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5章 谁是小偷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谁都希望自己能够得到特殊的照顾,这无可厚非,尤其是在生存如此激烈的夜总会里。可当领班的苦却在这里,顺得哥情失嫂意,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虽说蒋晓丽的手段有些卑鄙,可她也是为了多赚一些钱。

    不给她机会?确实也不公平。给她机会,那其它公主肯定也来找我,到时怎么办。这可是个大问题。

    以前做少爷时,又要打扫卫生,又要服侍客人,付出的劳动不比小姐少,得到的小费却不如小姐的十分之一。

    有时看到陈龙斌不过随处走走,和客人说说笑笑,就能领那么高的工资,总是心生羡慕。现在想想,自己还是想事情片面了些。说到底,哪里有什么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工作。

    比如小姐,她们看似工资很高,小费又多,实则做久了,人不人鬼不鬼。很多小姐一直过着昼伏夜出生活,都快忘了走在阳光底下是什么感觉。上班时也要担心受怕,不知会不会遇到一些变态的客人。

    除了身体的劳累,心理的折磨,小姐们还要忍受着世人异样的眼光。不敢告诉亲戚朋友,不敢和别的女孩一样谈恋爱,只能拼命赚钱,想着有朝一日赚够了,回家做点小本生意,再找个老实男人嫁了,终此一生。

    接下来几天,我尽量分配均匀,做到人人有份。但羊羔虽美,众口难调。无可否认,为了挽留住客人以及利益最大化,我还是做不到完全一碗水端平。毕竟来会所消遣的客人都见过世面,一旦被糊弄,绝对不会再光顾第二次。

    成功的机会只有一次,服侍好上帝让他成为回头客的机会也只有一次。因此,我把几个好的客人都安排给了周倩茜。

    毫无疑问,蒋晓丽有了意见,看我的眼神多了几分怨恨。可我也不顾上,总不能为了她,都客人都赶向b区。

    这天下午六点,我正在办公室里休息,清醒一下因宿醉疼得厉害的脑袋。有人敲了敲门。抬头一看,是吴江。

    “萧哥,大事不好了,公主休息室出事了。”他急声喊道。

    什么?那里可藏着生金蛋的母鸡,要是出了问题,即使陈龙斌想保我,怕是主管也不会放过我。

    还没靠近休息室,我已然听到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如同一群鸟儿争抢歇脚的枝桠。

    推门一看,我不由地暗暗叫苦。休息里的公主分成两大阵营,互相指责,互相谩骂。各种粗言秽语,各种拉扯,仿佛菜市场里两个大妈为了条鱼打得你死我活。

    “先住手,有话好好说。”

    “能不能先别吵,安静一下。”

    喊了几嗓子,根本没人搭理我。也是,正在气头上,谁还听得进别人劝。

    既然不吃软,那我只好来硬的。

    砰砰。

    重重拍了几下门,我怒吼道:“怎么了,要造反呀,还是一个个都不想干了?不想干,立马收拾东西给我滚蛋,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硬手段果然好使,如同被按了暂停键一般,每个公主都停下手,低着头退到一旁,像犯了错的小孩子。

    环顾一圈,我冷冷说道:“还吵不吵,不吵的话,轮到我说了。”指着脸上有着明显抓痕的庄佳佳,问道:“佳佳,你说一下,究竟怎么回事。从头到尾一字不漏地说出来。”

    看了对面一眼,扶着周倩茜的庄佳佳讲出前因后果。

    晚上六点半,大部分公主回到休息室,坐在各自的化妆台前,要么忙着化妆,要么准备晚上出台的用品。突然间,蒋晓丽拉开自己化妆台的抽屉喊道:“谁拿了我的钱。我昨晚放了一千块在里面,现在一分钱也没有。”

    “谁给我拿的,赶紧还回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蒋晓丽大声喊道,和她要好的几位姐妹纷纷围了过来。见无人答应,蒋晓丽喊道:“行,敢做不敢当是吧,要是被我查出来,谁也想在巴黎1号待下去。”

    坐在右侧的周倩茜哼了一声,不屑说道:“好大的口气,不过一千块钱,值得大吵大闹么?”

