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66章 又该轮到你了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嘴角一咧,孙信然笑道:“又轮到你了,快。”

    拿起刀子,我感觉脑门上的汗一颗颗滴了下来,试探着问道:“大哥,要不要休息一会,抽根烟,我这里可是有包好烟呀。临死前,你也该让我抽个够,好做个烟鬼吧。”

    瞥了我一眼,孙信然点头说道:“行,让你抽根烟。”

    掏出烟,我点燃一根,又晃着烟盒问道:“大哥,这可是好烟,要不要来一根。”见他点头,我赶紧递了过去。

    在他接烟时刻,我曾想过抢夺他手里的枪,可惜孙信然警惕得很,拿着枪的右手一直放在大腿右侧,根本没给我任何机会,只好作罢。

    喷出一口烟雾,孙信然苦笑道:“好烟,确实是好烟,为了孩子,我都好久没抽过这么浓的烟。”递过烟盒,我赶紧说道:“好抽多抽几根吧,又不赶时间,对不对。”

    看了我一眼,孙信然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你和她逃不出我的五指山,省省吧。”说着话,他顺手接过了那包烟。

    边抽着烟,我便竭尽脑汁想着脱身之计,可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孙信然身强力壮,又拿着枪,虽然流了不少血,可我也同样插了几刀,若是贸然行动,估计结局还是一样,要么我死,要么夏巧先死。

    说实话,我从没有觉得抽一支烟的时间是那么短,短到我恨不得每一口烟雾都反复吞吐。因为一旦抽完烟,怕是死神的镰刀没过多久便会架在我的脖子上。

    脑中灵光一闪,我开口问道:“大哥,你还有孩子呀。”

    眉头一皱,孙信然脸色第一次黯淡下来。点点头,他说起自己的故事。原来孙信然结了婚,也有了小孩,可惜他的老婆水性杨花,勾搭了村长,惹来了很多闲言闲语。某一天,他儿子回家,正好碰上妈妈和村长鬼混。

    不谙世事的孩子听到妈妈的**,以为受了欺负,便冲进房间。被坏了好事的村长恼羞成怒,暴打他儿子一顿。回到家,孙信然看到儿子身上的伤痕,得知事情经过以后,他勃然大怒,打了老婆一顿,又把菜刀插到腰间,故意去村长家门口找茬。

    一直以来,孙信然都是村里嘲笑的对象,村长更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多日所受的屈辱在儿子被打的导火线引燃下彻底爆发,借着吵架,孙信然掏出刀杀了村长,之后逃之夭夭。而他老婆丢下孩子不管,离家出走,他儿子也被送到了孤儿院。

    之后,孙信然逃亡到sh市,做着各种苦力活,省吃俭用下来的钱全部以匿名的方式寄到孤儿院,留言交给他儿子。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不久后,孙信然意外得知儿子得了白血病,需要一大笔医疗费用。

    可孙信然再怎么努力干活,那笔钱依旧是天文数字,等他死后上天都不一定凑得齐。为了儿子,他恶向胆边生,干起抢劫的勾当。之所以有时抢到钱还杀人,是因为对方是情侣,修了恩爱,在他眼里无疑是种讽刺,必须杀之而后快。

    摇着头,孙信然苦笑道:“我曾经也有个幸福的家,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对我,让我和我儿子承受那么多的痛苦。你们一个个却那么幸福,不公平,我要你们和我一样,坠入痛苦的深渊。”

    红着眼,孙信然举枪对着我和夏巧,眼神中尽是疯狂。

    “孙信然,你冷静一点,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所以你千万不要钻到牛角尖去。听我的,放下枪,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儿子的。你也希望再见他一面,对不对。”夏巧劝道。

    “不不不,我要杀了你们。”孙信然怒吼道:“不公平,我要你们变得比我还惨,我要杀光全世界秀恩爱的情侣。”

    招了招手,我急忙说道:“大哥,那你找错人,我和她不是情侣,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不对,我们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不对,我们是仇人,大哥,冤有头债有主,你放过我们吧。”

    呼吸逐渐平缓下来,孙信然把脚边的刀子扔了过来,冷笑道:“是么?好,那你杀了她,我立刻放你走。”

    愣了一下,我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嘴巴,赶紧解释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冷着脸,孙信然举枪对准我,寒声说道:“如果你骗我,那我先杀了你,再杀了她。你自己选吧。”

    弓无回头箭,话无收回时。咬了咬牙,我只好拿起刀,看着夏巧说道:“看来最好的结局是我们之中有一个人活着出去。”

    看了孙信然一眼,夏巧点头苦笑道:“叶萧,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我,愿意死在你的手里。不过临死前,我有句话想和你说。”

    “你说吧,最好是银行密码之类的,省得浪费了。还有说一下你喜欢吃什么,我好去拜祭你时准备。”我说道。

    破涕为笑的夏巧瞪了我一眼,板着脸严肃说道:“叶萧,我想和你说的是,我喜欢你。”

