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68章 将心比心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打了个响指,夏巧问道:“你发什么呆,我问你话呢。”回过神来,我赶紧说道:“没什么,我当然是真心想和你在一起。”

    “太好了。”夏巧激动地抱着我,在耳边轻声说道:“叶萧,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怕你说那是假的。”

    拍了拍她的背,我言不由衷地说道:“当然不是,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事实证明,不仅女人会撒谎,男人一样可以撒得面不红耳不赤,只要脸皮够厚技巧够纯熟。有那么一瞬间,我有些后悔这番斗气的行为。确实气了贺宝宇,可我无意中也骗了夏巧,何况她是真心想和我在一起。

    看着夏巧的眼睛,我心里暗暗想道,也罢,既来之则安之,看看以后有合适的机会再坦白吧。

    几天下来,夏巧无微不至地照顾我,煮汤、喂饭、盖被子,有时半夜醒来,都能看到她靠在床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越是如此,我越是觉得自己混蛋。

    住院第三天,下午三点半,夏巧靠在床头睡着了。她脸上写满了憔悴,到也难怪,白天忙着上班,晚上还要赶来医院照顾我。我也劝过她不用那么辛苦,我又不是小孩子,可夏巧一口回绝,说照顾男朋友是女人应尽的义务和责任,必须责无旁贷。

    在一起后,夏巧给我的感觉与以前有很大不同。说起来,她算是比较内冷外热的人,对贺宝宇等人从来都是板着脸,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对着我却是一副小鸟依人善解人意。可我心里的负罪感也越来越深,几乎到了不吐不快的地步。

    误人年华,不亚于杀人全家,我实在不应该因一时意气把夏巧捆在身边,只要和她说清楚,她应该会原谅我,即使生气,也不过是一时痛苦,短痛好过长痛。

    可夏巧明明问过我是不是真心和她在一起,若是现在出尔反尔,不相当于承认我当时是利用他气走贺宝宇而已?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傻事我可不能干。

    说,还是不说,to be or not to be……这真是世界级的难题。

    如果夏巧真的越陷越深,以后再知道真相,怕是不会再相信爱情,也罢,让她恨我吧,总好过我以后在内疚中面对她。

    晃了晃她的胳膊,我说道:“夏巧,你醒一下,我有话要和你说。”睁开眼睛,夏巧迷糊问道:“你是不是渴了,还是饿了,我去给你削一个苹果吧。”

    “不是,其实……”

    还没等我说完,门被人推开。冲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山飞。跑到床前,他一把抱住我,拍着我的后背喊道:“萧哥,你没事吧?我担心死你了,我还以为你被人劫财劫色抛石荒郊野外了。”

    推开他,我没好气说道:“你能不能盼着我好。还有,不要再拍我,否则你明年清明真要去祭拜我了。”

    戳了戳我的肩膀,夏巧嗔骂道:“你呀,不要再说那些不吉利的话,快吐口水重新说过。”故意朝李山飞的身上啐了一小口唾沫,我笑道:“小飞,你怎么知道我住院了?”

    指着夏巧,李山飞解释道:“是夏警官发信息通知我的。本来我想着今天再没有你的消息,我就去报警。”

    瞪了他一眼,我说道:“要是我真的出事,你今天才去报警,都可以去医院太平间领尸体了。”掐着我,夏巧皱眉说道:“再胡说八道,我可不放过你。”

    “好好好,谨遵圣旨。”我无奈说道。看了一眼夏巧,李山飞又看着我,露出一抹耐人寻味地笑容,说道:“萧哥,你和夏警官是不是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见我作势要打,李山飞跳到一旁说道:“其实我早留意你没回家,可是你以前经常和女人去酒店开房,所以我才没有……”

    “什么?”夏巧掐着我,嗔骂道:“叶萧,你以前的日子过得很是风流快活呀。我警告你,以后不准再做这样的事,否则……我一定会煮一道好菜,亲自喂你吃下去。”

    愣了一下,李山飞疑惑问道:“什么菜?”

    靠近我,夏巧阴声怪气地说道:“小鸡炖蘑菇。蘑菇去超市买,你猜猜,小鸡从哪里来。”咽了咽口水,我尴尬笑道:“那你怕是要失望了,我只有大鸡,没有小鸡,不过小飞有,你可以找他就地取材。”

    “什么大鸡小鸡。”李山飞挠着头,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你个笨蛋。”我笑骂道。指着我们,李山飞说道:“你和夏警官在一起,对不对,你们两个人说话古灵精怪,我妈说,只有谈恋爱的人才会说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

    打闹一阵,李山飞先行回去。待他走后,夏巧问道:“叶萧,你刚刚想和我说什么。”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看着夏巧的大眼睛,哪里还说得出口。摇了摇头,我笑道:“没事,我想吃苹果而已。”

