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155章 恐怖的红包赌博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在约定的地方见到庄佳佳后,我先给她解释了一下,我要带她去见什么人。

    原因我没有细说,只是说那个大哥救过我一回,我要感谢他,而他又比较喜欢大美女。

    庄佳佳明白我的心意,没有意见,她现在已经看得很开了,陪谁都是谁,要是能顺便帮我一把她更不会介意,我让她今晚别回来之后,就带她打车直奔农贸市场。

    在车上,我掏出准备好的两千塞给庄佳佳,她说什么也不要,但最后还是坳不过我。

    “萧哥,谢谢你,我一定不会给你丢人的。”庄佳佳看着我,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说起来这段时间,庄佳佳也帮了我不少忙,我知道她现在没那么缺钱了,但是有什么难缠的客人,别的公主不愿意上台的,庄佳佳经常自告奋勇,我知道她是在报恩。

    当初我帮她很多,这些我自己也都是知道的,所以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到农贸市场后,我给王虎打了个电话,让我纠结的是,居然没人接,我又打了一次,还是没人接,就在我准备给小龙打电话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是王虎打来的。

    “萧子,我说你丫都不睡觉的啊?这会儿才几点啊!”

    看来王虎也是个夜猫子,我笑了笑:“虎哥,别睡了,起来泡茶,我到场子了。”

    “你小子,不提前打个招呼,行行,我让小龙去接你,进来吧。”

    王虎说话直接撂了电话,我带着庄佳佳走向赌场入口,边上都是卖菜卖肉的大妈,看到庄佳佳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嘴里没一句好话,无非是狐狸精之类的屁话。

    一些说话比较大声的,我直接一眼瞪过去,瞪得他们不敢再乱放屁。

    “萧哥,没关系的,嘴长在别人身上,至少等我到这年纪了,不用蹲在这地方卖菜。”

    庄佳佳这句话,说得我哑口无言,说起来,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

    小龙走了出来,远远就和我打着招呼,我赶紧掏出烟递了过去,小龙笑着接过去之后,自己掏出打火机点上,多看了庄佳佳一眼,然后就冲我们招招手:“跟我来吧。”

    来到赌场,里面一个人都没有,看来这地方是开晚上和早上的,下午休息。

    还是王虎的办公室,我们走进去的时候,王虎正在倒茶叶到茶壶里。

    “虎哥。”我喊了一声,王虎抬头看向我,然后他就看到了庄佳佳,眼神当时就不同了。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王虎算不上英雄,庄佳佳却绝对是个美人。

    “萧子,来了啊,这位是……”

    “这位是佳佳,我的好朋友,喜欢交朋友,特别是虎哥这样的朋友。”我笑着解释道。

    “哈哈,哈哈,交朋友,好,虎哥也喜欢交朋友,不错不错不错。”

    王虎笑了起来,我们四目相对,心照不宣。

    一边庄佳佳完全没半点怯场,直接走到王虎身边,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接过了王虎手里的茶叶,把泡茶的任务包揽到自己手上,王虎也乐得如此,招呼我赶紧落座。

    不用王虎多说,我们都知道,他对我带过来的礼物,绝对是满意得不能更满意。

    “虎哥,之前的事情,真是麻烦你了,哈哈。”我接过庄佳佳的茶,抿了一口,笑道。

    王虎笑着摆摆手,他明白我的意思,那些事自然不能当着庄佳佳的面说。

    聊了一会儿之后,王虎先让庄佳佳到旁边的房间等他,自己则从桌子底下提出来一个箱子,放在我面前打开,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一大堆钞票,都是粉红色的百元大钞。

    “萧子,这些就是你的钱,你打算放多少在我这里。”

    我一看到那么多钱,眼睛都直了,真想抓十万块钱先揣兜里,享受一下美好人生。

    但是很快,我就意识到,那种生活我暂时不能拥有,我现在必须低调。

    “虎哥。”我把箱子合上,笑着看向王虎:“还是都放你这边吧,放到我这里,危险不说,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以备不时之需,将来需要用钱了,我直接来找你,也省的麻烦。”

    王虎赞许地点点头:“萧子,你做得很对,我觉得你以后能成事儿。”

    客气的话不必多说,王虎再次给我重复了一下他这边的规则,而那些利率,上次我已经熟烂于心了,这八十万放在他这边,一个月少说也有八九千的利息拿。

    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不愿意耽误良辰,王虎也明白我的意思,让小龙送我出去。

    离开赌场之后,我给严阳荣打了个电话,没想到被他马上拒接了。

    再打过去,却是关机,就在我以为严阳荣抽风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进来。

    我接起电话,居然是严阳荣。

    他告诉我,现在群里正热闹着呢,他已经让蔡霖拉人进来了,还在昨天晚上的老地方,让我有时间过去帮忙,就急匆匆地挂断了电话,我赶紧打车前往车库咖啡。

    车库咖啡里人声鼎沸,到处都是状若癫狂的创业者们,在我看来,就是一群疯子。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想要成功,必须成为一个精神病。