    即使夏巧真的和我说银行密码,或许我都不会像此刻那般惊讶。

    “其实我喜欢的人应该高大威猛,帅气的不可一世,可是你都没有。而且我是警察,你是公关,我们身份黑白分明,根本不可能在一起。但我还是不由自主地喜欢上了你,或许是你的吊儿郎当,或许是你的敢作敢当,或许是你的痞子气,反正我心里有了你。”

    “可是我也知道,你不会喜欢我,因为你有自己的想法。而且你身边围绕着那么多美女,又怎么看得上我,所以我本来打算将这份心意埋在心里。可是今天不说,我怕死了会后悔没说出心里话。叶萧,我喜欢你。”夏巧含泪说道。

    挠了挠脖子,孙信然不耐烦说道:“你们两个不要再演戏了,快动手,我可没什么耐心。”

    看着夏巧通红的眼眶和挂在脸上的泪痕,我转头说道:“大哥,是不是只要她死了,我一定能活着出去。”

    晃了晃枪,孙信然说道:“当然,只要你杀了她,我一定会放你走,决不食言。”

    “夏巧,对不起。其实你很漂亮,我也喜欢你,如果可以,我希望下辈子能和你在一起。”我真诚说道。

    捂着嘴,夏巧笑道:“叶萧,不管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谢谢你。”

    起身走到我身边,孙信然用枪顶着我的头,怒吼道:“快一点,别废话了。”闭上眼,夏巧说道:“你动手吧。”

    “大哥,希望你记得说过的话,千万不要反悔,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夏巧,我的生日是x月x日,刻碑的时候千万别刻错了。”我眼睛一闭,反握着刀刺向自己的心脏。

    刀没有完全刺进去,因为夏巧死死地拉住我的手。她哭喊道:“叶萧,你干什么,你疯了,快住手。”

    “不,如果只有一个人能走出去,我宁愿是你,反正我不过是个少爷,死不足惜,你还要为人民服务,快放手。”我怒吼道。

    “不,我不允许你死!”夏巧疯狂喊道。若是平时,夏巧力气当然不及我,可是我之前插了身上几刀,流了很多血,当然体力不足,一时之间两人僵持不下。

    “你们在耍什么花样,快点,要么死一个,要么两个都死。”孙信然吼道。

    对视一眼,我和夏巧异口同声地问道:“你真的不怕死么?”从对方的眼里看到回答,我们同时扑向了孙信然。夏巧拼尽全力压住他拿枪的手,我握着刀子刺向孙信然的心脏。

    可我实在没有什么力气,两只手依然抵不过孙信然的一只左手。刀子一点点地横了过来,夏巧也快压制不住孙信然拿枪的右手。

    千钧一发之际,我厉声喝道:“孙信然,你太自私了,你老婆也是因为这样才会选择和其它男人鬼混的吧,你儿子也是因为你做了太多的坏事才会得白血病,那都是报应,是你咎由自取。”

    瞳孔一点点放大,孙信然冒着青筋喊道:“不是,你胡说,不是那样的,是老天对我不公平。”

    “你错了,你儿子和老婆都是你害的,你才是罪魁祸首。”我高声喊道。

    “不!”浑身猛烈颤抖起来,孙信然发力推开我们,哆嗦着自言自语道:“不是,不是我,是老天爷不公平,他瞎了眼。”

    指着他,夏巧喊道:“是你害得自己家破人亡,如果你不是一时冲动杀了村长,你老婆又怎么会跑,你儿子又怎么会得白血病。是你,害了自己最心爱的儿子。”

    “是我?是我害了儿子,是我,啊啊。”孙信然抱着头,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说时迟那时快,我握紧手中的刀子冲上前,一举刺入孙信然的心脏。

    如同触电一般,孙信然抖了两下,整个人往后摔倒。而我也累得直接瘫倒在地,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跑过来,夏巧着急地晃着我问道:“叶萧,你没事吧,你千万别死呀。你死了我怎么办呀。”说着话,夏巧的眼泪像雨点一般滴落我的手臂上。

    睁开眼,我拍了拍她的手,没好气地说道:“你不要再晃了,再晃下去我死你手里,你等着内疚一辈子吧。还哭什么,快送我去医院呀,傻瓜。”

    抹了抹眼泪,夏巧嗔骂道:“你才傻,你个大笨蛋,还拿刀刺向自己的心脏。要是你死了,我拿怎么赔给你。”

    笑了笑,我说道:“其实我也是一时冲动,真让我再选择多一次,说不定我会杀了你,保住自己的小命。”

    哼了一声,夏巧肯定说道:“骗子,我知道你不会的。”

    咬开手里的绳子,夏巧扶着我,一步步从门口走去。还没走出两步,二人同时听到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你们两个骗子,给我去死吧。”孙信然吼道。

    转头一看,孙信然晃晃悠悠地站起身,举起了枪。暗道不好,我来不及多想,直接扑到夏巧的身上。

    砰。一声枪响,散尽了硝烟,散尽了恩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