    因为我偏袒之事,加上平日里的恩怨,蒋晓丽早对她不满。走过去,她阴声怪气地说道:“不会是你拿了吧,做贼心虚呀。”

    扯了扯嘴角,周倩茜起身,等着蒋晓丽不屑说道:“不好意思,我一个晚上的小费不止一千块,不像你,可怜巴巴的。还有,别想着把脏水泼到我身上。”

    周倩茜不甘示弱,可蒋晓丽也不是省油的灯。冲着要离开的周倩茜,蒋晓丽破口大骂道:“**,不要脸的臭**。谁偷了我的钱,谁全家死光光,丢光祖宗脸的玩意。”

    这番话不可谓不恶毒,虽然没指名道姓,可谁也听得出她在骂周倩茜。

    颤抖着身体,周倩茜转身准备回骂,庄佳佳走过去劝道:“倩倩姐,你没必要和这种人一般见识。你更不要把那些话放在心上。”

    正所谓相见易得好,久住难为人。同在一片屋檐下那么久,又三个女人一台戏,聚集了那么多女人,平日里何止积累了一点恩怨。如同火山爆发涌流出的熔岩,一下子点爆了所有人的怨气。

    各自战队,各自开骂,不恶毒的那句都不说出口。相骂没好口,何况女人之间的谩骂,更是难听入耳,如此一来,场面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明白过来,我挥了挥手说道:“好,别说了。”

    过来挽住我的胳膊,蒋晓丽撒娇道:“萧哥,你一定要替我做主,我可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还没等我回答,周倩茜也靠在我的左边肩膀上,低声说道:“萧哥,你还记得我如何对你么?别负了妾意。”

    此事真没有所谓的谁对谁错,蒋晓丽确实丢了钱,也骂了人,周倩茜可能没偷,却也骂了回去。可事情终归要解决,否则客人来了,见到的都是黑着脸面的小姐,遭殃的还是我。

    想了想,我从钱包掏出两千块,递给蒋晓丽说道:“这是我给你的赔偿,这事到此结束,各回各桌,谁也不要再惹事。”

    能用钱解决的事,我向来不会吝啬那身外之物。

    拿着钱,蒋晓丽却不肯罢休。指着周倩茜,她说道:“萧哥,你不能这样放过她,一定要惩罚她。我要你把她的客人全部转给我。”

    “你喝农药了是吧,智障了,这么异想天开的事也敢提?”周倩茜怒骂道。

    看着蒋晓丽,我沉声说道:“我已经说了,到此为止,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再闹下去,你立刻给我滚蛋。”

    红着眼,蒋晓丽退后两步说道:“萧哥,我知道你们两个有一腿,你要帮着她。可你这样做,对我公平吗?我是被偷钱的人,受了委屈,你还这样对我。”

    她的哭声引得外面不少经过的少爷纷纷驻足观望。更恼火的是,张之北从门框边探出半个身子,幸灾乐祸地说道:“六国大封相,叶领班,能不能搞定?不行你说话,我一定义不容辞。”

    若是真让他帮忙,只怕事情会更加麻烦。

    转头看着他,我冷笑说道:“你tm是不是皮又痒了,老子警告你,三秒内不消失,后果自负。”

    “怎么这么大火气,我也是一番好意……”见我拿起啤酒瓶,张之北快速缩回身子。

    指着门外的少爷,我怒吼道:“还愣着干什么,不用干活呀?谁敢乱嚼舌头,我就灭了谁。”

    都怪我平日里对公主、少爷们太好,以致于他们都忘了规矩。

    环顾一圈,我看着蒋晓丽喊道:“别再哭了,你要交代,我自然会给你。但事情没水落石出前,谁也不要再胡乱猜测。否则,一个个都给我滚蛋,别以为老子脾气好,就能反了天。”

    “还不滚回自己的座位,等派奖金呀。”我吼完这句,所有公主乖乖坐回原位,包括哭啼的蒋晓丽,得意的周倩茜,还有满面愁容的庄佳佳。

    要想彻底平息此事,必须揪出真凶。不仅为了蒋晓丽,也为了休息室以后的安宁。否则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此事,让人看笑话是小事,影响c区生意才是大事。

    “萧哥,我想去厕所。”一公主低声说道。

    “坐下,没有我的命令之前,谁也不许离开。”我冷冷看着众人。我相信,没有人做了亏心事,还能装得完全若无其事。只要有一丝线索,我都要挖地三尺,把这个元凶找出来做个了结。

    观察几分钟后,我心里一震,竟然是她。我猜错了么?

    突然间,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

    推开门,吴江小声说道:“萧哥,客人来了,您看……”

    点点头,我走出房间,和客人交谈后,开始安排公主进房。为了暂时稳住蒋晓丽,我特意给她安排了一个大客户。

    经过我身边,蒋晓丽嘟着嘴说道:“萧哥,你心里还是有我的。放心吧,我答应你的事一直有效,想要了尽管来找我。”

    凌晨三点,许多公主都下了班,离开会所。藏在暗处的我抽了十几根烟后,终于等到一个身影鬼鬼祟祟地走进休息室。

    打开灯,我看着一脸错愕的她,叹气说道:“我就猜到你会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