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64章 我不是英雄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说吧,让我怎么做。”我说道。环顾一圈,夏巧附耳说了几句,我按着额头说道:“没有其他办法了么,要不换一招。”

    “不行,对方很狡猾,若是让他看出破绽,必然不会上当,那你可要多提心吊胆几天。”

    夏巧说道。

    指着她,我没好气说道:“这件事结束,你最好离我远一点,你个瘟神。”猛灌了一口啤酒,我侧头吐了出去。

    酒液全部溅在了旁边一桌的某个男人身上。皱着眉头,男人不悦说道:“兄弟,你怎么回事呀。”

    “怎么,我就想吐你身上,不行呀。”我挑着眉毛高声喊道,表情要多贱有多贱。男人作势要动手,却被同桌的女人死死拉住,低声劝了几句。男人骂骂咧咧地跟着女人走了。

    “你看,我说这办法行不通吧,我天生不是做坏人的料。”我无奈说道。

    “要是不弄出大一点的动静,赶不走其他人,孙信然肯定不会动手,而且也会危急到其它人的生命安全。快,继续。”夏巧严肃说道。

    抱着头,我憋屈说道:“大姐,那你也得考虑一下我的生命安全,继续这样挑衅其他客人,我怕孙信然还没动手,我已经惨死在别人手里。”

    “别装,我知道你身手不错。”夏巧说道。

    想了想,我低声问道:“对了,你的同事都埋伏好了吧,万一孙信然真的现身,绝对能一举擒获?”

    “同事,埋伏?”夏巧瞪大眼睛说道:“没有呀,就我一个人。他们都去其他地方搜捕孙信然的下落了。”

    这番话惊得我下巴都掉在地上。晃着她的肩膀,我着急说道:“你别开玩笑了,那可是杀人犯,而且他那么健壮有力,就靠我们两人,你确定能行吗?”

    “怕什么,我是警察,而且还有枪。别废话了,快去赶走其他人。”夏巧板着脸说道。

    转头看了看,我猛然一拍桌子喊道:“好你个贱女人,竟然背着我偷情,还和我最好的兄弟滚到一张床上,你还要不要一点脸。”看到夏巧一脸震惊和诧异,我心里暗喜,竟然你害得我鸡飞狗跳,我多少也得讨回点利息。

    附近的客人一齐转头看过来,并指着夏巧窃窃私语。

    “那个女人好不要脸,竟然背叛了她老公。”

    “是呀,娶了她还真是家门不幸。”

    “你看那男人多伤心,肯定很爱她老婆。”

    回过神来,夏巧伸手喊道:“你们别误会了,他不是我老公……”不等她说完,我抓住她的手,转身喊道:“你们看看,还没离婚,他已经不把我当老公,你说这日子还怎么过下去。”

    附近一桌的男人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兄弟,真是难为了你。”又指着夏巧骂道:“你也是,爱情最重要的是坚贞,大兄弟那么爱你,你怎么能出轨,真是太不自爱了。听我一句劝,以后好好和兄弟过下去吧。”

    “冤枉呀,我真不是……”夏巧连连摆手喊道。凑过身子,我低声说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你别忘了我们的计划。”

    瞪了我一眼,夏巧没再解释,落在其他人眼里,更是显得她默认我所说的事实,纷纷指责起来。骂到激动处,我抓起啤酒瓶砸在地上,怒吼道:“今天我们说个清楚明白,你究竟还要不要这个家。”

    “大兄弟,不要太激动,有话好好说嘛。”某男人劝道。

    抹了抹眼角,我故作伤心地说道:“让各位笑话了,不过今天是我和她解决恩怨的日子,还请各位大哥给点面子先行离开。”

    夺过我手里的酒瓶,男人说道:“大兄弟,平心静气地和你媳妇谈一谈,再生气也无济于事,两人好好想想未来的路吧。”鄙视地看了夏巧一眼,男人拉着他的朋友离开,其它客人也劝了几句转身离去。

    看着空荡荡的夜宵摊,我耸了耸肩膀说道:“报告警察同志,任务顺利完成了。”哼了一声,夏巧扭着我的耳朵说道:“骂我骂得很爽是吧,你怎么不说我是个****。”

    “我也想说,可是我怕你开枪射我。”我笑道,耳朵传来钻心的疼痛,赶紧招手求饶。

    接下来,只要有客人过来吃宵夜,我们都会重复上演一次闹剧,而他们也抱着清官难断家务事的心态说了几句便快速离开。

    如此折腾四五次后,老板走过来,苦拉着脸说道:“帅哥,美女,我不收你们的钱,两位还是到别处去吃吧。”

    “老板,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买单的。不过我和她的恩怨今天必须有个了断,你不用操心。”我说道。

