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65章 疯狂的俄罗斯轮盘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二十分钟后,我从出租车上走下,递过去一张五十。司机连钱都不找,快速开走,我也懒得计较。也难怪他会紧张,这里一片漆黑,渺无人迹,实在是杀人越货的好地方。

    深呼吸一口气,我朝着不远处的糖厂仓库走去。怕了拍铁门,我推门走了进去,里面没有一丝光亮。

    “孙信然,我来了。”我高声吼道。

    “啪”的一声,厂房内亮起刺眼的白光。借助手掌阻挡,我转头看去,孙信然从右侧走出,左手牵着一根绳子,右手拿着一把剔骨长刀,左手牵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尽头是被胶布封住嘴巴双手被捆绑的夏巧。

    “你无非是想找我报仇而已,放了她吧。”我咬牙说道。

    “不不不,我是找你们两个报仇,她也要死。”孙信然咬牙切齿地说道,转而又仰天大笑起来。

    趁着他不注意,我一步步地向前靠近,说道:“我们和你无冤无仇,上次抓你不过是无心之失,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给个活命的机会好不好。”

    “放过你们?那谁放过我,我怎么办?”孙信然收住笑,又痴呆地看着某个方向,自言自语道:“我也想有个机会重新来过,可惜一切都注定不能回头。我也要让你们尝尝这种痛不欲生的痛苦,哈哈哈。”

    难道他疯了?这是个好机会。

    眼看着他拿刀的右手越来越靠近夏巧,我屏住呼吸说道:“你想找我们报仇,可以,但你欺负一个女流之辈,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来对付我呀。”

    皱了皱眉头,孙信然说道:“好,那我成全你,反正你们两个都得死,不过早晚的事情。”

    愣了一下,我摆手说道:“喂喂,你怎么不按剧本走,电视剧里一般我这么说,你应该先杀了夏巧,然后放我一条生路,让我在痛苦中度过余生才对。”对面的夏巧跺着脚,支支吾吾地瞪着我。

    看了我一眼,孙信然停住脚步,举起刀说道:“也行,那我先杀了她。”

    疯子果然比正常人更难对付,原本我想着刺激他过来,不料孙信然又改变主意。摆了摆手,我撇嘴说道:“你尽管杀了她呗,其实我和她什么关系也没有,不过她喜欢我,如果先杀了我,她应该会很痛苦。”

    “是么?”孙信然再次拿刀朝我走来。在他距离我还有两米时,我“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痛哭道:“英雄,我错了,其实我没想过要抓你,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阴谋。念在大家都是男人的份上,你放过我好不好。”

    皱着眉头,孙信然没有说话,夏巧也震惊得张大嘴巴。可为了活命,我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面子,跪在地上一步步地挪到孙信然身边,我抱住他的大腿哀求道:“大哥,你我素不相识,真是一场误会,你放了我吧。”

    “呵,我老婆也跪在地上求过我原谅,可他最后还是背叛了我,所以你必须死。”孙信然目露凶光,举起手中的刀。我弓着身子,猛然往他肚子一撞,两人压着摔倒在地。趁着机会,我快速抓住他持刀的右手。

    可孙信然的力气远比我想象的大,被我两只手扣住的右手依旧能猛烈挣扎,左手不停捶打着我的后背,刀尖离我的眼睛也越来越近,相差不过一个手指关节的距离。

    生死关头,我猛然松手,同时快速侧开头,刀子划过我的左脸,插在他的左臂上。趁着孙信然晃神,我顾不上脸的疼痛,快速抽出藏在腰间的小刀刺向他的喉咙。

    没有血溅在地上,孙信然也没有倒下,因为我的刀停在他的喉咙前三寸。倒不是因为我突然心慈手软,而是一把黑乎乎的枪口正顶着我的脑袋。

    “我说了,像你们这种没有良心的人说话连标点符号都信不过。”孙信然抢过我手里的刀,丢在一旁,一脚踹中我的胸口。

    仿佛被人用铁锤重击,我闷得快踹不过气来。此时,夏巧扑倒我的身上,摇着头嗯哼起来。

    咬着牙,孙信然冷笑道:“看来你真的很喜欢他,为了他,连死都不怕。好,我成全你们这对苦命鸳鸯。”

    “慢着,你直接杀了我们,又怎么能解你的心头之恨,不如你再想着法子来折磨我们。”我抬手说道。旁边的夏巧像看见红布的公牛一样疯狂的撞着我。

    带我扯开她嘴上的脚步,夏巧骂道:“叶萧,你是不是疯了,提出这样的建议,还不如让他直接杀了我们。”

    不等我说话,孙信然撇嘴说道:“这个主意不错,我确实不能让你们死的那么痛快。”他一边用枪对准我们,一边走向某个角落。

    “叶萧,你是不是傻,为什么要跑来送死,你个大笨蛋。”夏巧骂着骂着,眼泪流了下来,哭道:“要是痛快地死掉,也就罢了,你个疯子,还让他再折磨我们。”

    “闭嘴,不想死的话,等下和我好好配合,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我低声说道。瞪大眼睛,夏巧正想说话,孙信然已然走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个空的啤酒瓶。

    颠了颠啤酒瓶,孙信然说道:“我们来玩俄罗斯轮盘吧,在电视电影中看得多了,现实里还没玩过。这么刺激的游戏,我想你们两个应该不会拒绝吧。”

    听似在请求意见,实则哪里还有拒绝的余地。我强颜笑道:“当然不会,不过这游戏节奏快了一点吧,万一我们两个很快死掉,你不是过不了瘾?”

