佳佳,你是我的朋友,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

    啪。还没等说完,庄佳佳扇了我一巴掌,红着眼喊道:“我不想再听,我不想再听。”喊了几句,庄佳佳快速跑下楼梯。

    靠在病房门口的吴江得意笑了笑,走过来说道:“呀,庄佳佳怎么能打萧哥?她太让我失望了,明明你那么关心她,她却不领情。对了,她最后说了一句,不要再找我男朋友的麻烦,叶萧,你很失望吧。”

    摇头苦笑几声,我竖起大拇指说道:“干得真是漂亮,吴江,这计谋究竟是你还是张之北的功劳?不得不说,你们赢了。”

    “什么计谋,我可一点也不知情。”摆了摆手,吴江凑过来笑道:“萧哥,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吧,只要你跪下来磕三个响头,我可以再让你免费上庄佳佳一次。又或许我会让其他人免费上她,反正她对我而言,只是个可利用的玩物。”

    揪着他的衣领顶在墙边,我咬牙说道:“吴江,你最好不要太过分。”举着双手,吴江喊道:“哎呀,有人要打我,快来看呀。”

    附近一间病房走出一位护士,皱着眉头喝道:“这里是住院部,请不要吵闹。要打架出去打,别影响其他病人休息。”

    怕了拍我的脸,吴江说道:“听到护士的话没?松开。”拽掉我的手,他冷笑道:“叶萧,你现在这种无能为力又委屈的表情真是看得我好心疼呀,可你能怎么办?咬我呀,打我呀,不过你要是动手,我保证庄佳佳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猖狂笑了几声,吴江转身走回病房。紧握着拳头,我一脚踹向角落的垃圾桶,“砰”的一声,它凹进了一大半。之前的护士再次探出头,张了张嘴,又缩回身子。

    心烦意乱中,我离开医院,准备回出租屋,却鬼死神差地走回会所。抬头一看,整栋楼一片漆黑,正要转身,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呼喊。

    扭头一看,坐在台阶上的正是白小柔。

    “你怎么还没回家,有心事?”我们又是异口同声地问道。

    看了她一眼,我准备转身的步子硬生生停住,走过去坐到了她的身旁。夜风中,两人均是无言,越是沉默,越是觉得尴尬。

    “萧哥,你怎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是不是碰到了什么困难。”白小柔关心问道。

    “没事,我只是心里有些难受。”我本打算拍拍屁股离开,毕竟之前和白小柔说了两人要保持距离,现在又找她谈心事,实在有些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味道。可庄佳佳一事让我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犹豫再三,我还是和白小柔说起了前因后果。谈到众人误会一事,白小柔坚定说道:“萧哥,所有人不相信你,我也信你。”

    “为什么?”我疑惑问道。虽说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可只有极少人敢于质疑大多数人肯定的事实。

    耸了耸肩膀,白小柔笑道:“不为什么,相信你。而且你绝对不是见色起意的人,否则你在酒店时早就……”

    明白她的意思,我感激说道:“谢谢。”白小柔的话如同一束阳光,穿破了云层,射进了我的心里。

    雪中送炭往往比锦上添花可贵。因为后者可有可无,前者却是礼轻情意重的宝贵。

    摇着头,我苦笑道:“可惜你相信我也没用,现在全世界都认定我是个**公主的禽兽。本以为只要小心再小心,张之北他们绝对奈何不了我,可惜我还是棋差一着中了陷阱。”

    撞了撞我,白小柔撇嘴说道:“萧哥,你不会打算认输了吧?这可不像我认识的叶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何况有赌未为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反败为胜的。”

    深吸一口气,我点头应道:“对,我不能认输,否则只会便宜了他们。对了,你怎么这么晚还没回家?”