    可是结果往往是,其中有超过一半的精神病会不药而愈,过上普通人的普通生活,剩下的那一半精神病就算回到正常人的生活也不能痊愈,然后一万个人也难得成功一个。

    不过今天,这里一定会有一个人成功,那就是严阳荣。

    我远远就感觉到了他的狂热,他坐在角落里,手在两步手机上忙活着,时不时还要抽出一只手在笔记本电脑上敲打,边上没人能靠近,或许是因为他早已警告过那些人。

    “别在这里,去那边!”我还没坐下,严阳荣就竖起一根食指。

    我自顾自地笑着坐下:“那边没位子了。”

    严阳荣听到我的声音,这才转头看了过来:“萧哥!”尴尬地挠挠头:“你来啦。”

    “现在情况怎么样?”我看着严阳荣浮肿的眼睛,很怀疑他今天都没睡觉。

    严阳荣的视线再次回到手机和电脑上,一边对我说:“情况很好,蔡霖还没有进来,不过他的两个朋友正在玩,我刚搞了将近七千块钱,准备今晚再吐出去。”

    又是制造假象,好像很多人在玩的样子。

    “你小子,今天不会没睡觉吧?”我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严阳荣没有否认。

    我摇了摇头,这样下去可不行,这个局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收的,再这样下去,恐怕严阳荣连b区都顾不好,更别说和敌人竞争了,就算把蔡霖拉下马,他也得自身难保。

    “放心吧萧哥,我找了个人,待会儿会过来替我的班,时间段和输赢控制的排表我都做好了,不会有问题的,我们去上班的时候,游戏不会停止掉。”严阳荣笑着说道。

    “什么人,靠得住吗?”我看着严阳荣,有些担心。

    “放心吧,是我表弟,绝对靠得住,他也不知道我们想做什么,以为只是捞钱。”

    既然是自己人,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无非是结束的时候给他一笔钱就行了。

    “说曹操,曹操到。”严阳荣笑了起来,发出一个卡包公告后就停下,对门口招了招手,我转过头去一看,走进来的是一个骨瘦如柴的小伙子,两只金鱼眼,好像半个月没睡觉了。

    金鱼眼走过来后,严阳荣马上拍了拍他,介绍了一下:“金子,叫萧哥。”

    “萧哥。”金子一听严阳荣的话,马上对我点头打了个招呼。

    接下来的话,我就听不懂了,严阳荣给金子解释要怎么做,什么时候卡包,什么时候收割一遍,什么时候又来一次大放送,总之,什么事情都安排的详详细细。

    等到他解释完了,已经是十几分钟后了,严阳荣叫了三杯冰镇咖啡。

    工作的事交给金子,我和严阳荣离开了车库咖啡,在外面找了个马路牙子坐下。

    严阳荣一口气闷掉了冰镇咖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看他好像随时要倒下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担心,这家伙,太拼命了吧,晚上不知道还能不能上班了。

    一看手表,已经五点出头了,还有一个多小时就要上班。

    我赶紧拉起严阳荣,拦下一台车子,让司机把我们送到会所,趁着还没上班,得让他赶紧休息一会儿,要是他晚上精神不佳,b区又刚好出了什么事,那可就呜呼哀哉了。

    能睡一会儿是一会儿吧,到了会所后,我收了他的手机,把他丢进一间包厢。

    时间还早着很,等到上班我会叫他起来的,我走到外面,点上一根烟。

    直到六点多,少爷和公主们都开始陆续到来了,我才把严阳荣拉起来,没错,就是用拉的,这小子本来是要硬撑过去的,但是一睡下去,就跟水牛一样,打都打不醒。

    还真是下班一条龙,上班一条虫。

    客人进包厢之后,我身为领班,都要过去打个招呼的,问要不要小妹,不能让他们主动。

    可是我敲门进了包厢之后,却被吓到了,因为里面有四个客人,可是他们却是人手一部手机,一只手捧着,另一只手伸出一根手指头,严阵以待,然后疯狂地戳手机。

    “妈的没抢到,这什么破4g网,wifi都比这个快!”

    “哈哈,老子是手气最佳,汉生,你丫就抢0.01啊,快接包吧!”

    “干恁娘地,靠北啦!两个多小时,都输了七千多了!”

    四人各自喊叫了起来,就跟抽风了似的,我看到这架势,就知道他们是在做什么。

    散了一圈软中华,做完自我介绍,我让他们给我介绍了一下。

    这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红包赌博这玩意儿,未免也太可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