    看着其它空桌,老板叹了口气,无奈走开。

    指着我,夏巧捂嘴笑道:“你个坏蛋。”撇了撇嘴,我说道:“始作俑者是你,还有脸笑,还留意孙信然来了没有,我都快累死了。”

    可直到两点半,孙信然还是没有出现,而我也累得眼睛都快要睁不开。看了一眼盼着我们快点走的老板,我哀求道:“夏巧,怕是他不会来了,不如我们走吧。再这样演下去,我都快演出尴尬癌了。”

    叹了口气,夏巧说道:“好吧,明晚再来。”

    “什么?”我瞪大眼睛说道:“算了吧,他怎么可能那么笨,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只要看到我们,必然会猜到有陷阱,还是让你的同事多出几分力搜捕他的藏身处更靠谱。”

    “我们办事不用你教。熊猫,熊猫,小猪准备回去休息,撤退吧。”夏巧侧头说道。

    小猪?熊猫?我仔细一看,夏巧的衣领处夹杂着一个黑色的类似纽扣的物体,恍然大悟道:“原来你骗我,你的同事肯定在附近。。”

    撇了撇嘴,夏巧说道:“废话,不然真让你孤身作战,还不给吓死?到时真出了什么事,你估计会赖我一辈子。”

    “如果我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你是跑不了责任,轻则照顾我一辈子,重则以身相许。”我揶揄道。

    瞪着我几秒,夏巧探过身子说道:“好呀,你不怕我在你饭菜里下药,尽管让我照顾你一辈子。”

    “算了,当我没说。”我赶紧说道。

    “你又嫌弃我是吧,我肯照顾你,你都要杀猪还神了,还一副吃了大亏的表情,怎么,我很配不起你吗?”夏巧挺胸说道。

    看着她胸前呼之欲出的高耸,我挠头说道:“哪里,你身材那么好,人又漂亮,绝对是万中无一的好女孩,是我配不起你。”

    搂着我的脖子,夏巧大大咧咧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嫌弃你。”

    “别,我只是会所的少爷,高攀不起,我们还是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挣开她的手,我退到一边。她和白小柔是同样类型的女孩,相对于我而言,做普通朋友好过做男女朋友。

    不料她误会了,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其实你也没那么差,不用自卑,我听表妹说,你还算是个正人君子。”

    自卑,我哪里就自卑了,那不过是托词,这个笨女人。想了想,我皱眉问道:“你表妹认识我,她也是巴黎1号的公主吗?”

    刮了刮鼻子,夏巧摆手说道:“没有,我随便说说。”可她的眼神闪烁不定,明显是在撒谎,可逼问几次,依旧得不到任何答案,我也只好作罢。

    走回出租屋的路上,我没好气地说道:“其实你真不必要送我回家,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又不是美女,不会有人劫财劫色的。”

    “难说,省得你出了什么意外,真的赖上我。”夏巧说道。

    回到出租屋附近,夏巧说道:“我的任务完成了,你好好休息,明天继续。”按了按额头,我哀求道:“还是把这样的重任交给那些超级警察吧,好不好,我只是个普通市民。”

    “废话少说,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明晚见。到时你要是不接听我的电话,你死定了。”夏巧挥了挥手,潇洒转身。

    走上楼梯,我突然想起明晚要交区域经营报告,脱不开身,忙掏出手机拨通了夏巧的号码。

    “夏巧,明晚会所有事,怕是真的去不了,要不换个时间吧。”我解释道。

    “不行,要么你请假,要么你辞职,这事刻不容缓。”夏巧坚决说道。

    正想着哄她答应,我突然听到手机传来一声砸响,叹气说道:“即使不答应,你也不用摔自己的手机发脾气吧。我去还不行……”

    还没说完,一个粗矿的男人声音传来:“你是叶萧吧,想救她的话,来西区502号的糖厂仓库。半个小时内不来,我就先奸后杀。如果你报警,我担保她会死得很惨。”

    “你是谁,喂喂喂。”见对方挂断电话,我暗骂道夏巧真是个害人精。要不是她,我已经进屋洗澡睡觉,此番前去,面对那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必然凶多吉少,夏巧还真是好关照。迈下几阶楼梯,又突然想到我只是个普通市民呀,凭什么去逞英雄。对,不能去,否则明年的坟头草肯定有三丈高。

    可万一她被先奸后杀,化成厉鬼来找我怎么办?冤有头债有主,即使真要报仇,她应该先找孙信然,我不能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可是我见死不救,以后还能夜半敲门也不惊吗?

    来回踱了数步,我转过身子,掏出了钥匙,暗暗想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何况我不欠夏巧什么。夏巧,你千万不要怪我,不是我不想救你,实在是有心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