    低着头,白小柔没再说话。想了想,我也没追问,有些话点到即止是最好的结局,说破了只会惹来更多的尴尬。

    拍了拍屁股,白小柔起身说道:“不早了,我们回家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送白小柔到住房附近,她转身问道:“萧哥,你要不要上来坐坐?”愣了一下,我下意识地摇头说道:“算了,我不打扰你休息,早点睡吧。”

    眼中闪过一丝失落,又稍瞬即逝,白小柔露出一如既往的甜蜜笑容说道:“好,萧哥晚安,萧哥加油。”

    看着逐渐隐没在黑暗中的背影,我将欲言又止的话再次咽了回去,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第二天晚上七点,陈龙斌再次召集所有人开会。会议室内,陈龙斌沉着脸说道:“安静下来,我有话要说。”

    “昨晚会所内发生了一件极其荒唐的事,c区的叶领班企图利用药丸**公主佳佳,老板对这件事很重视,特意嘱咐我要严办。叶萧,从今天起,你做回少爷,有意见么?”

    众人哗然,每人反应也大有不同。张之北叉着双手一脸幸灾乐祸,周倩茜等人紧皱眉头,庄佳佳面无表情。

    上前几步,李山飞喊道:“陈经理,萧哥是被人误会了,你再查清楚一点比较好,省得中了别人的奸计。”他瞥了一眼,张之北冷笑道:“真是好笑,叶萧足智多谋,还有人能陷害得了他?”

    “你……”李山飞激动地指着张之北。拍了拍桌子,陈龙斌喝道:“李山飞你给我闭嘴,现在不是讨论事情真相,而是处罚,明白吗?”

    “叶萧,你听到没有?”陈龙斌再次问道。

    按住李山飞,我轻微摇了摇头,转身说道:“听到了,我服从公司的安排,没有意见。”

    点点头,陈龙斌说道:“好。到时我会重新再选出一名新的领班,没事了,都回去自己岗位吧。”

    离开会议室,李山飞按着我的肩膀喊道:“萧哥,我猜肯定是张之北在捣鬼,是他把影片发给了老板,他不甘心你恢复领班的身份,一定是这样。”

    钻了出来,张之北撇嘴说道:“虽然我确实看叶萧不顺眼,可这个锅我可不背。再说了,叶萧连累了那么多人,哪里知道是谁暗中报复呢。”

    指着他,李山飞喊道:“你还狡辩,整个会所谁不知道你想弄死萧哥。张之北,有本事你冲我来,别老针对萧哥。”

    摇了摇头,张之北笑道:“你那么笨,我还真没兴趣斗你玩。叶萧,你爱信不信,反正这次的事与我无关。”

    待张之北走后,李山飞扯了扯嘴角,骂道:“你看他幸灾乐祸那样,不是他还会有谁。除非……”

    拉着我的胳膊,李山飞回头看了一眼,小声说道:“如果不是李山飞,会不会是庄佳佳报复你,把影片发给了老板?”

    好巧不巧,庄佳佳也从会议室走了出来,看了我一眼,快速走向公主休息室。拍了拍手掌,李山飞皱眉说道:“像。萧哥,估计她恨死你了,所以才会这样报复你。”

    “萧哥,你也是,再怎么性急也不能使用那种手段,现在自食其果了吧。”

    伸手捂住他的嘴,我沉声说道:“小飞,你不说话,我不会把你当哑巴。但你再叽叽哇哇说个不停,我就毒哑你。”

    闭着嘴,李山飞又嘟囔一句:“毒你奶奶个熊。”

    看着庄佳佳的背影,我长叹一声,和李山飞走回少爷休息室。

    晚上十二点,我正清理着某间包房,李山飞突然闯了进来,抓着我的胳膊着急说道:“萧哥,出大事了。”

    “出什么大事,你又偷吃吧台的水果被发现了?”我笑道。推了我一把,李山飞着急喊道:“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你知不知道c区新任的领班是谁?”

    “是谁?”我问道。

    摇着头,李山飞苦着脸说道:“萧哥,这下我们可有苦日子过了。”听完名字,我皱着眉头说道:“竟然是他?”

    “萧哥,这下我们怎么办?他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李山飞愁眉苦脸地说道。笑了笑,我毫不在意地说道:“怕什么,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又不是没做过少爷。我倒要看看他还有怎样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