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63章 无妄之灾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凌晨一点,夜宵摊处,我和李山飞、张小蝶吃着烧烤。咬了一口肉串,李山飞不满说道:“原来你们两个早已串通好,害得我以为小蝶再也不会原谅萧哥了。”

    瞥了他一眼,我若有所指地笑道:“你是怕小蝶连并着不原谅你,再也不理你吧。”

    扔过木棍,李山飞喊道:“萧哥,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旁边的张小蝶掩嘴一笑,说道:“之前我也问过萧哥,说要不要告诉你一声,他说不行。”

    “为什么,萧哥,你信不过我。”李山飞喊道。

    摆了摆手,我说道:“当然不是。只不过你性格那么冲动,一不小心说漏嘴,便坏了计划。而且要是你不和我大吵一架,怕是吴江也没那么快信任小蝶。小飞,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我真的不是信不过你。”

    当时,我和张小蝶商定计划时,千叮咛万嘱咐不能把计划泄露给别人,怕的是一子不慎满盘皆落索。为了稳妥,我甚至都没告诉周倩茜,也不知道她心里会不会有些恨我,毕竟她帮我那么多,我却瞒着她。

    挠了挠头,李山飞说道:“萧哥,我开玩笑而已,我知道自己脑子笨,反正小蝶没事就行。”

    见二人含情脉脉地对视一眼又别开头,一副郎有情妾有意的模样,我真想开口撮合二人,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下意识地抓起啤酒瓶准备砸去,却听到她不悦说道:“怎么,你还要打我呀?”

    回头一看,不是夏巧还会有谁。

    放下手里的啤酒瓶,我尴尬笑道:“当然不敢,我只是下意识地反应,你怎么来了。”坐在我身旁,夏巧直接拿起肉串吃了起来,又喝了一口啤酒。

    “那是我的杯子……”我提醒道。

    瞪了我一眼,夏巧说道:“不会那么小气,要和我算账吧,一杯啤酒而已,大不了这顿宵夜我请了。”

    深知拿人手短吃人手软,我一口拒绝道:“不用了,一顿宵夜的钱我还出得起。否则吃了你的宵夜,说不定我整个人都要搭进去。”

    “你这么怕我么?”夏巧凑过身子,挑衅问道。看着她的眼睛,我已然猜到夏巧绝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为了不惹祸上身,我干脆不接话,转头招呼道:“快吃,吃完回家。”咬着肉串,李山飞问道:“萧哥,她是你的女朋友吗?”

    “当然不是。”我和夏巧异口同声地说道。

    看到我摆手又摇头,夏巧掐着腰问道:“怎么,你很嫌弃我吗?”挑了挑眉,我笑道:“你和我的回答一样,这种帽子你可扣不到我的头上。”

    “我嫌弃你,可以,但你不行。”夏巧蛮横说道。

    “凭什么?”我反问道。

    “因为不讲道理是女人的特权。”夏巧指着我说道:“要是我愿意和你在一起,你应该感觉到三生有幸求之不得。算了,你随便说声对不起,我原谅你。”

    按着额头,我说道:“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是女人的专利,你没资格拒绝,快道歉。”夏巧不依不饶地说道。果然如孔子所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最好的办法莫过于不做任何回应,否则纠缠起来肯定没完没了。

    “知道自己错了,无言以对了吧,不想道歉也可以,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吧。”夏巧露出耐人寻味的笑脸。

    还真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可我也不是傻瓜,转头说道:“那不用,你爱怎么生气,尽管生,反正我又不用看你脸色吃饭。”

    “你……”夏巧气呼呼地喝光我杯子里的啤酒,咬牙恨恨说道:“你不答应,我就吃到你倾家荡产,吃到胀死在桌子上,到时你就是杀人犯。”

    眼看这女人要耍无赖,我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使了个眼色,正要起身逃跑,却被夏巧一把抓住裤子,还差点被拽落。我苦着脸说道:“夏美女,你放过我吧,我真的惹不起你。”

    “你至于么,不就求你帮你帮点小忙,叽叽哇哇,一点也不像个男人。当初你带我去酒店,也没有这么磨蹭……”夏巧说道。

    感受到李山飞二人奇怪的眼神,我赶紧捂上夏巧的嘴,低声说道:“你是个女孩子,能不能矜持点。”

    “你不帮我,没得商量。”夏巧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叹了口气,我说道:“你还真是打蛇随棍上,不过我又没对你做过什么坏事,你尽管说呗。”

    “好吧。”夏巧转头看着李山飞二人,添油加醋地说道:“你们不知道叶萧有多禽兽,当时我喝醉了,他抱我去酒店的路上,还不停地捏……”

    赶紧捂住她的嘴,我转头看着露出一副“原来如此”表情的二人说道:“她喝醉了,胡说八道,你们千万别信,我可不是那样的人。”

    “谁说不是,当时你还……”夏巧掰开我的手继续说道。再次捂上,我低声说道:“行行行,我答应你还不行吗?”

