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67章 阴差阳错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肩膀传来钻心的疼痛,眼前一黑,我彻底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一只手掰开我的眼皮,拿电灯筒照了照,男人说道:“夏小姐请放心,他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应该很快可以醒过来。”

    再度醒来,浑身发疼,仿佛在钉床上滚了一圈,睁开眼,我迷糊喊道:“水,水,水。”一只杯子递到了嘴边,我像在沙漠中围困了许久的冒险者大口大口地喝着。回过神来,我看到了正拿着杯子的夏巧。

    “你没事,太好了。”夏巧放下杯子,抱着我激动说道。不过几秒时间,我的肩膀湿了一大片。拍了拍她的后背,我笑道:“我没死,你哭丧有点早吧。”

    推开我,夏巧瞪眼说道:“你话说八道什么。”按着额头,我疑惑问道:“对了,孙信然不是开抢了么,我真以为自己死定了。”

    “知道死定你还扑到我身上,你……”夏巧看着我,我也看着她,两人大眼瞪小眼。她的脸倏忽红了起来,像被烧开的热水壶烫过一般。

    感觉气氛有点尴尬,我挥手说道:“你别自恋,我当时扑过去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即使站在身边的是收破烂的老头,我一样会这么做。”

    拍打着我,夏巧嗔骂道:“你跟我说真心话会死呀。”点点头,我认真说道:“会。”

    毕竟当时和夏巧说喜欢她不过是权宜之计,万一她真的带着遗憾死了,我多少会过意不去。现在平安无事,有些感情还是适可而止比较好。

    不料夏巧误会了,抱住我哭道:“你个骗子,我知道你是拼了命救我,还不承认。你个大坏蛋,我还以为你说喜欢我是假话,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上帝作证,我对夏巧只是有些微好感,却根本谈不上喜欢,说喜欢她不过是形势所迫,救她也是无心之举……可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还泼到了夏巧身上,现在再说一切是假的,看着夏巧哭成梨花带雨的模样,我还真说不出口。

    可现在不解释清楚,误会只会越来越深。咬了咬牙,我狠心说道:“夏巧,其实我……”

    抱着我的脸,夏巧毫不犹豫地吻了上来。

    虽说我有着想推开她的冲动,可我毕竟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砰。病房门被推开,几个男人闯了进来,看得目瞪口呆。为首的两人更是震惊得下巴久久合不起来,他们不是别人,正是李文军和贺宝宇。

    拍了拍她,我低声说道:“你同事来了。”惊呼一声,夏巧睁开眼,退到一旁,低着头,露出恰是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表情。

    撞了撞李文军,一男人说道:“小军,你是没戏了,死心吧。”干笑两声,李文军说道:“我早放弃了,你不知道吗?”

    可我看得出李文军和贺宝宇的眼里有着难以掩饰的失落。到也难怪,看着喜欢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拥吻,又有多少人能假装成若无其事。

    简单做了几句口供,其它人揶揄几句,离开病房。原来,当时并不止一声枪响,而是两枪同时发射,孙信然射出的子弹射穿了我的肩膀,而李文军的子弹却射进了孙信然的脑袋。

    决定去营救夏巧时,我已然要想到找援助,毕竟我不是超级英雄,也没有变异能力,面对穷凶极恶的犯人,若是仅凭一腔热血和冲动,多半会死无葬身之地。好在上次酒吧斗酒,李文军输得心服口服,两人不打不相识。

    知道我对夏巧没有念想,李文军请求和我互留电话,让我暗中给他提供更多关于她的信息,比如兴趣、爱好,毕竟夏巧之前对他的态度有些冷淡,这些信息根本掌握不到。

    计程车上,我打了几通电话,李文军都没有接,只好发了一条信息和定位。厂房内,为了保命,我一直在拖延时间,所以才主动提出要让孙信然好好折磨我们,没想到那个疯子提出要玩俄罗斯轮盘。

    等了好久,依旧没有听到破门而入的声音,我几乎快要绝望。好在生死关头,李文军等人及时赶到,一枪击毙了孙信然,否则我怕是要去奈何桥上喝孟婆汤了。

    收拾好东西,贺宝宇转头说道:“夏巧,我口有点渴,你可不可以去帮我买瓶水。”瞪了他一眼,夏巧说道:“你自己去买,我还要照顾叶萧,没空。”

    看出贺宝宇有话要说,我说道:“夏巧,我想喝咖啡,你去帮我买一杯吧。”撇了撇嘴,夏巧说道:“你还生着病,怎么能喝咖啡,是不是嘴巴有点淡,那我去给你买瓶牛奶吧。”

    走到门口,夏巧转头问道:“贺宝宇,你不是也要买水吗?你要喝什么。”摇了摇头,贺宝宇说道:“不用了。”

    待夏巧关门离开,贺宝宇递过一根烟,问道:“你的伤口没什么大碍吧。”看了一眼,我笑道:“暂时还死不了。”

    张了张嘴,贺宝宇没有继续说话,瞥了我几眼,欲言又止。喷出一口烟雾,我说道:“有话直说吧,小心憋出内伤。”

    “叶萧,你做的事有些过分吧。”贺宝宇深吸一口气,冷下脸来说道:“之前你说过对夏巧不感兴趣,现在又俘获了她的心,你一直在骗我么?”