    撇了撇嘴,夏巧说道:“你个吃货,等着,我现在去削。”看着夏巧忙碌的身影,我也决定把那些话永远藏在心底。

    好在我精通使刀技巧,虽说往身上插了几刀,可都没伤到要害。几天后,医生检查完毕,批准我离开医院。走出住院部,我第一时间奔向门口的一家小餐馆。坐下来,夏巧嗔道:“你至于急成这样?中午又不是没吃饭。”

    挥了挥手,我说道:“你是不知道,医院饭堂的饭菜有多难吃,肉里都渗着一种福尔马林的味道,我都快吃成干尸了。”

    “老板,来一份青椒鸡蛋、酸甜排骨,还有糖醋鱼,最重要来几瓶啤酒,冻的。”我招手喊道。

    皱了皱眉头,夏巧说道:“你才出院,不要喝酒吧,医生可是说了要注意饮食,好好调理身体。”我笑道:“是呀,但他没说不能喝酒,而且我都憋了那么久,再不喝上两杯,体内的酒虫子都要侵蚀掉我的细胞了。”

    “就你贫,不过先说好,只能喝一瓶。”夏巧说道。在她的阻拦下,老板只好放下一瓶,拿走其余啤酒。

    倒了一杯,夏巧举杯说道:“祝你身体健康,以后都平平安安。”我同样举杯说道:“只要你不再让我帮你去做诱饵就行了。”

    “你还怪我呀。”夏巧靠在我的肩膀上,撒娇道:“之前我没考虑那么多,以后我会保护你的,放心吧,决不允许别人伤害你。但你也不能做伤天害理的事,否则我会大义灭亲。”

    举起手,我说道:“有你扑灭罪恶之星在身边,我哪里还敢做坏事。对了,过几天我给你一笔钱,你帮我汇了吧。”

    “钱,汇给谁?”夏巧疑惑问道。

    想起孙信然和他的悲惨命运,我叹气说道:“汇给他儿子,当时我不过是用激将法,让他一时乱了心神。其实他也没做错什么,说到底,还真是命运不公。”

    “你想帮他儿子的心情我很理解,我也有同样的想法。可是你后面的话我不赞同,每个人的命运都不能选择,可是能选择自己要走什么样的路。虽然孙信然之所以落到如此下场,有他老婆的原因,可他自身必然也有错。”夏巧说道。

    依夏巧的观念,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虽然孙信然很可怜,但他也不能做出伤天害理之事,让无辜的其他人感受同样的痛楚,更不能为了给儿子治病去伤害他人。可是真的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谁又还能保持往日的理智?

    将心比心,换做是我,又该怎么办,我还真不知道。摇着头,我说道:“算了,不谈那些,我们喝酒。”

    吃完饭,我们结完账走出餐馆。午后的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夏巧却捂着嘴打了个呵欠。看着她,我说道:“你早点回家休息吧,这几天辛苦你了。”

    挽着我的胳膊,夏巧说道:“叶萧,我都说了你不用和我那么客气。照顾你,是我心甘情愿,再辛苦也不怕,谁让你是我的男朋友。”

    已经忘了多久没有谈过恋爱,如今夏巧这番话多少又给了我心动的感觉。摸着她的乌黑秀发,我笑道:“你个傻瓜,想照顾我还怕没有机会。大不了我以后找机会多住几次医院,只怕你会嫌烦。”

    掐着我,夏巧说道:“又乱说话,快闭上你那乌鸦嘴。走吧,我送你回家。”想了想,我说道:“还是不要了吧,医生都说了我身体没问题,完全可以生活自理。”

    其实我只是顾及到家里还住着另外一个女人——张小蝶,虽然我和她之间是清白的,可我是会所的少爷她是公主,夏巧又是我的女朋友,万一发生误会,还真是几十张嘴都说不清。

    可我忘了,夏巧是刑警,有着比一般女人还要强烈的敏感。眯着眼,夏巧怀疑道:“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难道家里还藏着其他女人,你想一脚踏两船。”

    咽了咽口水,我强颜笑道:“你你你,想象力还真是丰富,我像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人吗?”哼了一声,夏巧说道:“那可难说,天下乌鸦一般黑,不过我不会给你出轨的机会,死心吧。”

    在她的坚持下,我只好带上她一起回出租屋。路上,我一直想着怎么描述张小蝶的身份和来历比较恰当,毕竟夏巧平时看似温柔,可我也知道,她要是发起火来,定然非同小可。

    “你怎么走那么慢,快一点。”在夏巧的生拉硬拽下,我们终于来到出租屋的门口。推了推我,夏巧说道:“愣着干什么,快开门呀。”

    把心一横,我插入钥匙,开门一看,顿时愣在原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两个女人,其中一人是张小蝶,另一人是她。

    更奇妙的是,她和夏巧异口同声地指着对方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叶萧,你认识她?”