    见她点头,我放开手,无奈说道:“说吧,让我帮你什么忙。”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夏巧说道:“我想请你帮我抓犯人。”

    愣了一下,我摇头说道:“你疯了吧,除暴安良抓捕犯人是你们警察的职责,我只是个手无寸铁的良好的市民,怎么可能帮你们抓犯人,那不是自寻死路吗?不行,你还是另找他人吧。”

    天杀的,夏巧可是刑警,抓捕的肯定是一些极度危险的重犯,一不小心肯定小命不保,这种忙绝对帮不过。不管夏巧如何巧舌如簧,我始终不肯答应。

    摇了摇头,夏巧叹气说道:“你要是不肯答应,我也没办法。到时你和你的朋友小心点吧。”

    “不用再说了,我可是厦门大学毕业的。”我毫不在意地说道。夏巧疑惑问道:“什么意思。”

    “我吓大的,你省省吧。”我说道。

    点点头,夏巧起身要走,又转身说道:“忘了告诉你,要抓捕的是一位逃犯,他睚眦必报凶狠残忍,要是被他找到你和你朋友的踪迹,怕是……”

    “真好笑,关我什么事。”我说道。

    “因为是你连累他被抓的。”夏巧笑道:“祝你们好运。”喊住她,我紧张问道:“你什么意思。”

    “你老年痴呆呀,做过什么不记得了?你家里应该还藏着那面我送给你的良好市民锦旗呀。”夏巧说道。

    心里咯噔一声,我暗道不好。听到这里,哪里还想不起来,当初张之北找人想要对付我和李山飞,恰巧碰上抓捕犯人的夏巧,阴差阳错中,我帮她制服了犯人,之后得到了一面锦旗,还有象征着鼓励良好市民的300块奖金。

    想了想,我疑惑说道:“不对呀,那也是我无意帮忙,我们之间无冤无仇,他凭什么来找我报仇?”

    挠了挠鼻子,夏巧露出抱歉的笑容。我疑惑问道:“说呀,究竟怎么回事。”

    听完夏巧的话,我暗暗叫苦。原来在录口供时,夏巧无意间透露了我的真实身份,中年男人得知真相后,咬牙切齿地说一定要找我报仇,之后押送他去看守所时,恰巧路上发生车祸,被他趁机逃脱。

    那中年男人名为孙信然,是x市人,和邻居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吵一架,之后捅死了他,逃亡到sh市。因被通缉,所以孙信然只能靠着打散工和抢劫为生,从报警的受害者了解到有好几次孙信然明明抢了钱,还是持刀捅伤别人。因此孙信然罪行累累,身上更是背着好几条命债。

    “抢到了还捅?神经病呀。”我疑惑说道。眯眼看着我,夏巧说道:“孙信然之所以动手,正是他们骂了一句神经病,看来你多数也逃不了他的毒手。”

    好巧不巧,夜宵摊正是上次遇到孙信然的地方,越想越觉得头皮发麻,我转身说道:“小飞,你快带着张小蝶回家,记得要挑大路走。快呀,磨蹭什么。”看着我,李山飞疑惑问道:“萧哥,那你怎么办。”

    “不用管我,你们先回去,我有夏巧保护。”我恬不知耻地说道。在我催促下,李山飞先行送张小蝶回去。

    拍了拍我的肩膀,夏巧嗔怨道:“你还真够厚脸皮,还让我保护你。你一个男人,不是应该义无反顾挡在我这柔弱的女人面前么?”

    “你柔弱?别开玩笑了,你今天不会又没带枪吧。”我紧张地环顾一圈,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拍了拍腰间,夏巧说道:“放心吧,绝对没问题。叶萧,我有个计划想找你商量一下。”

    “什么计划?”看着对我来说如同扫把星一样的夏巧,我警惕问道。认识她以来,每次见面总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你见过钓鱼吧,要想鱼上钩,必须要在钩上放一些鱼饵。”拉住我的衣服,夏巧喊道:“你跑什么呀。”

    “算了吧,那可是杀过人的抢劫犯,我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良好市民。警察阿姨,我真的帮不了你,你还是另请高明吧。”做鱼饵,那不纯粹是找死么?我刚恢复领班的位置,怎么能随便英勇就义。

    瞪着我,夏巧说道:“别废话了,你肯要帮,不肯也要帮。否则我天天让同事去扫荡你们会所,到时你一样做不了领班。要是老板知道是因为你才导致会所整业停顿,到时……”

    还真是黄蜂尾后针最毒女人心,我只能无奈坐了回去。眨了眨眼,夏巧说道:“这才乖,大不了我到时再给你颁发一面奖旗。”

    “烈士专属的那一面么?我先谢谢你全家。”我苦着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