    说实话,我早猜到贺宝宇要说什么,可没料到他会是这种语气,一种让我很不舒服的语气。

    “世事难料,谁又说得准什么事永远不可能发生,何况爱情是很奇妙的东西。”我故意笑道。

    抓着我的衣服,贺宝宇咬牙说道:“叶萧,你这是什么意思,故意要和我抢吗?你别忘了,是谁救了你,没有我开那一枪,你早死了。何况你是什么身份,你只是一个会所的少爷,有什么资格和夏巧在一起。”

    若是贺宝宇好好说话,我未必不会告诉他心里的真实想法,可不争馒头争口气,我也没必要继续热烈贴冷屁股。打掉他的手,我冷冷说道:“贺宝宇,这番话有些强词夺理吧。杀了罪犯,你也有功劳,可不是单纯救了我。第二,我喜欢谁,和不和谁在一起,与你无关,也与我的身份无关。”

    哼了一声,贺宝宇蔑笑道:“叶萧,我劝你还是别不知好歹。路还路,道归道,小鬼不要吃神仙的药,否则怎么死都不知道。”

    砰,门开了,夏巧拿着牛奶和一瓶矿泉水走了进来。随意把矿泉水扔给贺宝宇,夏巧小心翼翼地端着牛奶送到我的嘴边。

    捏着矿泉水瓶,贺宝宇咬紧牙关瞪着我,一副恨不得当即开枪射杀我的表情。其实我真犯不上为了不喜欢的女人去得罪贺宝宇,可人生在世,年少轻狂,总会有想做某些事的冲动。

    搂着夏巧的脖子,我当着贺宝宇的面直接吻了上去。夏巧拍打几下,慢慢软下身子,靠在我的怀里。半晌后,我看了贺宝宇一眼,分开嘴说道:“夏巧,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红着脸,夏巧低头不说话。贺宝宇则气得脸色发青,跟树叶的颜色没什么两样。撇了撇嘴,我说道:“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轻轻捶了我一拳,夏巧说道:“你个坏蛋,我怎么也要考虑一下。好吧,我答应你。”看着贺宝宇,我笑道:“既然这样,我让你的同事宇哥帮忙做个见证,希望我们两人能够天长地老,爱意海枯石烂。”

    咬着牙,贺宝宇问道:“夏巧,你真的要和他在一起么?你别忘了,他是色情会所的少爷,这是见不得光的职业。猫和老鼠怎么能在一起。”

    回头瞪着他,夏巧说道:“你什么意思,我要和睡在一起,轮不到你管吧。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这就足够了,与其他事无关。”

    几乎和我说的话同出一撤,更是气得贺宝宇暴跳如雷。指着我,他喊道:“夏巧,你爸也是警察,如果他知道你和这种人在一起,你觉得他老人家会答应吗?”

    耸了耸肩膀,我毫不在意地说道:“宇哥,这不劳你费心了,虽然我是个少爷,可我一没偷二没抢,凭什么老人会不同意。再说了,你还是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田,少操心我们的事,谢谢。”

    “你……”贺宝宇气得直哆嗦。

    摆了摆手,夏巧冷冷说道:“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你回去吧,叶萧需要休息。”攥紧拳头,贺宝宇转身离开病房。

    待他走后,我捂着肚子大笑起来,说道:“夏巧,你看到没有,贺宝宇他差点气得鼻子都歪了,估计今晚回去肯定彻夜难眠。”

    看着我,夏巧淡淡说道:“叶萧,我有话要问你。”忍住笑,我说道:“突然这么严肃干什么,你要问什么尽管问呀。”

    “你刚刚说的话是真心话吗?还是你单纯要气贺宝宇。”夏巧侧头说道:“如果你不是真心想和我在一起,可以直说,我不会生气的。”

    ……

    叹了口气,我抱歉说道:“夏巧,对不起,我只是想气贺宝宇而已,我们两个真的不适合……”

    还没等我说完,夏巧扇了我一巴掌,眼眶迅速红了起来。摸着脸,我疑惑问道:“你不是说你不会生气么?”

    “你不知道女人最大的权利是可以光明正大的撒谎?你竟然利用我,叶萧,我恨死你了。”夏巧捂着脸跑出病房,不顾我的叫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