    “你说的有道理。”孙信然点了点头,随后把枪插回腰间,捡起地上的小刀说道:“这样吧,转到谁,谁往自己的身上插一刀,要很深的那种,不能敷衍了事。”

    “他是不是疯了?”我侧头问道。点点头,夏巧小声说道:“他本来就患有精神病,你还刺激他,我说了让他痛痛快快杀了我们不是更好,你又非要胡扯八道,现在自讨苦吃了吧。”

    “他是疯子,哪里弄到的枪?”我疑惑问道。低下头,夏巧惭愧说道:“那是我的枪,是他绑走我时抢走的。”

    “你个笨女人,我真是快被你气死了。”我气氛喊道。

    叉着双手,孙信然冷冷问道:“你们两个聊够了没,可以开始游戏了么?”我看着五大三粗手臂上插着刀依旧若无其事的孙信然,心里暗暗叫苦,跟这样的疯子玩俄罗斯轮盘,怕是不**死,也会被活生生疼死。

    舔了舔嘴,我笑道:“大哥,要不我们还是用枪吧。”

    不料孙信然一口回绝,坐到我们面前,扶着瓶子说道:“不行,就用刀,游戏现在开始。”

    瓶子开始快速转动,我和夏巧的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浑身的肌肉蹦得死紧,几乎都快忘了呼吸。快要憋气晕倒时,瓶子终于停了下来。

    上帝保佑,瓶口对准了孙信然的右手边,我和夏巧暗暗松了几口气。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想举手欢呼,上帝呀,神呀,谢谢你们的眷顾。

    还没等我庆幸多几秒,孙信然一把拿起刀子,插在自己的大腿上,疼得倒吸凉气,我们也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怎么回事,有自虐症吗?瓶口明明偏离了几厘米,根本没有对准他。拔出刀子,孙信然丧心病狂地说道:“没有轮空,瓶子距离谁近,谁就要插自己一刀。”

    “那那那太疯狂了吧,要不我们还是换个玩法吧。”我咽着口水说道。沉下脸来,孙信然说道:“不行,现在开始第二轮。”

    未知的恐惧比死亡还要可怕,因为它像搁在喉咙处的刀子一样,时刻掐着你的心脏,抑制着血液的流动。几秒后,啤酒瓶再次停了下来,还是对准孙信然的方向,他毫不犹豫地又插了自己一刀。

    看着他被血染红的半边裤子,我暗暗叫苦,也在心中拼命祈祷,从没有像现在那么真诚地希望鬼神之说存在。

    可惜好运总会有用光的一刻,第四次转动瓶子,瓶口对准了夏巧。拿起刀子,孙信然说道:“轮到你了,来吧。如果你下不去手,我可以帮你。”

    “刚刚你转的力度好像小了一点,不公平,要不我们再来多一轮。”我提议道。

    “不行。”孙信然从腰间掏出手枪,对准夏巧,寒声说道:“不遵循游戏规则,我立刻杀了你们。”

    咽了咽口水,我转过头说道:“夏巧,你委屈一下自己吧。”接过孙信然递来的刀,我塞到夏巧手里。

    握着刀,夏巧一直在颤抖,眼眶一红,急得哭了出来。咬了咬牙,我说道:“大哥,要不我替她插一刀吧。”

    不等夏巧和孙信然说话,我把心一横,夺过她手里的刀,一把插在大腿上。疼痛宛如快速流动的血液一般,从大腿传到了脑门顶,疼得我几乎要晕阙过去。

    “快点拔出来,我们要开始下一轮了。”孙信然笑道。忍住剧痛,我拔出刀子,说道:“你转了那么多次,也应该轮到我们转了吧。”

    撇了撇嘴,孙信然说道:“好,你开始吧。”

    拉着我的手,夏巧紧张说道:“叶萧,你要小心点,一定要小心。”深吸一口气,我说道:“放心吧,凭我的技术,绝对没有问题。”

    正要转动瓶子,夏巧下意识地抓痛我的肩膀,心神一晃,我手上的力度不自觉大了一点。转了几圈过后,啤酒瓶缓缓停了下来,瓶口再次对准我。

    侧过脸,我苦笑道:“夏巧,你真是个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